《杀人如微风》

第四章

作者:赤川次郎

“那么,没有进行调查吗?”千绘问。

“反正明天经纪公司一定会召开记者会的嘛。到时候照着写一写,报上去就好了。”

仁科满不在乎地说道。“要是随便乱挖新闻,搞不好人家以后就把你列入拒绝往来户。万一变成那样就惨啦。”

“啊……。”

千绘一副泄了气的表情。

克彦当然是在跟着夏美到处跑的时候认识仁科的。倒也不是因为发生过什么事件而认识,只不过常在夏美上电砚还有开演唱会的时候碰过好几次面,就这么自然而然地混熟了。

一般来说,克彦并不喜欢演艺新闻的记者和播报员这类人。谁会喜欢这些脸皮厚不可测的家伙呢?

但是,仁科是这群人之中的例外。既不会死皮赖脸地硬缠,也不会在记者会前为了抢位子跟人家打破头。

也因为如此,仁科一百都没有要飞黄腾达的样子;不过他本人似乎对升迁也完全不感兴趣。

仁科总是一副以自己的职业为耻似的冷漠样。

“你们好像刚刚才从医院里出来嘛?”仁科说道。

“嗯,是的。”

千绘把利用救护车混进医院的计画,源源本本说了一遍,让仁科笑翻了天。

“──哇,太厉害了!你们实在比我有干劲多啦。”

“结果还不是失败了。”

克彦不好意思地说。

“不不,你们既不为抢独家新闻,也不为钱,只是单纯地担心星泽夏美的安危,和你们一比,我们可差得大多啦。”

仁科打了一口呵欠。“──只要迷迷糊糊地在外面待一待就有薪水可拿,记者这一行实在是太好干啰。”

说归这么说,仁科的脸上可是清清楚楚地写着:干这一行简直是逊毙了!

“请等一下──”

忽然在医院的走廊上被人叫住,朱子回过头来。

朱子正是要回夏美病房的路上。叫住她的是一个穿着睡袍的瘦削女子,一看就知道是院里的病人。

“啊,请问有什么事吗?”

该不会把我当成护士了吧?朱子想道。

“你,是不是那个──假如不是的话那真抱歉──星泽夏美的助理小姐?”

“嗯,是的。”

“果然不错!”

女子点了点头。

也许是头发乱糟糟、又一副憔悴的样子吧,这个女子看起来怕有四十五、六了。

“难怪我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对不起,请问您是哪一位?”

“啊,抱歉,只顾着自说自话……。──我叫做安中贵代。”

“安中……。那,您是安中常务的──。”

“我是他太太,现在在这里养病。”

“啊,我不晓得……”

朱子连忙点头,行个礼:“我是大内朱子。”

“对对,我就记得是这个名字嘛。──夏美小姐还好吗?”

“嗯,伤势已经稳定了。”

“那就好……”

安中贵代有些暧昧地说道。

夏美会送到这里来,大概是因为安中对这家自己太太住的医院比较熟的关系吧。不过,安中对太太在此住院的事却只字未提。

“已经住好久啰。”

贵代说道。“简直觉得自己变成这家医院的主人啦。”

“您是哪里欠安呢?”

贵代没有回答朱子的这个问题。

“我先生有来这里吗?”

“安中先生吗?您马上就可以见到他的。”

“他来啦?哟,我居然都不知道。”

贵代的脸色立刻变了。朱子心想:哇,糟啦,看来似乎不说比较好的样子。

就算已在医院住很久,趁这个机会去看看太太不是理所当然吗?这下已经很明白了:安中和太太之间的感情,恐怕是好不到哪里去。

“我先生在哪里呢?”

贵代试着装出冷静的样子,但是脸色已经僵掉了。

“呃──我想,应该在夏美小姐的病房里吧。”

“麻烦你带我去好吗?”

虽然很有礼貌地说着,可是语气却带着不容拒绝的强硬。

虽然不甚情愿,朱子还是领着安中贵代来到夏美的病房前。

安中就在走廊上。──看起来一副心神不定的样子。

“安中先生?”

朱子开口招呼道;安中吓了一跳转过身来:“是你啊!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咦?您不是要我打电话找永原先生吗?”

“这个我知道!我说的是夏美!”

“夏美小姐?”

朱子反问道。

“对啊!她不在病房里!”

“我不晓得啊,我刚才在下面打电话。──安中先生,您不是一直待在这里吗?”

“我──”

安中说到一半,忽然注意到了在一旁的妻子。“贵代?你在这里干嘛?”

“我才想问你这句话呢。”

贵代冷冰冰地说道:“来这里了,也不去看我一下,你是什么意思?”

“你说什么东西!我是在忙公事哪!”

“就算再忙,总不会连到我房间走一走的时间也没有吧?”

“你给我听好!现在可是非常状况!”

朱子一点也不想听安中夫妇在这里吵架,便走进病房里。

灯是开着的,床上空空如也。

会去哪里呢?不是明明睡得好好的吗?

朱子回到走廊上。

“少给我废话!要不是我拚死拚活地工作,你能在这里过舒服日子吗!”

“什么叫舒服日子?你以为我喜欢住医院啊?”

眼见两人吵成一团,朱子连忙插嘴说:“请等一下!──安中先生,夏美是什么时候不见的?”

“我怎么知道,刚才进去看时,她就不见了──”

“得快去找她!她刚自杀未遂,搞不好又到什么地方寻死了!”

“啊,是、是吗?”

安中一反平时的冷静,这会儿也慌了手脚。

“我去洗手间看看。麻烦您去找护士小姐,告诉她们这件事!”

“知道了!”

眼看两个人都走远了,受中贵代从鼻子里发出不满的哼声,打了个呵欠,这才慢吞吞地迈开脚步。

“──好像有什么状况哪。”

回到医院门口,仁科停下脚步。

的确,一眼就可以看出情况不大对劲。护士和医生们都在医院外面到处跑来跑去。

“别家报杜的人都哪儿去了?”

“真奇怪啊。”克彦说道。

“啊,那边有个电视台的熟人。──喂,怎么了吗?”

仁科向一个握着麦克风的男人开口问道。

“仁科啊?还没有找到哪。”

“还没有找到?什么还没有找到?”

对方楞楞地看着仁科:“你刚刚不在这里吗?”

“去休息一下嘛。──发生什么事了?”

“你这家伙,居然到现在还没被炒鱿鱼!星泽夏美从医院里失踪啦!”

“真的?伤脑筋!怎么可以故意趁我不在的时候跑走呢?”

这个样子若还能出人头地,就太没天理了。

“我得先打个电话回杜里。”仁科对克彦跟千绘说道。

“您不用担心,我们会自己叫车子回家的。”千绘说道。

“电话……电话在哪里?”仁科嘴里嘟嚷着走掉了。

克彦兄妹俩面面相觑。

“果然还是想寻死吗?”千绘说。

“不知道。可是,她是怎么离开医院的呢?”

这倒真是不可思议。医院的出入口人多得很,而且外头还有各媒体的车子在等着呢。

要是从出入口走出来的话,一定逃不过虎视眈眈的众人。

“呵──”

千绘打了一个大呵欠。肚子里塞了三明治,当然马上就想睡觉了。

“你呀,真没用!她搞不好现在又跑到哪里去寻死了呢!”

“哦?那我们又能怎么办?”

被千绘这么一说,克彦不禁哑口无言。

“可是……”

“咱们回家吧。妈咪会担心的。”

克彦自己也很清楚,这种时候待在这里也没用。可是听老妹的意见行事,自己的面子往哪儿摆?因此还在那边作着无谓的挣扎。

“好,咱们走!”

克彦故意大声说道,跟着又如了一句:“你呢?没意见吧?”

千绘笑着说:“当然。”

还直合作。

“那,叫计程车吧。”

其实克彦是很想跟医院的人一起找寻夏美的。

可是才刚从里头被赶出来,万一被误会的话就麻烦了。看来只好乖乖回家,祈祷夏美平安无事啦。

“──看,有计程车来啰。”千绘说道。

克彦举手叫车,空着的计程车驶近停了下来。──千绘先进去,克彦按着上车。

突然,有人从克彦的后面跟着进了计程车;克彦吃了一惊:“怎么了?喂──”

回头一看……。

“拜托,请让我一起上车!”

克彦简直吓呆了。

一直只能在电视或舞台上才看得到的脸孔,突然毫无预警地出现在眼前,当然会吓到的。

不不,克彦不久前才在那个阳台上,跟她打过照面;可是──靠得这么近看还是头一遭。

“哥!”

千绘开口说道:“让一让好不好,很挤呢。”

看来妹妹要冷静得多了。

“啊──对对。”

好不容易回过绅来的克彦,连忙挪了挪身子。

千绘向司机说明了回家的路线。

星泽夏美喘着气靠在椅背上,紧紧地合抱着披在身上的夹克。

这是真的,还是在做梦?

克彦悄悄地捏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哇!这么痛,错不了!

“──实在不明白哪。”

值班医师苦着一张脸,摇了摇头说。

“刚刚看起来还很平静的嘛。”

“可是,现在人不见了!”

安中擦着额头的汗。

夏美失踪了。──这下子准会被社长骂得狗血淋头,要是夏美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就连饭碗都难保啦。

朱子走进病房,叹了一口气。

“真奇怪……”

从刚才夏美的样子判断,实在料不到她会失踪。

但是,医院的出入口都有人看守着,夏美如果不是偷偷摸摸出去的话,是不可能出得去的。

现在最令人忧虑的,当然是夏美可能再度自杀。

不过──这个当儿很奇怪地,朱子却不怎么担心。这倒不是因为相信一般“自杀过一次的人不会再度寻死”的说法。

根据长年陪伴在夏美身边,培养出来的直觉判断,总觉得事情不会落到那种地步。

而且──虽然这个解释可能有点牵强──假如真要寻死的话,在医院里就可以了嘛,能够动脑筋潜出医院的人,一定不会连这么简单的事都想不到。

要是真的觉得已经被逼得无路可走了,或许真会做出寻死的事吧?

只是,如果夏美并不是出去寻死,那一定有什么非离开医院不可的理由。会是什么理由呢?

“难道──”

她该不会回公寓去了吧?

虽然觉得不大可能,打个电话回去看看也无妨。

朱子正打算离开病房时,脑海里却掠过了一个念头。

这个念头来得实在非常突然,等到朱子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身体已经行动了:朱子趴在地板上,往床底看去。

夏美会不会在这里呢?

嗯。──的确,那儿并没有夏美的影子。

但是,有一双已经没有生命气息的眼睛回望着朱子。──是永原幸男。

是梦?还是现实?

一大早──天色半点亮意也没有的时候,就从床上被挖起来,大概没有人会高兴的。

而且,前一个晚上还是过了十二点才上床,还没睡足五个小时;就算再有修养的人也会不痛快吧。

何况,会把“有修养”这三个字用在门仓刑警身上的人,恐怕一个也没有。

当然,虽说不能一口咬定绝对没有,至少门仓本人还没碰到过。

话说回来,当刑警的要是脾气太好,也许反而难办事呢。

“搞什么!在这种时候把人叫起来!”

门仓一边打呵欠一边抱怨。

抱怨归抱怨,凶杀案可不会体贴到家地专挑在朝九晚五的时间内发生;不如说正好相反──多半都在深夜。

警车在依然一片昏暗的马路上飞驰着。

“杀人现场在哪?”

门仓问负责驾驶的警官。

“在医院。”

“医院吗?──真是的!犯人干嘛不把尸体混在病患里,不就可以瞒天过海了吗?”

要是那样的话,就不会在这种时候被人叫出来了。门仓想道。

──门仓虽然爱发牢騒,倒还没到年纪一大把的时候。

事实上他才刚过四十。对年轻女孩而言,他当然已经够老了,不过离退休的日子还早呢。

在死之前,一定要升到警部才甘心(译注:警部是日本警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人如微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