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如微风》

第六章

作者:赤川次郎

现在正是公司青黄不接的时候,本来期待能够继夏美之后成名的新人发生了丑闻,不得不就此销声匿迹,投注在那个少女上的数亿圆也跟着付诸流水了。

这次会有这个大企划,是希望假如企划成功,上回的损失不但可以完全弥补过来,而且还可以有盈余。

“可是,若是不取消的话,万一到了当天还没找到夏美,那怎么办?”

“非找到她不可。”

松江说。“不论用什么手段。──警方并没有宣布夏美是凶手,所以就算找到人了,也不用担心会被逮捕吧。”

“这一个礼拜里还会有什么情况变化,可是说不准的哪。”

“也许会恶化也说不定。不过,也有可能会转好啊。──总而言之,站在我们的立场,只有孤注一掷了。明白吧?”

“那当然。”

“很好。──只有照原定计画走下去,没有第二条路了。”

松江说。“不用说,这样做的风险很大。但是,如果能证实夏美是无辜的,那可是最好的宣传哟。电视的收视率一定会大幅提升,广告买主也会乐昏头的。”

“我明白了。”

安中说着干了杯。“一切就照预定进行。”

“如果被问起的话──”

“要怎么回答呢?”

“就说,夏美本人来过联络,说演唱会当天一定会回来。”

“要──这么说吗?”

“没错。媒体一定会大肆报导的。”

松江微微一笑:“这一来就不用花钱作广告了。总是要试着化危机为转机嘛。”

安中松了一口气似地说:“看社长您还有心思算计这种事,我就安心了。”

跟着又说:“总之,我们只有靠夏美了……”

“可是有一个但书:绝对要在演唱会之前把夏美找回来。”

“要到哪儿去找呢?”

“尽量找就是了。”

松江说道。“有可能性的地方全都去找找看。──还有,如果真找到的话,记得不要马上公布。”

“为什么呢?”

安中大惑不解地问道。

“你想想看:找回夏美的事一旦公布了,警察还不立刻找上门来问东问西吗?”

“说得也是。”

“何况夏美不才刚自杀未遂吗?也许精神状态还没有安定到可以开演唱会的程度呢。”

松江顿了好一会儿:“还有一点。──要是让大家到最后一刻都还不确定夏美会不会出现的话,就可达到最佳的宣传效果。你不这么想吗?”

“的确……”

安中的双眼生辉:“──我们也不知道夏美在哪里,除了相信她自己的承诺之外别无他法;要是这么发表的话……”

“演唱会现场的一万名歌迷和各大媒体都一致翘首期盼。──到了开演前五分钟夏美还没来。

按着四分、三分、两分、一分……”

“然后──夏美终于赶到了!这下全场歌迷一定会疯狂欢呼的。”

“也许会酿成大混乱吧。当然警察会抱怨也说不定,那可不管了。愈是混乱,我们的收获愈大。”

“这会变成历史性的大事哪。”

“不过──”

松江站了起来。“这一切的前提,是我们得先找到夏美。万一到时候她没有出现的话,咱们可是会被歌迷踩扁的。”

“我一定会把她找回来。”

安中用这么斩钉截铁的语气说话,还真是少有的事。

“拜托你啦。”

松江点了点头。“这会儿,她人会在哪里呢……”

“我也不知道哇。”

大内朱子说道。“要是知道的话,我早就去找她了。”

“可是,你是跟夏美最亲近的人呀。”

安中追问不舍。

“嗯,您说的也没错……。可是,我又没有超能力,怎么可能晓得她现在人在哪里呢?”

地点是夏美住的公寓附近的咖啡厅。

朱子本来已经回到公寓里,又被安中叫了出来。

天黑了。从夏美失踪到现在,已经整整过了一天。

“可是,不采取行动的话,人也找不回来呀。”安中说。

“我也想赶快找到她哇。”

“没有什么比较可能的地方吗?譬如说朋友家里,或者──”

安中稍微压低了声音:“男人呢?”

“男人?”

朱子瞪圆了眼睛:“你说夏美小姐有男人?”

“谁都会有的嘛,有什么好大惊小怪。要是有的话,你一定知道吧?毕竟你和她住在一起嘛。”

“您认为夏美小姐会有那种时间吗?”

朱子皱了皱脸:“她每天的行程都排得满满的。”

“就算那样,想要的话还是可以找到空档跟男人交往吧。”

“不论您怎么说,事实上并没有这样的人啊。”

“──是吗……”

安中叹了一口气。

“请先别说这个。”

朱子说道:“凶杀案的调查怎么样了?”

“夏美被怀疑,是很正常的;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警察却没有公开地把她当作嫌疑犯。”

“为什么呢?”

“不晓得。──大概发现凶手另有其人的线索吧。”

“永原先生为什么会被杀?实在令人不明白。”

朱子喝了一口咖啡,说道:“那么老实的人……”

“别管那家伙了。”

安中耸了耸肩:“现在先找夏美要紧。”

“别管那家伙……?人家还有太太在呢!”

安中吃惊地望着朱子:“咦,你不知道吗?”

“什么事?”

“他跟他太太只是名义上的夫妻哪;永原只对男人有兴趣。”

朱子呆了好一会儿。

“这种事──我怎么可能知道嘛!”

“反正这也没什么稀奇吧。所以呢,夏美由他跟着倒也是满安全的。”

安中说着喝了一口可乐。冰已经溶化得差不多了,可乐味道变得淡淡的。“──嗳,朱子小姐。”

“嗯?”

“一个礼拜之后,夏美有一场演唱会,你应该也了解吧!一万张票已经全卖出去了,要是到时候还我不到夏美,咱们就完蛋啦。”

“这您刚刚已经说过了。”

“那你明白吧?如果她跟你联络了,一定要马上通知我,千万别让警察或记者发现!”

“我会留心的。”

朱子一副受够了的样子说道:“我要回公寓了。万一她这时打电话来,不就没人接了吗?”

“说的也是。那,赶快回去吧!”

安中忙不迭地催着朱子。

朱子一边不耐烦地起身,忽然回过头来:“对了!”

“什么?你想到什么了吗?”

安中连忙凑了过去。

“您假如真要找夏美小姐的话,不妨到澡堂去找找看;搞不好她会在哪一家里面洗得正高兴呢。”

朱子留下直眨眼睛无言以对的安中,走出咖啡厅,扬长而去。

来了一个大人物“嗳呀,这么晚才到家。”

本堂雅子一边走上自家的玄关,一边自言自语。

“克彦,千绘──不在家吗?”

大概出去吃饭了吧?雅子想道。

到朋友家串门子,不知不觉就待久了;便打了电话,叫兄妹俩自己解决晚餐问题。

不过,雅子还是尽可能赶着回来;在电话上说的是十点左右,实际上回到家时才刚过九点。

也没什么关系。──反正两个人一定到哪儿吃饭去了吧。

身为母亲,雅子决不是勤奋的妈妈。但是,她总是摆出开明的态度,让孩子们自行料理自己的事。其实这种作风并不是基于什么心中的信念,而是雅子与生俱来的个性。也因为如此,这个家才有着一股和睦亲密的气氛。

“──来烧个开水吧。”

雅子拿起水壶,点燃了瓦斯。

趁这段时间换一下衣服……。

走到走廊时,雅子突然停下了脚步。

好像有什么声音。──是听错了吗?

耸耸肩膀正要走出去──果然,还是有声音。

声音来自浴室的方向。是千绘在洗澡吗?

雅子往浴室走去。

“千绘?”

咻地一声拉开门一看,眼前站着一个光溜溜的女孩子。呃,因为是浴室嘛,在里头光着身子也是当然的事;问题是,那个女孩并不是千绘──当然也不会是克彦啰!

“啊──!”

少女似乎也吓了一跳,尖叫出声,并且慌慌张张地用毛巾往胸前一遮。

雅子楞了半晌,才吐出几个字:“呃……对不起!”

说着连忙把门关上。

倒也不是真的感到抱歉,话自己就跑出来了。

那个女孩是谁啊?

雅子歪着脑袋想着。一个素昧平生的人,居然会跑到别人家的浴室里,这可真稀奇。

素昧平生?──雅子突然觉得,刚刚那女孩好像在哪儿见过似的。

会是哪儿呢?是千绘的朋友吗?或者,是克彦的……?

这么一想,雅子顿时不安了起来。如果那是克彦的女朋友的话……。

问题了!

“难道,克彦会──”

趁着老妈不在家的时候,偷偷把女孩子带回来……。虽然觉得不太可能,可是有女孩在浴室里却是不争的事实。

雅子站在那里猛想时,玄关的门开了。

“──哎呀!”

千绘吃了一惊:“妈咪,你回来啦?”

接着进来的是克彦。

“怎么这么早?”

“早又怎么样?有什么不好吗?”

被雅子这么一说,克彦和千绘两个人不禁面面相觑。

“妈、妈咪,你该不会……”

千绘怯怯地抬起眼来看着雅子说道:“已经……看到她了吧?”

“嗯,在浴室。”

“浴室!”

克彦不禁喊了起来:“对哦!她最喜欢洗澡了!”

“克彦!”

雅子两眼直瞪:“你跟那个女孩子,是什么关系啊?”

“什么关系……?这个,有点儿复杂,恐怕一时说不清楚──”

这时,少女穿着千绘的衣服走过来了。

“呃──真是对不起。”

少女说着:“您是克彦君的妈妈吧?”

“嗯?是啊。你是谁?”

雅子板着脸说道。

“我叫星泽夏美。”

“星泽小姐是吗?你跟我家克彦,到底是什么交情啊?”

“喂,老妈──”

“你给我安静点。”

雅子不容分辩地打断道:“我要听听这女孩怎么说。”

“这可说来话长哟。”

千绘说道:“先坐下来再讲吧?”

电话响起来的时候,朱子才刚睡着而已。

眼睛一睁开,便反射性地去看钟。

半夜──接近三点了。

朱子使劲摇了摇头,拿起听筒来。

“喂?”

──另一端沉默了好一会儿。会是夏美吗?

知道这支电话的人毕竟并不多。

“喂喂?”

朱子说道:“夏美吗?”

“你是大内朱子小姐吧。”

跟夏美一点都不像──是个粗糙的男声。

“是的……请问哪位?”

朱子对这个声音很陌生。

“你大概听说过我的名字吧。我是m唱片的板东。”

朱子闻言不禁吓了一跳;m唱片可是这一行最大的制作公司。

几年前,所有跟歌唱有关的节日,几乎清一色是m唱片所属歌手的天下;不过,这一阵子m唱片的势力已经大为衰退了。

但是,和政治界也保持着密切关系的社长板东,在这个圈子里还是一股隐然不可忽视的势力。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人如微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