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如微风》

第七章

作者:赤川次郎

“你的事我很清楚;一直照顾夏美的就是你,对吧。”

“是……”

朱子模棱两可地应着。

“有件事希望能跟你谈一谈。”

“跟我──是吗?”

“没错,就是跟你。还没找到夏美。对吧?”

“是的。”

“你一定很担心吧。会真心担心她的人,恐怕只有你。”

“您想说什么呢?”

“我对夏美很感兴趣。怎么样?要不要和我谈一谈,怎么做对夏美最好?”

这可真奇了,朱子想道。说起来,夏美应该算是m唱片的大对头。过去留经盛传板东要把夏美挖角到m唱片,板东本人当然是一口否定这个流言,但朱子却很清楚;那是事实。

“跟您谈当然是没有问题。……可是,我必须一直待在这儿不能走;因为夏美小姐不知什么时候会打电话来呢。”

“说的也是。好,那我去你那里。没关系吧?”

“您要过来吗?可是──”

“当然,不会惊动你的老板的。可以吧?待会儿见。”

“呃──喂?喂?”

电话已经挂断了。

朱子放下听筒,偏着头想了又想。──板东这种大人物,要找一个小小的助理做什么呢?

而且,夏美住这栋公寓的事,以前一直都保密着,但自从自杀未遂事件发生以后,已经完全曝光;现在不知有多少摄影师和记者埋伏在周围呢。

如果楼下的警卫没有阻挡他的话,他一定能找上门来的。万一板东真的就这样大摇大摆地来了……。

朱子毕竟拿的是夏美所属公司的薪水,要是板东来这里的事被知道了,还是不太好。

不过,对方应该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才对……。

正当朱子还站着东想西想的时候,玄关的电铃响了起来。──是谁啊?

“总不会已经来了吧。”

朱子自言自语着走到门口,从窥视孔往外看去。──一看之下,不禁两眼瞪得圆圆的。

站在门外的不是别人,正是板东!

打开门来,板东笑了一下:“嗨。”

“请问──您是从哪里来的呀?”

“六楼哇。”板东说道。

“六楼?”

“你不知道吗?我就住在这里呀。”

板东把惊呆了的朱子留在身后,自顾自地走进屋里。

“──你吓了一跳吗?”

“嗯。”

“我有好几个家;这只是其中之一而己。平常我也很少来这里,所以没碰过面也不奇怪。”

看来,板东是真的住在这里的样子。他身穿一件茶色的对襟羊毛衫,确实是轻松的家居生活穿着。

板东态度自在地在沙发上坐下,说道:“怎么样?”

“什么事呢?”

“我能帮上什么忙吗?你有没有想?”

“恐怕您没有留时间让我想吧?何况,您是在命令我吗?”

“嗳,别这么说。坐吧。反正客随主使嘛。”

说着,圾东笑了笑。

朱子平时也不常见到自己公司的社长──松江,但是这个板东毕竟是同样身分的人,所以举止和松江像极了。

不过,就算心存偏袒,还是看得出板东比较有气派。然而,两人是属于同一种类型,这一点是无庸置疑的。

朱子也往沙发上坐下。

“您想说什么呢?”

“我就直截了当一点吧。”

板东双手抱胸,说:“我想要夏美。”

“这个我早就知道。”

“可是失败了。我想你也知道吧,就是大概半年前的事。”

“是的。”

“要投下的钱也估算好了,也动用了政治界的关系,可是──最重要的当然还是夏美本人的意愿。结果,她拒绝了跳槽的事。”

“这件事杂志报导得很清楚;那时挺混乱的。”

“没错。──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不得不撒手。”

板东一脸不甘心的表情。

看得出来,板东十分在意这件事。

“那个报导,其实是从你们公司的松江君那边流出去的。你晓不晓得?”

“您说社长先生吗?”

“对啊。当然他本人大发雷霆地一口否认了。不过那只是演戏罢了,他是为了让我不好动作,才故意引起騒动的。”

“这我就完全不知道了。”

“哎,那也没什么关系啦;要是我站在他的立场,也会那样做的。”

板东笑道:“话说回来,夏美的态度似乎相当坚决。──你觉得怎么样?她有没有表示过有不满的地方?”

“这……”

朱子有些不知如何应对地没有往下说。

“你不用担心。在这里说的话决不会让松江君知道的。”

“不──我不是在想这个。夏美小姐的确曾经在我面前发过许多牢騒……”

“哦?”

板东一副饶有兴味的样子凑了过去。

“不过,那些牢騒并不是针对公司而发的;而是对现在的工作──”

“就是不喜欢当歌星,是不是?”

“是的。但与其说不喜欢,应该说是太累了……。”

“这种牢騒谁都会发的嘛。”

“可是,夏美小姐虽然才十七岁,却很早熟了;简直可以说到丁冷眼观世事的程度……”

“这我知道。”

板东点了点头。“她跟其他的明星有些不同。”

“我曾经想,她是不是遭遇过什么──非常痛苦、辛酸的事情……”

“她有说过吗?”

“不,这只是我的感觉而已。”

朱子说到这里住了口。不知不觉地竟然说了许多。

和松江或安中都没有说过这么多话呢。总之,这个板东似乎有种令对方能够放开来畅所慾言的影响力。

“总之,如果得不到夏美,我只好考虑别的手段了。”

板东轻描淡写地说。

“您要做什么呢?”

“让她消失。”板东说道。

朱子闻吉不禁睁大了眼睛。

“对不起,给您家里添麻烦了。”

夏美说着低头行礼。

“不不,这个……我是没有什么关系啦……”

雅子往克彦和千绘望了一眼。

“让她待在我们家吧,好不好,妈咪?”

千绘说道。“她现在一出门就惨啦。”

“我不会待很久的。”

夏美说。“只要一个礼拜;然后就不用再麻烦您了。”

“一个礼拜?”

“啊,对哦。”

克彦说道:“接下来有演唱会嘛。”

“你还在想这个啊?”

千绘吃惊地说:“现在不是这种时候吧?”

“我想,社长是绝对不会取消演唱会的。”

夏美说道:“我们公司现在正是财务困鸡的时候;这次的演唱会和接下来要发行的实况录音带,就是要用来舒解亏空的。”

“原来如此,真是辛苦啊。”

克彦点了点头:“可是万一你被逮捕了──”

“嗯。所以在那之前都不能出去。”

“你还是要去唱吗?”千绘问。

夏美隔了一会儿才答道:“我要去。──那场演唱会到时候会有一万名观众呢;我当然不能让他们失望。”

“真伟大:”

做妈妈的雅子不禁叹服:“现在的年轻人会想得这么周到的已经不多喽,你们两个要好好跟她学学!”

净选这种奇怪的时候正经。

“嗳,妈咪,那──可以让她待在我们家啰?”

千绘又试着确定一次。

“请便。招待不周的地方请多多包涵哟。”

“谢谢您!”

夏美低头行礼。

“你们吃过饭了吗?那,我去削点水果吧。”

雅子走进厨房后,克彦和千绘才抚着胸口舒了一口气。

“不知道老哥这回又会说出什么奇怪的话来,害人家一直提心吊胆的。”

“什么叫奇怪的话啊?”

“凶杀案之类的嘛。”

“说出来的话,老妈还不马上变脸吗?”

“反正,让妈咪认为只是单纯地让夏美在这里待一个礼拜就好啦。”

千绘说道。“何况妈咪也常常出门,没问题的啦。”

“可是,这样可能会给你们带来危险呢;为了我一个人──”

“不只是为了你而已,这是为了全人类的福祉着想。”

好像说得太夸张了吧?克彦一边说一边想道……。

玩票侦探,出动!

“这样子可以吗?”

夏美回过头来,千绘不禁笑得东倒西歪。

发型故意弄得乱七八糟,脸上也不化半点妆,眉毛稍微剃了剃改变一下线条,然后再架上一副眼镜。

这样就大功告成啦!──怎么看都不像个偶像明星。

现现在的夏美,看起来就像是个用功过度的高中生;而且身上穿着千绘的衣服,年纪显得更小。

虽然大上一岁,比起千绘来更像个可爱的小女生。

“讨厌,不要笑嘛。”

说着,夏美自己也笑了起来。“有那么奇怪吗?”

“不,不是啦,只是──看起来完全变了个人……。老哥!赶快来看!”

“总算好啦?”

在外头早就等得不耐烦的克彦连忙走进来,一眼望见“变身”过的夏美,不禁张口结舌。

“完全变了个人嘛!”

毕竟是兄妹,连讲的话都一样。

“那,咱们可以出门啦。”

千绘说道:“妈咪呢?”

“刚刚就出去啦。问她到哪儿去,你猜地怎么说?“一边走一边再想吧”!”

夏美笑着说:“伯母真是个特别的人。”

“是啊,恐怕太特别了一点。”

千绘说道:“不过,因为这样才会生下我跟老哥这种的哇。”

“你说“这种的”是什么意思?”

克彦瞪眼说。“好啦,先找个地方吃东西,演练一下今天的作战内容罢。”

“老哥大概只对吃有兴趣吧?”

千绘故意浇他冷水。

一行三人出了家门,走进附近的汉堡店。

汉堡加可乐──这样的组合,最初在味道的调配上会有点今人难以适应,但是一旦吃惯了,就积习难改啦。

现在正是吃早餐太晚、吃午餐太早,这种不上不下的时间,所以店里没什么客人。三个人挑了个靠近角落的位子,围着桌子生了下来。

吃着吃着,耳边传来女服务生们闲聊的声音:“嗳,星泽夏美究竟跑到哪里去了呢?”

“杀了人,畏罪逃亡了吧!”

“可是,警方好像没有通缉她呢。”

“哦?”

“也有人说,它是跟男人私奔了。”

恐怕没想到当事人就坐在这里吧?这么想着,克彦不禁产生了奇妙的感觉。

“好了,首先要查什么地方?”

克彦一说,千绘立即打了个岔:“等一下。在开始以前,可不可以先问你一件事?”

“嗯,好哇。”

夏美点头同意。

“我想听听你从医院逃出来的事。”

“啊,对啦,最重要的部分还没有讲呢。”

夏美说着慢慢地喝了一口可乐,说:“对不起,我真是太粗心了。”

“假如你不想说──”

克彦开口说道。

“不,如果现在不说清楚的话,就没办法决定今天要怎么行动啦。”

夏美考虑了一会儿,才接着说道:“那时我正躺在床上似睡未睡的……。然后,走廊上传来了喧哗的声音,我就一下子醒过来了──”

像是某种金属制品掉下来,发出好大的一声。

夏美睁开了眼睛。──病房里是一片昏暗。

没有别人在。

她并不会因此感到害怕,因为早就习惯一个人独处了。要朱子成天陪在旁边也太过意不去了。

可是──那是什么声音呢?

医院里本来就有各种各样的声音,决不是什么安静的地方。

走廊上传来脚步声。

“怎么了吗?”

从相反方向传来了另一个脚步声。听起来好像是个职等较高的护士。

“不知道。因为听到声音,我才过来看看的。”

“有人跌倒了吧?大概是哪个病人吧?”

这种时候,到底是谁在走廊上呢;夏美想着。

不过,反正不会有什么了不得的吧。

夏美并不在意。

“好好处理一下噢。”

话声传来:“──这间的病人怎样了?”

似乎在说夏美的样子。

“刚才睡着了。”

“看护她的人呢?”

“好像走开了的样子。”

“哦。──知道了。”

走廊上又恢复了安静。

──一旦醒了过来,就再也睡不着啦。

此时夏美的脑子反而异常清醒,几次闭上眼睛想再入睡都没成功,只好暂时放弃,睁着双眼等待睡意自己来临。

过了一会儿,她干脆下了床,走到窗子旁边。

手腕的伤已经不怎么疼了。

这下可引起了大騒动啦……。

夏美轻轻撩起窗帘,弄出一条缝隙,往外看去。

现在外头一定有摄影师用装着高感度底片的相机瞄准病房,所以不能随便露出脸来。

有好几部车停在那里。不外是报社、周刊杂志、电视台之类派来的吧。

“辛苦你们啦。”

夏美自言自语。

朱子到哪里去了呢?脸黏黏的好难受。

迟疑了一会儿,夏美还是悄悄地开了病房门。

走廊上不见人影。

夏美尽量不让拖鞋发出声音地走着。

医院总给人一种随时有人醒着的感觉;不时有咳嗽声啦、物体轧压的喀吱声传来。

这样走着,不禁今人心里有些发毛。

夏美走到洗手间,用微温的水洗洗脸,脸上黏黏的感觉就消失了,舒服了许多。

这下脑子更清醒啦,夏美不禁对自己苦笑。──不过,感觉上并没有因为睡不着而焦躁不安,反而是完全清醒之后的一股快适。

啊──好想到外头吹吹风。

脑子里不由自主地掠过了这个念头。至于为什么会有那样的念头,自己也说不上来。

──要是打开病房的窗子吹风,在外面守候的记者一定会像发现猎物似地跑过来的。

看来只好到屋顶去啦。夏美想道。

不过,她还是犹豫了一下:万一朱子回来,在床上跟洗手间都找不到她的话,恐怕会担心吧。

反正只出去一下而已嘛……。

自己在心里说着,夏美往电梯走了过去。

电梯在最顶楼停下以后,夏美沿着阶梯拾级而上。

可以到屋顶上吗?

医院里应该有些地方在晚上是不能进入的吧……。

试着推推看之下,门竟轻轻地开了。

风吹了过来。那强度令夏美不禁一阵眩晕。

可是,已经来了──。

一走出去,其实风也没有想像中的大,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微风呢。吹在身上,有一阵沁凉的快感。

屋顶上不用说是黑漆漆的一片,用来挂换洗衣物的塑胶绳在风中摇曳,形成一幅有趣的光景。

有一席床单还挂在那里没有收。是忘记了吗?或者──这席床单的主人已经不在了呢?

夏美甩了甩头:“在想什么嘛!”

夏美两手扶着到胸口高的栏杆,眺望着远方。

还亮着的灯火,已经是寥寥可数了。

蓦然,夏美的眼睛里浮现了泪光。

在这么寂寥的夜景之下,一股无名的感伤油然而生。

“我是太累了吧?”

夏美孤零零地自言自语。

那是风的声音吗?──背后传来沙、沙,有如刻意放经的脚步声。突然,不知什么东西往夏美的头罩了下来。

“不要!干什么!”

夏美使劲挥着手。但是,有一团布缠住了她的手腕,使她动弹不得。

不知什么人的身体压了过来,把夏美紧紧地夹在栏杆间。

然后,夏美觉得自己的脚被抬了起来。──会被推下去!

感觉到对方明显的杀意,夏美心里不禁打了个寒颤。这时也没有空去想是谁干的了。

夏美拚命甩动着双腿,手一摸到了栏杆,便紧紧地握住不放。

左手腕一阵剧痛;不过还是死命抓着栏杆。

突然对方放开了手。似乎放弃了的样子,脚步声逐渐远去。

夏美一把扯下缠在头上的东西。──就是刚才看到的床单。

夏美激烈地喘息着,就地坐倒了下来。

是谁呢?谁会做这种事?

夏美来回张望着一片黑暗的屋顶上。脚步声消失了,这里大概已经没有别人了吧。

但是──这时,一阵恐怖感猛然袭上夏美的心。

病房──赶快回病房。

其是做梦也想不到的事;居然有人想谋害自己。

为何?理由是什么?

这其是天外飞来、毫无头绪的奇袭……。

“当然,我之所以能走到今天──”

夏美说着,停下来望向克彦和千绘:“我的意思是,走上舞台,变成了明星的事。”

“嗯,我知道哇。”

克彦点点头。

“这之间当然发生了很多事情。”

夏美喝了一口可乐,继续往下说。“也许曾经招人嫉恨,可是,我做的事绝大部分不是出于自己的意思,大都是公司决定好的;只是,最后被搬上台面来的人是我。不过……我实在想不起来曾经有过会招来杀身之祸的事。在不知情的状况下,突然有人要取自己的性命……实在没有比这更恐怖的了。”

“的确呀。”千绘点着头说。

“接着──我就赶快回到病房去啦。那时病房门前也没有人在,我四千张望了一会儿才开门。

里头黑漆漆一片,但是──才刚走进去一步,后面突然有人用力把我一推。”

“谁啊?”

“不知道。总之,是预先躲在门后,然后朝我用力一堆的样子。我被推倒在地上,那个人就从走廊跑掉了……”

“跟在屋顶上袭击你的,是不同的人吗?”千绘问道。

“大概吧。可是,那时根本没想到这件事。门开着,走廊的灯光照了进来,我撑起身子,想站起来,忽然看见旁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人如微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