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如微风》

第八章

作者:赤川次郎

夏美轻轻地开上眼睛,摇了摇头。“──永原先生的尸体就躺在那里。”

按着是一阵沉默。──夏美抬起眼睛望着上方的灯光,开口说道:“我真是吓呆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永原先生不应该被杀死的。我想,一定是被误认为是我而被杀了。”

“有可能。”

“接着我想到,我一定要逃出医院才行。凶手居然能够在医院里自由出入,如果我再待下去,一定会被杀的。”

“所以你就离开了医院。”

“不过,你好厉害哇,居然逃得出来。”

“我穿了护士的衣服嘛。──我走到一楼时,正好看见一件白色的护士服挂在椅子上面。”

“椅子上?”

“医院里不是有让病人跟家属坐着等待用的长椅吗?就挂在那样的椅背上。”

千绘蹙起眉头来:“这可有点奇怪呢。──护士小姐会随便把自己的衣服挂在那样的地方吗?”

“那……”

夏美惊觉地说道:“难道会是凶手放的?”

“有可能哦。老哥,你觉得呢?”

“说的也是……。凶手如果要在医院里行动,穿上护士白衣是最不容易引人注目的了。”

“那,我就是披着凶手穿过的白衣走出医院的啰?好可怕呀!”

夏美说着摇了摇头。

“那件衣服后来怎样了?”

“我本来是把它披在外套上面的,出去以后,就把它丢到草丛的角落里啦。”

“等一下。”

克彦说道:“这么一来,凶手就是女性啰。”

“那也没什么不对。杀害那个永原的,很可能就是女人哇。”

“那想把我从屋顶上推下去的……”

“嗯,那种事不论男女,都有可能做得出来嘛。”

“不过,如果杀害永原的凶手是另外的人的话……”

克彦说着抱臂沉思了起来。

“怎么,老哥有什么发现吗?”

千绘又漏它的气了。

“哎呀,只是有一点感觉啦。”

“老哥你恐怕不太适合当名侦探吧?”

“要你管!”

克彦板着脸说。

“不论如何,我想先去见永原先生的太太。”

夏美说:“我想问她,看她想得到想不到有谁会杀害永原先生。”

“这个警察应该已经问过了吧?”

“我想,总有一些事是难对警察启口的嘛。”

夏美似乎知道些什么。

“ok。那,等我结束了这个,咱们就动身吧。”

克彦边把最后一口汉堡往嘴里塞边说道。

“我还想打电话给一个人。”夏美说。

“谁啊?”

“朱子小姐。她姓大内,是我的随身助理。”

“哦,我看过她好多次。”

克彦说道:“就是随时都跟在你旁边,有点男子气概的人,对不对?”

“嗯。她一向把我当亲人看待,现在一定很担心吧;所以想先让她知道我平安无事。”

走出店门,夏美进了附近的电话亭,拨了公寓的电话号码。

“喂?”

朱子马上接了电话。

“喂喂,我是夏美。”

过了一会儿──。

“──哇,吓死我了!虽然一直在等你打来,可还是吓到了。”

隔着电话,可以听到朱子舒了一口气的声音。

“对不起,我本来并没有要那样突然消失的意思。”

“身体还好吗?伤势怎么样了?”

朱子没有急着问人在哪里,只是关心它的身体;夏美觉得很欣慰。

“嗯,我很好。──警方有什么行动吗?”

“不太清楚呢。当然问了很多你的事情……”

“我想要靠自己的力量把凶手找出来。也许──永原先生是因为我才被杀害的。”

“不一定是那样啦,先别想太多比较好。”

朱子说道:“──嗳,现在公寓的四周都是警察跟媒体,太危险啦;要不要约个地方见面?”

“可是,你一定会被跟踪的啊。”

“这你尽管放心吧。我们不是每天都在锻炼躲躲逃逃的功夫吗?”

“说的也是,不过──”

“我也有些话想跟您说,在电话里讲不清楚的。”

“哦。──好哇。那,到哪儿见呢?”

朱子说的是代代木公园的一个角落,以前两人常去散步的地方。

“我知道了。那,一个钟头以后?──好!”

挂断电话,夏美又朝投币孔里去了几枚铜板,按下永原家的电话号码。

响了好一会儿之后,总算接通了。

“喂,这里是永原家。”

“呃──我是夏美。”

“啊!你在哪里?”

“有事情想跟你说。”

“好哇,正好那群讨厌的家伙刚走。那,你要来我家吗?”

“可以吗?”

“我这边没问题。──啊!不会把你要来的事告诉警察的,放心啦。”

“那──三十分钟以后,我会去您那里打扰。”

“到了附近时,再打个电话给我吧。”

──夏美走出电话亭。

“我们先去永原太太那里,然后再去跟朱子见面。”

“开始行动啰!”

千绘愉快地说着。

腹侧的尖刀“──奇怪了。”

夏美放下话筒。

到了永原家附近,照约定再打一次电话,但是这一次却始终没人接。

“要去看看吗?”

克彦说道:“反正不在的话,就回家好了。”

“老哥你真是的,万一警察就守在那边等着怎么办?”

千绘瞪他一眼,“可是──如果是那样的话,警察应该会叫她接电话才对哇。”

“自己那样说,又马上否定是那样。真是没节操哇。”

克彦嘲笑道。

“时间不多了……”

夏美说:“跟朱子约的是一点钟,只剩下十五分啦。”

“所以说,去看看嘛。”克彦说。

“嗳,那个朱子小姐的约让我去好了。”千绘说道。

“咦?可是──”

“没关系啦。我只是去跟她说你会晚点到,请她等一下就好了。要不然她一看你没来,以为你不知又临时出了什么状况,说不定就回去啦。”

“那,真的可以拜托你吗?”

“交给我吧。反正到时一看就知道谁是朱子小姐吧!”

问清楚了约定的地点,千绘一溜烟地跑走了。

“那么,我们去看看吧。”夏美说。

“嗯。”

边走时,克彦边问道:“你认为永原太太知道些什么吗?”

“大概吧……。永原太太,实际上是永原先生的秘书。”

“秘书?”

“是的。她叫做滨子,是个很有趣的人。──我出道以前,还曾经在他们家待过一段时间呢。”

“原来如此。可是在她的丈夫刚遇害的时候去打扰,好像有点不好意思。”

“嗯,不过──”

夏美偏了偏头。“如果是一般的夫妇,这么说当然是没错……”

“一般的?”

“他们两个,只不过是法律上的夫妇而已。”

“法律上……?”

克彦一头雾水。

“永原先生是只跟男性交往的人,同样的,滨子小姐则只跟女性交往。”

“那,那──”

克彦胀红了脸,说话也结巴了起来。

“不用难为情呀,这种事情早就不奇怪了。他们两个人,大概就是基于方便的关系才在一起的。”

“唔……”

克彦摇了摇头。“我还是觉得实在有点难以接受。”

“哦?”

夏美笑着说:“人还是别太早参透世事的好,否则就会变得没有梦想和希望了。”

“是哪一栋呢?”

“嗯──就在前一个转角。我记得过了那个转角就到啦。”

“等一下!”

克彦一把握住夏美的手腕。“你看!”

转角处走出一个警官,不像在办案的样子,倒像在闲逛。

“是警察。”

“不觉得不太对劲吗?”

克彦和夏美面面相觑。

“难道──”

夏美从口里不白觉地冒出一句话。“难道,连滨子小姐也──”

“你先待在这里,我去看看情形。”

克彦变得也有点侦探的架式了。他若无其事地走出去,见过转角──“你听不懂人话吗?混帐东西!”

突然一阵骂声如连珠炮般迎面而来,克彦不禁吓了一跳。──仔细一看,原来没自己的事。是一部小型汽车和机车相撞在一起,两个司机正吵得不可开交。

骑机车的是个穿着皮裤的年轻人,小型车的司机看起来则像是什么商店的老板。

“哎,两位冷静一下,有话好说嘛──”

警官伤脑筋地说着。

“开什么玩笑!我这部车可是拿来作买卖的,给你一撞还得了!”

“叫什么叫,这么烂的车!早该报废啦!”

“你说什么?混帐家伙──”

说着,就要动手打人。

“住手!喂!”

──克彦回到夏美身边把事情说了一遍。

“太好了!我还以为……”

夏美抚着胸口。“那,我们走吧。”

两人走过转角,方才那两位仁兄还吵得难分难解。

“就是这一家。”

眼前是一栋传统的──其实最近已经不太容易看得到了──日式木造建筑。

当然,近年建的木造房子通常都极尽华丽之能事,不过这一栋例外──它只是看起来古老而已。

两人推开玄关的格子门,走了进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人如微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