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色猫杀人音乐》

第四乐章:最后乐章

作者:赤川次郎

1

“还有许多问题哪。”晴美这么说。片山叹一口气。

“你又来了。几次教训还不够?别忘了几次都差点丢了小命!”

“有我在,晴美小姐绝对不会有事!”石津说。

“奇怪!你又不是一天二十四小时跟着她!”

“如果你许可,我可以一天二十五小时陪在她身边!”

进入第六天。今天也有搜查一课和管区内的刑警在别墅里进行出出,片山于是抽空回到警视厅办点琐事,刚好遇到晴美和石津。

在石津的提议中,他们一起吃午餐。警视厅的食堂不够情调,于是他们走进附近一间幽静的餐厅去。

“昨天我整理了一下。”晴美从皮包拿出记事簿来。“先从看来跟这次命案无直接关系的事说起。”晴美开始她的推理。“新曲的乐谱为何多了一份?朝仓把它摆在哪儿?还有,轭纪子的母亲跟朝仓有什么关系?”

“他们之间的关系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纯粹是爱人关系,还是以身体为代价换取什么东西?这才是问题所在。”

“说的有道理。”只要是晴美说的,石津都会表示感动。

“还有,企图割伤麻理的凶手是谁,还没线索吧!”

“目前还没有。”

“其次是关于须田的死。究竟是不是谋杀?”

“他死于心脏麻痹呀。”

“可以使用极端恐惧的办法导致他死亡啊!须田为何死在朝仓家里?”

“他不是去找那个叫什么的女佣吗?”

“女佣可能撒谎。即使是真的,他为什么不逃,留在朝仓家里?”

“也许他在逃走以前一命呜呼了。”

“也有可能。还有,尸体为什么突然出现在草地上?”

“一定是从上面跌下来的。只有这个可能。”

“会不会是从地下冒出来的?”石津问。

“他又不是草!不过,如果是掉下来的话,位置就奇怪了。尸体就在棚架下面。应该掉在外边一点。”片山说。

“在这之前我上过二楼,见到棚架。邢时并没有尸体,也不见西装上衣。”晴美说。

“也许在这之前,他已经掉到草地上了。”

“不可能!我回到客厅时,草地尽入眼帘。如果有尸体,一定看得到的。”

“唔。真是一头雾水。”

“还有,是谁纵火的呢?黏接剂的引火性很强,可是不至于自动燃烧呀!”

“那就是有人放火了。不是女佣,就是朝仓先生!”

“为什么放火?”

“也许为了烧毁什么,譬如乐谱!”晴美说。

“哦,一些不愿让警察看到的东西吧。可是,房子那么大,找个地方藏起来不就行啦,何必放火?”

“还有外套,藏起来也简单。把它混进自己的衣服里面就行了。实际上,外套和棚架都烧毁了。”

“有关失火方面的事查过了,找不到放火的证据。而且发生在朝仓先生家里。假如他不愿追究,事情就会不了了之。”

“关于须田的死也是,最后不了了之!”

“不是谋杀案,虽然情形可疑,却不能成立专案小组。还有,须田的背景也查了,他好像没做过什么亏心事!”

“朝仓先生相当信赖他。不过,我依然对窃听装置的事耿耿于怀。说不定就是须田安装的。”晴美说。

“很有可能。”

“有没有找到窃听器?”

“刚好昨天在别墅里进行调查,每个房间都搜查过了,就是找不到。换句话说,已经拆掉了。”

“动作那么快呀!”

“窃听录音机留了下来,我查过,没找到指纹。安装窃听器的家伙倒是非常谨慎!”

“会不会是他们之中的一个?”

“他们不可能有时间安装窃听器的,也许还是跟须田有关。”

“你是说有人收买须田,叫他安装窃听器,然后偷听别人练琴的录音。真是太不公平了。”

“不过,据朝仓先生说,没有人可以在第三天就把新曲演奏得好。他们的实力相差不远,那个时候就发现了录音机,大概不致造成影响。”

“是么?不过,假如知道是谁做的,当然取消参加资格了吧!”晴美说。

“应该是吧!你的推理完毕了?”

“还早哪!现在才开始!”晴美坐直身子。“这次是命案方面。第一个问题:被杀的女人是什么人物?”

“正在调查身份。携带物、服装、照片都登报了,应该很快就能分晓!”

“她真的是樱井麻理的生母?”

“不是。查过了,麻理确实是樱井夫妇的孩子!”

“如果没有特别的隐情,应该不会有错。那女的为何撒谎?难道她也相信自己的谎言?”

“不错,她好像那样相信了。”

“她为何那样相信?而且,她是在麻理决定参加这个比赛的时期出现的。”

“会不会有人教唆她那样做?”

“这是扰乱麻理的情绪的最好办法。还有,把樱井充子推进水里的是不是她?充子说没有看到对方的脸。凭我在酒店餐厅前面见到她的感觉,她不像是会那样使用暴力伤害别人的人……”

“那么说,凶手另有其人?喂,你别故意把事情搞得复杂好不好?”

“那个女人为何被杀?被谁所杀?还有在哪儿被杀?这都是问题。对了,别墅内部的调查完毕了?”

“不过很明显的,她不是在别墅里头被杀的。”

“片山兄!”石津打岔。“患上神经衰弱那个家伙,叫什么……”

“你说大久保吗?”

“对。他不是割腕自杀吗?”

“是的。在浴室里自杀。当然做了血液反应检查。不过,他跟遇害的女人不同血型。”

“是吗?”石津有点泄气。

“石津提出了好问题。如果她是在浴室里被杀的,即使找到血迹也没用。”

“现在的问题是那女的为何被杀?又为何被移到别墅里去?”

“是不是想嫁祸给樱井麻理?”

“说不定是的。即使不逮捕她,但一旦涉嫌而受监视,她的精神就会大受打击。”

“仅仅为了这个而杀人?”

“没什么奇怪。有人为了更小的事而杀人不眨眼。”

“好可怕。”石津说。“我要呼吁人们尊重人命!”

“尸体是从外面搬进去的。从哪里进去的呢?”

“客厅的其中一个窗子被切开了,手法精巧,没仔细看的话简直看不出来。”片山说道。

“从窗子把尸体搬进去,多麻烦呀。”石津说。

“那也不尽然。自己先爬进去,把玄关的大门打开,再把尸体搬进去不就行了?”晴美没好气的说。

“哦,是吗?”石津恍然大悟的样子。

“还有电暖炉……”晴美接着说。

“四个电炉一起开,真是热得受不了!”

“这个不重要。问题是凶手怎知道电炉摆在哪里?”

“就是嘛。这么说,毕竟他们之中有一个是共犯!”

“还有一个人知道电炉在哪儿。须田!”

“哦。也就是说,那也可能是须田引路的。”

“同时使用四个电炉来把尸体加温,又为什么?”

“为了混淆死亡推定时间……”

“我知道。那就太没意思了。找不到其他理由吗?”

“喂!这又不是写小说或拍电影!”

“好吧,就算是这样。那个叫什么的厨师……”

“市村智子。”

“是吗?她比平日早起,所以凶手来不及收拾电炉。不过,想想看,为着淆乱推定时间,总要有个理由呀!”

“通常是为了制造不在现场证明。”

“对呀。有没有人可以肯定那个时间内自己在什么地方和干什么的吗?”

“唔。换句话说,实际死亡时间是两点,凶手故意做成是三点或四点钟。即是表示那段时间内,他有不在场证明。”

“这个想法很高明。不过,这样一来反而露出狐狸尾巴。只要查出女人的身份,嫌疑犯就出来了。如果警方宣布死亡时刻是三点或四点,凶手一定得意洋洋的提出不在场证明。”

“那也不见得。电炉被人发现了。凶手一定觉察这一点。”晴美说。

“是吗?他妈的!”

“另外是……对了,百科事典的问题。”

“顺序搞得乱糟糟的,不知道什么原因。”

“那班家伙好像不会用得着百科全书!”

“即使有用,通常是看完一本就归回原位,不会改变顺序的。”

“这么说来,凶手是一次就把百科全书全部拿下来。有什么用途呢?”

“其他书有没有动过?”

“不知道。其他书在那次地震时搞乱了,我只是随手捡到就摆回去。即使动过也不晓得。”

“唔。不过,那些书用来干什么?”

“用来做枕头!”石津立刻接腔。

“把百科全书当枕头用?太硬了,头会痛得睡不着。如果有用的话,只有重量而已!”片山说。

“重量?”晴美点点头。“有点苗头了。”

三人一起静默下来。然后片山深深舒一口气说:

“我要回去那边了。明天就结束,希望平安无事!”突然想起来的样子,问晴美道:“你来搜查一课干嘛?”

“为了须田的案子呀,还用说!”

“石津!你呢?你又来干什么?”

“为了须田的案子呀,还用说!”石津理直气壮地说。片山忍不住笑起来。

“好啦。我还要去搜查一课看看,也许验尸报告的结果出来了。”

“我也去!”晴美和石津不约而同地说。

“随便你们!”片山早就料到他们会那样说的。

“没什么特异的地方嘛。”栗原说。南田耸耸肩。

“要不要加一颗子弹,表示附加服务?”

“谢了。刀上没有指纹。尸体没有特殊的地方?”

“没有谜样的纹身,后脑也没有长眼睛!”南田的话似真似假,令人摸不着头脑。

“对了,尸体身边的白粉是什么?”站在一边的片山问道。

“还不知道。”南田摇摇头。“份量太少了。不过可以肯定不是海洛英或大麻毒品类。也不是葯品。”

“那究竟是什么?”

“我知道就告诉你!”南田打着哈欠走了出去。

“对了,片山。”栗原说。“你妹妹刚刚来过。”

“我知道。她现在在走廊外面。”

“那就好。刚才朝仓先生打电话来,好像有事找她,希望她去一趟。”

“他找晴美?”片山不悦地板起脸孔。他也知道朝仓的异性关系十分复杂。

“嗯。他不在家,好像是在‘新东京管弦乐团’的事务局。”

“好吧,我会转告妹妹。”

“你要回去那边?只剩一天,希望没事就好了。”栗原口是心非地说。“还有,你跟你妹妹一起去一趟,把搜查的状况向他解释一下吧!拜托啦!”

“知道!”

片山出到走廊,把朝仓找她的事转告一遍。

“那要马上去了。”晴美说。

“……”石津老大不愿意。

“放心,我没事的。你该回去警局办事啦!”

“嗯……”石津不太情愿的点点头。“你要小心。最低限度跟他保持一百米的距离!”

“那样怎能谈到话呢?”晴美不由笑了。

他们推开“新东京管弦乐团”事务局的大门进去时,女事务员道原和代正在打大哈欠。

“对不起。”她并没有因此脸红,若无其事的望望他们两个。“有什么事吗?”

“我们找朝仓先生……”片山报上姓名时,里面的门立刻打开,朝仓走出来。

“两位一起来啦,请进!”朝仓笑容满面地说。

桌面堆满文件。朝仓露出无奈的表情说:“我对这些一窍不通。这比指挥任何复杂的曲子更难!”

片山把搜查状况解释一遍。其实没什么好说,就如刚才晴美所列举的谜团如云,几乎无法解决。

“辛苦了。还剩一天,请你帮帮忙。”朝仓似乎还想说什么时,道原和代端茶进来,朝仓闭口不语。等她分好茶水出去后,他才说道:“其实有件事想请令妹帮忙。”

“希望我能帮得上忙。”晴美说。

朝仓从大抽屉里拿出公事包,又从里头取出一份很厚的文件。“我想请你替我保管这个。”

“这是……”晴美随手翻来看。原来是乐谱。晴美的脸泛起红潮。

“这是专为这次比赛制作的乐谱。”朝仓说。

“不是只有七份吗?难道是大久保的乐谱?”

“不,他那份已经处理掉了。这是另外一份。”

“换句话说,共有八份?”

“我也觉得奇怪。我只订制了七份,连哪间印刷厂都是保密的。可是厂方后来接到电话,说要印八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四乐章:最后乐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色猫杀人音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