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的脚步》

10、医院相会

作者:赤川次郎

“这是怎么回事?”

一种气势汹汹的口吻。这个女人冷不防地说了这么一句,珠美一时无言以对。可是,珠美很快就明白了。她责备的不是自己,而是并排坐在长椅子上的西崎敦夫。

“喂,你不要大叫!这儿是医院。”西崎站了起来。“修一不要紧。治疗及时。出血也不太严重,可以脱险。”

“能脱险?能脱险吗?”

“能。”

“是……”小野田绢子稍松了一口气,又变成一副冷峻的表情。“那也得说清是怎么回事!是在你的公司里被刺的嘛。”

“绢子!你镇静点,我求你了!”西崎规劝着。“我也弄不清是怎么一回事。我要知道就不操心了。”

“对。只要弄清情况就好了。”珠美感到此处很难存身,便站起来说:“我去打一个电话。恐怕两个姐姐正挂念我呢。”

“嗯。明白。”西崎朝珠美点头示意。

珠美刚要走,有人喊了一声“慢着”,她又回过头来。

“喂,绢子——”

“你相亲的就是这个孩子啊?”

“啊。是佐佐本珠美君。”西崎以不太乐意的神态介绍道。“珠美君,这是修一的母亲。”

“小野田绢子。”她自己介绍着,然后盯着珠美问道:“听说是十五岁。”

“是。”

“听说。前儿天你把守田茜小姐从险境中救了出来。作为电视圈的人我致谢了。”

绢子的话语中没有特别敌视珠美的意思。

“哪里?”珠美说了这么一句,又补充说:“我常看电视。”

“谢谢!”绢子在跟珠美的谈话中似乎恢复了自我。

“那我去……”珠美说着就去打电话。

西崎往长椅子方向招手说:“守田茜也一直在一起,刚走一会儿。万一这个事件闹成丑闻,她就太可怜了,所以把她打发回去了。”

绢子坐在长椅子上,把眼睛低下去一小会儿,然后安详地说道:“请原谅。朝你大发雷霆也是枉然。”

“修一是怎么被刺中的?我也不知个中缘故。”

“你说,他怎么样了?”绢子问道。

西崎从国友刑警跟珠美一起赶来讲起,一直讲到国友发现修一被刺,自己被叫到大厅来为止。

“你不要以为我不挂念他。”西崎说道。“虽然没能抚育他成长,但他总是我的儿子。我担心得坐立不实。”

“我知道。”绢子微笑着。“刚才,把你给吓着了。请原谅。”绢子的手很自然地放到西崎手上。

“总之。这是一起伤害事件。会有很多麻烦。”西崎叹了一口气。

“不过。警察方面会防备的。”绢子说了这么一句,又补充道。“不过,照你刚才所说,珠美那个女孩不也危险吗?让她一个人行动不要紧吗?”

西崎一时呆然若失,然后说道:“是啊。不行。为修一的事脑子发胀了。我去看看。”

他慌忙站了起来。“你能呆在这里吗?”

“当然能了。这种地方是不会出问题的,可还是小心为佳。”

“嗯,对!”西崎紧跟珠美之后疾步走了出去。

“是那样啊。被刺的人好像不要紧。”

珠美在医院一楼那间白天挤满了外来患者的接侍室一角挂着电话。

“怎么样?你马上回来吧!”夕里子以母亲的口吻说。

“不过,你跟我说过的,不要一个人走动!”珠美回敬了一句。

“简直是……西崎先生跟你在一起吗?”

“喂。他从前的恋人来了。”

“过去的恋人?”

“修一的母亲,剧作家。”

“啊。别跟我瞎起哄,给我回来!反正西崎先生也顾不上跟你约会。”

“那么我在这儿再呆一会儿,就让他送我回去。”

“知道了。注意些!国友呢?”

“留在现场了。没办法,人被刺伤了嘛。”

“我打个电话看。那么,你当心喽。”

夕里子反复叮嘱。

“嗯。这个……”

“咦?怎么了?”

“没有什么。那就回头见。”

珠美放下电话。取出从电话机里退回的磁卡,从衣兜里取出那只耳环说道:

“忘记了!”

是在她打电话时耳环碰到手的。她本想拿这个东西问问西崎先生,可是这种时候又不合适。

电话机周围早已豁然明亮,然而现在这个时间,外来患者接待室却全熄了灯,一片幽暗。

珠美想朝自己刚才下来的楼梯那个方向走回,可是却好像突然听到了什么声响,便回过头去。不见一个人影。

不过,珠美虽然并不认为自己具有特异功能,但她却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看自己。

“有人?是谁?”她呼喊了一声。

她这样喊一下,也含有告诉对方我发觉了你这一层意思。没有回答,不见人影,但确实有人在她旁边。而且,珠美不由得感到那个“人”对自己不怀好意。

“喂!”

有人叫她,她大吃一惊。“啊,吓了我一跳。”

她把手贴到胸口上,“本来就像有个人……”

“有人?在哪儿?”西崎朝接待室瞥了一眼。

“我不知道,但觉得有人。”

“她们说绝对不可让你一个人呆着,我却忽略了。对不起。”

“没有事。”珠美一边跟西崎一起上楼一边说。“你跟那个人谈完了吗?”

西崎看了珠美一眼说:“早已经结束了。你相信吗?”

“咦。”珠美挽住了西崎的胳臂。

珠美心想,那只耳环等下次再问吧。

“净让人家挂念……”夕里子等珠美把电话撂下之后叹了口气。

“出什么事了吗?”绫子一副刚洗完澡的打扮,在用浴巾揩头发。

“是珠美呗。不知为什么总出麻烦事。”

“别那么皱着眉!总唉声叹气的,人会变丑的呀。”绫子很大度地说。

“本来就是这副脸孔。难道就不能说别人的事吗?我这个人也够不讲理的吧。”

夕里子这样回敬了两句。

“这就是你的毛病。”

“什么?”夕里子大感意外。

“马上反省。人,有时非按照自己的意志行事不吼一—马上反省就会累的。”

绫子一开口说话,明明是说教听起来也不像说教。像绫子这样总照自己的意志行事,人生也许会非常轻松。但是,有人能做到,有人却做不到。

“感谢你的忠告。那么,我洗个澡,舒服一下啦。”夕里子如此说道。

“我还在放水。”

夕里子眨着眼睛说:“可是,姐姐,你不是冼完了吗?热水,你都放掉了吧?”

“不对!我忘记了淋浴那边,把龙头扭开了,结果成了落汤鸡。”

“会感冒的。快换衣服!”

夕里子说着就把绫子拉到卧室去了。

好容易让绫子进去洗澡,夕里子又在起居间的沙发上叹起了气。尽管人家劝她不要叹气,她却又不能不叹气。不论怎么说这也是一个莫名其妙的事件。

当然,作为夕里子来说既不必要,也不喜欢过问搜捕犯罪分子的事(珠美周围的人会有异议),但是,一旦危险逼近她的姐妹,作为“看守门户”的负责人,她是不能袖手不管的。

这个事件的怪异之处在于被当做攻出目标的人们没有共同点被害的神谷纪子是女职员。守田茜是当红明星。年龄也全然不同。珠美之所以受到威胁。是因为她曾把守田茜救出险境,这可以另当别论。这次是小野田修一被刺伤。为什么?

夕里子歪着头思索。因为修一是守田茜的恋人所以被刺伤——这种看法也并非不能成立,但修一既不是明星也不是名人。知道修一在跟阿茜交往的人也没有几个。

如此看来,犯罪分子该是守田茜身边的人。最大的谜仍然是神谷纪子与守田茜之间有什么连接点。

况且,犯罪分子还使用“神的制裁”啦,“给以惩罚”啦这类用词。神谷纪子、守田茜犯下了什么“罪行”呢?

犯罪分子是神经异常吗?这样设想恐怕最为妥当,但神经异常者也该有神经异常者相通的逻辑。她们二人有什么共同点吗?

要不然,就是犯罪分子执意使用“神的制裁”这一字眼儿,把自已装扮成神经异常者。企图掩饰真止的动机。

“可是——”

夕里子突然想:如果打来电话的人是犯罪分子,那么他怎么能知道佐佐本家的电话号码呢?常常是三个姑娘在家,所以这儿的电话号码没有载入电活簿。可是——

正沉思默想时电话铃响了,夕里子惊诧得几乎跳了起来。该不是那个男人打来的吧。她十分警觉地拿起电话,只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

“喂,喂,您是佐佐本小姐?”

夕里子放下心来说:“是。您是山形小姐呀!”

“你是妹妹吧。如果是绫子,她光凭声音是听不出我来的。”山形笑着说。

“姐姐正在洗澡。从这边打过去吧。”

“对。——行啊,又不急啊!再打吧!”山形幸子说。

“知道了。我告诉她,就说你来过电话。”

“拜托。不过,你很能干呀!多大年纪了?”

“啊?十七……”

“我明白了,绫子小姐为什么总像个小孩似的。因为她有个精明强干的妹妹呀。”

“哪里呀?”

“好,等一会儿我再挂过去。”

夕里子一时间茫然不知所措,然后板着面孔说:“不要开玩笑!”

说完,她把电话听筒使劲放了下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死神的脚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