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的脚步》

13、“白昼”之死

作者:赤川次郎

“白昼”原名昼间明子,人如其名,睡到近晌时分才醒了过来。当然,此刻她是躺在床上。矢泽早已无影无踪。

“咦……”

她伸了一下懒腰。窗帘已经拉开了一些,房间里光线充足。矢泽大概担心,如果把饭店的遮光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的,“白昼”会长睡不醒的。

“几点?”“她一看表,快到十二点了。

她叹口气说:“该结账退房了。”

“白昼”这个艺名是她所在的制片公司的老板给她起的。当然是从“昼间”这个姓和“明子”这个名得来的。但老实说,她自已总觉得这个名字有点“傻乎乎的”。可是,她这种身份又不能违拗老板的意志,除了顺从别无办法。

况且,她自己觉得用“明子”这个名宇太缺少感召力。当然,昨夜被矢泽抱着睡的是演员“白昼”,而非昼间明子。

——明子原本不是那类喜欢中年男子的人。不过,跟矢泽做爱对工作并无坏处,而且她还有一种猎奇心,想跟世界上有名的花花公子睡上一觉。他果真特棒。或许是久经床第锻炼的缘故,他的体力是明子那些年轻男友无法与之相比的。摆弄起女人来也是驾轻就熟。

也许,他在中年男子中也是特殊的一个。反正,明子跟矢泽厮混的那段时光玩得痛快淋漓。起床后走进了洗澡间,她用淋浴把自已浇得更清醒些。倒也没有什么急事。她既不是那种日程徘得满满登登的大忙人,也不是那种出来进去有人迎送的大名人。

桌子上放着一张矢泽留下的字条:“我先走了,用这些钱付费吧。”旁边放着几张面值一万日元的纸币。结完账,还会剩一点,正好够吃午饭。

正当她拿浴巾擦着身子的时候,电话铃响了起来。

“是我。”

她刚拿起电话听筒,就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我是来接你的,在大厅等着你。”

“咦?”明子吃了一惊。“是有什么工作了?”

“我跟你说。我是k电视台的。他们让我到这里来接你。”

“k电视台?是嘛!”

大慨是来了什么急活儿。可是,他们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呢?

“矢泽先生在电视台等你。”男人补充说,明子终于明白了。

“我知道了。好,我马上下去。”

她欢快地说完,就赶紧梳冼打扮起来。说是“马上”化妆却用了将近二十分钟。明子走出房间,下到大厅,结完了账,然后朝正面大门走去。

“我一直在等你。”一个人在向她打招呼,是刚才电话里的声音。

“让你久等了!”明子脸上露出职业性的笑容。

“汽车在地下停车场,请您跟我下去好吗?”

“行!”

“那么。请跟我来。”

明子跟在男人身后走了下去。

走到大厅尽里边,那个男人打开了门,说道:“电梯来得晚。走楼梯!”

“那么急吗?”

“是,有点急。”

“好吧——”

明子从应急楼梯朝地下停车场走去。

那个男人转过身来说:“你做得不对!”

“咦?”

“勾引男人是罪过。”

这是明子听到的最后一句不知所云的话。而且,连思索一下那句话的含义的工夫也没有给她。

“——啊!”珠美一走出校门就停了下来。她正跟几个同学在一起。

“怎么了,珠美?”同学们问她。

“我忘了,下课后老师叫我来着。没准儿要耽搁点时间,你们先走吧!”珠美快人快语道。

“嗯!你干什么坏事了?”

“怎么会呢?那么,对不起了!”

“拜拜!”同学们叽叽喳喳地走了。

珠美返身走进校门,又转身走出校门,这才松了一口气。她朝着停在马路对面的一辆奔驰车走去。

“喂!”车门开处,西崎敦夫走了下来。

“今天真早啊!”

“三点。”

珠美说道。“你几点来的?”

“一个小时以前吧。”

“公司把你开除了,你却不知道!”

“没关系。今天我请好了假。”

珠美坐到了副驾驶座上。

“去哪儿?”西崎慢慢开动汽车问道。

“你问我去哪儿?西崎先生,你不是为我担心才来接我的吗?”

“那还用说。国友刑警特意求我。他说他今天很忙,让我一定替他来保护你。”

“真的吗?”珠美笑着继续说道。“前些天,不是你对国友哥说,‘请你务必让我来代替你’的吗?”

“一回事嘛。”西崎若无其事地说道。“你如果只当我的保缥,就不能带我出去玩,只能径直把我送回家。”

“嗯……可是,还得防止你营养失调啊。敌人可不光是杀人犯。”

珠美噗哧一下笑了出来,说道:“我这身打扮可不行。先送我回一趟家,换一身衣服。”

“遵命!”

西崎脸上露出欢悦的表情猛踩了一下加速器。

神谷纪子被杀害;小野田修一被刺伤;一个颇像犯罪分子的男子打来电话扬言要杀死守田茜和珠美。因此,西崎几乎每天都在珠美放学的时候等她。西崎和珠美——在任何人看来,他们二人与其说是恋人,不如说是“父女”。尽管如此,他们却谈得十分融洽。“修一哥怎么样了?”珠美在车上问道。

“嗯。还是老样子。”西崎瞧了坐在身旁的珠美一眼。“你生气了?儿子躺在病床上,我还请你出去吃饭!”

“倒也不是。”珠美摇着头。“先不说那码事。修一哥也不会生气的。”

“是啊。我也这么想。”西崎松了一口气说道。

“好,这么办吧。”珠美提议说。“回家之前,先去医院探望一下他吧!”

“是嘛。好吧。”西崎露出了微笑。“你真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姑娘。我看一眼就看出来了。”

“是吗?”珠美有些难为情了。

到了医院。他们二人进了修一的病房。

“啊,你们来了。”夕里子正坐在床边上。

“姐姐!你在干什么?”

“今天,和国友哥约好在这儿见面。——你好!”夕里子说着,又向西崎打了招呼。“麻烦你专程来探视。绢子刚才在这里吧?”

“不在。她说有工作,到饭店停车场去了。”

“是嘛。这个循规蹈矩的家伙!”西崎点了点头。“她从过去到现在就是这么一种人!”“还有,西崎先生——”

夕里子向旁边靠过去,只见躺在床上的修一睁开了眼睛。“修一!神志清醒过来了!”

“刚醒过来。”夕里子微笑答道。

“是嘛……好极了!”西崎把手放到修一头上说道。“感觉如何?”

“觉得就像早上睡过了头。”修一说完,又望着珠美补充道:“噢!女朋友也跟来了!”

“你既然能说这种话,那说明你是毫不在意喽。”

“啊……也不能说毫不在意。你若是被刺伤一次就知道了。”

“我会躲避的。”珠美说道。

“我马上去跟小野田绢子联系。”夕里子说道。

“我说修一!国友刑警就来。你还记得凶手的模样吗?”

修一皱起眉头,满脸不悦地沉思了一会儿说道:“不……我没看见。我当时恍惚恍惚地坐着,只觉得有人从我身旁走过去……”

“什么也没看见。连男女也弄不清楚?”

“嗯……现在还恍恍惚惚的呢!不过,我可以好好想一想。”修一说道。

“反正要赶紧治好病!”西崎鼓励了这么一句。

“你们二位的婚礼,我是能参加的。”修一说道。

“别胡说!”

珠美的脸居然红了起来。也许是看到修一的样子放下心来的缘故,西崎在催促珠美赶快走。

“好,我会再来的。”

“你好自为之,不要惹人家讨厌。”儿子嘲讽西崎。

夕里子陪他们来到走廊,低声说道:“医生说没有危险。”

“哎呀,让你挂念。本想多呆些时间,可是绢子要来,我还是早走为妙。那就拜托你了!”

“哪里!妹妹还要拜托你呢。”

夕里子回应道。恰好在这时,国友大步流星地赶来了。

“夕里子妹!他神志清醒了?”

“对。犯罪分子,他好像没有看见。”

“是嘛。真糟糕!”国友摇着头。“对不起,我来迟了。”

“算了。你睡过了头?”

“不是。”国友犹豫了一下。“反正都会知道的。——一个名字叫‘白昼’的女演员,你知道吗?”

“啊,我知道。”珠美说道。

“我不知道。那是她的名字?”夕里子这样问道。

“嗯。艺名叫‘白昼’。本名好像叫昼间明子。”

“那个昼间小姐怎么的了?”

“今天响午过后,发现了她的尸体。”

听到这句出乎意料的话,夕里子顿时语塞。“——被杀害了?”

“嗯。在饭店停车场的应急楼梯上被刺身亡。一刀刺进心脏,当即死亡。”

“饭店停车场?那是绢子先生住的饭店呀。”夕里子说着,又问道:“杀人犯呢?”

“现在还没有发现目击者。当然,也许跟这次事件是另一码事。现在正在搜寻。”国友说道。“走,进去吧!西崎先生,请你多留意珠美的身边!”

“那还用说?”西崎用力地点着头。

等西崎和珠美走后,夕里子说:“国友哥,我总觉得跟那个女演员不会没有关系。”

“嗯。不过,她跟守田茜并不是一个制片公司。前边的神谷纪子也是如此,有什么共同点呢?”

“一定会有共同点。”

“先听一听小野田修一的说法吧!”国友叹了一口气。“我跟上司说了,珠美那里也应该给配上一个人。”

“她身边有西崎先生啊!你嘛,总跟着我,只要心里想着我就行。”夕里子这样说道。

“喂喂!”国友温情脉脉握住了夕里子的手。

“啊,对了。”珠美再次搭上西崎的奔驰车以后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西崎先生。这是哪个女人的,你记得吗?”她一边说着一边从子袋里拿出一只耳环给他看。

“什么?”

“啊,算了。你好好开车吧!”

“没问题!”西崎笑着说道。

“哎呀。红灯!”

汽车一停下来。珠美便把那只耳环交到了他手上。

“——前些日子,我坐在这个座位上时,发现座席的接缝里有个耳环。是哪里的哪一位女人的?女人太多了,就弄不清楚了吧?”

西崎盯着耳环看了一会儿。

“——啊,信号灯变了!”

后面的汽车鸣了笛,西崎才醒悟过来。汽车继续行驶。

“对不起!你在沉思着什么嘛。”珠美说道。

“没有,没有啊!”西崎双眼凝望前方。“我只是想了一下这是谁的。”

“不必硬去回想了。回想出来了,也可以不告诉我。”西崎这才恢复平素镇静的表情。说道:“你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孩子!”

珠美不知为什么总觉得他的话里含有与过去大为不同的意思。如果人家问她为什么。她也无法说明。

“肚子饿了!”珠美故意大叫一声,在副驾驶的座位上调整了一下姿势。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死神的脚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