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的脚步》

l4、脏水泼洒

作者:赤川次郎

“啊,你瞧,夕里子!”正吃着汤面的大原敦子抬起头来说。“是上次那个家伙。”“什么?你说什么?”此时,夕里子当然也在吃汤面。不过是叉烧面,没能马上抬起头来。

“喂,你瞧电视!”

敦子边说边看了她一眼。

摆在汤面店内侧的电视机正在播放类似《下午系列报道》的节目。

“令人震惊的女高中学生们的真相就此大曝光!”

屏幕上出现一个子待话筒、面朝摄像机、长着一张凶巴巴面孔的人,此人正是不久前与夕里子无理纠缠的那个记者。

“这个家伙啊,不是叫牧野什么么的吗?”

夕里子皱了一下眉头说道。“他爱怎么闹就怎么闹去吧!叫他不得好死!”

“你太过火了吧!”

敦子笑道。

“他怎么说我都不在乎。这种卑鄙小人!”

夕里子耸了耸肩,又接着专注地吃她的汤面。

“夕里子,你快看呀!”

敦子提高了嗓门说。“那是咱们学校!”

“咦?”

夕里子抬头一看电视,屏幕上果然出现了那熟悉的校园,还有她刚刚走出的校门。

“怎么会出现咱们学校呢?”

夕里子惊诧得目瞪口呆。

“这是一所以‘培养才媛’而著称的名牌学校。听说在这些女学生中有一个孩子定期与中年男人约会、玩要,索取零花钱。为此我来到这里采访。”

牧野记者在电视画面上这样说道。

“这太离谱了!”

敦子怒从心头起。“咱们学校哪点够得上‘名牌学校’呀!”

“你别为这种怪事发火!还是往下看吧……”

夕里子话刚说到一半就卡住了。

画面上出现的不是别人,正是夕里子本人。

“啊呀,这是什么时候拍的?”

敦子吃惊地眨动着双眼。

“是咱们四个人上回去吃烙馅饼时他们偷拍的。”

“是嘛!是那家饮食店啊!可我们一点儿也没有察觉啊!”

夕里子用嘴“嘘”了一声。

虽说吃烙馅饼时是四个同学在一起,但如今出现在电视画面上的却是夕里子一个人。虽然眼睛四周打了虚光,但脸一晃动。就会从那虚光中显露出来,所以一眼就会认出是夕里子。

“我跟一个女高中生交谈了起来。我暂且称她为‘ys’吧。”

牧野说道。

“嗯。我觉得跟中年男人交往十分开心。他们手里有钱,还请我吃好吃的东西。我若是撒撒娇,还能给我买衣服呢!宾馆嘛。那当然要去的。不然,人家也不会请我吃饭呀!”

夕里子哑口无言地望着电视。

画面上,嘴一张一合的确实是夕里子本人,但完全是由别人的声音给配上的台词。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敦子说道。

“这个混蛋!这是对我上次的行为进行报复!”

“太可怕了!这不是凭空捏造吗?”

无论她们二人在汤面店里如何义愤填膺,电视画面上的牧野也看不见听不到。

“哇!真叫人吃惊!女高中学生竟然*乱到如此地步。希望校方能密切关注此事,采取应对措施。采访记者牧野报道。”

屏幕重新切入到演播室。

“哎呀,实在令人震惊!”

主持人叹了一口气。“今天我们把教育评论家××先生、电影导演××先生请到了演播室。”

夕里子大口喘着粗气。

“真是卑鄙到了极点!”

“不过,夕里子,校方看了这个报道会怎么样呢?”

“无论他怎么捏造,老师们也能听出来那说话声音不是我的。”

“可是,他们会说。这是为了保护个人隐私权而故意改换了配音。”

“是嘛。声音不同也成了理所当然的了。”

“嗯。况且,这个节目一定会有学生的母亲在家里收看的。”

“嗯。画面上出现了咱们学校。出现了我……”

“一定会有人询问:‘那个孩子是谁?’”

“甚至有人会要求:‘应该让这种堕落的学生退学’。”

“大概会这样。”

夕里子胀红了脸说道。

“下回见到这个小子,非掐死他不可!”

夕里子说了一声“吃吧!”好像对汤面充满了深仇大恨似的,以猛虎扑食之势把碗里的面条一扫而光。

——二人走出了汤面店。

“夕里子,你不要紧吧?”

“嗯。我要回学校。”

“现在就回?”

“我得及早采取对策。一定要赶在这些学生的母亲打来电话以前,跟老师们讲清楚。”

“是嘛!你说得对!那么我也去,给你当个证人嘛!”

“好!”

两个人雄赳赳地朝学校走去。

“啊,夕里子!”

正巧路遇同班同学。“喂,你做了什么事呀?”

“咦?”

“现在,学校里简直乱成了一锅粥。电话响个不停。”

夕里子和敦子面面相觑,升口同声地说道:

“来晚了!”

“你说什么:‘闭门思过’?”

国友腾地站了起来。“太过分了!我要上你们学校去抗议。”

“你冷静点儿!”

夕里子规劝道。“我也火着呢,可是如果我们在这时大闹一番,不正中人家的姦计吗?”

“那咱们就忍着?”

“只要国友哥信任我就足够了。——你相信我吧?”

“当然相信了。”

国友答道。

“我说呀,你们两个不要在桌子下面互相握手好不好?”

珠美说道。

“这有什么不好的?”

“把我的餐巾都给弄掉了。”

“那就对不起了。”

夕里子答道。

“不过,我弄不明白,电视里出现的确实是夕里子啊。”

绫子开腔了。

“是啊。”

“为什么惟独台词是别人的呢?”

“你还问为什么?那是他们别有用心搞的移花接木呗。就和外国电影配上日语声音是一样嘛。”

“对。你这么一说,我就全明白了。”

“只有像绫子姐你这样的人弄不明白。”

“珠美,来吃饭吧!”

此刻,佐佐本三姐妹加上国友,四个人正在她们家附近一家西餐馆吃晚饭。

夕里子的“电视大曝光”过去了两天整。这两天里,夕里子多次被老师叫去,翻来复去听那几句话。——当然喽,校方很了解也很信任夕里子,可是学生家长们闹腾不休,所以决定给她闭门思过三天的处分。

“但是,他们保证不把这项处分写进档案。”

夕里子一边吃着汉堡包一边这样说。

“那就是公认的假期了。多好啊!”

珠美显出艳羡不已的神态。

“周刊杂志之类会来采访的。也许还是眼不见心不烦为好。”

“这帮混蛋!”

国友按捺不住心头的怒火。“我去控告他们!”

“那是白费时间!他们如果要什么新花招,那再说。”

夕里子说道。“先不说它了。我说,你那边的搜查有进展吗?”

“没有进展。”

国友叹了一口气。“神谷纪子,昼间明子,还有犯罪分子紧盯不放的守田茜,受伤的小野田修一……他们到底有什么共同点呢,我就是找不出来。”

“那可不行。你每月可领着薪水呢。”

“珠美!”

“呃!——你别那么瞪着我!”

“她们三个女人。”

绫子说道。

“什么意思?”

“我是说三个女人。至于那个男的,那一定是另一回事。”

“虽说是三个女人,可她们身份各不相同。一个是公司职员,两个是演员。年龄也不一样。”

“可都是女人哪。”

绫子说。“还都正跟男人交往。”

“姐姐!”

夕里子放下餐具。“你想说什么?”

“我是说,她们没准儿受到男人的怨恨。男人都急慾独自占有她们。”

“绫子姐说这种话好大胆呀!”

珠美挖苦道。

“可是,神谷纪子有很多男人,上次那个电话也说‘要给以惩罚’,所以犯罪分子也许就是打电话的人。不过,守田茜只是跟小野田修一一个人在交往呀。”

“是啊。那个昼间明子呢?”

“她嘛,可跟矢泽浩市会面来着。”

“矢泽浩市?就是那个跟阿茜演对手戏的家伙吧?”

夕里子向前探了一下身子说道。

“嗯。不用说,这一点我查过了。用来刺守田茜的刀被人调了包,如果矢泽想干,那是轻而易举的。可是,就昼间明子被害案而言,是矢泽先离开饭店停车场,而且早在推测死亡时间之前一直在电视台拍电视剧,完全可以证明当时不在犯罪现场。”

“是嘛……”

夕里子点了点头。

“可是,守田茜也是以矢泽为搭档呀。”

珠美说。“虽然是在电视剧里做搭档。”

“对!是在电视剧里做搭档。”

夕里子喃喃地说着,陷入了沉思。

“反正是一个古里古怪的人。”

绫子说道。

绫子一直坐在面朝西餐馆入口处的位置上。

“咦?”

“那个人朝店里东张西望的,该不是小偷吧?”

“小偷才不那么东张西望的呢?好像在哪儿见过。”

珠美说道。

夕里子回过头来,高叫了一声:

“啊,是那个记者。”

“啊,你原来在这儿呀!”

牧野大大咧咧地走了过来。“太好了!我去你家里找你,传达室的人说你大概在这里。”

国友握紧拳头,只轻轻地朝他下巴一击,牧野顿时滚倒在了地上。

“国友哥,住手!说不定那儿有摄像机对准你呢!”

“管它呢?”

国友说道。“就算开除我也无所谓。你的名誉受到了损害,我能坐视不管吗?”

夕里子干言万语涌上心头,紧紧地握住了国友的手。

“大总统!”

珠美用了一个古老的称呼喊了一声,拍手叫好。

“哎呀,真吓了我一跳……”

牧野眨动眼皮。“他是谁?”

“他是我的恋人,名副其实的!”

夕里子答道。“你凭空捏造,害得我被学校勒令在家反省三天。这下,你满意了吧?”

哪料到,牧野竟作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他啪地跪到地上,低下头去说道:

“对不起!你说得对。请宽恕我!”

似乎他干什么都有一个夸张的毛病。

“你先站起来吧!”

夕里子板着面孔说。“早知要如此请罪,当初你何必那么干呢?”

“我无话可说。”

“你要马上纠正!”

国友说。“只谢罪那还不够。一定要在电视节目里公开承认那是胡说八道!”

“这一点,我实难从命。”牧野可怜巴巴地说道。“我也是有老婆孩子的人哪!”

“你先坐好!你为什么要特意来道歉?”

“那是因为……”

牧野刚要说,又改口道,“可以吃点什么吗?”

“请便。你自己付钱!”

“那当然。这桌饭钱算在电视台的账上。”

“小气鬼!”

珠美骂了一句。

牧野喊来女招待员,说。

“要‘a式套餐’,大碗米饭!”

“啊!”

女招待员露出惊呆的神情。

“你肚子有那么饿吗?”

“干我们这行的,有时都抽不出吃饭的时间。”

牧野把一杯水一饮而尽。“这下可以挺一会儿。”

“会搞坏身体的。”

珠美惊诧地说。

“我跟你们说,今天我刚到电视台,就有人打电话给我。”

牧野坐正了身子接着说下去。“说是关于那个报道的问题,我就去接了过来。当然,平时来自观众的电话很多,于是我很轻松地接了电话。”

“然后呢?”

夕里子催促他往下说。

“电话里是一个怪里怪气的男人的声音……说什么‘我充分理解你的愤怒’。还扬言‘那种女孩只会给男人带来破灭。我要惩罚她’。”

“他说‘要惩罚她’?”

国友探出身子问道:“后来呢?”

“我问他是谁。他回答说:‘我站在软弱的男人一边。’他接着又说:‘那个女孩,你不必费心,她会马上受到惩罚,被置于死地。’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牧野摊开双手又说。“他的态度看起来是认真的。我觉得马虎不得。为防万一,我来到这里。”

“亏你还来了!”

国友气哼哼地说。“因为你,害得夕里子遭人算计。”

“国友哥!他能来跟我们通气总是好事嘛。”夕里子说道。“你所说的电话。录音了没有?”

“没有。不过。我以为我所记得的不会有多大误差。”

“给男人带来破灭……我说,国友哥!在电视节目里,我被丑化成一个玩弄中年男人的人吧?昼间明子跟矢泽睡过觉。至于守田茜嘛……”

珠美抢着说。

“修一可不是中年人呀!”

“我知道。不过,守田茜演的电视剧呢?”

“叫《疯狂的爱》?它讲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孩给一个中年男人带来破灭的故事。”

“犯罪分子说不定就是在这个意义上扬言要‘惩罚’的。”

“那岂不是把电视剧里的主角跟现实生活混为一谈了吗?”

“是弄混了呀!犯罪分子看了那个电视剧。才决定惩罚守田茜的。”

听了夕里子的话,国友沉思片刻,叹了一口气说。

“怎么搞的呀?我的对手原来是这号人!”

“事情够刺激的吧?”

说这句话的是牧野。夕里了和国友这才意识到刚才竟然忽略了这个记者的存在。

“国友哥!是不是先把他拘留起来?”

夕里子这样提议。

“可以吧。”

“请等一下!”

牧野慌里慌张地说。“我会保密的,对谁也不说,真的!”

“谁会相信你的话?你害得她连生命都濒临危险!”

国友说道。

“国友哥,你就给他一个悔过自新的机会吧!”

夕里子劝解道。

“机会?”

“对。他一定会高兴地接受我们的要求的,对吗?”

“咦……那得看什么内容了。”

“还是得拘留起来!如果需要,我可以出庭证明他对我施暴了。”

“慢着!我明白了。你们说让我干什么吧?”牧野田怜巴巴地央求着。

“让您久等了。”一碗肉汤放在牧野面前。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死神的脚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