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的脚步》

l6、诡秘的关系

作者:赤川次郎

“真让人难以置信。”绫子喃喃地说着。

“姐姐!”

夕里子抓住绫子的肩头说道。“你可不能胡想,以为是你的责任。”

“是怪我嘛。”

“我不刚跟你说吗?——珠美,你来看你大姐!”

“嗯。不会有问题。”

珠美相当认真地抓住了绫子的胳膊。

“好疼呀!”

绫子直抱怨。

夕里子从挤满了记者的公寓楼旁的羊肠小道拨开人群走过去。

尸体是在第二天下午才被发现的。

“国友哥!”

“哟,你来了!”

国友站了起来。

他的脚下是用苫布覆盖起来的尸体。一只鞋掉了,脚露在了布外面。

“没有搞错吧?”

夕里子问道。

“嗯,是她。”

“是嘛……”

“凶器可能是那根铁管子。”

国友指着掉在旁边的那根铁管子说道。“她的头被击中了好几下。凶手是从她背后袭击的,她大概无法抵抗。这地方又这么窄。”

“太可怕了!”

夕里子慢慢地摇着头。

“可是,为什么要害山形幸子呢?她可能知道什么秘密,因此,凶手才杀人灭口。”

“她还在电话里跟我姐姐说话呢,可能就是行凶前一会儿吧。”

“好,去问问你姐姐。”

国友的表情很严肃。

“你行吗?太累了吧。”

夕里子一边和国友并肩走着一边问道。

“不能讲什么累不累的。到现在已经三条人命了。”

“不过,累了就是累了。人嘛,总得休息呀,哪怕是一会儿呢。对吧?”

听了夕里子的话,国友的表情稍显温和一些。

“我知道。谢谢你关心我。”

国友轻轻地拍了一下夕里子的肩头。

二人朝绫子她们那里走去。珠美正像一条看家狗一样直挺挺地站在绫子面前。

“绫子君,你没事吧?”

“咦……我的上级生死了两个,我前世是不是造了什么孽呀。”

“这跟前世有什么相干。听说你跟山形幸子通过话?”

“是的。我想那是她的幽灵吧。”

“你们说了些什么?”

要从深受打击的绫子口中得到点有价值的东西,对夕里子她们来说并不轻松。但,总还算顺利。

“山形幸子在电话里是不是曾提醒‘你也要当心’?”

“提醒过。”

“她要姐姐当心,是什么意思?”

夕里子歪着头问道。

“嗯。她这句话可能不是针对这次的凶手,而是针对所有男人说的。”

“我认为不是你说的意思。”

绫子继续说道。“她的说法,大概是针对凶手说的。”

“不过,她若是说给夕里子和珠美倒可以理解。可若是说给绫子的,这又是为什么呢?”

“总之,咱们三个人都需要保镖,不能顾了这个丢了那个!”

珠美耸了耸肩膀说道。

“我说你呀!”

国友早显出疲惫不堪的神色。

“她如果早就知道什么,也许就不告诉别人了呢。”

夕里子说道。

“她大概也没有想到会面临那么大的危险。”

“国友哥,一定得采取措施。”

“可是,不能让你冒险呀。那还是很危险的呀!”

国友回答她。

“总会有办法的。”

夕里子挽住国友的胳膊。“你会守护我们的,对吗?”

“那当然了。已经保证了嘛。”

“你看,那辆奔驰!”

珠美瞪大眼睛说道。

“咦?”

夕子里回过头去,一部曾经见过的奔驰车刚要停下。

“是西崎先生。”

珠美招着手喊道:“在这儿呢!”

“珠美,对年长者应该适当地表示尊敬。”

绫子皱着眉头说了她一句。

“他是我的恋人嘛,没有关系。”

“唉!”

绫子叹了一口气。

西崎向国友点头致意,说道:

“对不起。我刚要跟你们联系,就听说了这个消息。”

“死者是神谷纪子的朋友。”

“咦,我记得。在神谷的葬礼时见过她。——真是太残忍了。”

西崎叹着气说。“还是跟这一连串案件有关联?”

“可能性很大。我估计她可能了解犯罪分子一些情况所以才被杀害的。”

“要赶快逮捕凶手。我今天找你们,是想求你们允许我今天晚上把珠美带出去玩。”

“我倒无所谓……”

这种时候与他约会,珠美也显得有些不乐意。

“没有问题,去吧!西崎先生陪着你,可以放心。”

夕里子说道。

“当然,我会把她送回家的。”

西崎点头说道。

“好吃!”珠美说道。

“是吗?不必太勉强。”

“不,是真的。”珠美摇了一下头。

西崎如此费心也不无道理。

平素,他总是选择气氛轻松的饭馆,以免珠美太疲劳。他曾把奔驰车停到大碗牛肉面门口,可是今天晚上最后却走进了这家专吃法国大莱的餐馆。

虽说难免有些拘束感,但也不是吃不出味道。

“这么好吃的东西,要是死了的话,可就品尝不到了啊!要珍爱生命啊!”

珠美说道。

“对,你一定得长寿啊!”

西崎说道。

“是的。”

西餐厅里十分静谧。既没有播放莫名其妙的音乐,其他餐桌上也在低声交谈。这种场所,有时也会有人酩酊大醉、高淡阅论,年轻女性当然最瞧不起这号人。

“珠美!”

西崎在吃完法国套餐时叫了一声。

“什么事?”

“我若说一句话也许会换你骂的。”

“什么话?”

“你和我的事。”

珠美顿时感到胸部被勒紧了似的。

“那个……”

“你要冷静。我不会让你马上嫁给我的。”

“谢天谢地。”

珠美悬起来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不过,从最近发生的案件来看,让你一个人出来进去的,太令人担忧了。当然,你还有两个非常优秀的姐姐。但,我还是愿意亲自来守卫你。”

西崎的表情十分真诚。“你懂我的意思吗?”

“我懂。”

“太好了。我己经不年轻。自以为年轻,但跟你一比就是一大把年纪了。”

“那倒也不是。”

珠美这样一说,西崎马上笑道。

“多谢!我如果等你到二十五岁的时候,我就五十开外了。如果你觉得我合你的心意的话,我想等你高中毕业时跟你结婚。你说怎么样?”

结婚!他说的是结婚呀!

珠美也并不是不知道它的涵义。西崎所说的,她完全明白。

然而,她毕竟只有十五岁啊!

“允许我再考虑考虑吧。”

珠美破例地发表了一个正统的意见。

“当然行。只要你不认为岂有此理,一笑了之,我就高兴。”

西崎微笑着说。

倒也是啊!年龄上的差别那是无可奈何的,但这种从容不迫的态度却是女孩子无法模仿的。

珠美也舍不得把西崎甩掉。为了珠美的名誉,还可以补充这么一句。她决不是出于利害打算,为了吃到美味佳肴,为了得到高档商品才舍不得甩掉他的。

即便稍许有那种心理,也是人之常情。珠美马上答道:

“再交往交往吧!”

“行!你觉得成熟了就给我打一个招呼!”

西崎慢慢地喝着葡萄酒。

“我出去一下!”

珠美站起来,朝洗手间走去。

“真热!”

她在镜子前叹了一口气。

也许是紧张的缘故,她早已是汗津津的了。

她从叠放在那里的一叠小毛巾里抽出一块,轻轻地擦了擦脸。

洗手间的门正好在事务台收银处旁边,可以听到那里的说话声。

“西崎……”

珠美听到这个名字,马上就聚精会神地听下去。

“好年轻的女孩啊!是他女儿?”

“不对,他说他没有孩子嘛。”

似乎是在议论珠美到底是何许人。

她不知为什么不愿意走出洗手间了。

“不过,左看右想,也不是恋人吧?”

“嗯。从前那个女孩也蛮年轻的嘛。”

“那个也是他们公司的女职员吧?”

“呀。他是那么说来着。对,前些天被杀害了。”

“咦?那个女孩被杀害了。”

“对!我在电视里一看照片,就觉得在哪儿见过嘛。刚才见到西崎先生才猛然想起来,就是那个女孩!”

“真的吗?”

“啊,没错儿。女性的脸孔,我记得特清楚。”

似乎有一位新的客人走了过来。

“欢迎!大衣给您存放起来。”

谈话中断了。

——珠美一时间呆然不知所措。

神谷纪子——对,她原本是西崎的部下。

西崎和神谷纪子会是一对恋人?

不过,纵令他们是这种关系,也不足为怪。

当然,也不能因此而毫不在乎。西崎即便是故意隐瞒这段情缘,那也怪我自己从末逐一询问过他呀。他是不愿意谈论这些的。

对。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

西崎谅必不会杀富神谷纪子……不会的。

神谷纪子去相亲的那一天,西崎也在跟自己“相亲”。因此,他不可能去杀害纪子。

果真如此吗?神谷纪子被害,在时间上要稍迟些。那一天,西崎在把珠美送回家之后再赶到纪子那边,也完全来得及。

唉!我真傻!

昼间明子被害那天,西崎是在等待珠美放学回家。

对。那天,西崎不是说他从公司里请了假吗?如果他不上班的话,完全可以在响午过后在饭店停车场杀死昼间明子之后再去接珠美。

“会有这种可怕的事?”

珠美喃喃自语。

“那么,那一次又是怎么回事呢?就是拍外景时,刺向守田茜的刀子被调包的那一汰。”

那一次,西崎也在场。他说是要拍照。

对,他一度从珠美身旁走开来。那恰好是在矢泽休息时。等到西崎返回,正是即将正式拍摄时。

刀子,正是在那个中间被调了包。

“不可能!”

珠美朝着镜子这么说了一句。

西崎看到珠美回到座位上来,关切地问了一句,

“你怎么了?脸色不大好啊。”

“是吗?不要紧。没有什么。”

“那就好。那就吃甜点吧。”

西崎点着头说道。

往常珠美都是兴致勃勃的,今天却一反常态。她一想到西崎也许就是杀人凶手便再也没有了食慾。

“今天,我想现在就回家去。”

珠美怯生生地说道。

“是嘛。你还是身体不舒服呀?”

“对,有点不舒服。”

“那可得当心。最近天气冷。患了感冒可不好。”

“不,不要紧。”

他一过分牵挂,珠美反倒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那就走吧。我送你回公寓。”

西崎站立起来。

珠美心想,何不吃了甜点再走呢。

奔驰车穿行在夜晚的道路上。“感觉如何?”西崎问道。

“咦,还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那就好。似乎我在硬拉着你到处转悠,真抱歉!”

“哪里?”

珠美说着,朝手握方向盘的西崎的侧脸扫了一眼。

他就是凶手?看上去一点儿也不像。但珠美也清楚,世上有无数个“看上去不像凶手”的犯罪分子。

“西崎先生!”

珠美坐在副驾驶座席上凝视前方说道。“我可以问你点事情吗?”

“什么事呀?”

“在我之前,你曾经跟好几个女人交往吧?”

“好几个……是的。可是,也没有多到回想不出来的地步啊!”

“有没有你真心喜欢的人?”

问这种问题做什么?她自己也不知道。

“倒也不是没有。”

西崎从容不迫地思考着。“不过,处在我这种地位,也很难啊。”

“难在什么地方?”

“比如说,我多少有点钱,生活也比较安定。于是,女孩子便往往只从这方面来评价我。这倒也罢了。可是,我也会因此而心神不安。琢磨人家究竟是不是喜欢我这个人本身。”

“就是说,她们是奔钱来的?”

“我还没富到那种程度。”

西崎笑了笑。“对她们,我究竟该相信到何种程度呢?一思考起来就没有边了。真是累人啊!”

珠美沉吟片刻。说道:

“你这样说,是不是太自负了?”

“自负?”

“你大概以为女孩子喜欢你都是理所当然的。女孩子在你心目中便成了傻瓜。”

“我可没那么想……”

“西崎先生,我觉得你对初恋的情人总是难以忘怀。”

“你是说绢子吗?”

“是的。你为什么不和她重新来过呢?”

珠美见西崎沉默不语,心想这下可糟了。如果把他惹恼了,自己没准会有危险的。

幸好,西崎看上去并没有生气,只是一声不哼地握着方向盘。

而且,珠美也并末被杀害就回到了家。

“谢谢你!”

珠美说着就要下车。

“我送你到家嘛。”

“不必了。”

“不,那可不行。”

西崎也下了车,两人一同走进公寓大厅。

珠美揿了一下内线电话按钮,里边便传出夕里子的应答声。

“姐姐。是我。”

“啊,你回来了。”

自动控制门打了开来。

“我送你到家门口。”

西崎和珠美一起上了电梯。

“今天让你破费了!我说了一些不妥当的话,请原谅!”

珠美在电梯里说道。

电梯在上升。

就在这时,西崎突然紧紧地抱住了珠美。

被西崎那结实有力的双臀一抱,珠美顿感呼吸不畅。西崎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只是紧抱珠美不放。

珠美能清楚地听到西崎的心跳声。她分明感到西崎的西装料子在与自己的脸相摩擦。她感到西崎均匀地呼出的热气使自己的脖子怪痒痒的。

电梯停下来,门开了。这一切只发生在短短的几秒里。

西崎猛然推开珠美,催促道:

“快下去吧!”

家门开了,夕里子走了出来。

“你回来了。西崎先生!给您添麻烦了。”

“不,说哪里话来?”

“你不进来坐坐吗?”

“今天不了。祝你们晚安。”

西崎说着拉了拉珠美的手。

“晚安!”珠美目送西崎走进电梯。这才松了一口气。

“进屋吧!”夕里子催促道。“你吃过晚饭了吧?”

“吃过了。”珠美进到屋里喊了声:“姐姐!”

“怎么了?”

“没有什么。能洗澡吗?”

“呆会儿吧。你先洗?”

“行。姐姐,能洗的时候叫我一声。”

珠美匆匆走回自己的卧室。夕里子看到珠美一副大人气,心里咯蹬了一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死神的脚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