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的脚步》

l7、机关算尽

作者:赤川次郎

星期一,下午两点,饭店停车场。

——没错。

守田茜多次向自己确认。

她在饭店前一点下了出租车,从饭店职工专用出口溜进了楼里,为的是避开人们的视线。

从前走出这家饭店时,为了躲开记者,她也曾这么干过。她早已熟知这个出口。

平安无事。一个衣着十分朴素的女孩子快步走过,并没有谁看到。这么大的饭店里,有好多女孩工作。查验工作证则在更靠里边的地方进行。

她沿着四壁雪白、冷冷清清的走廊向前走去,中途发现一个指向“停车场”的箭头,阿茜便拐向了那边。

下了楼梯,推开沉重的铁门,便来到了空荡荡的地下停车场。

现在,车极少。阿茜一眼就发现了电梯。

房间号是703。乘上电梯之后,用手掀了一下七层的按钮。

电梯慢腾腾地向上行驶。

主电梯速度更快,所以这部电梯没有什么顾客乘坐。它是供开车来的人去大厅时使用的。

电梯中途未停,径直开到了七楼。

阿茜松了一口气。万一有谁发现她这样走进饭店,马上就会炒出一条“阿茜与情人幽会”的新闻来的。

703房间很快找到。

她揿了一下门铃,几乎就在同时门从里边打开了。

“我等候多时了。”

小野田绢子满脸微笑地说。“快请进!”

“打扰了。”

阿茜走进房间。顿时眼前一亮。

豪华套间非常宽敞。起居间放着一张写字台,写字台上的打字机正吱吱响着在打印材料。

“您在这儿创作?”

“是啊。我闲不下来。住在家里吧,又离修一住的医院太远。你请坐。——要不要喝点什么?”

“不。不用。”

“午饭还没有吃吧?咱们俩在这儿一起吃吧!”

“好的。”

“吃点什么好?我让他们送餐。”

“那样好吗?一听说送餐,我总有点特殊感觉,口里直打鼓。”

阿茜打开菜谱,犹豫片刻,才定下来点什么菜。

绢子打电话订好饭莱,才松了口气说道:

“修一的神志清醒过来了,只要伤口一好,就可以出院了。”

“太好了!我每天晚上都为他祈祷。”

“谢谢!也许就是你的祈祷灵验呢。”

绢子笑着说道。

“不过,最近出了很多事啊。”

“是啊!‘白昼’小姐也是在这家饭店被杀的嘛。”

“可不是嘛。凶手好像还没抓到。”

“你也很危险呀。要格外当心才好!”

“对。”

“你如果受点伤,是会让修一埋怨的。”

绢子说道。

“刺伤修一的凶手也是同一个人吧?”

“我弄不清楚。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绢子稍显孤寂地喃喃自语着。

“我……喜欢修一。”

阿茜双手握在一起说道。

“年轻时的恋爱,适宜于作为美好的回忆加以珍藏。在现实生活中,它是会窒息而死的。”

“真的吗?”

“因人而异喽!在你身上也许会顺利。”

绢子坐在沙发上,目不转睛地看着阿茜,说道。“看见你仿佛就看到了过去的我。”

“不好意思呀!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矢泽说道。

“没关系。”

服务员摇着头。“事后,请把工作服放进那个筐里。”

“好。我照办不误。”

矢泽穿上那身稍显紧绷的工作服。松了一口气。“一弯腰就勒得慌。”

“够您受的!”

服务员显出同情的样子。“谁都认识您呀!”

矢泽不愧为演员,穿上饭店的工作服。摇身一变,成了服务员。

这套工作服是绢子出钱给搞到手的。

“有一个人要来看我。不过,让别人认出他来也不好。”

绢子这么一说,服务员马上心领神会,给予帮助。

“应该准备妥了。请您等一下。”

服务员一路小跑奔向厨房。

这个时间要求送餐的客人很少。还没等五分钟,服务员就推着送餐车回来了。

“就是这份。是703房间订的。”

“谢谢!是乘这部电梯上吧?”

“对。饭后,请您把送餐车还回来就行。”

“嗯。那我就借用一下了。”

“请吧!”

服务员走后,矢泽推着送餐车上了电梯。

“七层,七层……”

他按了一下电梯按钮。门正要关上时,有人快步跑了过来喊道:

“等一下!”

矢泽按了一下“开”的按钮,等待来人。

“啊,谢谢!”

只见来人穿了一身普通的西装。

“您去几层?”

“七层。”

“那么,跟我是同一层。”

矢泽说完,关上了电梯门。

电梯发出咯哒咯哒的低微声音朝上行驶。因为这是工作用电梯,所以电梯四壁的油漆已经开始剥落了。

“这部电梯真够慢的!”

矢泽嘟囔了一句。

“还差一点儿。”

一起坐电梯的那个男人冒了这么一句。

“咦?”

“不,没什么。”

那个男人侧身对着矢泽,所以矢泽看不清他的脸孔。

电梯总算到了七层。那个男人急匆匆地下了电梯走掉了。

“这小子干什么的?”

矢泽一边歪着头纳闷,一边推着送餐车走出了电梯。

他在走廊里推着车向前走。

703室。就在前边。

拐了一个弯,矢泽仍往前走。突然,有人从身后向他猛击了一下。他感到阵阵沉重的疼痛拥向后脑,一下子瘫倒在走廊上,不省人事了。

“啊,对不起!”

绢子显出慌乱的神色。“洒到你身上了!不要紧吧?”

“不,没关系。”

阿茜嘴上这样说,但她已感觉到洒出来的橙汁已浸润到了膝盖附近。

事情发生在她俩等候送餐服务员来到的那段时间。

“喝点冰箱里的橙汁吧。”

绢子这么一说,阿茜也没好意思推辞,便拿起杯子喝了起来。

这功夫又说到了绢子新写的电视剧本。

“阿茜,你能不能走几步给我看看?”

绢子一边介绍着她的新剧本的场面,一边提议道。

阿茜按照绢子的解说,向前走走,又猛然转过身子。就在这当儿,两人撞了个满怀。

当时绢子手上正拿着杯子,于是橙汁全洒到了阿茜身上。

“这下可糟了。对不起!”

“不,没关系。”

守田茜嘴上是这么说着,可是橙汁洒在身上,粘乎乎的。

“你去冲个澡吧,否则会感觉不舒服的。”

绢子说道。

“这合适吗?”

“那有什么不合适的、是我给你洒上橙汁的嘛。来,这边来!”

绢子边说边把阿茜领进浴室。“你那件衣服,一时半会也没法穿。——我回头去给你买一件新的,下边商业街就能买到。”

“可是……”

“没关系。冲完了澡,先穿着浴衣出来算了。”

“好吧。那我就不客气了。”

阿茜道谢之后,关上了浴室的门。

绢子回到起居室,收拾了杯子,看了看表。

“他再不来就晚了。”

她刚喃喃自语,门铃响了起来。

“来了!”

绢子急忙朝房门走去。“我等你半天了。”边说边打开了房门。

“哎呀!”

门外空无一人。绢子朝走廊迈出了一步,想环视左右。

突然,有人把绢子给撞倒了。

“哇!”

她喊了一声刚想爬起来,那个人又猛扑过来重重地压在了她身上。

“谁?干什么?”

她刚说出声来,小腹又被那人的膝头狠狠地撞了一下。绢子呻吟了一声,就再也动弹不得了。

“老实点儿!”

她隐约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你只要乖乖的,就不会把你怎么样。”

他是谁?为什么要这样?

绢子挣扎着,想动一动。立刻小腹又被踢了一脚,于是完全失去了知觉。

那男人喘了喘气,把放着饭莱的送餐车拉进房间,关上了房门。

他慢慢走进起居室,站立了片刻。这才听出了淋浴的声音。

他马上意识到这是浴室的水声。

透过紧闭的浴室门,传出了淋浴的声音。

他的喘气声逐渐粗了起来,环顾了一下四周。

进入他视线的是紧束在窗户两侧的窗帘。他把捆束窗帘的粗绳从金属环上解了下来,两手用力拉了拉。

长度也正合适。

浴室里的淋浴声停了下来。他躲在浴室门旁边,伺机行动。

响起蟋漱的声音,可能是在用浴巾擦身子吧。——他激动得浑身颤抖。

这时,房间的电话铃响了起来。

“好像没人接。”

夕里子说道。

“她不在吧。”

国友说道。“没准她去医院了,跟咱们走两岔去了。”

“是啊。怎么办?”

夕里子准备把电话挂断,突然又说:

“啊,有人接了。——喂,喂!”

“你好!”

“请问,是小野田先生的房间吗?”

“啊,夕里子?我是守田茜呀。”

“噢。怪不得听起来耳熟嘛。”

夕里子说道。“我现在在楼下大厅呢。医院说是修一的住院手续不全,我刚给他办完。小野田先生呢?”

“应该在呀……我刚才把衣服弄脏了,现在正在浴室里呢。”

“我听到响声嘛。那我上去了。”

“好。我也马上出来。”

“国友也一块上去,你可别穿得过于暴露了。”

国友听了后半句话,捅了夕里子一下。“你说什么啊!”

“好,马上上去。”

夕里子撂下电话,对国友说:“守田茜怎么会在绢子房间里?”

“嗯……可能是她们二人有话要说吧?”

两人朝电梯方向走去。

“电梯来了!”

夕里子跑了起来,二人一起冲进已经开始关门的电梯。

“小野田先生!”

阿茜打开门,走出浴室喊道。“先生,您在吗?”

真蹊跷啊!她歪着头在房间走着。

从身后。一根粗绳子勒住了阿茜的脖子。

值得庆幸的是,她穿的浴衣领子很厚,上面又搭了一条浴巾,而绳子正好勒在这上面。

绳子猛然被勒得紧紧的,浴巾的厚度恰好抵销了它。阿茜条件反射地抓住了绳子。

那个男人焦急万分。两个人相撞,朝同一方向摇晃,一起倒在了地板上。

“七层!”

电梯门开了,夕里子和国友从电梯走到走廊,看了一眼方位图。

“703,在这边!”

国友朝前走去。

“是个套间。从地图上看,够大的。”

夕里子说着,追上了国友。

“住一晚上得多少钱呀,这种套间?”

“是呀,还不得五六万?没准还要贵呢。”

“一会儿工夫工资就没影了。”

国友笑着说。

“可有人常住饭店呀!”

“不过,住饭店太别扭,我不喜欢。再说,想住也住不起呀。-是这间吧?”

国友说着,停住了脚步。

“叫你死,你这个魔鬼!”

那个男人顺口这么说着,骑到了趴在地上的阿茜身上。

拼死挣扎的阿茜,双手徒然地在抓挠着什么。男人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双手用力地抓住了阿茜的脖子。

“你给我死!你给我死!”

突然,他的脸被猛击了一下,痛苦地呻吟起来。烟灰缸滚落在地上。

原来是绢子拼力站了起来,抓起烟灰缸打了他一下。

阿茜一挣扎,男人便摇晃着倒在地上。

门铃。——门铃响了起来。

阿茜晃晃悠悠地站起身来,奔向房门。

男人见此情景也爬了起来。他仲出手来,快步前跑,急慾抓住阿茜。

“阿茜!”

夕里子咚咚地敲着房门。“小野田先生!我是佐佐本。”

“怎么会没有人呢?”

国友话音刚落,突然门砰地一声打开,从房间里跑出来一个人。

“哇!”

国友被撞倒在地,夕里子也摔了个屁股蹲儿。

“夕里子!”

穿着浴衣的守田茜手捂着脖子咚地一声倒了下来。“小野田先生在里边。”

夕里子霍地跳了起来,向国友大叫一声。

“快追!”

同时,冲进了房间。

国友奋力向前追赶,朝着刚才冲出房间的那个男人逃跑的方向。

这时,电梯来了。

国友拼命地跑,可就是差一步,门关上了,电梯向下驶去。

“王八蛋!”

国友揿了揿电梯下行键,但电梯迟迟不上来。

于是,国友又跑回小野田绢子的房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死神的脚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