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的脚步》

l9、依依分手

作者:赤川次郎

汽车在强烈日光照射下疾驶。国友一边驾车一边说:“幸好出院这么快!”

珠美说:“那么,刺伤修一的是谁呢?”

“先不说他。”

夕里子坐在副驾驶座位上说。“杀害神谷纪子、山形幸子、昼间明子的凶手,总是搞清楚了吧?”

“嗯。杀害她们三人的是安永,把对准守田茜的刀子调了包的也是安永。在袭击守田茜时,他好像偷偷地看过外景拍摄现场。他还事先看过那把刀子,然后找到了一把同样的刀子预备着。”

国友又接下去说道:“他杀害了抛弃自己的纪子。他认为矢泽在电视剧中是一个被阿茜甩掉的人物,所以极表同情。于是,他认定凡是跟矢泽睡觉的女人都是在诓骗矢泽。昼间明子就是因此被他杀害的。”

“山形幸子呢?”

绫子问道。“这回可以说清楚了。”

“她到处打听,知道了神谷纪子和安永的关系。所以就对安永进行要挟。”

“她真是多此一举呀!”

夕里子叹了一口气。

“确实是。对方又精神不正常,稍慎重些就好了。”

汽车朝着修一所住的医院驶去。修一将在今天出院。

“矢泽先生怎么样了?”

夕里子问道。

“不要紧。只是身上起了一个包。”

“小野田绢子也够狠毒的。”

珠美火气十足地说。“她让守田茜去勾引矢泽。”

“被踢几脚也是天罚。——啊,医院到了。”

汽车停在医院门口。

“走,咱们去!”

夕里子说着,打开了车门。

“谢谢!”守田茜一边从长条椅子上站起来一边说。

“欢迎你!”夕里子圆睁双眼说道:

“我租了一间病室,昨天晚上就住下来了。”阿茜略带调皮地说道。

“是嘛。那就不必担心有人撵你走了。”夕里子又笑着问道:“修一呢?”

“现在,医生正跟他谈话呢。”

阿茜说着,脸上露出了愁苦的神色。“小野田先生和西崎先生也会来这里的。”

“啊,来了。”

珠美叫了一声。

西崎是跟绢子一道来的。

“呀!”

西崎向珠美微笑了一下。然后看了阿茜一眼说:

“修一的伤让你费心了。”

“不,不客气。”

“不仅如此,绢子还对你那样作弄……”

“算了。”

阿茜不让他说下去。“没有关系。最后她还救了我一命呢。”

绢子脸色苍白地开口说道:

“阿茜!我想让你离修一远点。这固然是因为我很爱修一,但也有别的原因。”

“如此说来……”

“那是因为……”

绢子刚要说出口,病室的门开了,医生走了进来。

“你们好!不用各位担心了。”

医生表情明快地说。“不要让他再被人扎伤了。”

“多谢您!”

西崎边说边施礼。

绢子打开病室的门走了进去。

“怎么这样兴师动众?这不是小题大做吗?”

修一看到这么多人蜂拥而入,双目圆睁地说道。

“修一哥!”

阿茜走到修一身旁拉住他的手。

“——刺伤你的犯罪分子是谁还不清楚。你要多多当心!”

国友说道。

“对。”

修一点了点头。“走路得穿防弹衣吧?”

“不。”

西崎说道。“清楚了。对吧,修一?”

“你说什么清楚了?”

修一一时摸不着头脑。

“你应该知道是谁把你刺伤了?”

“我怎么知道。我知道的话,就说了。”

“是啊!”

西崎从衣兜里拿出来一个东西说道:“这是什么?”

扔到修一床上的是珠美发现的那只耳环。

“这是怎么回事?”

修一反问一句,他脸色苍白。

“你不会忘记吧。跟你妈妈也说过了。”

“不过,那是……”

修一说了半句又没有下文了。

西崎抓住阿茜的肩头,把她从修一身边拉开来说道:

“半年前,领下驾驶证的修一要借我的奔驰用。说是要拉着女朋友转一转。我就借给他了,就是那部奔驰。”

“然后呢?”

珠美问道。

“过了两三天,被修一拉着兜风的那个女孩的父母找到公司来了,说是修一把女孩拉走之后强姦了她。”

“你胡说八道!”

修一说道。

“双方各执一词。修一则说,他车上坐的是另一个女孩,并把她领了来。我又没有第三者的证言,便相信了修一。前边那个女孩的父母问律师,律师说你控告他也没有人证物证,于是她的父母便死了心。”

西崎眼睛看着那只耳环继续说:

“我现在依然记得,那个女孩说,她有一只耳环掉在车里了。她父母把另一只带了来。在奔驰车中到处搜寻。但始终没有能找到另一只。”

“那还用说?”

“没料到,这位珠美君却找到了夹在副驾驶座席接缝处的那只耳环。也就是说,证明了那个女孩所说的是千真万确的。对吧?”

西崎说道。

“那……”

“而且,你还唆使别的女孩做假证言。这是不能饶恕的。你做错了就该补偿。怎么能采用那个卑劣的手段……”

“妈妈,你说两句吧!”

修一哭丧着脸说,“爸爸说他不能相信自己的儿子。”

“修一,我刚才见到了那个女孩的父母。”

绢子说道。

修一喊了一声“妈妈”就不再开口。

“我向他们道歉,并付了一笔钱,总算把这件事了结了。修一,你没有资格跟阿茜交往。”

一时间,谁也不说话。

阿茜过了片刻,以嘶哑的声音说道:

“那么,刺伤你的是那个女孩喽?”

“不能说。”

珠美摇了摇头。“没有受到损害的女孩是不会干那种事的。”

阿茜走近修一说了一声“再见”,就跑出去了。

国友咳嗽了一声说:

“你们说的我都听明白了。不论有什么理由,也不能刺伤人。您如果告诉我那个女孩的情况,我会处置的。”

“国友哥!”

夕里子挽住国友的胳膊。“伤已经好了嘛。”

“嗯,我知道,可是……”

国友刚说了半句,又叹了一口气。“好,我明白了。”

夕里子她们先来到走廊上。

“珠美君!”

西崎走了出来说。“占用你点时间,行吗?”

“可以。”

西崎催促着珠美。当他们走到放有沙发的僻静的地方以后,西崎说道:

“一切像你刚才都听到的那样。那样一个混小子却是我的儿子。以后非好好调教不可。我也跟绢子说过了。我以为只有二人齐心协力才能成功。”

“对。”

珠美点了一下头。

“原先是我主动向你提出交往要求的,现在又改变了主意,非常抱歉。”

“没有关系。你不必说得那么严肃。”

西崎微笑着说:

“你原谅我,好吗?”

“我原谅。不过……”

“不过?你想说什么?”

“不过。你不要忘了我!”

珠美说着把手搭在了西崎的肩上。

“行,没问题。”

“每逢我们相亲的那一天,要赠送鲜花,直到结婚为止。”

“好,就这样约定了。”

“还有一件……”

西崎猛然把珠美紧紧地搂抱住了。

“珠美!”夕里子喊道。

“咦。”

“你没有事吧?”

“没有。”

夕里子朝着坐在桌子前面茫然若失的珠美观望了片刻,缩起了脖子,关上门,返回了厨房。

“怎么样?”

绫子一边准备晚餐一边问夕里子。

“虽然看上去大大咧咧的,但感情还是蛮纤细的。”

“那当然。”

“她很快也长成大人了。这会成为她一段珍贵的回忆吧。”

夕里子边说边把盘子拿出来摆在桌子上。

“是啊……”

绫子感慨良多地说道。“朱丽叶当时才十四岁。珠美都十五了。”

“罗密欧当时可不是四十岁啊!”

夕里子说到这里,一听到门铃响,又马上叫了一声。“啊,是国友哥”,向室内对讲机跑去。

——珠美一直在看她和西崎的合影。这张相片是今天分手时西崎交给她的。

她还向西崎询问了他跟神谷纪子的关系。西崎说,确实曾带她到那家西餐厅去过一次,但仅此而已。

珠美还问了一个问题。

“相亲时,你不是说过。这是‘一生中最后的一天’吗?为什么要那样说?”

西崎稍停一会儿,回答道:

“我真是那样想的。见到你时,我就想,这是我最后的‘希望’。这种心声化作语言便脱口而出了。”

珠美听了这番话,非常欣喜。她自己也为这种油然而生的欣喜而感到意外。

“拜拜!”

珠美朝着相片喊道。

——国友也上了餐桌,四个人共进晚餐相当热闹。不过,一向最饶舌的珠美格外安静,所以还是形不成热潮。

“我说国友哥!”

夕里子说道。

“你想说什么?”

“我总觉得忘了什么似的。”

“忘了什么?”

“总是觉得有点事。我心里特牵挂。”

夕里子歪着头边说边想。

“我吃完了。”

珠美说着站了起来,朝起居间的沙发走去。“我在看电视。”

“这才像咱们的珠美。”

夕里子悄俏地说了这么一句又惊叫道:“电视!”

“是嘛!”

国友叫了一声,几乎跳了起来。“牧野那个家伙!”

“后来怎么样了?”

“坏了!那以后再没有见到他。”

“那咱们……”

国友和夕里子面面相觑。

“你们俩吵什么?”

绫子摸不着头脑,问了这么一句。

正在这时,珠美大叫一声:

“姐姐,快来!”

夕里子等人一齐跑向沙发,只见电视屏幕上映出了夕里子的图像。

“咦,那还用说嘛。中年男子好可爱呀。要想勾引他们,那还不简单。你问我怎么勾引?”

夕里子本人在侃侃而谈。

为了刺激犯罪分子,使之袭击夕里子,由夕里子和国友策划,让牧野那个记者拍摄了这段录像片。他们二人却把这事忘了个一干二净。

“犯罪分子已经查出来了嘛。怎么还总放这种东西?”国友朝着电视怒吼。

“我给学校打电话。”夕里子跑过去一把抓起电话,急忙往学校挂去。

“怎么样?”

“打不进去。占线。”夕里子仰望天花板,“抗议电话又是一个接一个!”

“我去解释。”国友宽慰道。

“姐姐!”珠美喊了一声。

“什么事呀?”

“下次再上电视,让他们从左侧给你拍,那样显得好看。”

“是吗?”

夕里子跟珠美坐到一起,专注而入迷地看着电视。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死神的脚步》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赤川次郎的作品集,继续阅读赤川次郎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