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的脚步》

2、火花四溅

作者:赤川次郎

“一生中最后的日子?”

绫子反问道。“这不奇怪吗?”

“要说的话,应该说是。一生中最佳的日子,或者‘最好的日子’!”珠美说。“对我来说,是‘一生中最坏的日子’或者‘最差的日子’!”

“不过,我听他确实这么说的。”

夕里子如此主张。

“也许是说错了。”

绫子发表这样的意见。

“总之,开玩笑也不要太过分了。”

夕里子叹口气说。“虽说请我们吃了一顿十万日元的西式大餐,但也没吃出什么味道来。”

佐佐本家三姐妹出了饭店正向地铁站走去。

这是暮色降临得早的时节,片刻之后就要在高楼的夹缝中消失身影的夕阳把红彤彤的余晖倾洒在三人行走的坡道上。

“你们说,宫本姨妈在想什么?”

夕里子虽然稍微眯缝起眼睛正面仰望着夕阳,但夕阳并不十分晃眼。

“现在相看,到十六岁就可以结婚,这也是事实嘛。”绫子说。

“不管怎么说……那个西崎敦夫都四十岁了。即使姐姐跟他都嫌太年轻了,可挑来选去却偏偏选中了个珠美!”

可是,夕里子一旦从瞬间的震惊中缓过神来,又油然生出一种兴趣:这次相亲究竟有什么背景?

宫本姨妈,按照常规也是不会让一个年方十五岁的初中学生来相看的。应该说这其中必有相当的隐情。

那个叫作西崎的男士如果不是出现在这种场合,而是以另外的缘由来会面的话,岂不会给人一个足堪信赖的堂堂绅士的印象吗?

照姨妈的介绍来看,西崎是一流企业的处长,可以称之为精英。这位精英为什么会来相看一个十五岁的少女,并且激动不已地吻珠美的手呢?

“是罗里昆①吧?”珠美说。“虽然看样子倒也不像。”

“就是凭这个理由来相看的吗?”

“不过,如果要是正经八百打算相亲的话,那反倒不是正经八百了!”珠美的这句话说得人情人理。

“喂,晚饭咱们不吃了吧?”夕里子说。

“为什么?”绫子问。

“姐姐,你还想吃?”夕里子感到惊诧。

“再晚,午饭终究是午饭。正正规规地吃晚饭就是正经八百的生活呀!”

“那么,就买点简单的东西回家吧。”

①罗里昆——成年男子对少女产生性慾。取自美国作家纳波科夫的小说标题,小说中一个名叫罗野塔的十二岁少女迷住了一个中年男子。

“就这么办吧。回到家以前也许肚子就会有点饿的。”

“珠美呢?”

“嗯……我要买一本书。”

“新鲜不新鲜?你居然要买书!”

“夕里子姐,人家没有那本书嘛。”

“好,好!往右拐有一家大书店。”

“那我去一下就回家。你们可以先回去。”

“可不要迷路呀!”夕里子说。

“路倒是不会迷,就是钱不够怕给人家捉住。”

“你简直是……”

夕里子从钱包里掏出一干日元纸币递给了珠美。“找回的零钱,要还给我呀!”

珠美走进了一家总共有五层楼的大书店,本意是要买讲述公害问题的书,可是双脚却先走到摆放少女杂志的柜台去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嗯……没有有趣的特集呀。”

她一边自言自语着,-边观看杂志架子上的书刊。正这此时,有人拍了她肩膀一下。

她心想,大概是夕里子跟过来看我是不是真买学习用书吧。她回过头一看,竟是一张出乎意料的面孔。

“哎呀!”

珠美的“相亲对象”——西崎敦夫满脸带笑地说。“你喜欢看书吗?”

“啊,那个……”

不久以前,她还跟两个姐姐大谈特谈“罗里昆”啦什么的。突然遇到西崎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有什么想要的书吗?我买给你。要买什么你说好了。”

“不……我手里有零钱,没问题。”

对于小气鬼珠美来说,这是一次空前的(!)表态,但她还是不想为一两本杂志就嫁人的。

“果然,令人佩服。”

西崎说着点了点头。

“咦?”

“听说如今的女孩子朝大人要钱都蛮不在乎,你可不同!我的眼力到底不差。”

“不,倒不是……”

“我也要买书,不过能在这种地方会面还是缘分啊!”

珠美本想说这只是一种偶然,却没有说出口。

“有一件事刚才忘了说。你能给我三十分钟时间吗?”

“你忘了说什么?”

“散步啊!”

“咦?”

珠美困惑地说。“您说的是散步吗?”

“是。相亲总要随便散步,你知道吧?”

“这个……”

“刚才你的两个姐姐在场,所以这跟普通的相亲有点不同。”

“是有点啊……”

“不过,还是需要有两个人单独谈话的时间。说不定从此以后要共度今生今世呢。应该在没有他人的地方相互认真审视一番。”

珠美看出西崎敦夫是在认真地跟自己谈话,压根儿就不能说“你这个人是不是有点变态?”

“您说到哪儿去?”

“当然是一个与相亲之后的散步相称的地方喽。”

不消说,他并没有说要把她硬拉到饭店里去。

珠美跟随西崎走出了书店。

“车子就停在那里。”

西崎催促着。

车子原来是奔驰!珠美想要取消刚才那个“西崎变态说”了。

“哎……都市中心居然会有这种地方!”

珠美抬头仰望从树梢间显露出来的黄昏的天空说。“真幽静啊!”

如果说简直是在深山之中也许稍嫌夸张,但这儿的静滥确实又不像都市之中的庭园。

“坐吧!”西崎说。

虽然叫作木制长条靠背椅,却又不像车站站台上的那种,而是用天然的原木拼接成的。没有坐下之前曾担心会咯痛屁股,可是坐上去以后却出乎意料的舒适。

“这是什么地方?”珠美问道。

“嗯,这里嘛,是我供职的企业集团使用的。把旧宅第连同院子一起买过来了。”

“那么,这里原来是私人的住宅了?真不得了!”

这里确实有足以使珠美感到惊诧的东西。庭院宽阔得令人迷失方向,建筑也像一个博物馆那样的石头砌成,堂皇富丽。

“天色快黑了。”

西崎眼望树木的空隙。“珠美君……你觉得我是一个莫名其妙的男人吧?”

“啊……不。我没有觉得,没有太觉得……”

珠美说了前半句,又无意间加了不“太”字。

“我嘛,以前是结过婚的。”

西崎说。“可是,她生病死去了。她是个比我小二十岁的年轻姑娘。”

“咦!”

“因此,我对宫本女士说,这回想找一个能比我活得长久的女性做妻子。”

西崎苦笑了一下。“可是没想到你这么年轻。我跟她说的是‘尽量年轻的人’,也怪我这种说法有毛病。”

“不过……至少也得像夕里子姐姐那个岁数。”珠美这样说道。

“咦,你二姐。”

“不过也不成。夕里子姐姐有恋人了。”

“是嘛!”

“大姐绫子虽然二十岁了,可心理年龄比我还小。恐怕暂时跟谈恋爱、结婚还无缘。”

西崎像欣赏一个孩子似的,微笑着听珠美说话。

“你呢?”

“我?我怎么了?”

“有恋人吗?”

珠美一下子语塞。

“那玩意儿……怪奢侈的,没有。”

“奢侈?”

“我,忒小气。一谈恋爱,又得花钱,又消耗精力,太奢侈了!”

“说的也是。”

西崎笑着说下去。“那奢侈浪费的份儿由我来补偿吧。怎么样?”

“啊?”

“喂,你也许会感到吃惊,可是我对你真正是一见钟情。年龄确实相差不小,但你能不能认羞地考虑考虑?”

珠美尽管是一个铁石心肠、工于心计的姑娘,这次也陷入了困境。

“那个……我什么也不会干。又不爱干家务活儿。只会记个家里的流水账。”

“家务活儿可以雇人。”

“不过,我还在上学。”

“不消说,我会供你上大学。”

“那个……”

“你讨厌我吗?”

西崎这么一追问,珠美说道:

“不讨厌,可也不喜欢。”

“我的长相?”

“啊?倒也不那么讨厌。”

“服饰的品味呢?”

“觉得您的趣昧不俗。”

“性格呢?”

“还没有想到那么深层次的问题。”

“好了。那咱们就交个朋友吧。如果性格合你的意,你就会答应我吧!”

“啊,那个……您别那么急嘛!”

珠美焦灼不安地说:“突然那样追问!”

“我明白。反正你只要答应跟我交朋友,我就很高兴。”

虽然什么话也没有说,可是珠美已完全被这种氛围给吞噬了。

“喂,咱们走吧!”

经西崎这么催促,珠美才发觉天色已经相当晚了。

珠美跟西崎并肩走起来。

西崎停下脚步,珠美也站住了。

“我说……”

西崎的手抓住珠美的肩头。

这不好吧?这种感觉…

被西崎搂过去以后,珠美把身子紧缩起来,这时才发觉西崎的脸早已凑到自己眼前了。

哎……这样的感觉是真的吗?

她的心咚咚直跳,把眼睛闭了起来。

“谁?”

西崎猛然放开珠美说了一声。

珠美吃惊地回过头去,只见一个长着一双细长腿的年轻男子倚靠在树木上站着。夜色已深,看不清他的面孔。

“是你?”

西崎说道。“你在干什么,在这种地方?”

“听说你刚相看了对象,我来看看,爸爸!”

珠美十分惊诧。

“他是……”

“我的儿子。”

西崎表情严峻地说。“修一,这是佐佐本珠美。”

“怪痴!”

名叫修一的年轻人说。“这种中年男子,哪点好?”

“喂,你不要多管闲事!”

西崎的口吻没有普通父子间谈话时的那种从容轻松。

珠美想,他们父子之间大概有什么复杂的情况吧。

表面上他们父子是在进行顺理成章的谈话,但让人感到在幽暗的树丛中两人在进行火花四溅的激战。

修一朝西崎、珠美二人走来。

“怎么搞的?还是个小孩子嘛!”

修一瞪圆了眼睛。“爸爸,你原来有那种趣味啊?”

“喂,放肆!刚刚正式相亲,决定交朋友。”

于是,修一既非诙谐也非讽刺地看着珠美说道:

“和一个小学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死神的脚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