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的脚步》

6、悲凉的背影

作者:赤川次郎

“这儿就是?”

夕里子问道。

“嗯,是的。”

国友望着被绳子围了起来的那个电话亭点了点头。

“可以进去?”

“嗯。搜查已经结束。”

神谷纪子的葬礼结柬以后,吊唁的客人几乎都退出了。不言而喻,至亲好友都乘公共汽车去了火葬场,一般朋友则没有跟去。

国友和佐佐本三姐妹、山形幸子不约而同地走在了一起,在那个电话亭旁自动停下了脚步。

夕里子跨过绳子进到里边,打开了电话亭的门。

不消说,现在没有留下可以让人想到这里曾发坐凶杀案件的痕迹。

“你胆量够大的。我可不想靠近,虽然也不是特别害怕。”

山形幸子十分佩服的样子。

“那就是她的兴趣所在。”

珠美刚一说出口,马上被绫子瞪了一眼。

“你怎么能说这种话?”

国友走到电话亭旁边对夕里子说:

“你发觉了什么?”

“我又不是有名的侦探。”

夕里子稍带戏謔地说。“不过,我在想她当时是什么心情。大概是喜滋滋的,乐悠悠的,不知如何是好吧。何曾想到会出这种惨祸。”

“那倒是的。”

国友摇着头接着说。“人说不定会出什么事。”

“对于流窜作案来说,时机也掌握得太准了。”

“嗯,我也这么想。应该看做是作案人在故意瞄准神谷纪子。”

“那么,追查动机就是第一位的喽。”

“那是当然喽。”

国友转向山形幸子问道:

“纪子在两性关系方面如何?”

“嗯?……”

幸子迷惘了一下说:“实在说不上朴实无华啊!”

“那就是轻浮喽?”

夕里子叮问了一句。

“刚才那个本田也是其中之一吧。”

国友说。“所以被甩了以后就有些精神反常。”

“不过,不能认为是他作的案。”

“嗯。有必要调查一下他当时在不在案发现场。”

国友点了点头。“再有,他也可能了解神谷纪子交往的其他男性的什么情况。”

“你听说具体的哪一个人了吗?”

夕里子这样一问,幸子歪起头说:

“纪子……她可搞了不少男人。不过,她可没有把一个人一个人的情况告诉我。记得其中也有违背道德的恋人哩。”

“有好几个人?真了不起!”

珠美很佩服。

“那种事,有什么了不起的?”

绫子说。“一直爱恋一个人才更了不起。”

“是啊。”

幸子点头。“纪子这一阵子显得很空虚。”

“空虚?”

夕里子说。“她跟你说过什么类似的话吗?”

“说过。有一次吧。对,她向我说到即将进行的这次相亲,那是星期六去看戏,在回来的路上——”

“真是棒极了!”

幸子毫不隐瞒自己的些许嫉妒心情。“那有什么可挑剔的?你也太奢侈了。”

说的话是半开玩笑的,不过,不这么说上一句,就听不到那种“趣闻”。

“——是啊。我把赌注押在这次相亲上了。”

纪子一边用吸管搅动鲜桔子汁一边说。

耀眼的阳光。日场演出之后,天光非常明亮。

“不过,纪子,只跟一个男人厮混能满足吗?即使跟那位公子顺利结婚,难道就不会感到难以满足而移情别恋?”

幸子是相当认真地说这番话的。

总之,纪子从念大学时起,就没有断过男人。有“未婚夫”,有“性伴侣”,有“偷香窃玉者”,一应惧全,经常总有三个人陪件身旁。

老实说,对于不太吃香的幸子来说,这是既令人惊异又令人气恼的事。

然而,今天的纪子已没有对幸子的话表示嘲笑的精力了。

“一定不移情别恋。”

纪子接着往下说。“这些日子,无论跟谁幽会都感到空虚。”

“空虚?”

“是……”

纪子一边望着玻璃窗外面那些在灼人的阳光下挽臂而行的情侣,一边自言自语地说:

“最近,我一看到那样平凡的情侣,就非常羡慕。我明白,我的想法太任性。自己所选择的都是不能大摇大摆地在外面行走的对象。可是,不论什么样的人,只要他能真心待我就行。我什么都可以忍耐。不过,那些男人起初都说是真心实意的,可是一旦玩累了,就拿那副‘反正这个女人还有别的男人’的眼色看我。”

纪子不由自主地握高了嗓门,然后又陡然降低了调门:

“连我这样一个女人,一旦跟一个男人睡过多次,也会动真情的。有时也想,跟他不能结婚也行,就这样一直厮守着。不过,在这种人心目中,我最后也只是一个玩伴,我虽然知道这全怪自己给人这样一种印象,但仍然感到心酸。”

幸子头一次听纪子这样真切地诉说自己的痛苦和弱点。

“纪子,你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幸子发问之后,纪子显出吃惊的样子,故作振奋地说:

“并不是。我之所以从容地思考这些,还是年龄的缘故吧。”

“不过,纪子——”

“幸子!”

纪子好像要打断幸子的话似的说。“你不用担心我。无论发生什么事,归根结底,都是我自己播下的种子啊。我发觉:自己播种总得自己收割。”

幸子也再没有说什么,但纪子说的那句“无论发生什么事”却让幸子牵挂心头,不能释然。

“她说的是。无论发生什么事,?”

国友接下来又说。“她谅必不会想到发生这种事吧。”

“我想大概不会想到。”

“山形姐!”

夕里子说。“纪子姐被袭击时,您没有听到什么吗?比如叫喊声,其他什么声音。”

“这位刑警先生问我时我也仔细想了想……不过没有听到什么。”

“是嘛。”

“因为电话听筒是这样耸拉下来摇来摆去的。”

国友这样说着,把电话听筒摘下来丢下去。

电话听筒,由于呈螺旋形的软线起一种弹簧的作用,便上下跳动,左右摇摆,到处碰撞。

“对。就是这种声音,嘎吱嘎吱地响,弄得耳朵好痛。”

幸子这样说。夕里子走进电话亭里,环视四周。——这就是神谷纪子所看到的最后景色吗?

“我正在侦询。如果有人看到就好了。”国友这样说。

夕里子姐妹离开了电话亭。

“那我就在此告别了。”山形幸子鞠躬作别。

国友目送山形幸子的背影说:“我总觉得这个女人心里也有各种被扭曲了的东西。”

“即使是朋友,有时也会既爱又恨的。”夕里子这样说道。

“是的。有时朋友之间也会互不原谅的。”绫子附和着说。

“姐姐!那你说是她干了什么?”

“那倒不是。——一定是在什么事情上遭到了背叛,所以,神谷纪子小姐死后,她不会从内心悲痛。她是对自已这样一种心态感到讨厌,因而心里难过。”

绫子所说的话可谓一语中的,所以国友也不能把它当做耳旁风,一听了之。

“走,回去!”夕里子催促着。“国友哥,够你呛的。光是查出神谷纪子的男性关系,就大费工夫呀。”

“有思想准备。”国友点着头。“今天晚上你那里能赏我一顿晚饭吗?”

“热烈欢迎!”夕里子拉住国友的胳膊。

“干得好!”珠美小声说了这么一句。

绫子捅了她一下说:“你也是蛮可观的嘛。”

一个男人一直在电车站等侯。每驶过一趟电车,就有几名乘客从车站出来。这个男人每次都为失望的预感而紧绷起脸孔。他对自己说,反正她不会乘这趟电车。命运注定我和那个女孩不会相逢。

男人头发已经发白。年约五十五岁,有老婆,也有孩子。

也许是与她相识之后,才平添了白发,纵然他的那颗心为年轻的热情而燃烧着。

电车来了。过了两三分钟便有几个乘客从电车桥下通过。这一趟车又没有她在车上。

走过去的人中总有几名会惊异地望他一眼。

这时,他便觉得大家在议论自己,嗤笑自己,使他无地自容。

为什么?为什么会弄到这个地步?

我为什么要在这种地方傻呆呆地挺立着?回去,在温暖的家里安安稳稳地呆着该有多么舒服?

然而,舒服并不能令人幸福。

说起来,他觉得“等候”这一苦行也是幸福。纵然是无限艰辛的幸福,也肯定是幸福。

这里有家庭的安逸中所无法找到的幸福。

为什么只有她一个人姗姗来迟?

她突然出现。

他的心在震荡。长时间等候的痛苦和艰辛全不在话下。

她发觉了他,停住了脚步。

“是你?”

她的喊声带给他无比的喜悦。

“我一直在等着。”

“为什么?”

“你不是说要再见我一面吗?”

“是吗?我忘了。”

她说着耸了耸肩。“我困了。你能躲开点吗?我要回去睡觉,独自一人。”

她年轻,甚至可以说是年幼。

十七岁。——大概如此。

“且慢!你听我说!我会珍视你的,会给你以年轻小伙子不可能给你的那种珍重。”

中年男子央求般地说着,而少女根本没有听进去。

“你别说了!怪闷热的。”

她说着拨拉开男子的手朝前走去。

“你等等!你等等我!”

算了吧!纠缠不休只会招人厌烦。他虽然懂得这些道理,却又情不自禁地尾随她前行。

“喂!你想让我怎么样?我照你说的办!你说吧!”

少女停住脚步,冷冷地看着他,疾言厉色地说:

“好,我说。你快离开,不要让我再看见你!够简单的吧?”

说着便朝前走。

他呆若木鸡地目送了少女一会儿,然后又像从睡梦中醒过来一样,一边喊叫。“等一等”,一边再次追赶上去。

汽车突然从小路上驶来。响起紧急刹车的声音。中年男子险些被撞上,摔了个屁股蹲儿,掉进了水洼里。

“混蛋!”

司机狠狠地骂他。“当心点!”

汽车驶过去后,他东倒西歪地站了起来。衣服上手上全是泥水,衬衫也溅满了泥水。

少女的身影早已消失,他无精打采地向前走去。

那是一种漫无目的的脚步。

男子的背后,叠印出“接下集”的字幕。

——这个男子用遥控器关掉了电视,他不愿看接下来的广告。

这个男子擦着眼泪。一为他,为连续剧中的“他”而哭泣了。

对!不能让这种以清纯的面孔玩弄男性的女人活在这个世界上!

要弄死她。——那不是杀人吗?不,这不是杀人。

那个少女是披着人皮的恶魔。消灭恶魔何罪之有?

对。这乃是“正义”之举。

那个男子悲凉的背影。——这是昔日的他自己。

我非干掉她不可。对!

他环视室内,环视这间空荡荡、冷兮兮的屋子。

火炉烧得再旺,也无法抵御这“寒冷”。

这寒冷是没有一个人的房间的寒冷。

他摊开报纸。电视栏——在这里。

他在寻找刚才看的节目栏。

是这个吗?——对,是这个。

他发现了那个“恶魔”的名字。

不必记录待查,他的脑海里已深深地铭刻下她的名字,一个应该予以消灭的恶魔的名字——守田茜。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死神的脚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