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的脚步》

8、母亲的视线

作者:赤川次郎

“结果——”

夕里子说。“初次约会得到的是一纸可以随时来看彩排的介绍信。”

“不愧为珠美君啊!”国友笑着说。

“可是——是一件讨厌的事啊!”

“唉。演员这种人经常面临那样的危险。因此总有人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对自己满腔怨恨。”

——夕里子难得像这样在公寓起居间悠然自得地呆着。绫子因为大学有事要迟些回来,珠美也在俱乐部。夕里子正躺在沙发上休息时,国友恰逢其时地来访。

“去吃点什么?”

“吃晚饭,现在还早点。反正今天也得熬到半夜。”

“那么,我来做一点炒饭之类的行不行?”

“当然行。”

“你等一下,马上做出来。”

夕里子去到厨房,国友也紧跟着进来说:“难得来一趟,我想多看你几眼。”

“工作怎么样了?”

“嗯?——搜查没有进展,我就疲倦。”国友拉过一张餐椅坐了下来。

“毫无进展?”

“神谷纪子总之是一个‘多恋的女人’。不过,她那些相好的,我们几乎不知其名。她自己又没有特别亲密的朋友,多半还是怕暴露了相恋的心上人会遇到麻烦吧。”

“就是说,她的相好是有妇之夫喽?”

“嗯,大概是。”国友点头。“这种人是不会主动说什么的。”

“难啊!”夕里子手脚麻利地做好炒饭盛在盘子里说。“请吧!”

“谢谢!闻着就香!”国友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啊,电话!”夕里子站起身来去接。“——是!我是佐佐本。喂喂?”

对方沉默一会儿。

“那个……”

“你坏了我的事。”男人的声音,是奇怪的声音。

“你说什么?”

“守田茜本来是非死不可的。”那个声音接着往下说。“这是神的制裁。”

“你是谁?”

夕里子一边问,一边做手势招呼国友。国友飞跑过来。

“你既然妨碍我,你也得死。”男人的声音说。“守田茜几天之内得死。”

“你慢着,是怎么回事啊?”

“你听明白了!我一定要给守田茜以惩罚。要她跟神谷纪子一样下场!”

说着挂断了电活。夕里子跟国友面面相觑。

“刚才的话,听见了?”

“听见了。他提到了神谷纪子的名字。”

“这个人也许是真正的犯罪分子。”

“他倒没有说是他干的。不过,他瞄淮守田茜却一定是真的,别人怎么会知道珠美阻止了这次作案呢?”国友十分兴奋。“如果他是犯罪分子,那么只要对守田茜周围加以守卫,说不定他就会露面。”

“你慢着!珠美也是他的袭击目标呀!”

“是嘛。那么,她现在在哪儿?”

“学校俱乐部啊!”

“立刻联系,告诉她不要一个人回家。我去接她。”

“谢谢!”

夕里子送走国友之后,急忙给珠美的学校挂电话。

“咦。我想她是留在俱乐部了。对不起。”焦灼不安地等了片刻。

“喂喂!”

“珠美?”

“什么事?夕里子姐!怎么了?”

“这下可好了!你平安无事。”夕里子叹了口气。

“嗯。发生什么事了吗?”

夕里子说明了刚才接的那个电话的回答。

“——国友哥要去接你的!你明白了?”

“嗯。本来想马上回去的。”

“你到哪儿去?”

“去西崎先生的公司,他要请我喝杯茶。”

“我跟你说啊,现在危险!”夕里子刚要说又打住了。

“我让国友哥送我到公司!”

“你当心啊!”夕里子显得有些歇斯底里。

“哼!”珠美放下电话就说:“那个犯罪分子连神谷纪子也杀害了?”

果真如此……那他说不定也要对我下手。

“喂,有意思!”她说了一句无忧无虑的话。夕里子要是听到会生气的。

“珠美,你干什么呢?”同班同学跑了过来。

“我马上去。”

珠美在走廊里跑开来。她突然把手伸进了衣兜。我本想今天要问一问西崎的,问问这只耳环。

“有客人!”管传达的女孩说。

“嗯。”西崎抬起了头,发现管传达的女孩神色有些不对头,便问了一句:“出什么事了?”

“那个……是一个客人……”

“知道了。是谁?”

“是一个……”

“女孩子吗?”

“是。”

“让她到接待室!”

“是。”

西崎把桌子上的文件放进抽屉里,疾步走向接待室。

啪地一声打开门说:“哟,真快啊!”

“那一天多承关照!”守田茜站起来说。

“对不起!那天认错了人。”西崎说着便坐在了沙发上。

“您当时好像是在等那位发现刀子被人调了包的人吧。”阿茜接着往下说。“是珠美小姐吧?我这个人爱忘人的名字。”

“我也是。”西崎说。“不过,你为什么到这儿来?”

“今天空闲,放假。一到假日,我就复原为普通的女孩子了。”阿茜说。“我想非面见珠美小姐向她道谢不可。”

“她本人倒没把这当做一回事?”西崎说。“最关注的倒是那以后的情况怎么样了?”

“警察当局决定进行调查。可是,电视局讨厌丑闻。”

“不过,你若是受了伤。那可就不得了了。”

“能代替我的人多得很。”阿茜说。

管传达的女孩子端上茶来,死盯盯地瞧着阿茜。

“你把茶放好,就回去吧!”西崎若不提醒她一下,她是会不看自己的手底下就把茶杯放下去的。

“是,是的。课长先生,还有一位客人。”

“那就让他稍等一下!”

“是。”管传达的女孩走了出去。

“今天来拜访您,是为了修一的事。”阿茜这么说了一句。

“修一怎么了?”西崎慢悠悠地喝着茶。

“那个事件劳他挂念了。他说要水远呆在我身旁保护我。”

“永远?”

“是。他说要跟我一起生活。不过,我对他说了,要跟他父母说好以后才行。可是他不听我的。他坚持说。等出了什么事就迟了。”

“哼。这可麻烦了!”西崎叹了一口气。“无论如何,修一十八,你十七,两个人同居也太早了。”

“是。我也这么想。”

“你如果马上跟他同居,让传媒给炒作起来,那会大成问题的。”

“是。我喜欢修一。”

“这个幸运的小子!”

因为西崎是笑着说的,所以阿茜稍微放下心来。

“西崎先生,您跟珠美小姐也在交往?”

“天晓得将来会怎么样呢?”

西崎耸了耸肩膀。这时,门打开,出现了一个意外的面孔。

“随便闯进,请多包涵!”

“是你?”

“小野田先生!”阿茜抬了一下屁股。

“我从管理员那儿听说你在这儿。”绢子说。“阿茜小姐!你跟我儿子谈得怎么样?”

“啊……”

“修一是大一的学生。如果跟演艺人闹出点新闻来,哪还能顾得上学习吗?”

“喂,坐下嘛!”西崎说道。

“我本来也想跟你谈谈。你跟一个十五岁的女孩相亲了?”

“嗯,那是一个很成熟的好孩子。”

“嗬,了不得呀!是相恋的两个人喽!”说着,嘲讽般地交互望着阿茜和西崎。“反正,阿茜小姐!现在也正是你事业上的关键时期。不要考虑男朋友,还是先考虑考虑你自己的名声吧。”

“喂,你慢着!怎么跟你的一贯做派不相称啊!”西崎说。“阿茜险些被人杀害。修一只不过是为她担心而已嘛。”

“我不知道。你所需要的是借口吧。你跟修一睡过觉?”绢子问阿茜。

阿茜的脸刷地一下子红了起来。

“还是睡过吧。阿茜,你跟修一分手吧!”绢子点着头说。

“先生!”阿茜央求般地说。“无论如何,请您允许我和修一交往。我决不再和他……”

“不再让他搂抱入怀?真是怪事!”绢子尖声叫道。“与其恋恋不舍莫如一刀两断!”

“不过——”

“如果交往,我就只能告诉修一,你曾经打下过k制片人让你怀上的那个孩子。”

阿茜脸色苍白。然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告辞了!”边说边向西崎鞠了一躬,便霍地逃离而去。

西崎跟绢子两个人呆在一处,说:“绢子……为什么要这样?太不像你一向的做法。”

“你别管我!”绢子回应了他一句。“什么‘不像你一向的做法’?那你又怎么样呢?都四十岁了还迷恋一个十五岁的女孩!你不觉得羞惭吗?”

“不觉得。”西崎接着说:“我喜欢她,有什么不好?你也不曾觉得羞惭吧,在你生下修一的时候?”

“行了!”绢子摇着头说。“我经历过太多的事了。一个女人又要扶养孩子又要工作,那是多么艰辛呀?以小孩过家家的心理,那是决扶养不了孩子的。”

“这,我都知道。”

绢子站了起来。“你见修一可以,但不要向他灌输乌七八糟的东西。他是我的孩子。”

说着,走出了接待室。西崎颓然坐在沙发里,叹着气。然后,走出接待室,慢悠悠地沉思着回到自己的坐位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死神的脚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