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的脚步》

9、乘隙作案

作者:赤川次郎

“佐佐本君!”绫子听到有人叫自己,便回过头去说:

“啊,先生,安永先生!”

她想强调自己清楚地记得来者的姓氏。一时间稍许上溯,午休时的大学校园。

“怎么样了?关于那个案件,没有听到什么吗?”

“噢……”她稍想了想他说的是什么事,最后还是想起来了。“说的是神谷小姐吧?”

“嗯。你们跟刑警关系密切吧?”

“不过。关系好的是我妹妹。”绫子说。“先生,您午饭吃过了吗?”

“嗯。面条一碗。年纪一大,少吃一点也行。你吃过了?”

“吃过了。”绫子点了点头说。

“大概是吧。”安永笑着说。“你是个有意思的孩子。我有点事要跟你谈。”

“好!”

两个人走进了大学生的吃茶店。

“您要谈的是……”

“嗯……”安永理了一下变白的头发。“事情是这样的,我想谈谈死去的神谷君。我也教过她,老实说她算不上认真的学生。”

“噢。”

“毕业时也是颇费周折。到课天数不足,学分也不够……开了许多会,最后总算用补考、补课之类的方式给她毕业了。不过,我想她父母是不知道这些的。”

“是这样啊!”

“当然喽,现在她人也死去了,如今我也不打算再说三道四了。可是……她毕业时我给她写了一封信。”

“信?”

“我觉得娇纵她反而不好。我以为,她走到社会上还是那样干下去,她本人也要丢脸的。”

“于是……”

“我在信里把她的成绩。出席状况,还有各种各样流言蜚语都指了出来。让她好好反省。”安永耸一下肩继续说,“作为一个女职员,她从那之后似乎干得还行。当初我是不是不必写那种信了?”“不过,您写信也是为她着想吧。”

“那倒是。我现在担心的是这封信被她父母发现,被她父母看到。正在失去女儿的节骨眼上,再看到这种东西,那岂不是双重打击吗?”

“不过。一定是早就扔掉了吧。”

“不!”他摇着头。“前不久,大概三个月前吧,我曾路遇神谷君,在外头。什么地方?大概是银座那一带吧。她乐滋滋地跟我交谈了两三句就走了。临别时,她像突然想起来似的说:‘先生的信,我还保留着呢’!她还说:‘铭刻肺腑啊!’”

“原来是这样!”

“我写给她的信只有那么一封。因此,她保留的准是那封信。喏,佐佐本君,怎么样?我想设法把那封信拿回来。”

“信?”

“嗯。她父母不会马上拾掇女儿的房间。我想,现在动手大概还来得及。”

“不过,怎么弄呢?”

“能不能托那个刑警,让他以了解她来往信件的名义把信给借出来?那中间肯定有找那封信。只把我的信抽出来,至于其他信照还不误,她父母是不会发觉的。你觉得如何?”

“我想嘛……”绫子歪着头思量,“那它不是违法吗?”

“怎么说好呢?这也是为她父母的心情着想呀!”

绫子点头说道。“我明白了。那么我就托托看。不过,我可不能打保票。”

“我明白。真对不起!”安永说着站起身来。“那就拜托了!”

“好。”

绫子一个人茫茫然留了下来,这时她才发现自己竟什么也没有喝,于是站起来去拿咖啡。

她心想,一旦走进吃茶店是不能什么也不喝就走掉的。她在喝着自己并不喜欢的咖啡。

“依旧是不怎么好喝的吗?”有人来到她身旁说了这么一句。

“啊……山崎先生!”

“山形。”

“对不起!”绫子的脸到底红了起来。

“算了吧!怎么?”山形幸子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

“啊……”若是问身体怎么样,那她本来就不太好,因此难以回答。

“刚才跟安永先生聊什么来的?”

“啊……没有聊什么啊。”绫子这样说道。“山形小姐,怎么到这里来了?”

“嗯,有点事,是纪子的事。”

“是神谷姐?”

“我记得她在大学里也有恋人。我是听说的。”

“咦。”

“我想了解一下她的恋人是谁,于是从公司请了假来到这里。”“不过,对方不是已经毕业了吗?”在绫子来说,这是一个划时代的推理。

“即便如此,现在的大四学生说不定会听到点绯闻吧?”幸子敲了一下绫子的肩膀,接着说。“那,你加油啊!我去一下俱乐部办公室。”

“是……”目送哒哒走去的山形幸子,绫子心里有什么东西惦念不下。

“什么来着?”她思忖片刻后说了一声。“啊,对!”

办公室已损坏,迁移到了别处。

“山形小姐!山形小姐!”她慌忙迫赶,但山形幸子的身影早已隐没在大群大群的学生之中了。绫子因为跟山形幸子聊天,竟然把安永托她索回那封信的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你跟夕里子君打招呼了?”国友叮问道。

“真唠叨!”珠美噘起嘴来。“你以为我撒谎?又一元钱也赚不到手。”

国友笑了起来。汽车朝着西崎的公司开去。“可是,弄得连珠美君都遭遇危险,真是抱歉啊!”

“你若那么以为,就赶快捉住犯罪分子。”

“台词来得蛮快嘛!”国友苦笑了一下。“如果那小子真是犯罪分子的话,他杀了神谷纪子之后,下一个目标就是守田茜?他是按什么标准和选定的呢?”

“嗯。反正不是个正经人。从他本人来看是有必然性的。”

“那还有我?三个人的共同点在于都是美女?”不知这话说得有几分真诚?

“啊,是那座大楼。”珠美手指着说道。

“我怕夕里子君发脾气,所以要面见西崎先生,把你的事托付给她。”

“不要紧!有好多人嘛。”

“不,麻痹大意不得。”

天色快近傍晚,夜幕即将降临,人流几乎全都是回公司的。国友停住车,跟珠美一起走进大楼,差一点儿跟一个从里边跑出来的女孩撞了个满怀。

“哇!”

“请原谅!”刚说出口又一停:“——咦!”

“怎么搞的?阿茜姐!”珠美眨动着大眼睛。“怎么回事?有什么外景拍摄?”

“不是的。”阿茜眼睛朝下瞧。

看着她那副诡秘神态,珠美和国友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

“反正有话要谈。找个地方一块儿喝点茶吧。”国友轻轻地拍了一下阿茜的肩膀。

“是。”阿茜显得心情稍轻松些,微笑了一下。

“哼——”国友听了阿茜的一番话。“你和修一君的心情我也明白,可是现在不合适。警察会好好守护你。不要紧。”

“是。”阿茜点了点头。“对不起,让您担心。因为修一的母亲警告过我……她老人家是一位了不起的剧作家。”

“是嘛。她会让你失业?”珠美这么反问了一句。

“怎么说好呢?我想那还不至于。不过,她若是说得严厉一点,说不定就没有电视台再用我了。”

“总之,要快点把犯罪分子抓出来。”国友叹了口气。“可是,最近有一个古怪的电话打进了佐佐本君家来了。”

“电话?”听了国友的话,阿茜惊讶不已。“如此说来,连珠美君也受到威胁了。”

“一定要守护她。用不着你担心。”国友她点着头。“不过,你也不能因为度假就一个人出来乱跑。”

“是。管理员会随时来的。今天是我想一个人出来。”

“知道。”国友点头。

三人走进同一座大楼的地下吃茶店。谁也不会以为有演员呆在这种地方。谁也没有看见阿茜。

“像这样被当做普通人看待,真好啊!”阿茜说道。

“是嘛。我觉得当演员也不错呀。”珠美乐悠悠地说。

“每个人都憧憬自己所缺少的东西。”国友又接着说。“好,等我珠美君交给西崎先生之后就送阿茜走。”

“你要干轻浮的事,夕里子姐可要怨恨你的。”

“你瞎说什么!”

国友苦笑着,手拿传票站了起来。三人想先到大厅,刚要向电梯走去。

“阿茜!”一声喊叫,修一赶来了。

“干什么呢?”阿茜圆睁着眼睛。

“我不放心,来看你。刚才,正当我进来时,你们就出来了。”

“是吗。不过,呆在一起会……”

“已经见到了?”

“咦。你爸爸,我已经见到了。不过,正好这时你妈妈也来了。”

“我母亲?”修一一副推测到了什么的样子。“是嘛!”

“反正,咱们先上去。你在这儿等一下。”国友说。

“是。我坐在对面的沙发上。”

“马上就回来。”

阿茜朝修一说着,跟国友他们一起急忙奔向电梯。

一来到接待室的西崎,一看见珠美的面孔就说:“今天外出之后径直回家!”

“即使被解雇了你也不知道。”珠美说给他听。

国友向西崎说了说电话的情况,又叮嘱道:“你一定要把珠美君送到公寓。”

“那当然!什么家伙!”西崎毫不掩饰自己的气忿,略带夸张地保证道:“豁出命来也要保护珠美君。”

国友留下珠美,跟阿茜一起回到大厅。

“今天我跟在后边送你回家,好吗?”国友一边走出电梯一边说。

“行。”“咱们先到那边去把修一君领过来。”

从大厅里走过去,只见修一正坐在角落的沙发上。

“修一哥,走吧!”阿茜招呼了一声。“你睡着了?”

她抓着肩膀摇晃他——修一瘫软地倒了下来。

“喂!”国友大声喊叫。“你挺住!”

国友抱起修一,他感到自己的手上已沾满鲜血。

“被刺了!快叫急救车!”

“是!”阿茜向正面的传达室飞跑而去。

什么时候出的事?还不到几分钟的工夫嘛。国友把修一放到沙发上,设法为他止血。

“急救车马上到。”脸色苍白的阿茜跑回来。“伤怎么样?”

“不知道。总之,只有赶快治疗。”

“修一哥!”阿茜紧握修一的手。

等待警笛声传来这段时间,令人感到无比的漫长。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死神的脚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