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色猫登山列车》

第一章 冰室

作者:赤川次郎

1

“哥哥!”

片山晴美扶着即将摔倒的片山义太郎。

“晴美……我不行了!”片山义太郎更加蹒跚,自己靠在冰的墙壁上。“你先走吧!不要管我!”

“我不能这样做。”晴美说。“因为回程的车票在你手里。”

“不……我把回程票交给石津了!”

“哦?是那么我先走了!”

由于晴美突然松手,片山脚下一沉,栽个四脚朝天。

“喵!”三色猫福尔摩斯幸灾乐祸地“笑”

“岂有此理!全是冷血动物!”

片山好不容易爬起来,依然头晕眼花,脚步踉跄。抬眼一看,晴美、石津和福尔摩斯,早已穿过冰的通道走在前面

“为何只有我遭遇如此不幸?”片山禁不住发怨言。

这里是个挖空的冰室,当然气温很低,气压也低。

标高三四五四米的山巅。片山等人搭登山列车上来,一鼓作气地下车后,由于氧气稀薄,片山就象喝醉酒般天旋地转,双脚不听使唤。

石津、晴美和福尔摩斯,也许适应力很强,仅仅稍觉头晕,很快就恢复正常。只有片山一个例外,至今回想起来,还有想死的感觉。

当然,这里不是日本。

他们来到瑞士阿尔卑斯的观光胜地——翁格花拉峰(jungfrau)。

穿过这个“冰宫”,就能到达展望冰河的眺望台。

片山想起导游的话,若想尽量吸入氧气,不妨连续不断地急促呼吸。其他游客逐渐越过片山前头去了,片山顾不得仪态,像一只大热天的狗似的哈哈拼命喘气。

“请!”

传来女孩子的声音,同时一块糖伸到片山面前。

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女,轮廓分明,体态窈窕。

“吃点甜东西,比较容易复原。”

“谢谢……”片山毫不客气地接受

并非由于对方是女孩子的缘故。

把糖衔在嘴里一会,身体也逐渐适应环境,果然觉得心情好了许多。

“逐渐好起来啦——哎呀!”

“不要急着走路比较好。你是哪一个团体?”

“我们四个人结队来。”

“那就不必特别赶时间,慢慢走好”

“真不好意思!”片山抓抓头皮。总算有心情觉得难为情

“没有的事。你看,那边那个人更严重!”

片山往少女指示的方向望去,但见一名大学生模样的年轻人,苍白着脸蹲在地上。

“你的朋友”片山问。

“不是。我跟阿姨一道来。”

“哦。”

“她们一班人在前面不远,累得走不动了!”少女微笑着说。

“对不起,把你拉住请先走吧!我再休息一会就走。”

“是么?不要紧”

“晤。已经没事”

“好极那我失陪啦!”

少女踏着稳定的步伐,用力踩着冰前进。

片山不由叹息。我也实在运动不足

还是走吧!晴美那小妮子,难保她不会先搭下山的列车回去,丢下他不理死活!

振作精神,准备迈步,不料脚下一滑,哇然大叫的同时,屁股已经结结实实地跌在冰地上。

由于这是挖空冰块做成的房间,不仅寒冷,地面也是冰。虽然地面铺了木板以便步行,然而一旦踏出板边,就如穿着皮鞋在溜冰场走路一般。

传来吃吃笑声。抬眼望,刚才那位少女又在看着他。

“你没事吧!”少女伸出手来。“抓住我。对了!那边的木板湿了,很容易滑倒。”

“谢谢你。”

片山发现自己像个老人,被年轻人牵着手过斑马线。唉!自己不过刚届三十而立之年

“屁股有没有弄脏?”少女问。

“大概没问题。唉!高处不胜寒,果然不错!”

随着形势发展,片山很自然地跟少女走在一起

“你不必等那些阿姨也可以么?”片山问。

“这里又不会迷路,她们一定会来的。”

“那就放心”

“既然付了一大笔钱来旅行,假如什么也没看到就空手回去的话,太浪费啦!”

听了少女的话,片山不由笑起来。他也觉得有道理。

片山突然想起姑妈儿岛光枝来。那位“摩登红娘”,最喜欢替片山安排相亲。

姑妈不是坏人,可是定期把相亲照片带到搜查总部来,令片山啼笑皆非。

这回欧洲旅行一路平安无事,但一回到日本,相信姑妈又会一下子拿出十张相亲照片,排列在片山面前……

“其他国家去过”女孩问。

“嗯,只去了德国和奥地利。这次是从维也纳进入瑞士的。”

“哦。那么,下一站是巴黎还是罗马?”

“不,我们要直接回日本”

“这段旅程相当枯燥呢!”

“你去了很多国家?”

“不,现在开始而已。还要去伦敦、巴黎、罗马……后面才有趣呢!”少女回头望望背后。“还没来呀……我要不要等等他们?”

“你应该这样做的。我得追赶其他同伴去了,不然他们将丢下我不理!”

“怎么可能——你的太太和孩子”

假如说片山没有受到冲击,那是谎言。行年三十别人看他是有家室的人。并非因他看起来很老,而是外表稳重的缘故。唔——一定是这样。片山安慰自己。

“不,我跟妹妹一起来。”片山说。“我还独身。”

“是对不起。不过,结不结婚都无所谓啦!”

少女的语调突然深沉起来,片山有点惊讶。

希望不要在这里牵连任何事情。先后在德国和奥地利卷入凶杀案,但愿在瑞士平安度过!这是片山发自内心的悲切呼喊……

“非常感谢你。我完全好转啦!”

片山开朗地说着,往前迈步。

“一路小心哦!”女孩叮嘱一句。

相当可爱的少女。从前的片山,不管空气是否稀薄,早就闹贫血置身三千米以上的高山,凛冽的空气,刚从登山列车的窗子望见阿尔卑斯的雪和岩石山头……在这样脱离日常生活的环境中,女性的魅力变得不太现实,因而片山的“女性恐惧症”也不至于发作

况且,可以大胆地说一句,在这次的旅程中,片山的确成长不少……虽然置身于“冰宫”之中,由于没有风的关系,并不觉得寒冷。

然而从白光洋溢的出口往外探看……

冰天雪地。风和雪,使他的脸立刻冻僵

“咦!哥哥。”晴美从外边走进来。“来得倒真快。我还以为你一定老半天走不动呢!”

“好冷!”石津也跑进来。“咦?不是片山兄抑或是另外一个很像片山兄的人?”

“可惜正是我!”片山气得撅嘴。“看来我打搅你们啦!”

“喵!”

不知何时,福尔摩斯走到脚畔,愉快地抬头仰望片山。

“哥哥了不起,那么快就恢复正常了!”

“片山兄出来玩玩如何?踩雪很好玩!”

说老实话,遇到下雪天,片山是那种躲在被窝里吃蜜柑的人。不过,好奇毕竟是人类共有的天性,而且星期日上瑞士的阿尔卑斯山,不是人生常有的经验。于是片山决定出去看看。

“地方宽敞”片山问。

“是梯形台阶。不过要小心。虽然围着绳子,如果滑倒的话,可能会溜到好几百米的冰河下面去。”晴美说。

“知道”

片山竖起衣襟,瑟缩脖子,走进雪中,日本游客相继回来。

雪在鞋子底下吱吱作响。

外面虽然寒冷,不过一会就适应

远山被雪幕遮住,看不见了,但是透过本板做的梯形台阶,可以眺望形成几公里斜坡的巨大冰河。

确实像晴美说的,虽然有绳子围着,但若不小心滑倒的话,可能会从绳子下面掉下去。如果在日本,这种场所必然围上比人高的铁丝网,到处竖起“注意”的告示牌,连小孩子也绝对不会跌倒。

如此这般只拉一条绳子,也许出自“跌倒了自己负责”的想法。

片山用力深呼吸,以期吸满阿尔卑斯的空气才回去。

“哗!雪”

“好棒!冷死啦!”

突然騒乱起来。一群日本游客蜂拥来到台阶上。

总之到处都是日本人。自己也是其中一个,片山无话可说。

上山的登山列车,恐怕三分之二是日本人!

大学生团体,中年人旅行团,度蜜月的爱侣……感觉上,各种各类的驴客们都齐集在列车上。

如今来到台阶的是女子大学生模样的团体,以及蜜月旅行团。她们一边吱吱喳喳地喧闹着,一边在台阶上走来走去。

片山想,也许这一带的气温因此上升了些。大概不至于造成雪崩吧……

台阶开始嘈杂混乱,阿尔卑斯山的雄伟气氛顿时减退,片山准备回去

“喵!”

“咦,福尔摩斯,你也跑出来凑热闹”

猫怕冷,来到这里实在相当难为福尔摩斯。不过,它身上的三种毛色,在白雪中非常醒目。

“冷不冷?进里面去吧!”

片山正想迈步时,传来“哇”女孩的叫声。

回头一看,一名少女正从绳子的隙缝间溜下去。片山顿时吓得屏息。

少女溜到二三米的地方,被一堆积雪挡住她匍匐趴在那里,但是难保不会继续溜下去。

片山回过神来,对福尔摩斯喊道:

“快叫石津过来,我们要把她拉上来!”

片山奔上前去。可是,其他游客只是目瞪口呆,没有行动。

他妈的!这个地方在我管辖的范围之外

牢騒归牢騒,片山可不忍心见死不救。

“振作些!”片山喊。少女抬起头来。

片山这才留意到,她就是刚才给自己糖吃的少女。

少女已从绳子所在处溜到三米外的地点,怎样伸手也够不到。

片山脱掉外套,对身边的年轻男人说。

“压住我的脚,可以”

“是!”

片山整个人趴在地上。由于积雪满地,加上人来人往,地面积雪混杂,既冷且脏。可是顾不了那么多

“捉住这个!”

片山把外套的袖口拼命扔给少女,然而还是到不

“压住我的脚!”

片山再度怒喊。那名还是大学生的男子慌忙用力压住片山的脚,几乎整个人压在他身上。

“……再往前面一点。再过一点……”

片山握住外套的袖口,再把外套抛给少女。少女捉住另一只袖口。

“行了!知道千万不要放手!”片山大喊。

少女点点头。然而,凭片山的姿势,无论如何也无法把她拉上来。

“喵!”

“让路让路!”传来石津的声音。“片山兄!”

“喂!快点拉她上来!”

“遵命!”

石津揪住片山的长裤用力拉。少女的身体逐渐拖了上来。

“对!再用力拉!”片山喊。

一旦投入这种“出力”的工作,无人能出石津其右。拉呀拉的,少女的手可以够到了,石津直接拉住少女的手,拖她上去。

噼啪一声——传来布料撕裂的响声。

片山喘着气爬起来。

“片山兄,那是……”

不错。少女应该已经拉上来了,却有什么物体从冰斜坡溜下去。

“那是——我的手臂!”片山喃喃自语。

真正的手臂当然好端端地在身体上,然而外套的袖子不堪少女的体重摧残,线口裂开了……

“哥哥!”晴美跑过来。“吓坏我了!你没事吧!”

“还好。只不过……”片山把西装外套拿在手上。“这个不能穿啦!”

片山含怨地凝望少了一只袖子的外套,心疼不已。

“先进去再说!石津,把她抱起来吧!”

“是!”

少女脱险后,依然苍白着脸坐在地上颤抖。石津一下子把她抱起,急急地离开台阶。

“哥哥,有没有受伤?”

“没有……只是肚子很冷。”

片山俯视被雪泥弄脏的衬衫和长裤,苦笑不已。

“对面有喝茶休息的地方。你做得很好嘛!”晴美稀罕地称赞他。

“喵!”福尔摩斯好像十分同意。

片山从台阶走进咖啡座时,响起如雷掌声。其他游客都目睹刚才“英雄救美”的一幕,一同向他喝彩!

一名外国中年男人紧握片山的手,拍拍他的肩膀。也许他以为拍得很轻,却叫片山暗自呼痛。一位像是他太太的妇人露出笑脸,上前轻吻片山的脸。

又响起掌声。片山觉得不好意思,频频点头哈腰行礼:“谢谢……不……啊……对不起。”然后催促晴美:“喂!快走吧!”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是大英雄嘛!”

“免了吧!我最不习惯应付这种场面!”

片山做梦也没想到,还有更难应付的场面等在后头……

2

少女喝过热可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冰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色猫登山列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