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色猫登山列车》

第二章 漫长的黑暗

作者:赤川次郎

1

早餐席上,正在流行打哈欠。

片山因为半夜接到栗原的电话而睡眠不足。晴美也因无意中偷听到靖子和浅井的对话而激动得睡不着。

唯一睡眠充足,精神爽朗的是石津。

像石津这种人,纵使有点睡眠不足,一有东西吃马上龙马精神。

靖子照理也没睡好,但她依然笑口盈盈。

福尔摩斯它也在打哈欠。不过,猫儿可以随遇而安,随地就眠,人类可没有它那么方便

“早安!”另一个精神爽朗的是松本。“哈,今天也是上好天气。如何?我这个带来晴朗的导游本事不错吧!”

结果,只有石津和松本两个度过神采奕奕的早晨。

片山在餐厅里四处观望,看看忠井安夫和秘密女人有没有出现。

浅井和实穗夫妇,稍后也走进餐厅。

“早安!”实穗喜洋洋地打招呼。

片山喝过咖啡清醒不少,问:

“今天是怎样的行程?”

“先坐车去宙尔玛。”松本说。“今天参观宙尔玛的市镇,明天才上舒维哲市。天气好的话,可以看到马特汉峰。”

“好好玩。”靖子有点蹦蹦跳跳的感觉。“要坐很久车”

“膳食怎样解决?”石津最在意的问题。

“请不要杷这家伙的话放在心上。”片山说。

“喵!”福尔摩斯也同声附和。

“我们将搭火车穿过隧道。吃过早餐后,搭中型巴士离开这间酒店。”松本说。

“中型巴士和火车?那么说,我们要提着行李换车?”晴美问。“那太麻烦”

“麻烦的是我和石津。”片山说。

“不是这样的。”松本笑道。“巴士一同搭火车”

晴美直眨眼睛。“连人带巴士?”

“是的。从这里到一个叫堪德休特的地方,有一种汽车火车服务。”

“汽车拉动火车”石津说。

“不。那是一种很长的货物火车,汽车可以直接开上火车。”

“真好玩!就像汽车渡轮之类的吧!”晴美说。

“是的。这种火车在长长的隧道走一段时间,可以穿过整座山。”

“人”

“人就坐在车上,车载车。”

“哈!看来很有趣。”

“不过,终归是隧道的关系,里头很黑,伸手不见五指,什么也看不见哦。”松本笑着。“但是跑得很快,而且稀奇,也算一种体验啦!”

“万一巴士从火车掉下来怎办?”石津有杞人之忧。

这时,片山发现忠井和女人走进餐厅来。

片山瞄一眼实穗。她好像留意到了,但是视若无睹的样子。

假如女的是水田夏代,就是杀夫之后,把尸体藏进墙壁的杀火犯

想到这里,片山不由自主地移开视线。

“请大家收拾一下,一小时以后出发吧!”松本说。

“对不起……”浅井实穗说。“刚才我听见你们的谈话了好像很有趣,可以让我们一同参加”

片山留意到,忠井安夫的视线投问这边来。

片山可能了解实穗的心情,她想逃避忠井的纠缠。因为昨天她听见儿岛光枝的话,知道片山是刑警。

“可是,这样做会打搅别人!”浅井勇治说。

“不,没有的事……”晴美说到一半,噤口不语。

靖子似乎漠不关心。她不应该不关心的,只是装作不关心罢了!

“是”松本说。“你们两位加入的话,中型巴士还是很多空位。怎多几个人热闹一点嘛!”

“我赞成。”靖子说。

“对,有什么关系”晴美暗里松一口气。

“我没意见……”片山说。

“在哪儿用膳?”石津说。

唯一没有表示意见的只有福尔摩斯。

片山发现,忠井和那女的脸靠着脸窃窃私语。当然他们也会跟着来,但是不会贸然地跟片山他们同一部车。

冈为忠井会当着片山面前怒骂实穗,此外。假如女的就是水田夏代的店,不可能故意接近一名刑警吧!

片山也有兴趣知道他们两个准备怎么做。

“那么,一小时以后,全体请到酒店大堂集合!”松本说着,大家都站起来。

片山一口气把剩余的咖啡喝完,迟一步走出餐厅。

“片山先生。”实穗从后面追上来。“对不起,我提了一个无理的要求。”

“没关系。”片山说。“这样可以摆脱那名叫忠井的男人,不是很好”

“是的。”实穗笑一笑。“那么,待会见!”

浅井和实穗走出酒店去了,也许去买东西吧!

松本结了帐,扬声问片山。

“有一小时时间,怎样打发?”

“可能有人从东京打电话来,我先回房间。”

“哦,有工作”

“不,不是的。”片山慌忙否认。万一被那女的听进耳里,可能让她逃之夭夭!

片山必须依从栗原的命令,监视那女的……除非她不是水田夏代,那才没有这个必要。

依目前的情形来看,忠井和那女的应该会跟随片山等人的行踪。

“抽烟”松本在大堂的沙发坐下来,掏出香烟来点。

“我本来戒了烟的,但是戒烟后胖了十千克,虽然明知对心脏不好,还是开始恢复抽烟”

“有没有瘦下来?”

“五百克左右吧!”松本认真地说。

“喵!”福尔摩斯走过来,叫了一声。

“咦!小猫咪在这儿呀!”松本愉快地笑。“很有趣的猫!”

“嗯。”片山苦笑。

福尔摩斯是何等的“有趣”,外人根本无法想象!

“我做导游多年,第一次带了有小猫的队!虽说是三色猫,配色实在有趣得很。真是稀有的猫”

被称赞有趣啦稀有的,福尔摩斯应该不会十分高兴。因它不是普通的“猫”,而以“名探”自居,地位足以跟“人”相提并论!它扭头去望大堂的入口,对松本不屑一顾!

“对了,片山先生。”松本突然压低声音,回片山打个眼色。“看不出你也有两下子呀!”

松本的眼睛很小,打眼色的样子好像在做视力检查。

“这话怎么说?”片山问。

“放心好了,我绝对不会说出去啦!作为导游,不管客人做什么,只要不违法,我都不会说出去的!”

“那是好事,可喜可贺!”

“导游的眼睛和第六感觉都很敏锐。昨晚,你们悄悄幽会……我说中要害了吧!”

“喂——”片山拼命眨眼睛,“你说我跟人幽会?”

“又装蒜了!你很会这一套!”

松本用肘捅了捅他,片山慌忙往旁边躲开。

“我一直待在自己房里……”

“我明白的。当然不会说出来。我懂得啦!”

管你懂不懂……片山心想,松本一定把他认错为另一个人了!”

“可是,我真的……”

“我呀,直到刚才都无法确定是不是你。可是刚才她提出了,希望跟你走在一起。我从当时你们的眼神看出一切啦!”

“她……你说浅井实穗?”片山顿时哑然。“她在度蜜月哟!”

“这可不稀奇。”松本嗯嗯地笑。“我带过蜜月旅行团,通常总有一两个是这样。因为新婚团有好几组,总是很容易把自己跟其他人比来比去,于是产生这种故事。”

“怎么可能……”

“干真万确。蜜月回去之前分手,跟别人的妻子相好的事偶然会发生呢!”

乱七八糟。

“昨晚的事,我很清楚地知道女的是她。”松本说。“你们在走廊上分手时,她说:‘那人回来可不得’但不清楚对手是谁。到了今天早上,她的一句话,就像拨开云雾般清清楚楚啦!”

松本说得兴高采烈,摊开双手。片山怀疑松本下一步可能像广告明星样引吭高歌!

“你误会了!”片山摇摇头。

“我明白的。这件事,你知我知啦!哈哈哈……”

这种喜欢坚信自己不会错的人,也真令人伤脑筋!

就在这时,松本无意中发现什么人似的,睁大眼睛。

“咦?”

“怎么啦?”

一名身段高挑、样子满有智慧的日本女性走进大堂。

乍看之下有点冷冷的印象,却是不折不扣的美女。年纪在三十前后,十分引人瞩目。

也许刚刚抵达吧,男侍在她背后搬运行李。

发现松本呆呆地注视那女的,于是片山问:

“你的朋友”

“嗯——不,她是……”

松本吸一口气,向那位女性走过去,跟她搭讪。

女人仿佛感到困惑地望着松本,歉然地摇摇头,不过脸上依然带笑回答他的问题。

松本扭扭头走回来。

“你好像被人甩”片山调侃地说。

“不……实在太像”松本说。“她跟我在这里见过的一名同行女导游长得一模一样”

“但她是别人吧!”

“嗯,她完全记不起来。面貌相似而已,可是长得太像”松本一边说,一边不住地侧头。

“好啦,我要回房间去”片山站起来,同时催促福尔摩斯。“走吧……你怎么啦?”

不知何故,福尔摩斯在定晴注视刚才跟松本谈话那个女人。

“哥哥!”晴美的声音飞进耳朵。“你磨磨蹭蹭干什么?我不是说有话告诉你”

“现在就来!”片山慌忙奔上前来。

“真的是!我有重要情报!”晴美气鼓鼓地说。

“我有我的苦衷呀!”

片山有一件苦恼的事。不仅一件,可能是好几件。不过,当前之务是解决一个重大问题。

电话响了,片山赶快拿起话筒。

当然,片山已经进到自己的房间来

“喂—一探长。”

“幸好赶得及。”栗原说。“我以为你们已经起程啦!”

“还有四十分钟才走。浅井勇治和实穗决定跟我们一起走。关于那件事……”

“水田夏代和忠井安夫的事吧!”

“是的。知道什么了”

“已经查过目前还找不到他们之间有特别关系的事实。”,

“是”

片山想知道,到底跟忠井在一起的女人是不是水田夏代。他又拿不定主意,是否应该直接问实穗。

“一知道什么的话,我会跟你联络。”栗原说。

“好。对了,探长,关于浅井实穗的事。”

“她怎么啦?”

“她父亲不是被杀了不过,她一无所知,继续度蜜月。”

“晤,我知道。”

“不是应该告诉她”

“这件事,我们这边也讨论过”栗原说。“但是,人死不能复生,她的父亲不会活过来现在重要的是捉到凶手。假如实穗突然回国,夏代就会察觉到,尸体被人发现”

“虽然是这样……”

“大木幸江的意见也一样。不管怎样,都要继续隐瞒水田雄一郎的死。回国之前不让实穗知道反而是好事。”

“是”

片山觉得不舒畅,然而似乎那样做比较合情理……

“总之,现在也要留意实穗。”栗原说。

“留意她?怎么说?”

“假设水田夏代是凶手,而她追踪实穗的话……”

片山睁大眼睛。“即是说——实穗也有可能被杀?”

“并非没有可能。万一凶手在欧洲匿藏起来,搜查就困难”

片山叹一口气。这也是工作查案查到瑞士来了!

“好吧!我会留心的。不过,如果贴得太紧也太奇怪啦!”

“刑警就是要在这些节骨眼上小心应付。”栗原横蛮地说。“而且,你身边有石津、妹妹和福尔摩斯,即使你不在也没问题吧!”

“这是什么意思?”片山不由反驳……

哀哉!片山放下话简,转过身来,发现晴美直挺挺地站在面前。

“哥哥!”晴美气势汹汹地逼上前来,片山慌忙往后退。

“你们在谈什么?实穗的父亲怎”

“他被杀了,还被人嵌进墙壁里。”片山说。“对了,你说有话告诉我……”

“讲清楚一点!”

晴美咄咄逼人,自然有她的道理。

片山只好一五一十地把栗原的话重复说一遍。

“哦——那个女人来了这里?”

“还不知道。说不定就是跟忠井在一起那个女人。”

“杀了丈夫,把他嵌进墙壁——何等可怕的女人”

“可怜的是实穗哟!我真想把真相告诉她!”

“可是,万一因此让凶手逃脱,可就血本无归了!”

“这点我也知道……但从骨肉之亲来看,想法又不同那是别人理亏罢了!”

“说的也是。”

这时,福尔摩斯望望门口,喵了一声。

“有谁在外面!”晴美急忙走过去,打开房门。“没有人呀!福尔摩斯!”

“喵!”

“他说,不可能的!”

“可是!走廊弯弯曲曲的,大概跑掉了吧!”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二章 漫长的黑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色猫登山列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