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色猫登山列车》

第三章 繁忙的一夜

作者:赤川次郎

1

“总而言之,现在要将所知道的一切整理出来。”

片山叹一口气之后如是说。

大家都会停止用餐,侧耳倾听片山的意见。现在却不是

“这件事早就知道啦!”晴美漫不经心地挥挥手。“更重要的是,实穗小姐明天就回去这宗案子是否在这里解决的好?”

“对呀!所以我……”

“吃过饭再谈好”石津叉起一块肉说。

“喵!”福尔摩斯叫了一声,意思好像是说“够啦,不要讲”

“哼!”片山在口中嘀咕着,烦躁地开始吃肉。

石津惊讶地说:“片山兄,你还吃肉”

“有什么不对?”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不是吃过甜品了”

“是难道有法律规定,吃过甜品不能吃肉?”

“哥哥,冷静一点好不好?”晴美皱起眉头。“若不冷静处理的话,事件就没指望可以解决了!”

“所以我说……”

“为了这个缘故,首先必须把所知道的一切整理出来。”

“完全同意。”石津说。

片山气得叉起一块肉。石津的表情愈发不安……

出奇地安静的餐桌。舒维哲荷夫酒店的餐厅依然空旷。由于本地人较迟用晚膳,而团体客还没进来。

其实,片山等人已经习惯了旅行,一到酒店就先询问团体客的预约时间,于是在这之前进来用餐。

“石津。”片山振奋精神,问:“你真的去找过了那间酒店?”

“片山兄,你怀疑我”石津似乎大感意外。“自从认识你们两位以后,我对你们撒过谎”

“这点我明白……”

“确实,我曾经对父母和上司说过谎话。记得小时候,我扔球打破家里的玻璃,我坚持不是我做的,嫁祸给别的小孩。看到那小孩挨骂时,我好痛苦假如那孩子因此改变人生观的话,我将一生背负撒谎的罪……”

“喂!谁有空听你谈身世嘛!”片山打断他。

“对不起!”

“没关系。不是很感人的故事”晴美说。

“真的?晴美小姐,你不会因此轻蔑我,原谅我的过去”

“别在这个地方表演新派悲剧好不好?”

“喵!”福尔摩斯叫了一声,听起来仿佛在叫好。

“可是,为何找不到那间酒店”晴美突然提出来——她说话转换方向的速度,足以跟过山车相比。

“就是嘛。会不会是这张卡弄错”

片山在心里说,是你的寻找方式不对罢了!又怕说出口以后,石津又开始他的“自传”。

“总而言之,咱们的欧洲之旅即将结束了!”晴美极巧地改变话题。

“结束就谢天谢地啦!”片山说。“如果又遇到凶杀案,恐怕回去日本时,我已经白发苍苍了!”

“好夸张!”

“关于这宗案子,已经交给后来的人接办了吧!”石津突然认真起来,反而使片山不安。

“喂!你还想吃肉”

“吃”石津说。

这样倒是放心。

“这件事可分正道和旁道来谈。”晴美说。

“什么事?”

“当然是命案了!”晴美冷冷地瞪片山一眼。“首先是水田雄一郎被杀,被人嵌进墙壁。这是事实吧!”

“没有人自杀了自己跑进墙壁里去的!”片山说。

“然后是水田的女儿实穗,跟浅井勇治结婚,婚后来度蜜月。换句话说,这两个不可能杀死水田雄一郎。”

“喂,你是说实穗杀父?”片山连忙打岔。

“这种事有什么奇怪?妹妹杀哥哥也不出奇呀!”

片山喝一口水,干咳一声。

“不仅是实穗,浅井勇治也有动机。假设他跟实穗结婚,目的是为了财产的话。”

“可是。浅井和实穗起程度蜜月的次日,水田雄一郎才出门的。”

“所以我说他们两个不可能杀人呀!当然,不能排除串谋的可能性。”

“这倒有可能。”

“水田雄一郎的妻子江代嫌疑最大。因为水田不在家的次日,她自己也出国旅行去”

“跟忠井在一起的女人可能是夏代。”

“这点很快就能分晓唯一不可思议的是,水田既然知道自己有被杀的可能,为何不提防”

“纵使提防了,也有可能被杀”

“晤,这里牵连到被实穗抛弃的忠井安夫。他为何追踪实穗到这个地方来?”

“因为他恨她呀!”

“尽管如此,有必要追到瑞士来出国费用不是小数目哦!”

“说的也是。但是假如他认识水田夏代的话,当然由夏代出钱”

“毕竟,先决条件是确定跟忠井在一起的女人是不是水田夏代。”

“可是,如果她是的话,为何实穗不出声?”

“不知道。那是一个谜团。”晴美叹一口气。“我想吃蛋糕!”

于是,名侦探的“凶手调查”到此暂时中断。

蛋糕来了以后,晴美的心情又好起来。

“咦!阿义!”——传来一声乌鸦叫。

片山可以设法躲开团体客,就是不能躲开亲爱的儿岛光枝。

“姑妈!”片山无奈地欠欠身。

“不必多礼,坐吧!我们人多势众,要去对面的大桌子。”

“是”

看到那群阿婶团吱吱喳喳地穿过餐厅的情形,片山不由松一口气,暗自庆幸她们没有坚持同座。

“明天开始,已经可以自由行动了,太好啦!”光枝开怀大笑。“这也是谈话的材料。我们居然跟杀人犯同乘一部巴士!哈哈哈。”

看来她觉得发生命案十分有趣。

“搜查的事将交由国内继续承办。”

“是呀。还有什么现场检证的,瑞士之旅怎么办?兼带影响阿义的蜜月”

“我的……”

“阿义。”光枝压低声音。这种神神秘秘的独特调子,是当谈到婚事时才有的事。“那个靖子妹妹,如何?”

“你说多田靖子?”

“对呀。我想她最适合你。”

“她才十八岁哟!”

“不好相差十年八载,到了六七十岁就不以为意”

“好长远的故事。”

就在这时,阿婶团中的一名妇人走过来。

“光枝娘,坐哪儿呀?再不快些决定的话,无法叫菜呀!”

“来啦来啦!马上过来——阿义,再见啦!”光枝挥挥手,摇摇摆摆地走开

瞬即传来尖锐的说话声。

“喂!谁向我借了围巾?我忘了,是谁嘛?”

“还在提这件事我说了,没有人向你借围巾……”

“肯定借了!我记得清清楚楚!我还没老糊涂!”

“上次你说我借走你的手袋,其实不是在你手上”

“那个不同!那是……”

片山非常同情那个一直呆站在旁边等候光枝等人点莱的侍应。

“我看,起码三十分钟以后才能决定吃什么。”片山说。

“难道是巧合?”晴美说。

“喵!”福尔摩斯叫一声。

“喂,它想表示什么?”

“是不是想吃甜品?对了,你认为怎”晴美说。

“替福尔摩斯叫一客蛋糕”

“不是那个意思,我说靖子小姐哟!”

“多田靖子怎么啦?”

“我是问你,她在瑞士遇见浅井勇治,到底是不是巧合?很有可能是故意走在一起的。”

“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她是姑妈带着旅行的。”

“尽管如此,也许她事先知道浅井的新婚旅行日程,偶而听姑妈说起行程相同,所以跟着来呀!”

“不是没有道理……那么,你认为她和浅井暗中有了什么企图……”

“我可没这样说哦。不过,没有人知道她和他之间过去的感情关系嘛!”

“说不定,实穗是知道的。”

“可是,那晚浅井和靖子在谈话时,实穗不也是在跟别人相会”

“问题就在这里。”片山点点头。“松本见到的到底是谁”

“只要知道是谁的话……”晴美蓦地推翻自己的想法。“对啦,他也被杀”

“你忘掉”

“第一个疑问点,松本的死是否跟水田雄一郎被杀的案有关。”

“唔……真想不通,松本为何遇害。”

“也许是背后的交易,跟走私毒品啦拐带啦有关。”

“拐带?太老套”

“哼!像我这样的美女,就是拐带对象罗,可能被人卖去哈林区。”

“对方一定退货了,把你送回来!”

“什么?”晴美大发娇嗔。

“喵!”福尔摩斯发出惊吓的叫声。

“总而言之,杀死松本的是当时巴士上的其中一个人。”

片山说。

“那是毋庸置疑的。纵然是杀错人。凶手也肯定坐在巴士上。”

“坐在车上的是我、石津、多田靖子、浅井和实穗,以及姑妈和她的朋友。”

“似乎可以排除那个阿婶团吧!”

“会不会是其中一名阿婶看上了松本,对他穷追不舍……”

“你想得太多”

“是不过,回到现实说一句,候补是多田靖子、浅井勇治和实穗三个。”

“不错。松本因为看到实穗跟人相会而被杀的话,实穗就可疑”

“可是……”

“现在终究是假设嘛。在那黑暗之中,任何人的行动都不为人所知的。”

“是的。反过来说,凶手搞错对象,误杀松本也说不定。”

“谁在松本后面?”

“靖子和石津。我一个人坐在后面?”

“晴美小姐!”石津突然提高产量,吓了晴美一跳。

“怎么啦?石津……”

“我绝对没有别的居心跟多田靖子小姐坐在一起。这是片山兄的阴谋!”

“我为什么策划那样的阴谋?”片山勃然大怒。

“靖子小姐坐在哪边?”晴美不以为意地问。

“甬道那边,石津在窗边呼呼大睡!”片山说。

“只是闭目养神而已!”石津辩驳。

“这么一来,假设凶手错杀人的话,很可能是想杀靖子而误杀松本”

“是这样但是,有谁会狙击靖子”

“浅井如何?”

“浅井?”

“对。假设靖子对他余情未了,拼命纠缠的话……”

“可是,据你该晚所听到的……”

“可能是有意让我听到而演的戏剧。”

“会”

“纵使不是演戏,浅井亦有可能害怕他和多田衣子的事被实穗知悉呀!”

“唔……”

“实穗以为丈夫被人抢走了,于是想杀靖子……”

晴美把所有人都看成杀人犯了!

“你以怀疑别人为生活情趣”片山说。

“胡说!”

“对了,载你的那部车……沼内和子”

“她是侦探哩!而且是受聘来保护安穗小姐的。”

“那是她本人这样说而已。又说委托人是水田雄一郎,随她怎么讲啦!”

“是听说她认识松本。”

“但是她否认了,为了堵住松本的嘴巴……”

“且慢!我和福尔摩斯坐在她的车上哦!”

“但是四周黑暗,如果她从车上偷偷出来……”

“然后偷偷跟上巴士,绞杀松本先生?”

片山耸耸肩。“看来做不到。那么她是清白的……”

片山等人的“凶手推理会议”到此为止。因为栗原走进餐厅来

“已经吃饭啦?”

“已经吃完”片山说。“探长,请坐。”

“不,我不饿,在飞机上吃得太饱啦!”栗原苦笑。“想到飞机餐也包括在机票内,不吃白不吃!”

“有什么事”

“是的。我知道水田夏代住宿的酒店”

“在哪儿?”

“叫‘k’。在这个市镇好像是三流酒店的样子。”

“k酒店?”片山转向石津。“喂,把那张卡拿出来看看!”

“信用卡”

“你有信有卡刚才给你那张酒店卡哟!”

“喔!在这里。”

卡上面写着,酒店“k”,房间号码“35”。

“你找到什么地方去”片山斜睨他。

“难道在别的市镇,不是这里?”

片山放弃争论,站起来。“好吧!现在去找水田夏代!”

片山等人离开餐厅时,发现光枝等人还在争执不休。

“我说不是我!”

“不,确实我把围巾借给了你……”

她们好像终于叫完了菜,因为坐在邻座的沼内和子帮忙看德语菜牌。

片山等人的桌子离沼内稍远。其间夹着光枝等人的桌子,恰好挡住了视线。

片山等人出去以后,沼内和子也立刻站起来,走出餐厅。

2

“no!no!”

酒店的柜台人员如此固执地重复这个字眼。

“头痛死了!”栗原也困惑不已。

他们来到目的地k酒店时,在柜台被人喊住,正在进退两难的境地。

不过,站在那名固执的老职员的立场,几名不属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 繁忙的一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色猫登山列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