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色猫登山列车》

第四章 山的叹息

作者:赤川次郎

马特汉峰高高耸立在晴空下。

举目眺望马特汉峰的伟容时,片山几疑那不是真实的光景,不由明白何以古人认为天空是由高山支撑的想法。

片山正在酒店的露台上,悠然仰望马特汉峰奇观。

当然,如今置身凶杀案的漩涡中,无法太过悠然度日。可是,人类需要休息,乃是生命的定律。

尤其是不晓得怎办才好的时候……

露台上不见其他人影。宁静的下午,游客全部都出去参观浏览

“来到这种地方,懒洋洋什么也不做也是好的……”片山喃喃地说。

对。假如身边有个心爱的情人陪着更好……

维也纳的樱井麻理,不知在做作么?音乐家也真不易

“真不可思议。”突然旁边有人说话。

片山大吃一惊,回过头来。不知何时,沼内和子站在身边,一同仰望马特汉峰。

“我吓到你抱歉。”沼内和子微笑。

“没有……但你时常安静地行动,我完全没有留意到。”

不知她身上是否有“忍者”的血统?

“作为导游,既不能太过惹人注目,但也不能令人无法意识到她的存在,所以不知不觉地养成安静行动的习惯”沼内和子说。

“原来这样”

片山看着她的鞋子。海绵垫底,走起路来的确无声无息。

对。昨晚在坟场遇袭时,有光接近,似乎没有听到足音。袭击他的家伙,大概也是穿上这种鞋了的吧!

“什么事不可思议?”片山问。

“”沼内和子有刹那的惊愕。“我说了”

“不,大概听错”片山慌忙说。

“也许我说我曾看过无数次山,每次看它对,却像第一次看到般心里扑扑跳。”

“哦。因为它太美”

“嗯。不过是岩石而已,竟然如此美丽……”

“要爬上去很不容易吧!”

“上到山顶的确不容易。”沼内和子说。“不过,从‘小马将汉峰’可以看得更近。”

“哦,是”

“就在旁边的山峰,有吊车可以上去。”沼内和子看着片山。“想不想上去看看?不会花很多时间哩!”

片山拿不定主意,他很想上去看看。怎么说,一生人难得来到这些地方

“我跟妹妹商量看看。”片山逃避

“好的。”沼内和子微笑。“你们兄妹感情很好呀!”

“也不是的,她的个性很强。”

“不过,她很担心你呢!羡慕极”

“怎么说?”

“没什么——我也有个哥哥。”沼内露出有点寂寞的神情。“他很疼我,太疼了,将我的男朋友都赶走”

“我了解你的心情。”片山说。

“不过,假如哥哥真的爱妹妹,最后应该让步才对。但我哥哥没有这样做。托他的福,直到如今我还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她笑了笑。“对不起,向你大发牢騒”

“不,没关系。”

“片山先生,你一个人不准备结婚”

“不……没有这样决定。只是没有女性青睐而已。”片山非常坦白地说。

沼内和子扬声娇笑起来。

“抱歉。瞧你说得多么认真”

片山什么也不说。通常的所谓悲剧,开始于认真的话被人当作玩笑。玩笑的话被人当作认真来接受。此外,愈是强调愈使对方深信不疑,这是片山从经验得来的真理……

“你讨厌女人?”沼内和子问。

“不……不是的。”片山含糊地说。对于这个问题,有谁可以清晰地回答?

“好极”

片山莫名其妙。“为什么好极”

“因为那位靖子小姐爱上了片山先生呀!”

片山直眨巴眼。“怎么可能?”

“真的。我也是女人,十分了解她。”

“可是她……”

不错。多田靖子应该还对浅井余情来了,不能忘记他。

“说不定靖子小姐本身并不清楚自己的感情。不过,只要有契机的话……”沼内和子突然想到什么,“片山先生,你还会在这里坐一阵子”

“我没什么事……”难为情的答案。

“我想给你看一件东西。”沼内和子说。

“什么东西?”

“到时自有分晓。”她微笑。“五分钟后,请到我的房间来。”

“去你的房间?”

“嗯。我认为对破案一定有帮助。”

“到底是什么……”

“五分钟后。记得哦!”沼内和子打断他的话,转身离去。

片山拧拧头。但是既然对破案有帮助,毕竟不能置之不理。

她说五分钟,片山傻乎乎地等了五分钟,从露台走进酒店中。

沼内和子的房间在一楼。片山问到了房间号码,实际上不晓得在什么地方。

好不容易找到正想敲门,发现房门虚掩着。

“沼内小姐……”

打开门往内窥望,里面是黑沉沉的,窗帘拉上片山的心扑扑跳。

想到那天因着自己敲门造成水田夏代的死,这次也不由反射地想起来。

“沼内小姐——你没事吧!”片山走进房内。“我开灯啦——”

“不要开灯!”传来沼内和子的声音。

片山松一口气。“怎么不开灯?”

“请你关上房门。”

“可是,太暗啦!”

“没关系。”

片山只好关上门。由于是大白天,虽然拉上窗帘,依然有点光线透进来。眼睛习惯黑暗以后,逐渐看见房内的情形。

房间不大,可以见到右边是床。沼内和子的声音从床上传出……

片山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

“片山先生。”沼内和子的声音像在耳语……

“这个……”

“来嘛。”沼内和子从床上坐起来,上半身发出白色的萤光。

“不……”片山立刻全身冒冷汗。

“放心好只是今天陪一陪你。”

根据片山的定义。这种事不是“陪一陪”那么简单。

“可是,我……我是个无聊乏味的男人……”

“我没有魅力?”

“不,没有的事。”

“那就过来吧!”

眼睛适应以后,很清楚地看到沼内和子躶露的玉体,片山的脸更青

“我有女性恐惧症,特别这种状况下……”片山一边说,一边靠近床边。

“你在把持不定呢!这种事何必考虑?”

是也许是吧!片山佩服得很。

“毕竟需要心理准备的。”

片山想逃,出其不意地被她捉住。

“片山先生。”

“啊——我——”

片山还在语无伦次地挣扎时,已经被她拉到床上。

——就在那时,房门打开

片山吃惊不已。他忘了,欧洲的旧式酒店,通常房门都不是自动锁的。

“咦!靖子小姐。”沼内和子说。

站在门口发愣地注视片山和沼内和子的,乃是多田靖子。

“打搅了!”靖子回过神来,用僵硬的表情行礼,带上门走

片山不明所以地站起来。

“到底这是怎么回事?”

“契机呀!”

“靖子小姐一定可以发现自己对你的感情”

片山冒火“多谢关照!这种事是个人的选择,不必费心!”

说完.他快步冲出沼内和子的房间。

片山在走廊上边走边嘀咕:“真是好管闲事!自扫门前雪就是了,何必管人家瓦上霜?”

蓦地停下脚步。

靖子独自坐在酒店大堂的沙发上。

片山走过去,在她旁边的沙发坐下。

靖子抬起头来。

“咦?你丢下她不管了”

“我和她根本没什么。”片山苦笑。“她只是关心我,说要做给你看。”

“做给我看?”

“对。她一心以为你很喜欢我!”

“我……”

“她说那样子刺激你,使你明白自己真正的心情……人类总是做些不合情理的事”

“沼内小姐那样做?”

“我完全被蒙在鼓里的。你不是喜欢浅井勇治无论多么浪漫的旅程,总不能那么简单就发生感情的……”

“可是……我真的喜欢你。”

“是那么……为什么?”片山反问。

“我喜欢你。”

片山拼命眨眨眼睛。“你知道你……”

“在翁格花拉山上,从你救我的那一刻起,我就开始喜欢你而我居然没有留意到。”

靖子向片山靠过来,当然片山拼命后退他退到沙发边端去。怎么发展成这种局面大意外啦!

“儿岛阿姨说过的,叫我跟你交往看看。”

多管闲事的女人!

“可是……我比你年长十岁以上”

“我不介意。”

介意的是我片山想。

“片山先生,你是不是已经有了意中人?”

靖子的说法有点忧郁的味道,叫片山的心紧搐了一下。

怎么自己……突然如此受女性青睐?

片山所爱慕的女性,通常都有悲哀的遭遇,不太幸福的情形居多。难道自己是这类女性“休息的港湾”?

“你的心情……我很感谢。不过,毕竟你不适合我。”片山坦率地说。

靖子垂下眼睛。“是”

“我不是说你不可爱。”片山慌忙解释。“只是……应该怎么说呢……就是……”

结果,他也不懂自己想说什么。

靖子突然抬起脸来,嫣然一笑。

“可以爱情是很美妙的东西。有没有谈恋爱并无关系。片山先生,请不要勉强自己。不过……”

“怎么”

“我有一件事告诉你……”靖子压低声音,向片山招招手。

“说说看。”

难道是秘密?片山立刻把脸靠过去。

“我说……”靖子飞快地在片山睑上吻了一下。“就是这件事!”

片山脸红

“喵!”

“我看到了!”

不知何时,福尔摩斯和晴美在注视他们。

“晴美姐,对不起。我对你哥哥……”

“算我既不是他的爱人,他又不是我的丈夫!”

片山掏出手帕来抹汗。

“你到哪儿去”

“彼此彼此。我早就知道你在什么地方勾引女人去了!”

“胡说八道!”片山大怒。

“喂,听说有个地方,可以很靠近地望见马特汉峰,你想不想去?”

“是不是‘小马特汉’?”

“咦,你怎知道?”

“这……”片山迟疑一下,“从书上看来的。”

“去不去?反正呆在这里也找不到凶手啦!”

确实如此。这里的凶杀案由本地警方调查着,反而轮不到片山等人插手

“探长会不会发怨言呀?”片山毕竟很在意栗原。

“探长是为查案而来的,管他!”

“你愈发冷酷无情了!”

“是又如何?也许今生今世不会再来瑞士了,但是回到日本以后,命案还会继续发生哟!”

好可怕的歪理!

“我陪你去!”石津神秘地出现

“我带你们去!”沼内和子接腔,她也来当然好好地穿上了衣服。

见到沼内和子,片山不由难为情地移开视线。

靖子促狭地笑一笑。“片山先生,沼内小姐的床好不好睡?”

晴美悚然一惊。“这是什么故事?”

“没事没事!那么,大家一起出发吧!”片山大声喊。

“咦,你们准备上哪儿去?”

实穗和浅井刚从外面回来,走进大堂。

“上小马特汉山。”沼内和子说。“若是赏面,一起去如何?”

“好哇!我去!”

“可是……”浅井踌躇了,“你父亲去世了……”

“难道躲在酒店房间哭泣!我不依。”实穗说。“要哭的话,随处可以哭,父亲不会介意的。”

“好吧!一起去。”浅井的手绕到实穗肩上。

于是,一行人兴高采烈地出发了……

2

“哥哥,你没事吧!”晴美不耐烦地。“叫你在下面等,你又不听!”

“没事的……让我休息一下。”片山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交给我吧!”靖子扶起片山的腕臂。“瞧,那边有间咖啡室,休息一下好”

“好……”

刚才拒绝了靖子的“求爱”,有点过意不去。但总不能在此瘫痪下来呀!

他们从宙尔玛市区搭登山吊车,经由舒维哲,来到小马特汉山。这样一路换乘不同的吊车上来,不可谓不辛苦。

跟登山列车相比,吊车的上升速度快得多,气压逐渐下降,空气逐渐稀薄。片山当然适应不

可是,在咖啡室坐下来,喝过红来后.片山大致上稳定下来

在翁格花拉峰有过一次经验,又在相当高度的宙尔玛住了几天,身体也逐渐适应高山气候,恢复神速

“没事了!”靖子坐在对面,关切地窥探他的脸。

“呃,舒服多”片山苦笑。“你去眺望台看看风景吧!”

“我在这里很碍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四章 山的叹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色猫登山列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