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色猫狂死曲》

调音

作者:赤川次郎

今天并不是一般公司行号发薪水的日子,奇怪的是今晚这家饭店的餐厅却十分拥挤。“实在抱歉。”说话的人穿着燕尾服,好像是餐厅经理,他脸上带着兴奋的表情道歉。

“今晚客人特别多……”

“没有空位吗?”石津把不满的表情完全表现在脸上和说话的声音里。

“这些空位都是客人预约的,他们很快就会来。预约的客人很多……”经理的态度依然很客气,但是言外之意是没有先预约的人是不能请进的。

片山晴美碰了一下石津的手臂。

“石津先生,既然客满就算了,到别的地方去吧。”

“可是……”

石津还在犹豫。晴美当然很了解石津的心情。刑警的薪水并不丰硕,因为哥哥片山义太郎也是刑警,所以她十分了解。石津在荷包羞涩的情况下,特别请她出来吃饭,若因为餐厅客满遭到拒绝而打退堂鼓……石津是个男人,当然有男性自尊。

“下次再来这里好了。”晴美说。

“不,下次不知要等到什么时侯才有足够的钱来这里。”石津过于正直地说:“晴美小姐,你可以到外面等一下吗?”

“可以是可以……但是,为什么呢?”

“这里的事你不要管,交给我来处理。”石津挺着胸膛说道。

“好吧,我就在外面那个椅子等你。”

晴美走出餐厅。大饭店的一楼有五、六家餐厅,中央正好形成空敞的前厅,有几把十分漂亮的椅子摆在那里,晴美选了一把椅子舒舒服服坐下。

哥哥会不会把莱热过后才吃?不知道有没有分给福尔摩斯吃?不过,如果哥哥没有给吃的,福尔摩斯是不会答应的,根本不必去担心它。倒是哥哥才真是叫人挂心呢,年近三十,还没有结婚对象……

“片山因为有你,才不能结婚。”同事们常常这样对她说:“因为他没有感觉到单身的不方便,所以从不认真去考虑结婚的事。你不要管他,自己先快点结婚,那时候你哥哥就会想结婚了。”

晴美认为同事说得很有道理。母亲早逝,从任职警官的父亲也殉职以后,兄妹俩一起生活,哥哥多少有身代父职的意识,总认为有责任先把晴美的终身大事办妥再想到自己。而妹妹的心理却认为不能留下迷迷糊糊的哥哥不管,自己去嫁人,就这样互相牵制着,两人都不愿意下定决心。

“不知道……石津先生怎么了?”

就在这时候。有一群看起来像女大学生,闹哄哄地说话朝着这边走来。虽说是一群人,其实只有五个人,但那种热闹劲儿,抵得过十个大人。晴美当然也有过这种经验,她一面看着她们。一面回忆着,心里想,那个时期真是快乐极了。

也许是音乐学校的学生,其中有三个人手握着小提琴箱,另外一个提的是较大的中提琴。只有一个人是空着手没有拿乐器,也许她是主修钢琴吧!总不能带着美国史坦威演奏式钢琴在街上走吧!

看起来全像是富家小姐,身上穿的衣服虽不华丽,却可以看出是质料相当高级的服装,随着手势摇摆的皮包也是欧洲名脾皮件。

晴美曾经任职百货公司,训练出非常准确的眠光。她觉得这一票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无拘无束。

其中一个人偶然向晴美这边看。——不,不是看晴美。

晴美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她看到一个大约五十岁左右——也许年纪轻一点但容貌却衰老了——的女人,一直在看那个女学生。

她是一个令人感觉特殊的女人。似乎并不适合这种场所——原因并不在她的廉价衣着,而是在她圆睁的双眼中,散发一种盲信气氛的光泽。

晴美把视线收回。五个女大学生中,显得特别攫眼的那一位,突然笑容僵住了,双脚好像被胶粘住般,似乎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另外四个人则走进晴美方才被拒的那家餐厅。提着中提琴的女孩回头张望,说:

“嗨,玛莉,你怎么啦!”

“没有啊,没什么呀!”

被称为玛莉的女孩突然间清醒过来,以快速的步伐走进餐厅。

就在这时候,石津轻快地走出来,说:

“晴美小姐,我们进去吧!”

“不是己经客满了吗?”

“我让他们想办法。”石津神秘又得意的样子。

“你一定是亮出警察证件吧?”晴美瞪着石津。

“不……没那种事。只是我的证件正好露出口袋,又正好被他看见了。”

“哼,滥用职权。”晴美笑道:“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知道了。”石津一面说着,一面搔头。这样稚拙的动作出现在粗壮的石津身上,显得特别可爱。

“那么,进去吧!”晴美往前走,突然下意识地回头看,那个五十岁左右的女人已经不见了。

“有什么事吗?”

“没,没什么。”

进到餐厅里,一位像是这里的经理亲自为他们领路。

“很抱歉,位子太靠里面了。”

“不,没关系。”

晴美就座后,发现邻桌是刚才那五个女大学生,正好围坐一长桌。那位叫做玛莉的女孩也高兴地端着一杯葡萄酒。

“晴美小姐。喜欢吃什么就点什么吧!”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

点完菜以后开了一瓶葡萄酒,晴美的酒量不错,喝了几杯。

“片山先生那儿不要紧吧?”

“为什么这样问?”

“我在想,他会不会生气?”

“他的脸色当然不会很好看,不过你也不用担心,他知道我和你在一起,会比和别人在一起放心多了。”

片山义太郎并不赞成妹妹和刑警约会,尤其是在父亲殉职警界之后,反对更为强烈。

“是这样就好了。”石津说话的口吻似乎缺少信心,“最近总觉得片山先生在看我的时候,眼睛里杀气腾腾的。”

晴美不由得大笑起来。

“你说得也未免太夸张了吧!”

两人喝着葡萄酒,晴美听到刚才那些女大学生们的谈话:

“看哪,快要八点了。”

“不要说了,反正没有希望。”

“你只不过是嘴上说没希望,其实你脸上的表情全是信心。”

“我真的是没希望,已经放弃了。把《幻想曲》弄得不成样子。”

说这话的是五人之中身材较小而略胖的女孩,她拿的乐器是小提琴,虽然戴着眼镜,却像脸上的装饰品似的,增加几分可爱气质。

“上一次比赛时,真知子也说过同样的话,结果她还不是拿第一名。”

“这一次可不一样,和学生的比赛层次大不相同,有我这种技术的人太多了。”

“太多了?这太夸张了吧!玛莉,你怎么样?胸有成竹很笃定的样子。”

“我有几斤几两重自己很清楚。”被称为玛莉的女孩说:“能留到最后一次预赛已经很不错了。”

“我认为玛莉和真知子都能参加决赛。”

“同意。我愿意下赌注,一个手提包。”

“好了,真讨厌。”真知子瞪了她们一眼,“事不关己就说风凉话。你说对不对?玛莉。”

玛莉那女孩笑而不语。

“说是八点钟左右会把结果通知我们的,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消息呢?”

“别说了,我们不要再谈比赛的事好不好?”真知子道。

“玛莉,如果只有一个人能参加决赛……”

“怎么样?”

“今晚的帐单由那个人付钱,好不好?”

“赞成。真知子,你带钱来了吗?”

“不,我准备让玛莉付钱,所以我只带买车票的钱。”

引得五个人笑成一团,连邻桌的晴美都笑了。那个叫玛莉和真知子的女孩看起来都很有自信的样子,不过听她们言谈的情形,又像是有些不安。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比赛。”石津也听到那些女孩的谈话,好奇地说:“是泳装还是什么比赛?”

此时,餐厅经理踩着快步向女孩们走来。

“哪一位是樱井玛莉小姐?”

“是我。”玛莉表情紧张。

“服务台有你的电话。”

“谢谢……”站起来,又说:“我不要去接,真知子你去接吧?”

“才不要。听到只有玛莉入选,而我却被淘汰的消息,对我太残酷了。”

“我好害怕,谁去接电话好不好?”

“不要。你还是快去吧!”

玛莉几乎是被大家推着离开座位。突然神色一转,向着晴美走来。

“能不能打扰一下?”

“什么事呢?”

“我想请你替我接个电话。”

“我能吗?”

“是比赛委员会打来的,只是通知樱井玛莉和植田真知子能不能参加决赛,拜托你替我们接这个电话。”

“好的,我去接电话。”晴美微笑着站起来。

“谢谢。”

晴美迅速走到服务台,拿起放在电话边的听筒。

“对不起,让您久等了。”

“你是樱井玛莉小姐吧?植田真知子也在那里吗?”女性的声音,说话很利落。

“是的。”晴美道。

“这里是史塔维兹小提琴比赛委员会。”

晴美大吃一惊。因为史塔维兹比赛曾在报上被大肆喧腾一番,是一流的音乐比赛。看来那两个女孩是相当优秀的人才了。电话那一端继续说道:“比赛审查结果,樱井玛莉小姐和植田真知子小姐两位都晋入决赛。恭喜你们,详细情形明天会寄出通知单。”

晴美听完放下电话筒,向着女孩们挥手大声说:

“两个人都能参加决赛了。”

那边突然爆出尖叫声,五个人都叫着跳将起来,也不管踢翻了的椅子。

其他的客人被这些声音吸引,都向女孩们这边看,弄不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晴美觉得这件事和自己有关似的,也满心高兴。当她准备回到自己的座位时,服务台的小姐叫住她:

“樱井小姐又有电话。”说完把话筒递给晴美。

晴美犹豫了一下,而那五位女孩仍拥抱在一起笑成一团。她决定先接了电话再说。

“喂——”

“你是樱井玛莉吗?”是一种压低嗓门的奇怪声音。

“请问您是哪一位?”

“你听清楚,绝不能让你得到冠军。”

“你说什么?”

“如果你想保住生命,演凑时就要故意出错,否则……”

“你是谁?”

那边挂断电话。——晴美轻轻放下电话筒。

晴美曾经参与过哥哥以及福尔摩斯的几次犯罪调查,刚才电话里的声音可以感觉得出的确充满恶意,绝不是单纯的开玩笑或恶作剧,使人嗅到一种浓重的异味。虽然这是晴美的直觉,但这种直觉的准确性至少要比哥哥强多了。

晴美看着那五个手牵手高兴得流泪的女孩,似乎看到一团黑影笼罩在她们头上。

“谢谢。”回到座位时,樱井玛莉来道谢。

“别客气,恭喜你了。”

“谢谢。如果……不嫌弃的话,我们能不能一起坐?”她看了一下石津,又说:“两位都请过来。”

“谢谢,恭敬不如从命,石津先生,好不好?”

“这……”

“六个小姐,只有你一个男生,不会不舒服吧?”

晴美口里说着俏皮话——心里盘算着也许能从女孩们的谈话中听出端倪。晴美决定不说出后来那通电话内容。至少现在不要说出来,以免扫兴。

服务生过来把两个桌子并在一起,变成长形的餐桌,显现出晴美和石津占据一端的情况。

“冒昧的请问,两位是夫妻吗?”

“不,不是。只是很普通的朋友。”晴美笑道:“我叫片山晴美,这位是石津先生。”

“我是目黑警局的石津刑警。”其实他大可不必把自己的职业也说出来,也许石津太紧张了。

“原来是刑警先生,那我可放心了。”植田真知子说。

“有什么不放心的事吗?”

“喝醉了会送我回家吧!”真知子说着笑了起来。

照年龄说来已经是过了爱笑的时期了,也许是现在太高兴了,忍不住不停的笑。和真知子比起来,樱井玛莉就镇静多了,她只是双频泛红,有些兴奋。

“什么时侯决赛呢?”晴美问道。

“还有两星期。”玛莉回答。

“一定很紧张吧?决赛时演奏什么?”

“不知道,所以才很紧张。”

“是当场指定曲子吗?”

“是的,指定曲要演奏巴赫的无伴奏曲一首。还有协奏曲,协奏曲必须是贝多芬、布拉姆斯、柴可夫斯基、门德尔松、西贝柳斯、布鲁赫……等人的作品,要到当天才知道是哪一首曲子,必须把许多首曲子都勤加练习才可以。”

“真不得了!”晴美摇头赞叹。

“更不得了的是新作品。”真知子说。

“新作品?”

“是委员会委托什么人为了这次比赛特别作的新曲,所委托的人,以及所作的曲子都是保密的。”

“什么时候才能知道呢?”

“决赛前一个礼拜。”

“那么在一星期要把这首新曲子练得很熟?”

“演奏时必须背谱,记忆力是不成问题的,因为都已经习惯背谱了。”

“比较有问题的是如何去诠释。”玛莉接着说:“因为是新曲,没有范例可参考,必须自己去看谱、体会、诠释之后再加以演奏。”

“而且,禁止与别人商量。”真知子道。

“禁止?可是有一星期……”

“在这一星期里,参加决赛的人都必须入官。”真知子说:“一星期中不能离开官场、禁止通信和通话。”

“真想不到是这么不简单!”晴美叹息不止,她想如果是自己,一定受不了精神上的压力。“这么说来,与世隔绝了一个星期。”

如果那个电话是认真的……“否则就……”后面接着的必然是“没命”,那一个星期显然是绝佳时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色猫狂死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