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色猫狂死曲》

第一乐章 不太快的快板

作者:赤川次郎

打开了门锁。

“好了,进去吧!”

穿着皮草短外套的男人说。对秋日午后而言,这样的穿着似乎有些夸张。只要瞧一眼他那干燥而全白的头发,就可以估计他的年龄在六十岁上下,但他的容貌却十分光泽且有活力,体型也像西洋人,腿长而魁梧。

他全身散发出精力,而没有丝毫的粗野气质,给人一种温文儒雅颇具睿智的印象。他显得非常镇静沉稳,有独特风格,可以看出是位居领导者。

正如外型所显示的,他的确是这样的人物——日本音乐指挥界的长老,朝仓宗和。

“这房子好像有点阴森。”站在朝仓身后的男人说。他穿着西装,打蝴蝶领结,极平凡的上班族打扮,是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

此人中等身材,脸色灰暗,似乎缺少运动。他不断地用手去扶往下滑的深度近视眼镜。他显然比朝仓年轻许多,神态上却又比朝仓衰老。

“是吗?”朝仓愉快而不以为意地说:“在不知情者的眼里也许如此,但是,我是十分怀念这里。”

“一定有很长的时间没有人管理吧?”

“不、并没有很久,顶多是七、八年吧!反正进去就知道了。”

“似乎有小提琴之妖会出现呢!”

“你镇静点吧!你不是无神论者吗?”

“我是不相信有神或魔鬼,但妖怪则另当别论。”

“还是先进去再说吧!”朝仓带着些不耐烦的表情推着紧闭的门。

跟在朝仓后面站着的人,是在朝仓任职指挥的新东京爱乐管弦乐团里担任事务局长,同时也兼任史塔维兹小提琴比赛大会的事务局长,名叫须田道哉。虽然他在音乐界工作,但他对音乐却是一窍不通的,而这一点也正是朝仓喜欢他的地方。

须田虽然不懂快板与行板的差别何在,但对拨算盘的平衡感则颇有独到之处。

所谓的音乐指挥家都是专制的独裁者,这一点朝仓也不例外,甚至可以称为是典型的代表人物。

因此,须田对音乐的无知,对贝多芬和柴可夫斯基,哪一个对听众较具吸引力,向来是毫无兴趣,这一点倒使朝仓减少许多麻烦。

门终于推开了。

两个人走进一个空旷的房间,房子面积不算很大,但客厅的天花板直达二楼高,因此乍进入里面时感觉房子很大。

“木头的香味真好。”朝仓不由得深深吸了一口气,“现在的学校简直就是钢筋水泥箱,在那种地方,乐器怎能放心地发出声音。小提琴是用木头制造的,还是在木头的环境里才能发出最美好的声音。——喂——你在干什么?这是西洋式房子,用不着脱鞋呀!”

“原来如此,我正在找地方以便脱掉鞋子,幸好您告诉我。”须田好似才放心地走进来。

“你看怎么样?我在这里渡过三年时光,到处都能勾起我的回忆。”

“是……”须田东张西望之后说:“不像我所想的那么差,大慨不必花太多工夫就可以整理好。”

“你真是一个洒脱的人。”朝仓笑道:“我带你到处看看吧!”

从大厅向右走,有两扇宽大的门。

“这里是餐厅,很宽大吧!”

这是个长形宽敞的房间,一张十分结实的长方形餐桌,摆在正中央,餐桌四周环绕八把高靠背的椅子。

须田用手敲打或摇动每一把椅子,似乎在试它们的耐力如何。

“一点也没有松动,古董货就是很结实。”须田激赏地赞美着。继续又说:“一共八把椅子……参加决赛的是七个人,有一把备用的椅子,那是再合适不过了。”

“这是质料很好的桌子吧?虽然很古老,但是是北欧的木材呢!”

“嗯,事情办完之后可以卖到好价钱。”

“喂,你要弄清楚你是来干什么的!”

“是,是,我只是开开玩笑。”须田实际上是个完全没育幽默细胞的人,他以认真的表情说这句话倒显得十分滑稽。

“里面的门进去就是厨房。”

“哦,那正是我最担心的地方,厨房用具当然都很古老了吧。”须田说完立刻率先走进去,朝仓慢条斯理地跟在后头。

“怎么样?”

须田走过去用手摸摸瓦斯烤箱、电子炉及瓦斯炉和料理台。

“看来好像还能使用,但是瓦斯器具必须请瓦斯公司的人来检查一下。瓦斯的总开关可能已经关掉了。”说完,立刻又想起什么似的,“说起瓦斯我才想到,这一带是否已经换了天然瓦斯?”

“这个我也不知道。”

“如果是换了天然瓦斯,就必须全部更换。”须田双臂抱胸作沉思状。要是能打开他的头盖骨,必能看到他脑子里的算盘珠子拨得骨碌骨碌转。“这样一来的开销太大了,不如只留下烧开水用的瓦斯炉,三餐叫饭馆送饭。”

“这样未免太小气吧!”朝仓皱一下眉头说:“他们都是食慾旺盛,正大量消耗精力的年纪,你要让他们像上班族一样吃冷饭菜吗?那还得了。除非是‘箴言’餐厅肯把饭莱送过来。”

“是这样吗?”须田似乎己料到朝仓会有这样的反应,面不改色继续说:“那么就必须雇用厨师了。”

“短期的就可以了,只在这期间内需要用。”

“就是短期的才难找。”须田拿出笔记本把这件事记下来。“这里面的门是做什么用?”

“通到后院的。”

“原来如此……我能了解。哦,那个通风扇也必须换新的。”

“为了保证参加比赛的人不发生食物中毒,一定要选好的厨师,多花点钱有什么关系呢!”

“是。”须田露出苦笑说:“您的口头禅又来了,‘花点钱有什么关系呢’。”

“该用你的口头禅接下去啦,‘那钱从那里来呢’。”

“啊,算我说不过您吧!”须田很难得的真笑起来。

“那么,现在就去看看其他房间吧!”

两个人又从餐厅回到大厅,推开和厨房相对的门。

“这里是客厅。”朝仓道。

“真是了不起。”把脑袋伸进门里的须田瞪大眼晴发出赞叹。

“太暗了,你去拉开窗帘吧!”

“是……”

原本可以自己进去拉开窗帘的,但是职业使然,他比较习惯指挥别人去做。须田走进去,对飞扬起来的积尘不胜厌恶的样子,但他仍勉为其难的把每个窗帘拉开。

这个房间结构十分细长——但是仍有足够的宽度,往里面延伸得很深远。

房间的布局分为两部分,靠近门口大约有三分之一是客厅兼起居室,沙发围着几个小圆桌。与窗尸相对的墙璧下方有正式的壁炉,增添了客厅的庄重。

靠里面三分之二的空间显然就是小型的演奏场,最里面放着一架演奏式大钢琴,有二十几个座位面朝着大钢琴的方向。虽然可以说是观众座位,但椅子并没有固定在地面,而是排列着也相当典雅古拙的椅子。

“哦……实在很了不起。”总算把全部窗帘都拉开了的须田,一面努力而徒劳无功地用双手拨开飞尘,一面走向朝仓。

“很宽大吧,这里曾经邀请过音乐家来演奏。那时候每个星期天也都有学生来演奏。”

“的确是个很不错的地方。”须田再度环视四周,“也许还能做某种用途使用。”

“这里?”

“在这里举行‘暑假音乐研习营’,你看怎么样?或在这里举办演奏会也很有意思。对了,在这里挂一个装饰灯,这房间就可以命名‘骑士间’或‘公主间’……然后我们可以在广告海报上刊登彩色照片。”

“倒不如叫做(傻瓜间),怎么样?”朝仓笑道:“别忘了目前最重要的是比赛。”

“是。……那个壁炉还能使用吗?”

“应该是能够用的。冬天晚上,一群人聚集在这儿烧木柴取暖,那才真正有青春的感觉。”朝仓回忆道。

“可是,仍然必须考虑使用暖气,因为这一带很冷,尤其是入夜以后。”须田说道。

“当然。你要好好安排,不能让她们把手冻僵了。”

“用煤油炉最便宜,但是这是木造房屋,万一不小心发生火灾……还是使用瓦斯好了。”

“这个,你就看着办吧!”

朝仓说完之后,向着尘埃甫落定的客厅里面走去。他掀开演奏式钢琴的琴盖,拂去椅子上的灰尘坐下,手指在琴键上来回跳动,钢琴声音扩散在客厅的空间里。

“看样子是没有问题。”朝仓点点头说:“只要调音后就能使用。”

“原来是准备要买新的吗?”须田露出惊讶的表情说:“那要花一干万圆。”

“能在这里放一架失音走调的钢琴吗?”朝仓说:“我们上二楼去吧。”

通往二楼的楼梯是在大厅,楼梯很宽,斜度也很和缓,与一般日本住宅很陡的楼梯成强烈的对比。

“二楼全部是单人房,每个房间都很大。”朝仓说道。

“真想搬到这里来住。”须田叹一口气。

朝仓打开最靠近他们的一扇门,这一次他自己进去拉开正面的窗帘。

房间大约有五坪大,有床、书桌、书架、沙发,感觉上像是古老旅馆里的一个房间。所不同的是多了一个谱架。

“真是个很不错的房间。”

“因为要在房间里练琴,如果没有这样大的空间,音乐就不能充分发挥。”

“房间这样就可以使用了。那个门是什么呢?”

“是浴室。每个房间都有浴室和洗手间。”

“简直和旅馆一样!”须田又摇头赞叹。然后加一句,“也应该让参加决赛的人负担一点费用才对。”

“你……”

“开玩笑,别介意。”须田急忙说:“有几个房间?”

“一共有八个房间,另外在楼下还有一个管理员住的房间。”

“八间,七个人来住是足够了。另一个房间是您要住吗?”

“不能那样做,只有参加比赛的七个人住在这里。在这里练习,然后参加决赛。”

“真是了不起的事。”

“只靠技术是没有用的,必须要有坚强的意志力。”朝仓停了一下,说:“该看的地方都看过了,不必每个房间都看吧?”

“以后我慢慢再看,因为必须找木工来修补。”

“我也会慢慢想,是不是有什么需要补充的东西。来这里时他们便不是学生了,而是以要和对手竞争的身分来这里,条件当然也不同。”

“是的。可是我还是希望不要花太多钱。”

“花点钱有什么关系。今年的《第九》三次都由我指挥。”

“是真的吗?这可太好了。那一定是场场客满。”须田的脑筋立刻又开始计算利益。“s座……票价订五干圆吧!”

“你不可以订会使贝多芬生气的票价。”朝仓说道。

两个人走到房外,朝仓把大门锁上。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呢?”

“不知道最早的时候是作什么用。”朝仓向着汽车走去,一面说道:“好像经过几次转手,换了好几个主人。”

“这里其实也能当做旅馆使用。”须田说道。

“事实上的确曾经做过旅馆,但是维持不久。”

“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吗?”

“有……我是从管理员那里听来的……”朝仓支吾地说:“听说这里闹鬼。”

“是那个房子吗?”须田不由得停下脚步。

“不用担心,我在那里住了三年,连只耗子都没见到呢!”

“啊,吓我一跳。”须田摸摸胸口作惊魂末定状,“刚才我就说过我最怕鬼。”

“这件事你可不能说出去,大家都够神经质了。”

“这个我知道。”须田边关上车门边说:“就是求我我也不会说。”

朝仓坐在汽车后座,须田坐进驾驶座后发动引擎。

汽车在树林间行驶……

“真叫人难以相信这里也是东京。”

“唯有这里还留下一点武藏野的风貌。”朝仓看着车外说:“……内部装潢那些事在十天内能完成吗?”

“想办法赶工吧!”

“拜托你了。应该早一点着手……可是中间间隔太久,对他们不方便。”

沉默了片刻。须田说道。

“谁最有实力呢?”

“每个人的实力都在伯仲之间。”

“好像很多人都看好缨井玛莉。”

“她……的确是有实力的一个。可是,比赛往往会受当天情况的影响。”

“‘新作’由谁作曲呢?”须田问。

“你为什么要问这些事?”朝仓的表情变僵了。

“没什么……只是……如果是名家,报酬的金额就不同了。”

“到比赛当天为止,作曲者的姓名是绝对保密的,这一点你应该也很清楚。”

“是,我只是随便问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乐章 不太快的快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色猫狂死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