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色猫狂死曲》

第二乐章 如歌的慢板

作者:赤川次郎

一走进大厅,大家都同时发出赞叹的声音。

“哇!好棒呀!”

玛莉的眸子里放出光彩,她低语赞美着。

走在最后面的朝仓,满意地环视大厅。这里几乎没有改装,只是彻底的清扫,换过新的椅套,桌子不仅抹干净,而且擦拭得发亮。

在天花板上装了一个最新的美术灯,朝仓十分惊讶小气的须田,居然肯购置一个装饰用的昂贵物品,他曾经问须田这笔钱的来源,不知何故,须田只是笑而不答,十分伸秘的样子。朝仓当然不会有反对的意思,更不想责备须田如此处理财务。

“请大家到里面的钢琴前集合。”朝仓宣布道:“现在要把新曲的乐谱发给各位。”

刹那间七个人发出窃窃私语的嘈杂声,然后大家跟着朝仓先生到大厅的演奏式钢琴前,任选一把椅子坐下。

片山义太郎呆呆地站在门口。

“这里……简直就像宫殿。”片山义太郎嗫嚅地说:“福尔摩斯,你想,光是这个房间就有我们公寓的几倍大?”

也许是嫌片山的眼光不够远大,福尔摩斯根本不理会他,径自往里走去,对片山说的话一副听而不闻的样子。

“实在是太棒了……最好能在这里放映电影。”片山义太郎正在自言自语地赞叹不己时,突然身后有人说:

“对不起,打扰一下。”

他回头看到一位女子,像护士小姐似的围着白色围裙,推着手推茶车,车上放着喝红茶的架具。片山义太郎站在那儿正好挡住门口通路。

“啊,对不起。”

片山义太郎急忙让开,女子露出极不明显的微笑,推着茶车走过去。

片山义太郎想,她可能就是负责烹饪以及其他种种家事的女子,朝仓曾经提起过她。她并不具一般“佣人”的形象,是一位身材苗条的中年女子。她叫什么、名字来着……

片山义太郎赶紧翻开他的笔记本,记住别人的姓名是他最头痛的事。

对了,她叫市村智子。

现在必须把这七个重要人物的名字也一并记在脑海中。于是片山义太郎跟在市村智子后面,也向着大厅走去。站在史坦威钢琴前的朝仓,正向随意坐着的七位与赛者解释注意事项。

“……还有,除非是十分紧急的情形,否则不准打电话。各位都正当年少,也许会想听到心爱人的声音,但是安排各位到这里来就是为了使各位排除那些杂务,所以请你们忍耐七天。只有七天,相信他们不会变心的,一定会等待你们。根据我的经验,十天之内是绝不会出问题的。”

年轻人都笑起来;片山义太郎曾经听晴美说起朝仓,似乎他是个十分风流的人物。年轻人可能也听过一些传言,所以都会心地笑起来。

当然,那些笑声中流露出拘泥的成分。

“在二楼中央那个房间装有电话,那是片山刑警使用的房间,有紧急事要联络时,一定要向片山先生申请同意后才能使用电话。片山先生……麻烦你离开时一定要锁上门。”

朝仓向着片山义太郎说:七个人顺着朝仓的视线一起回过头来看着片山。

“知,知道了。”片山义太郎急忙用笔记本半遮住自己的脸。

“各位还有什么问题?”朝仓逐一看过七人的脸,“对了,在今后七天中,你们要生活在一起,虽然有的人已经彼此认识了,但是还是请各位简单地自我介绍一下。”朝仓说完首先指着坐在最边端的人说。“就从你开始吧!”

“是……”站起来的是三名男性中的一个,看来像是个认真稳健的青年。

“我是大久保靖人,是河内寿哉老师的学生。”口吻就像运动选手在开幕典礼上宣誓一般,简单两句说完立刻坐下。

片山义太郎看了一下备忘录,里面记载着朝仓告诉他的有关七人的生平琐事,片山义太郎企图把那些资料和本人连在一起。

关于大久保靖人,备忘录上是这么说的:自食其力赚取学费的工读生。的确,虽然他也穿着西装打领带,但是再怎么样都看得出来那绝不是高极的衣料。片山义太郎心想:他的衣着和我不相上下,一般蹩脚。

其他六人虽然都有或多或少的差距,但他们给人的共同印象是,都是富家子女。大久保似乎有意自划界线与人隔离,现在他就坐在最边上,周围的座位都空着。

“现在该你了。”

被朝仓指到的人站起来。一张圆脸,活像在葯蜀葵上装了一双眼晴。皮肤非常白皙。

“是……我……叫长谷和美。”畏畏缩缩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请多指教。”然后就鞠躬坐下。

关于长谷和美,片山的备忘录上写着,财阀之女,虽然是富家干金,却有洋溢的才华。今年应该起二十一岁了,但她纯真的样子,说是十六岁也会令人深信不疑。在现在这样的社会中,还有这样清纯的女孩,片山义太郎不由得轻轻摇头。

接下来的樱井玛莉,她以稳定的态度介绍过自己后就坐下来。片山的备忘录上没有关于她的资料。她曾经是暴力攻击的目标,当然必须特别注意。

片山义太郎知道樱井玛莉是医生的女儿。她看起来就令人感受到那种气质,但并不给人任性或骄傲的印象。她的镇静并非缘自于胆量,而是很自然流露的气质。

其次是坐在樱井玛莉旁边那个戴眼镜略胖的女孩。

“我是植田真知子。”

片山义太郎看看备忘录,知道她是樱井玛莉所熟识的朋友。有希望得奖者之一,模范学生。

“我和玛莉是好朋友。”植田真知子继续说:“但是在这里我们两人是竞争的对手。”她扼要地补充说明后坐下。

片山义太郎并不了解她说这句话的意义。而其他人——包括樱井玛莉在内,也都露出困惑的表情。

接下来这一位穿着蓝色的苏格兰呢上衣和白长裤,好像是在地中海游艇上看到的青年。

“我是古田武史。也许在这一星期里,会感受到精神压力,但是志同道合的人能在一起共同生活一个星期,是很难得的机会。当然,我准备完全遵守这里的规定,但希望除此之外,能在关于音乐和恋爱方面,和各位交换宝贵的经验。”

很顺畅的自我介绍,口齿伶俐,难怪备忘录上有关他的描写是:有花花公子之称。

不过,片山义太郎心里有一股情绪。他想:英俊又富有,头脑机灵,拉得一手令人陶醉的小提琴。上苍的不公平莫过于此了。

其实像这种事根本无须片山义太郎,好比是上班族对不公平的税制愤慨不已一般无力。就在片山义太郎嘟着嘴生气时,下一个已经站起来了。

“我是丸山才二。第一次参加这种比赛。我什么都不懂,请各位多指教。”

这是一个身体魁悟而口才笨拙木衲的人,甚至给人一种错觉,以为他那大手拉小提琴时会把琴弄碎。备忘录上说:从乡下到东京来的学生,假以时日必能成大器。预测他能成大器大概就是朝仓作风吧。丸山才二穿着一件旧式灰色西装,看起来十足的土气,和古田武史正好构成强烈对比。

剩下最后一位尚未自我介绍的女子。

“我叫辻纪子。也许大家己经知道我使用的乐器是一七一○年的名琴。如果这样我还输了,那就怪不得这把小提琴,所以我一定要胜利。”

她一口气把这段话说完,很笃定地坐下。刹那间大家都像吓破胆似的,不能出声。

鼻梁挺拔,是个神采飞扬的美女,戴着一副银丝边眼镜,让人联想到能干的女秘书。片山义太郎看看备忘录,个性之强不让须眉,人称为比赛之虎。

朝仓干咳一声,清清喉咙道:

“现在七个人都介绍完了,接着要介绍的是在这一星期中照顾各位饮食起居的市村女士,她特别提供免费服务来赞助这次比赛。各位如果有需要日用品或其他东西,厨房的后面就是市村女士的房间,可以去向她拿。市村女士,要多麻烦你了。”

站在窗边的市村智子向前走几步,带着满脸的笑。

“我会尽最大的努力使各位都能发挥实力。”

“请多照顾。”大声说这句话的是大块头丸山才二。随后大家也都笑着向市村智子打招呼。

“好吧,现在就分发新曲的乐谱。”

朝仓的话才说完,大厅立刻一片寂静——充满紧张的气氛。朝仓拿起放在琴边的公事包,说道:

“大家都知道:指定曲是为管弦乐器和低音小提琴而写成的协奏曲。可以说,全世界上你们是最先演奏这个乐曲,我希望能看到你们把这个乐曲发挥得淋漓尽致。”

当朝仓准备打开公事包时,那个像女秘书的辻纪子举手发言:

“老师,我可以提出一个问题吗?”

“可以呀!什么问题?”

“关于乐曲的诠释,照规定是禁止和别人商量吧!”

“嗯。”

“也禁止和外界通电话或通信吧?”

“是啊,但这个有什么问题呢?”

“如果违反这个规定时会怎么样?”

“只要有违反规定的事实,就会取消参加决赛的资格。”

“真是这样的话,”辻纪子停顿了一下,说:“这里就有一个应该取消资格的人!”

就在其他六人面面相觑时,辻纪子指着那位花花公子型的古田武史,说:

“应该把这个人立刻赶出去!”

那种口吻用“宣言”两个字来形容最适当不过了。

有一段时间没有人开口说话,最先有反应的还是当事人古田武史。

“喂!你说的是什么话?我究竟做了什么……”他红着脸站起来。

“你还要强辩,难道要我说明白吗?”辻纪子毫不畏缩继续挑战。

“什么?哦,你是指上次m报社主办的音乐比赛……”

“当然,除了那件事以外还有什么呢?”

“那是你故意找碴,当时的判定并没有错。”

“只是没有抓到具体的证据而已,其实很显然你偷了我的诠释。”

“我根本没有那种必要。”古田似乎恢复了点镇静和信心,而且露出冷笑说道:“不用做那种事,要胜过你是轻而易举的事。”

“你敢说这种话?”

“说了又怎么样?”

这时侯朝仓不得不拦阻他们继续争吵。

“你们都不必再说了!辻小姐,你不应该把上次比赛的事延续到这里来。我也听说过你们两人对新曲作一模一样的诠释,但判定的结果是偶然的巧合吧!”

“那是因为古田的父亲在暗中动了手脚,这件事是大家都知道的。”辻纪子说。

片山义太郎听得如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茫然不知所云,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辻纪子的确是一位敢说话的女性。

“总之,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现在是现在,只要是在这一次比赛中违规,必然要受到处分的。”

辻纪子耸耸肩,沉默地不再坚持自己的主张。

“希望你们在这七天中和睦相处,平安无事。”

由于这一阵騒动,好象使不必要的紧张缓和了。

朝仓方才松口气说。“现在要发乐谱了。”

朝仓打开公事包,拿出一叠很厚、类似特大号海报的东西。

“哇……”不约而同发出不知是叹息或是惊讶的声音。

“因为是管弦乐的总谱,所以才这么大张,不必害怕!”

朝仓微笑着安慰他们。

“作曲家是谁呢?”大久保靖人问道。

“照规定,在决赛结束之前是不能宣布的。”

“只要看看乐谱就会知道了。”辻纪子好像已经忘记刚才的风波。

“这里有七份乐谱,发给备位每人一份之后,我手边是一份也没有。”朝仓说:“作曲家手中还有一份原谱,全部就只有这些了。希望大家努力吧!”

朝仓逐一点名发给乐谱。在回到座位之前就已经打开来看的是大久保靖人和植田真知子。而表现得毫无兴趣,把乐谱搁在腿上未打开来看的正是刚才大吵一架的辻纪子和古田武史。樱井玛莉和干金小姐谷和美,以及大块头丸山才二等三人,拿到乐谱像拿到烫手山芋一样,小心翼翼地捧在怀里,轻抚着封面的字体。

片山义太郎突然看到福尔摩斯跳上钢琴,或许它知道这钢琴价值不菲,没有使用它的爪子,以致于跳上去时在钢琴上滑了一下。

片山义太郎苦笑地想。这家伙又要玩花样了。福尔摩斯伸头向公事包里看了一下,然后用力跳到地板上。

朝仓合上公事包。

“现在我祝福各位好运。”说完环视七位年轻人。

片山义太郎仿佛听到演奏军号声。

“这房间真是好。”片山义太郎在自己的房间中整理行李,一面说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乐章 如歌的慢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色猫狂死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