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色猫狂死曲》

第三乐章 生动活泼的快板

作者:赤川次郎

吃过午饭之后,依照早上的约定,各组的两个人分别在大厅里协商。

两个水火不相容的人——古田武史与辻纪子,虽然坐在一起,彼此却不讲话,甚至把头转到相反方向。

玛莉有点看不过去,说:

“求求你们两位小姐先生,顶多也只有三天,愉快的面对决赛,好吗?”

“只要有这个家伙在,我就不会偷快。”辻纪子说。

“哦。我还以为你有冷感症呢!”古田也还以颜色。

“你说什么?”河东狮吼状。

“请不要激动,”片山义太郎自告奋勇当和事佬。“总之,现在是大家都难得聚在一起的晚会,两位就别孩子气了,愉快点吧!”

“我知道。”古田说:“只要这个女人不再做出奇怪的事,我很愿意合作。”

“奇怪的事?你竟敢这样说……”

“洼小姐。”玛莉说。“两位还是先决定要演奏什么,就看在我的面子上……好不好?”

“我演奏什么都可以。”辻纪子耸耸肩说。

“我就是二重奏也没关系。”

“那,你不是有最适合的曲子吗?那首《闪闪星光》啊!”

“谁不知道你以昂贵小提琴做宣传,可以做价钱的猜谜游戏。”古田立刻反chún相讥。

“哼!”

幸好两人没有继续争吵。而上二楼去了。

其他的小组——真知子和丸山、长谷和美与大久保,不时传出他们的笑声。

“那么,我们也商量一下吧!”玛莉说道:

“好,……去你的房间怎么样?”

“我的?好哇。”玛莉露出稍许困惑的表情。

两个人一起走上二楼,走到一半,玛莉突然想起福尔摩斯,问道:

“小猫咪哪里去了呢?”

“办‘公事’去了!”片山义太郎回答。

“哟,真有意思。”玛莉笑起来。“请进来。”玛莉推开经过特别改造的厚而重的门。

玛莉的房间相当宽大,也重新装修过,住起来可以说相当舒适,有双人床、书桌,中央还有一个谱架。

书架上放着一架录放音机,可以录下自己的演奏,再放给自己听,这大概是朝仓的构想。

“这个房间真是好!”片山义太郎似乎很欣赏。

“是呀,可以说是很理想的环境。”玛莉坐在床边,继续说:“可是我觉得太奢侈了。反而是一个人在狭窄而不自由的地方会更努力练习。”

“新作品的练习还可以吧!”

“你问这种事情是违反规定的,我要逮捕你啦!”

“我不一样,我是局外人,而且对音乐一窍不通。”片山义太郎露出苦笑。

“为什么你要在我的房间里面商量事呢?”

“实际上我是想先在这个房间找找窃听器,因为我把嫌疑犯给弄丢了。”

“啊……”

于是片山义太郎把他差一点就看到嫌疑犯,却又被从容逃走的事描述了一遍。

“至少现在我知道你是没有嫌疑的。”

“说得也是。我知道你守着书房,不会笨到还去那儿拿录音带。”

“没错。现在涉嫌人已经知道事迹败露了,所以我再守在那里也没有用,我想先把窃听器拆下来,免得别人发现引起騒动而影响情绪。”

“是的,现在大家都在紧张的最高峰。”

“所以我想先在这个房间里找到窃听器,每个房间里放的位置一定一样,只要找到一个,其他房间就容易找了。”

“可是,什么时候到每个房间去拆下窃听器呢?大家都在自己的房间里呢!”

“晚饭时间比较好,我不在餐桌上他们也不会觉得奇怪。”

“没想到你还真聪明。”

玛莉的赞美使得片山义太郎的心情很复杂,不知道不该高兴。

“开始找吧。不管是藏在哪里,应该是没有很多时间。藏得很复杂,……不知藏在哪里?”

“好像很有趣,我也来帮忙找。”

“拜托。这个时候要是她在这里就好了。”

“她,是谁?”

“哦,是我的助手。”片山义太郎心里想。福尔摩斯听到一定会生气。

两个人几乎翻遍了房间,床下、桌子里、照明灯下、椅子下面、壁画后面,都检查过了。

“可恨,找不到!”片山义太郎站起来叹口气。

“还真不容易找到呢!”

“我想不可能已经被拆掉了,因为没有那样的时间去拆除。”

“说不定在中午……”玛莉说。

“不。没有人离开那样长的时间,我一直很注意看,顶多是去洗手间,很快就回来。”

片山义太郎感到奇怪。

“既然已经不再使用窃听器。就不要去管它了。这样子找还找不到,他们更不可能会偶然发现。”

“有道理。”遇到挫折立刻放弃目标。这是片山义太郎最坏的习惯。“那么我不打扰你的练习了。”

“我们的事还没商量!”

“可是我不懂音乐,你决定就好了。”

“你不要逃避。”

玛莉说完后就坐在床上,低着头哭了起来。

片山义太郎吓呆了,刚才玛莉还很愉快……

女人就是这样情绪多变,所以才叫人受不了。至少,要哭的时候应该在另人想哭的状况下,以慾哭的表情打出预告,这样才能使其他的人在她掉泪之前赶紧逃之夭夭。

“喂……哭……对身体不好,会影响心脏的。”他说的是自己的心脏。“镇静一点……不要激动。”

这样慌张地安慰别人,当然不会有效。

“这样哭会损失水分和盐分的。”

难道不能说点更好听的话吗?片山义太郎觉得自己真是太没有用了,只怪自己本来就不擅长应付女性,甚至为了逃避女子的眼泪,即使越窗而下也在所不惜。不过,真的到时候还得考虑惧高症的问题。

玛莉还在抽抽搭搭的哭着,情势所迫,片山义太郎几乎要哭了。

这时候玛莉突然抬起头笑了。

片山义太郎纳闷得发愣。

“怎么样?哭是我的特技表演之一。”玛莉说完,又笑得很得意。

“你把我吓坏了。刚才我真不知该怎么办,差点就要叫救护车来了。”

“除了你之外,没有人知道我有这种本领,请你替我保守这个秘密。”

“好吧!”片山义太郎也不禁露齿而笑。

“从小我就常常这样表演。”玛莉说:“练琴时真的很辛苦,连续几个小时不休息地拉琴,当我累得受不了想休息时。我就拿出我的绝活儿哭。妈妈虽然不会因此就认为我很可怜,但是,至少会让我休息一下。”

片山义太郎轻轻地坐到椅子上。

“真有那么严格吗?”

“这是天下妈妈的标准模式。母亲把自己年轻时没有成功的梦想寄托在孩子身上,而孩子的梦想又该怎么办呢?小时候我梦想将来当空中小姐或护士小姐。小孩子也会对自己将来有个憧憬,而现在,我的未来只有一条路——小提琴。”

“可是你能达到这个地步,证明你是有才能的。”

“不错,我也自认不是完全没有才能,但是,才能并不是加以训练就能发展无疑,就像在一个固定的容器中,尽管能装进更多的东西,如果硬塞进去……容器会变形。”

“你认为才能是有限的吗?”

“我不知道。这种哲理连去想的时间都没有。自从我来到这里以后,才第一次想到这种事。”玛莉微笑着说:“说起来实在有点荒谬,为了音乐大赛才来这里,却反而胡思乱想那些多余的事……”

“能够撇开琐事。一个人单独生活,并不是常有的事。”

“的确是如此。过去练琴时都有母亲或老师跟在旁边盯着,即使有时妈妈并不在旁边,潜意识中总觉得妈妈锐利的眼光无所不在。到这里之后,才真正从无形的桎梏中解脱,只剩下我和小提琴。”

玛莉站起来拿起小提琴,以自然流利的动作把小提琴搭在下颚和脖子之间,轻拉一下弓,然后定弦。人琴一体,那么安稳协调。

“要我拉首曲子吗?”

“可以吗?”

“嗯,只要是和决赛的曲子无关,当然是可以。而且我们今晚可以演奏这首曲子,必要时就这样说。”

“太好了,那么……尽量演奏简单的吧!”

当然,迟钝如片山义太郎者,仍然具有欣赏优美音乐的感性。

片山义太郎不知这首曲子的曲名,但曾经听过。现在房间里弥漫着哀怨的旋律。

那绝对不像是弓和弦摩擦所发出的声音,好似由整把小提琴——不,是从玛莉全身发出的奇妙音波,天地的共鸣。玛莉修长白皙的手指在指板上灵巧地移动,而弓就像呼吸般自然地滑动。

片山义太郎陶醉其中,若说他在听音乐,不如说音乐密密地包围着他,渗入他的身体里。音乐在细腻动人的颤音中收尾,余韵奥绕在房间里,造成无形的旋涡缠绵着。

“真是太妙了。”片山义太郎轻轻击掌赞美,玛莉做了一个舞台上的鞠躬回报他。

“优胜者非你莫属!”

玛莉笑道。“事实上,大家都可能做到这种程度。”说着却也兔不了泛红着脸说:“可是……专门为一个人演奏真是一件美好的事,这是我的第一次。”

“为了一个人?”

“是为了。一个特定的人,……,因为你在这里听,我才能演奏得更好。”

“我真是荣幸之至。”片山义太郎微笑着——但他的微笑立刻就僵住了。

因为,玛莉把小提琴和弓放在桌子上,向着片山义山义郎走过来。

一股可怕的预感油然而生,在片山义太郎的脑海中亮起了红灯。以前当有女性靠近他时,也曾经有过类似的情形。

那样的脚步虽无法估计时速几公里,但她的眼神和步履——很奇怪的有着配合无间的感觉。如果把它当做学术研究之后加以发表,说不定会大为轰动。

若在平时,片山义太郎遇到这种情形,必然会开始后退。假设,当有一方逼近,而另一方却停止不动,除非能错开,否则免不了要撞在一起。

今天似乎无法办到,因为片山义太郎坐在椅子上像被钉住,椅背挡住他的退路,现在已经来不及拆除椅背了。

就在磨磨蹭蹭之际,终于发生第一类接触。玛莉弯下身去亲吻片山义太郎。

片山义太郎只觉自己仿佛快昏倒,玛莉用力抱着他——如果他也能抱着玛莉,那就没什么问题,但是他只是任由对方推、压,于是椅子开始倾斜,然后两个都倒在地上。

当然,房间地板上和书房一样都铺着地毯,两人都没有受伤……

两人站起来后,互望一眼。

玛莉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对不起。”

片山义太郎松口气,说道:

“那里……我没什么关系……大家的精神都很紧张嘛。”

“这和精神紧张无关。”玛莉以坚毅的口吻说道:“请不要把我和长谷小姐混为一谈!老实说:我第一眼看到你时就爱上你了。”

片山义太郎想。如果晴美在场,该对我的价值重估了吧?

“本人年近三十,又是个不起眼的刑警,分不清二分音符和四分音符的差异,以你这样的音乐水准来看,我简直就是个难以置信的音盲。”

说得虽然不甚合理,但所谓男女关系大致就是如此。片山义太郎曾经被女子甩过几次,所以对这一次他不敢掉以轻心。先拈拈自己的斤两。

“我不会要求你和我结婚的。”玛莉站起来,又坐到床边。片山义太郎有前车之鉴,再也不敢坐下。玛莉又说:“如果我要和你结婚,妈妈会杀了我,不,也许更可能会杀了你。”

“你还年轻,以后有更多才能要展露呢!”

“我……是第一次谈恋爱。”玛莉看着自己的脚尖,继续说:

“以前我连交个男朋友的时间都没有,所有时间都安排给小提琴,除了练琴还是练琴……”

“今后你会有很多机会的。”

玛莉不予理会,自顾说道:

“以前我和史塔维兹先生学过琴,这一次的音乐大赛就是用他的名字……他是个伟大的音乐家,体格魁梧,人品很好,他听了我的演奏后说‘你大概没有谈过恋爱’。他又说:没有恋爱的人,演奏小提琴发不出真正的声音,不会哭泣与不会唱歌,……”

“我真希望我多少能帮点忙。”片山义太郎微笑着。

“你真是个好人。能不能和我作爱?”

片山义太郎吓得跳起来。

“那、那怎么行!其实……其实我也并不是……不喜欢女人,而且你也很有魅力……但这是两回事。”

“原来你很保守。”

“嗯,妹妹经常为我打气。”

“哦,是晴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乐章 生动活泼的快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色猫狂死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