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色猫狂死曲》

安可曲

作者:赤川次郎

“尽量吃吧!”朝仓说。

这里是朝仓家的庭院。桌上的烤肉冒着烟,等着客人吃它。

“不,已经吃饱了。”片山义太郎说。

“真的。谢谢你的招待。”晴美说。

“请不要客气。真的够了吗?那么喝点饮料吧……”朝仓为晴美倒啤酒。

这是个睛朗的下午。

“你们帮了我很大的忙。所以才能如期办完音乐比赛。”

“您太客气了,这是我份内的工作。”片山义太郎说。

“玛莉小姐今后……”

“她这次得胜,获得到维也纳旅行演奏的机会。”

“那太好了,对吧?哥哥。”

“嗯,对……”片山义太郎含糊地说。

“对了,有两件事一直想请教朝仓先生。”晴美说。

“什么事呢?”

“这两件事我一直挂在心上。第一件是关于多的一份乐谱。第二件是关于须田先生的死亡。我想,朝仓先生一定知道内情吧?”

“原来是这个。”朝仓先生笑着说:“我就知道有一天我必须把它说出来。”

“能告诉我吗?”

“当然可以,这两件事实际上是一件事,我和纪子的母亲有来往,她献出身体给我,但以得到一本新曲乐谱为交换条件。我嘴上虽然拒绝了,但私下还是多印了一份,所以打电话去吩咐印八份的人其实就是我,表面上我当然要佯作不知道。”

“原来如此。”

“后来须田发现这件事,他虽然没有证据,但他想偷那份乐谱去转卖给纪子的母亲。”

“所以那天晚上。”

“对了,他收买我这里的女佣。当他来寻找乐谱时,我和纪子的母亲回来了,他虽然很惊慌,但一心只想把乐谱弄到手,所以他就躲在楼上……”朝仓指着还在整修中的音乐室,“他藏在那里。既然在那里,他就想顺便找一找。巧的是正好发生大地震,心脏承受不了惊吓,就倒在鹰架上。”

“那个鹰架?”

“是的,当时我并没有去看看那里,所以完全不知道。第一次看到须田的尸体是你来我家那时候。”

“就是那一次吗?”

“对,最先我不是自己先进去音乐室吗?那时看到尸体真是吓了一跳。我当然会感到困扰,因为要说明须田为什么会死在我家里,那是很不容易的。而且当时我并不知道他是心脏麻痹致死的。”

“那后来怎么办?”

“我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可是又不能让你站在走廊上等很久,因此我想先把尸体藏起来再说。而且,那正是一个我最不愿意引起纠纷的时期,因此我想搬动尸体。但是,我搬不动,可能是他昏倒时踢翻了胶粘剂罐,里面的胶粘剂流出来,结果他正好倒在那上面,然后他就被粘在鹰架木板上,我怎么拉都拉不动,于是我就……”

“我知道了,”晴美说:“你就连人带木板把它翻过去。”

“翻过去?”片山义太郎显然吓了一跳。

“对,那块木板只是放在铁架上。”

“你说得没错。”朝仓点头说道:“须田是面朝上贴在木板上。”

“可是翻过去以后就变成只有西装的后背粘得牢牢的,而钮扣就蹦掉了……这就是须田没有穿上装。而院子里有一颗完整的钮扣的原因。”晴美接着说。

“对。钮扣是从西装上衣脱落的。”

“这样我全明白了。”晴美点点头,又说:“那么起火的原因是……”

“那是我点火的,因为我想那件粘在木板上的衣服会被发现,所以我点火想烧掉它……总之,很对不起,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

“那里,知道就好了。哥哥,你说对不对?”

“嗯,嗯……”片山义太郎勉强地点头……事到如今,不点头又能怎么样。

“不过,你是一位很了不起的小姐。”朝仓说。

“谢谢。”

“你看怎么样……须田死了,道原和代被捕,我的新东京爱乐会很希望有你这样的人才,如果你愿意……”

“是真的吗?”

“是啊!可是……”朝仓望了片山义太郎一眼,说:“我看还是算了,令兄用很不以为然的眼光在看我,好像我是个花花老太爷呢……”

“不,我没有那样……”片山义太郎急忙否认。

“好吧,我再去找别人。”朝仓带着愉快的微笑说:“虽然我已经是这个年龄了,但是还不希望受到女性的束缚。”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三色猫狂死曲》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赤川次郎的作品集,继续阅读赤川次郎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