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奇山庄》

超感少年

作者:赤川次郎

如今我在这里,究竟做些什么?

我在这里这件事,对人类历史具有何种意义?

佐佐本绫子正聚精会神的思索着生命意义的间题。

绫子是佐佐本家三干金的长女一事,相信大部分读者都已知道了。跟活力十足〔有时更是活力十足得过分〕的次女夕里子和贪爱金钱的幼女珠美比起来,二十岁的女子大学生绫子是三姊妹中最爱沉思默考的一个,这是众所周知的事。

当然,十八岁的高中三女生夕里子,以及十五岁的初中三女生珠美,也并非完全是不动脑筋的人。只不过,在三姊妹中,说得动听些,以绫子最为稳重沉着,于是乎思虑也不禁比两个妹妹多起来。

我到底……

咕鲁一声,绫子的肚子响了。

“我的肚子干嘛会响呢?”绫子喃喃自语。

哨嘛一声,一枚百圆辅币跳到绫子的脚畔。抬头一望,是个七、八岁的小女孩。

“你的钱掉了啦。”缕子把那一百园捡起来。“这是你的。”

“不必了。”女孩摇摇头。

“哦?”

“妈妈说,送给你。”

“你妈妈说的?”

“她说,那位姐姐肚子饿了,怪河怜的,叫她买点东西吃吧——再见!”

“拜拜。”绫子不由跟着挥挥手

绫子拿着一百圆在手,呆若木鸡。好一段时间之后,才自觉到自己的“立场”,立刻羞红了脸,站起身来。

“不来啦!真是一—”

不过,也许被别人误解也是没奈何的事。这里是一间百货公司的地库。入们为了避开外边的寒冷气温纷纷涌进这里来,熙熙攘攘的忙着年关购物,致使地库甬道有如上下班电车月台那般拥挤。

此外,百货公司的橱窗前和柱子背后,躺着好些逃来地库避寒的流浪汉。

在熙来攘往的人群中。唯独绫子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阶梯的角落止。仔细一瞧〔即使不仔细瞧也明白……绫子抗议!〕她的穿着并不太糟,何况她有洁癣,总是穿得干净整洁。

唉,那个“妈妈”看来眼睛相当不好,她只好这么想了。

头痛极了。

没理由从小女孩那里臼白领受一百元;然而,现在要从人潮中找到那个女孩,却是不可能的事。

“夕里子和珠美在干什么?”绫子喃喃道。

对了。说起来,夕里子和珠美怎么还不回来?眼前重重叠叠的人影弄得纤细娇弱的绫子眼花缭乱,禁不住又瘫坐下来

四周如此挤拥,也不是没道理的。圣诞节刚刚过去。一年将尽—学校放冬假,年终花红了发齐了。所有家庭正忙于采购物品

天寒地冻。灰色的天空布满下害的迹象,可是作为百货公司出入口的这条地下街,如今却像春天一般热闹。

“怎么还不早点回来嘛。”

这时候,肚子又再咕鲁咕鲁作响,绫子知道自己已经十分肚饿了。

但是如果埋怨的话,夕里子和珠美两个妹妹—有点盛气凌人的妹妹,肯定会大声责骂说

“你什么也不做,光是坐在那儿,那有资格埋怨!”

对。做姐姐的我。经常挨妹妹的骂。这种许应不应该发生?身为长女。却得到如此对待,绫子不由叹气,一个人低头沉思起来

蓦地察觉有人站在旁边,续子还以为是妹妹们,边说边回头说:“买好了?”

可是,站在那儿的既不是夕里子,也不是珠美,而是一个少年。

他用奇异的眼神注视着绫子。

一对大眼睛。绫子稍稍振奋精神,这才看清楚对方的眼睛此并非真的这么大。只是第一眼遇见那道视线时,绫子有一瞬间觉得那双黑瞳直逼眼前,令人悚然一惊。

“啊,对不起!”绫子慌忙说,然后想起刚才那个女孩的事。补充一句。“我只是在等朋友,并不是一不是漫无目的的哦。”

少年大约十二、三岁吧,皮肤白皙,体型修长,五宫端正而饱满,像童星一般可爱。

然而,他的冷漠表情,又似乎衷明他与“可爱”这个形容词无缘。

少年穿着皮袭领的高级大衣,予人一种“富家少爷”的感觉。

“有什么事吗?”

由于少年一直沉默的注视自己,于是绫子这样问。难道我的脸上黏着什么?

“小心!”少年说。声音沉着而清晰。

“喔?”

“不能上一部橙色的计程车。”少年说。

“你说什么?”

“不要搭橙色的计程车。”少年重复一遍,转身就走。

绫子有点吃惊,然后随即大喊:“哎一—到底你在说些什么?”

少年回过头来,说:“改天再见。”

“姐姐!”

身后忽然传来尖锐的声音,绫子这才回过神来。

“是!”

回头一看,夕里子两手捧着满满的购物袋,满脸通红的站在那里。

“快点帮忙拿呀!别发呆了!”

“是是是,知道啦!珠美呢?”

“马上就来。”夕里子把包裹分了一点给姐姐,然后呼一口气。“哎,累死了!”

“全部买齐了?”

“差不多。”夕里子点点头。“跟着只要到市场去买就行了。一想到新年朔间有好几天不能买东西,所有的人都这样大包小包的拼命买。”

“说的也是……”

绫子一边回答,一边望向少年刚才走开的方向。当然,少年的影子早已被人潮吞噬,不见了……

“珠美在干什么……喔,回来啦!”

夕里子挥挥手,珠美同洋的两手提着纸袋奔过来。

“久等啦!”

珠美跑得气喘如牛,精神倒是十分好。

“你只是去买糖果,干嘛花了如此多时间?”夕里子间。

“零钱不够嘛!”珠美说。“我向店员说过,他不相信。为了找回十元,花了整整十分钟!”

“你真是……”夕里子苦笑。

“姐姐,肚子饿死了!走不动啦!”

“别大声喊!”夕里子皱皱眉。“我也是。可是这一带的餐厅全都爆满啦!”

“那就找一间贵一点的吧!好不好?绫子姐姐。”

“嘿。”绫子漫不经心地点点头。“对了,爸爸交了一笔钱给我保管,他说圣诞节不能在家,叫我们随便在外面吃。”

夕里子和珠美面面相觐。绫子知道她们两个一定会说些责骂自己的话,于是说:

“决定了就走吧!我也饿得卦卦叫了!”

绫子立刻开步走,稀罕地先发制人……

“叫计程车吧!”出到外面时,珠美说。“这么多行李,怎佯挤电车——”

“知道啦!”夕里子在北风中缩起脖子。“好冷啊!不过,会有空车来吗?”

时值年关,路上的行人大都提着购物袋,东张西望的找计程车。

“啊,姐姐,来啦!”珠美喊。

恰好有一部空车驶过来。

“真幸运!珠美,截停它!”夕里子说。

绫子有点出神地注视那部计程车。

计程车?!计程车怎么啦?怎样来着?对,那个男孩说的,不要上橙色的计程车

“车!”

珠美扬扬手,那部计程车往三人所站的位置开过来。

“慢着!”绫子喊。“那部车不行!”

“姐姐,怎么啦?”夕里子瞪大了眼。

“不行!橙色的计程车一”

“快上车呀!”珠美打开车门,转过头来。“干什么?”

“不要,珠美,不能搭这部。”绫子说。

“呃?为什么?”

“总之不行就是不行!”

“可是一—”

正当争执不休之际,有人说:“对不起!”

一名胖墩墩妇人从旁挤进来,抢先坐上那部计程车去了。

“啊——”夕里子和珠美还来不及说什么,那部计程车已绝尘而去。

“请到——t酒店去。”绫子坐在计程车的前座说。“哎,你们两个想吃什么都可以哦。”

绫子露出最亲善的微笑,对后面埋在大小包行李中端坐的妹妹们说——

换来的是恶狠狠的冰冷目光而已。

绫子并非不能了解妹妹的心情,拜刚才没上那部橙色计程车所赐,她们足足在寒风中多等三十分钟!但是,生气也没用嘛!我只是依照那个奇妙的男孩所说的去做罢了。

绫子己将事件的情由向夕里子和珠美充分说明了。她们听了以后,并没有任何表示。“那就没奈何啦!”

不过她们的反应也是理所当然的,如果她们谅解反而不合理。绫子本来绝没有把男孩的话放在心上。可是,当她察觉时,她已经出口阻止妹妹们上车。

“老实说呀——”从座传来珠美的自言自语。“我可能因此染上感冒而变成肺炎,我还这样年轻,十五岁便结束一生。太悲哀哦——夕里子姐姐。”

“什么嘛?”

“我打算把人寿保险的承受人写成夕里子姐姐一个人。”

“谢谢。”

“绝对不给绫子姐姐哦!”

“放心好了。”

听见上述两人的对话,绫子不由叹息。我经常盼望两个妹妹得着幸福,何以反而惹来仇恨?不过—没法子,耶蛛基督也被他的同乡厌弃……

正在想着时,突然车子的速度慢了下来。

“唉,交通意外。”司机说。

“哪儿哪儿?”喜欢瞧热闹的珠美坐起身来。

“货车和计程车相撞,撞得好厉害哪!”

十字路的正中央,放着一部十吨重的大货车和一架被撞毁了一半的计程车。

司机似乎发现了熟悉的人,绫下车窗,向旁边停住的计程年司机挥挥手。

对方也认出他,绫下车窗。

“很严重啊!”

“晤,听说是煞车掣失灵了。”

“煞车掣?货车那边的?”

“不,计程车的。以猛速撞上去,玩完啦!”

“真可怜。救不到了?”

“车上的客人好像死了,刚才听救护车的人说的。”

“哎,真倒霉啊!”

警官向夕里子她们所乘的计程车发出前进的手势。

“哦,阻碍交通啦!”

“小心哦!”

计程车谩慢前行,来到十字路中央,从刚才相撞的货车和计程车旁边经过。

“看哪!”夕里子喊。

被货车撞得面目全非的,是那部橙色的计程车。

“姐姐,那个人一—”珠美的话说到一半,悚然一惊。

计程车的乘客恰好被担架抬着运走,脸上被白布盖着,可是那胖墩墩的身材和大衣犹有印象。

“那是刚才我们想上的计程车。”

夕里子说着,和珠美面面相觊。

“绫子姐姐……”

“不愧是佐佐本家长女啊!”

“所以我从刚才起就说了,要听年长的人所说所话……”

说话的正是珠美。

绫子本来可以顶回一句:“瞧,是不是?”但她没有。坦白说,那部计程车果然是“危险”,所带来的震撼,真的是十分巨大。

“每次爸爸出差时,真的就有不幸的事发生……”绫子说。

是的。她们的爸爸在六年前丧妻后,一直过着鳏夫生活。虽然和三个女儿一同住在公寓大厦里,却因工作的缘故时常出差。

尤其是最近,出国公干的机会更多,经常只留下三姊妹在家,这个年尾也临时出差去了。

这对三姐妹的生活也没造成什么不便,三个都不是小孩小册子了,特别是次女夕里子,向来坚强过人。

然而……这三姐妹不知何故,经常卷入奇妙事件的“习惯”。

“不要乱说话,姐姐。”夕里子说。

可是,那句话看来有落空的迹象……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怪奇山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