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奇山庄》

沉默无声

作者:赤川次郎

“你是谁?”黑暗中,夕里子用清晰的声音大喊。

不是不怕,夕里子当然害怕得心里发毛。

在漆黑的房间里,房门打不开,什么东西正在伺机步步逼上前来。而且,那种接近方式并不寻常……

夕里子冷汗直流,说不定中了圈套了。

喇拉一声,仿佛拖曳着什么的声音更靠近了。夕里子拼命保待镇定,告诉自己“冷静”。

是的。以往的日子,不知度过了多少次危机。

即使这里是远离人烟的山庄,也并不是没有其他人在。

有国友、珠美,还有稍微靠不住的绫子也在。

首先必须把门打开!

她摸索着捉住门的把手,再一次用力摇晃房门。

“有人吗?来人啊!”

可是,尽管使尽气力去拍门,那道外表看似跟别的房间同样是木造的门,实际上门缝间可能夹着铁板,变得又厚又重。夕里子终于领悟到了。

恐怕连声音也传不出走廊去吧!

“救命啊!国友先生!金男君!”

起码跟她一起来的金田应该就在这道门外面,可是外面毫无反应。

夕里子蓦地回头。那个“东西”已经爬到距离夕里子不过一两米的地方。

从脚畔传来类似野兽的低沉呼吸声。什么呢?动物吗?

为何被关在如此黑漆漆的房间?

喇喇喇,发出磨擦地板的声音,夕里子感觉到那个“东西”几乎来到自己可以碰到的地方了。

窗!难道没有窗吗?

夕里子想起刚才和珠美扶国友回来的途中,看到这个房间的窗口有人影。当时窗帘的确是拉开的,有个男人站在那里。

换句话说,这个房间有窗,绝对没有用木板钉死。多半是放下完全可遮光的窗帘了。

夕里子想找到那个“窗”。只要有光线照进来,对方的影子就能看见。

在黑暗中集中精神凝视时,终于分辨出其中一个角落,有十分轻微的光线漏进来。

那就是窗。

只好孤注一掷了。

又是一阵急促的呼吸声,那个“东西”快要碰到夕里子的脚了。

夕里子不顾一切的跳越那个“东西”。脚尖仿佛碰到什么柔软物体,总算降立在坚固的地面上。

夕里子直向那道微光奔过去。她伸出手,企图撕破窗帘黑暗中,失去了距离感。

夕里子正面撞向窗口。她的手在瞬间有碰到窗帘布感觉,正觉诧异之际,她已撞破了玻璃。

“哗!”

是否发出了叫声,连她自己也不清楚。

夕里子连同窗帘从窗口飞出空中。然而,连坠落的感觉也没有,就这样突然冲入深雪中,失去知觉?

什么声音?

珠美在山庄楼下的休息室翻阅一本周刊,不知不觉打起盹来。突然传来哐啷一声,仿佛什么东西打破似的,于是赫然醒来。

不,抑或是做梦?白天不可能发生什么事才是……

“糟糕。”珠美喃喃自语。“是不是受到夕里子姐姐的‘斑疹’的感染?”

珠美的座右铭是安全第一。她绝对不像夕里子那样,故意让自己卷入危险的事。

有时之所以遇到危机,全是姐姐们造成的。

不过嘛,只要在这个优哉游哉的山庄里,自是安全。怎么说,三姊妹全在一起,加上水谷老师是个强壮的男人,此外国友刑警也在。

虽然夕里子认为这里有些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对珠美而言,纯粹是“个人兴趣”的问题。

珠美打个哈欠,站起来,恰好片濑敦子走进休息室来了。

“适当的休息,很过瘾。”珠美笑说。

“好无聊。”敦子说。“国友先生不要紧吧!”

“有夕里子姐姐在嘛。”

“说的也是。”敦子微笑。“说起来,夕里子到哪儿去了?”

“不知道。”珠美耸耸肩。“会不会在二楼睡觉?”

“刚才我去看了,她不在房间。”

“奇怪。”珠美侧侧头。“搞不好……”

“在哪儿?”

“国友先生的床上……”

敦子听了噗哧一笑。

“姐姐还是大孩子吧!”珠美说。

“没有的事。”敦子顿了一下。“其实夕里子很出众,连女孩子也会爱她上的。”

“她到了君子好求的思春期嘛。”

两人走向可以看尽后院的窗旁。

“好刺眼。”敦子眯起眼睛。

天气非常晴朗,白雪反照出来的光十分强烈。后院里不见人影。

“有点可怕。”敦子突然自言自语地说。

“为什么?为了川西绿的事?”

“也不是的。虽然也有关系……”敦子的视线飘浮在空中。“你不觉得太安静了吗?”

意外的一句话,珠美第一次察觉这个情形。

“真的,什么也听不见哪!”

珠美想,刚刚有类似不安的感觉,可能是来自这样的寂静。

住在大城市,生或节奏急促,几乎完全没有所谓的清静时间。

珠美绝不是那种没有音乐就不能睡着、不带着“随身听”就不能走路的人。但在睡醒期间,当然会听见一点“声音”才是。

然而相比之下,这个山庄的寂静程度,确实有点恐怖。

“大家都不说话么?”珠美说。

“不晓得。”敦子摇摇头。“即使国友先生睡着了,还有水谷老师、金田和绫子在呀!当然,石垣太太和她儿子秀哉也在……”

“我不害欢那个小孩。”珠美坦白地说。

“对,他令人不寒而栗。不过——那么多人在,竟然听不见一句说话声,未免……”

愈说愈令人在意起来。

“有什么会发出声音的——”珠美突然想起。“开电视吧!”

珠美环顾四周,终于察觉到了。

“没有电视啊!”

“对。是不是不可思议?”敦子点点头说。

确实如此。若是私人住家尚可理解,客人投宿的山庄竟然没有电视,诚然古怪。

“说起来,房间也没装电视哪!”珠美点点头。“怪了,尽管在山中——”

“即使接收的画面不清楚,起码也该有一部电视才对。”

敦子摇摇头。“收音机也没有,客人的房间至少要有才是。”

“对。说不定石垣他们的房间有咧!”

的确很怪异。

连一向大意的珠美也开始不安起来。

就在这时——

“咦,院子里……”敦子说。

从她们所站的窗旁位置,可以望见后院。石垣园子和秀哉踏着雪地走过来了。

“喂!低下身去!”珠美捉住敦子的肩膀。

“哦?”

敦子困惑不已,却跟珠美一起弯下身。两人从窗口下面露出眼睛,再度眺望外面。

“他们母子……几时出去的?”珠美说。

“珠美,你没留意到?”

“我一直坐在这里,完全没留意到哪!”

是的。如果出后院的门打开的话,珠美一定发觉才对。尽管她在打盹,并非全然睡着了。

后院里有金田或敦子等人到处走过的脚印。可是,石垣母子却是从奇妙的地方走来的。

“如果走去那边,岂不是从悬崖掉下去?”

敦子好像也有同样的想法。

“不错,有点蹊跷。何况绫子姐姐现在应该在上课才对。”

“他们看这边了!”

敦子慌忙低下头去。

“不要紧的。外面那么亮,看不见我们的。”

“可是。那小男孩不是有超能力吗?”

“如果他有那种能力,躲也没用啦。”

珠美不是大胆之辈,但是爱讲道理,属于得理不饶人的类型,要她相信才能说服她。

“他们进来啦!”珠美说。

传来石垣母子从后院的出入口进来的响声。若果两人走动时会发出那么大的声音,刚才不可能察不到他们出过去。

“回到沙发去吧!”珠美催促敦子。“我们假装在做什么好了——”

“做什么好呢?”

敦子不擅于说谎,这种时候是更想不出应变的藉口。

“对了。”珠美想了一下。“表演亲热镜头如何?”

敦子瞪圆了眼。

“哦,你们在这儿呀?”石垣园子探脸进来。“我以为你们在吃点心哪。我烤了曲奇饼,拿来这儿好了。”

“麻烦了。”

即使对方很可疑,珠美面对美食时,绝对来者不拒。

“我来帮忙好吗?”敦子站起身来。

“不必不必。”石垣园子挥挥手。“我也要动一动才可以。最近总是运动不足。”

“绫子姐姐是否可以胜任?”珠美一本正经的问。“那家伙当家庭教师还是第一次。”

“嘿,她真热心。”园子点点头。“我叫她休息一下,刚刚先把点心拿给她了。”

“嗬!很好哪。请多派工作给她吧。”

究竟哪些是真心话,哪些是演技,连珠美自己也不清楚。

“珠美,你很有胆量。”

园子出去以后,敦子说。

“人若无胆,钱就不能到手啦。”珠美理直气壮地说。

“总之可以看出,那位太太在撒谎。”

“好可怕。她的曲奇饼吃了没问题吧?”

“大概没问题吗!”

“你怎知道?”

“反正忍不住,当然吃了。如果不认为没问题,哪儿好吃?”

果然是珠美个人的至理名言。

五分钟后,石垣园子端着红茶和曲奇饼进来了。

“我就摆在这里。还有,我想睡睡午觉。我在里头的房间,如果有事,请别介意什么,叫醒我吧!”

听了园子的话,珠美和敦子飞快地交换一眼。

“好的,我们尽量不打搅你好了。”敦子说。

“你真是温柔体贴的小姐。”园子微笑。

我不是温柔体贴的小姐吗?珠美在心里嘀咕着。这是珠美的调皮一面。

算了。现在是吃曲奇饼的时候——

园子从休息室走出去时,珠美的右手早已拿起茶杯,左手拿第二块曲奇饼了。第一块在她嘴里。

“机会来了。”珠美用红茶送曲奇饼进肚。“不过,阿婶虽然是可疑人物,烹饪技巧倒是一流!”

“那个肯定是。”敦子点点头。“你说什么机会?”

“查查后院子吧!”

“怎么查?”

“刚才那两个人是从那里来的?说不定有一条通去山下的地下道咧!”

“说的也是……”

敦子躇躇了。怎么说,她和夕里子或珠美不同,她还不习掼冒险。

“那就算了。敦子,你留在这里。倘若我不能活着回来的话——”

“珠美!”敦子感叹一声,“好吧!我和你一起去。”

“不要勉强的好。”

“我也不想一个人留在这里呀!”

“一言为定!在这之前——”

珠美拿出几张卫生纸巾,把剩下的曲奇饼包好。

“你干什么?”

“带着走,当饭盒呀!”

看来她搞错是去野餐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怪奇山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