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奇山庄》

地下通道

作者:赤川次郎

“噢!”敦子禁不住叫起来。

“轻声一点!”珠美回头瞪她一眼。

“抱歉。”

在雪地上小心翼翼地走的敦子滑了一脚,连忙道歉。两人轻手轻脚地打开出后院的门,往外面走去。

太阳逐渐西斜了。

刚才还出来这里跟金田聊天的敦子,也因气温的猛然下降,感到非常吃惊。

“关掉大门。我们要往反方向追随脚印。”珠美说。

天色还末暗下来。可是,晴空开阔,白雪反光的眩目情形已经没有了。

一旦阳光转弱,夜很快就会来临了。

尤其是在山中,山背一带,黑影宛如巨掌似地开始向四周伸展。

珠美跟随着刚才石垣园子和秀哉回来的脚印走去。他们的脚印在途中往旁偏移,朝向稍微高起的岩石一带。

岩石并不太大。只有顶上稍微隆起,若是没雪的话,大概可以看见岩石的纹理。如今形成平滑的雪丘,往后院子方向伸展。

石垣母子的脚步是朝向那块岩石走过去的……

途中有好些树丛,但见树丛中有两组脚印。

“果然有古怪。”

珠美的手搭在其中一堆树丛说。

敦子喘气如牛。

“是不是运动不足?”

“别担心我。”

“看看那些脚印吧!”

朝向岩石高处的脚印,在那前面往左转,然后往下伸展。就如阶梯似的陷落,前面就是极陡峭的断崖。

“那样看来,他们只可能是从悬崖上来的了。”珠美说。

“是的……怎办?”

“我去看看。”

“到那边去看看?太危险啦。”

“我们是为此而来的。”

“说的也是……不如跟国友先生商量一下——”

“不要紧。敦子那你在这儿等等好了。”

珠美满不在乎地往断崖走去。

“等一等!”敦子没奈何地追上前去。

珠美并非不害怕。但她毕竟是夕里子的妹妹,她胜不过好奇心。

而且,如果找到“地下道”的话,定要下令征收通行税才行——虽然是开玩笑。

“滑倒的话就掉下去啦!”敦子提醒着。

“我知道。”

珠美细看悬崖下面,战战兢兢地一步一步往前走。

她的脚碰到什么坚硬的东西。一眼看出,那部分被雪搅和过,之后用手堆起。

“这儿有蹊跷。”

珠美蹲下去,把雪拨开。

“瞧!”

出现一块四角型、一米左右的铁板。不,不仅是普通的板,而是一个铁盖。

中央附着一个大铁环,似乎可以握住拉起来。

“这是秘密入口。”珠美得意地说。“果然是有。”

“我又没说没有。”敦子有点反叛地说。

怎么说,她比珠美年长一些。

“拉拉看——好像很重。”

“两个做做看。”

“也好。”

由于铁环颇大,足够两个人的手放上去。

“一,二——”

“三!”

随着口令一拉,铁盖“砰”地很容易就被打开了,两人一同栽倒在雪地上。

“怎么轻轻就开了。”

珠美浑身沾到雪,甩甩头。

“是呀。如果石垣太太或小孩能开的话,当然不会太重啦!”

敦子像雪人似地站起来。

“早点察觉就好了。”珠美埋怨地说。“总之,进去看看吧!”

“好……”

两人拍掉身上的雪,窥望里头。

有一道下去的铁梯子,不过并不很深入。

“我先进去。”

敦子装作镇静,率先爬下梯子。

那是地下道。

地面铺石,两旁的墙壁和天花板也是用石头造的。看样子造得很坚固。

“秘密地下通道吗?”珠美说。“若是恐怖一点更有趣。”

“少来了。这已够恐怖了。”

敦子皱眉头。

那里挂着好几个电灯泡。虽然微暗,但能看得颇远。地下道不是笔直的,弯弯曲曲的,朝向山庄。

“过去看看如何?”

敦子的说话声音在地下道回响。

珠美不回答,取代是率先迈步往前。

天花板并没有低到会碰头的程度,却不自禁地低下头去。珠美不禁悠闲地想,人类的心理真有趣。

“等等……别丢下我嘛。”

敦子发出可怜的声音,终于跟着珠美走。

通路往左往右弯弯曲曲地转,结果不晓得是往哪个方向去了。

“楼梯哪。”珠美说。

“可以出到上面去吧!”敦子松一口气。

“不是,往下去的。”珠美抱歉地说。

“又往下?”

“对。到底去哪儿呢?”

“要不要回去了?”敦子发出胆怯的声音。“说不定快要天亮了。”

“我们才走了两、三分钟罢了。”珠美说。

其实珠美也踌躇着该不该往前走。楼梯下面一片漆黑,何况身上没带手电筒。

“还是回去好了。”珠美说。“能够找到这条地下道已经不错啦!”

“对呀!”敦子连声音也精神起来。“说不定可能获得诺贝尔奖咧!”

两人开始回头走来时的路,这次由敦子带路。

突然,珠美停下来。

“等一等。”

“怎么啦?”

“有没有听见什么?”

“哦?”

吱、吱、吱……的确有什么轧轧作响的声音。

“什么呢?”

“不知道—一看来快些出去的好。”

“我赞成。”敦子点点头,又迈步走。

突然,灯熄了。

“哗!”敦子惊呼。“怎么啦?”

“只是灯熄掉了。”珠美故作镇定。“不要紧,只要伸手扶着墙璧走……拐了最后一个弯,就会有光照进来了。”

“是、是的……”

想到自己在年纪小的珠美面前,必须更镇定才是,可是敦子是忍不住声音发抖。

她们的手贴着墙壁,慢吞吞地前行。

“哎,有人——”珠美说。

“什么?”

“有人在!”

两人屏住呼吸。不错,有脚步声。

从黑暗深处传来被拖曳着走的沉重脚步声,仿佛追踪她们在后。

“靠近了——逃命啊!”珠美叫。“跑哇!”

敦子的双手拍打着墙璧往前跑,差点绊倒。

可是,人一旦拚了命去做一件事,通常都可以做得到。看见光了!

光从上面照进前方的路,可以望见铁梯了。敦子喊,“出口啊!”然后奔上去。

连爬梯子也急不及待似的,终于滚跌在雪地上。

敦子气吁吁的,完全不在乎雪地上的寒冷。

“珠美——没事吧!”敦子抬起头来。

不见珠美的影子。

“珠美一—快——快出来呀——不然——”

可是,珠美始终没有出现。

不可能……不可能会……

敦子踉踉跄跄地站起来。

她拿不起勇气再回去那个洞穴中。对了,找国友——早点通知他,必须去救珠美。

四周已经暗下来了。

从刚才走进地下道,应该只过了十分钟而已,夜的足迹却已迅速的弥漫四周。

“你等着哦!我马上去叫国友先生。”

敦子对山洞喊了一声,踢着雪往前冲。

自己获救了,万一珠美有什么不测——她不晓得如何向夕里子交代才好,敦子穿过树丛,走向山庄的后院—蓦地呆立在原地。

这种事……不可能的!

她在这一瞬间忘掉寒冷,就是脚趾头都麻痹了,也毫不在乎。

呼出来的白色气息,像烟一般袅袅升起。

“不会的——不会有这种事!”敦子狂喊。

眼前竟然一无所有。那个山庄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有一望无际的平坦雪原在眼前开展。

“今年是不幸的一年啊!”

一脸落魄男人说。

“我了解的。”三崎点点头。“令媛的事的确很不宰。”

“真是——太悲哀了。对吗?”男人诉苦似地说。

男人名叫世田。

他终于答应三崎的请求,来到这间咖啡屋碰头。

“好冷啊!”世田唐突地说,望向外面。

“可能是下雪的缘故吧!”三崎说。

三崎尽量不把内心的焦虑表现在脸上,现在焦急也没用。

他在拼命调查“石垣山庄”到底在哪里。

他根据沼渊的话,以长野一带为中心调查,可是石垣可能随便胡诌那个地点也说不定。

于是提出在某个范围作一次的搜查行动,然而到了年终,每个警局都忙得不可开交。

正如预料一样。无法取得合作。这正是三崎觉得焦虑的原因,三崎见过沼渊的“学生”,问到了石垣的事。但那学生并非直接跟石垣有来往,几乎不清楚具体的情形。

然后三崎突然想到,不妨联络跟石垣情死的女学生的双亲。

我不想见你,不想谈什么——父亲的反应十分冷淡。

作为父母,他们的心情也不是不难理解的。三崎十分明白。

“我也气我女儿喜欢一个有妇之夫,可是只要女儿最终能够得着幸福就可以了。是不是?”

完全苍老了的父亲轻轻杷头发挠一挠。

“自从女儿死了以后,头发都白了。你知道吗?以前我连一根白发也没有……”

“你有见过石垣吗?”

“有。”世田点点头。“当时如果我知道他更多一点就好了……”

“是的。”三崎点头。

“如果——我女儿真的跟自己喜欢的男人殉情,当然伤心,但也死心了。可是当事人井不想死,而是被杀的,然后说作情死……假如石垣那家伙死而复生,我会亲手再杀他一次。”

世田一直注视着自己的双手说。

“他是怎样的男人?”三崎问。

“石垣吗?晤—有点神经质,而且予人阴沉的感觉。”

“你在哪儿见过他?”

“晤……在一间什么店吧!叫p·对,我想是那个店名。”

三崎皱了一下眉头。

“你肯定是那个店名吗?”三崎提醒一句。

“大概是的。为何这样问?”

“不……最近我偶然听到那间店的名字。”三崎说。“石垣给人怎样的印象?”

“晤……似乎是个很不稳重的人。”

“不稳重?”

“是的。他不敢直视我的眼睛,不停地东张西望……我不是在事后才说他的坏话哦。当时一回到家里,我便向内子这样说了。”

“是吗?”三崎慢吞吞地点一点头。“你是为了什么事才跟石垣见面?”

“当然是为了我女儿直子的事。”世田耸耸肩。“石垣打电话到我的公司,说要见我。”

“他要谈的是——”

“他说他爱上我女儿,准各和太太分手,希望我允许他们结婚。”

“当然你——”

“我一口拒绝了,开什么玩笑。当然啦!若是小女有同样的心情还有得说,但她完全没有那个意思。”

“石垣怎么表示?”

“他倒不是很固执,也没生气,而是样子显得有点有气无力。”

“于是他设下情死的圈套——”

“正是如此。简直难以置信!”世田深深叹息。“见面之后,我叫女儿不要再当家庭教师了,可是直子……她说不能中途不理学生。她是个责任感很强的女孩……”

“然后情死了。”

“是的。可是,所谓的情死其实是杀人啊。对不对?而且凶手死了。真卑鄙!”世田不吐不快地说。

“我非常明白。”三崎平静地说。“令媛死去时,你有见到石垣的尸体吗?”

“没有,没那种心情啊!光是知道女儿被杀,我已大受打击……”

“我明白。”

三崎郑重地表示哀悼一番,跟世田分手了。

外面冷飕飕的,像是要下雪了。

三崎走进电话亭,拨电去警署。

“我是三崎。知道什么了么?”

“类似的山庄出现三四间。”年轻刑警回答。“正在确认着。”

“是吗?赶快去办。”三崎说。“有没有国友的消息?”

“不,还没有。大概不在东京吧!”

“哦……”

当然了,由于是三崎叫国友休假的,他不在一点也不出奇。

不过,一般来说,当他出远门时,一定跟警署联络。否则应该留在寓所里。

不,搞不好……

三崎也想到那个可能性,说不定国友跟着夕里子三姊妹去了山庄那边。

若是那佯,即使夕里子她们遭遇危险,很有可能平安无事的克服过去,化险为夷。

如果是这样就好了,三崎想。

“还有,”三崎重新拿好话筒。“关于石垣和世田直子的情死事件,我想知道详情。尤其是确认石垣尸首的是什么人。”

“知道。”

“拜托了,我在附近吃过饭就回去。”

三崎收了线,出到电话亭外,因寒风而把整个身体蜷缩在一起。

三崎快步往前走。心想,假如一切就如我所想的一样——

他认为石垣和世田在“p·p”店见面的事,不是出于偶然。若是偶然的话,这次平川浩子的异常死法就能揭晓了。

然后……

三崎并没有掌握明显的证据,不过开始有点相信了——

石垣并没有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怪奇山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