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奇山庄》

山中断崖

作者:赤川次郎

国友蓦地睁开眼睛,吓了一跳。

房内几乎漆黑一片。我熟睡了多久?国友从床上坐起来,扭伤的脚也几乎不痛了。

国友甩甩头,站起来,走走看,脚已没事了。

他开了灯,看看表,已经晚上七点钟了。

“哎……”

这种时候,竟然呼呼大睡。夕里子在哪儿呢?

出到走廊外面。直觉上,他知道这里有古怪。山庄太安静了,根本没有人的气息。

国友觉得不安,打开夕里子她们的房门。

没有人在。他急急下到一楼去。休息室、餐厅都找遍了。不见任何人的影子。

“夕里子!珠美——喂,没人在吗?”国友大声喊。“怎么回事?”

他的脸都白了。呼呼大睡期间,人一个一个不见了。

国友急忙回到二楼,穿上厚大衣再下来。出到后院看看,因着雪的反照,四周相当明亮。

气温异常寒冷,假如夕里子她们被困雪中,说不定冻死掉了。

国友在那一带胡乱跑来跑去,可是,到处找不到人影。

国友筋疲力竭地回到山庄去。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国友用力地敲墙壁。然后——那道墙壁突然倒塌下来。

国友慌忙闪开,木板墙壁发出砰的一声倒了下来。

有人紧紧的贴在墙壁上……

国友屏住呼吸。

他是金田吾郎!

一眼看出,他已死去了。胸前全是血。

“怎会这样……”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国友拼命保持冷静。必须沉着下来,回到刑警的立汤,应对这种事态。

首先从彻底调查这个山庄开始。

就在这时,有声音在玄关处响起:“有人吗?”

国友奔上前去。

那人是水谷。

“国友先生!好极了!”

水谷因寒冷而苍白着脸。他背着什么人?

“水谷老师,她是谁?”

“片濑敦子。她半个人被埋在雪地里,必须赶快替她暖和身体才行……”

“那就立刻到浴室去吧!”

国友跑进浴室,在浴缸里放热水。

“到底大家跑到哪儿去了?”

水谷把敦子背过来,叹息着问。

“我也刚刚睡醒。”国友摇摇头。“醒来一看,一个人也不在,正觉束手无策。老实说,现在才松一口气。”

“发生意想不到的怪事。”水谷叹道。“都是因为我的缘故……”

“你在哪儿找到她的?”国友问。

“山的背后,马路的另一边不是高起来吗?我在对面发现她的。再迟一点的话,大概冻死啦!”

“如果她恢复意识,也许知道什么——替她脱掉衣服吧。”

尽管是为了救命,然而把敦子弄得赤躶躶的,多多少少觉得内咎。可是现在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

“彼此做证人吧!”水谷说。“不以怪异的眼光看她。”

“好。”

国友和水谷一起把赤躶的敦子放进浴缸。

“难道这个山庄是鬼屋?”国友抹掉额头的汗。

“也许猜对了。”水谷摇摇头。“不过几小时以前,石垣母子、三姊妹,以及我的学生们……总共十个人在这里哦。”

“如果石垣先生在的话,才是十个人。”国友说。“只是已经有一个……很遗憾,不活了。”

“你说什么?″水谷立时脸都白了。

“刚才在走廊发现的。那叫金田的学生,很明显,他是被杀的。”

“金田死了?真的?”

水谷抱头。

身为教师,知道学生的死汛,一定大受打击!国友也很了解。

“那么,其他学生也……”

“不会的。”国友仿佛也在告诉自己似的。“假如她们遭遇什么不测,我一定知道。”

“但——”

水谷说了一半就不再说话。总之说一半就不再说话。

“总之,光是担心也无济于事。”国友镇定地说。“暂时把这女孩放到床上,然后到处搜查这个山庄。既然她找到了。其他的……”

“不错。”水谷也在鼓舞国友。

夕里子轻微动一动身,觉得有点痛。

啊,我还活着。她这样想。

奇妙的,夕里子知道自己失去意识的事,也记得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因为我从二楼的房间夺窗而出。

大概会被国友取笑吧,夕里子想。

但是,一心以为撞进雪堆里了,干嘛现在躺着?

还有,这儿是……

夕里子缓缓睁开眼睛。

随着劈劈啪啪的迸裂声,有火在燃烧。无数的枯枝聚在一堆,火焰上升。

夕里子感到火堆的温暖。

我获救了!

夕里子稍微坐起身子。

“好痛……”

全身疼痛,当然是因整个人撞进雪中的缘故,不过似乎没有折到骨头。

夕里子轻轻站起来,叹一口气,这才有闲暇去环视周围。

“这里是——”她禁不住脱口而出。

那是一个岩穴似的大洞窟。

令人意外的是,里面十分宽敞。

可是,为何自己在这种地方睡觉?不是自己跑进来的,肯定是被什么人搬来的。

那是自然形成的洞窟吧!到处渗出地下水,因寒冷而变成冰柱下垂着。

总而言之,自己捡回性命了。

夕里子伸出双手烤火,温热冻僵了的指尖。

这里离开那个山庄有多远?此外,是谁把自己搬来这儿呢?时间过了多久?心情平服下来时,觉得肚子饿了。

洞窟曲曲折折的伸展着。呼呼的冷风从一个方向传来,看样子那边就是出口了。

夕里子站起来,尝试踏踏脚。没问题,可以走了。

撞破玻璃窗而没受伤,大概是窗帘布质料够厚的缘故。

对,一不小心的话,现在旱已伤到自己的“美貌”了!

夕里子慢慢走向洞口。

一离开火堆,整个人立刻变得异常冰冻。外面不时传来呼呼的风声。

夕里子迟疑着举足向前,最后决定向外窥望一下。难道有暴风雪?出口的地方卷起白色的旋涡。

这样子出去的话,肯定冻死无疑。

夕里子甩甩头。

这时,风势收敛,白色的雪烟消散了。

当然很快又再吹来,只是暂时止住而已。

夕里子走出去,探出脖子。

月光照射进来。这样看来,刚才不是暴风雨,而是大风把积雪吹舞而已。

但在她未来得及细想之前,蓦地被眼前的景象吓得瞠目结舌。前面空无一物,夕里子见到脚下是几十米的断崖笔直峭立,不由咯搭咯搭的膝盖打颤。

她软瘫瘫地坐在原地。

夕里子并非有特别的惧高症。可是,一想到万一现在又吹起暴风雪时,她就不得不停下脚步……

说不定就这样踏空掉下山去。又不是拍电影,在空中漫步时,发现下面空无一物,这才慌忙跑回来。

从二楼窗口掉下来,跟从这里跳下去完全不同。首先肯定没命了。

想到这里,夕里子不寒而栗,因此禁不住坐在原地。

就在这时,背后有声音说:

“原来你在这里呀!”

这回吓得夕里子哇然惊叫。

“吓到你吗?抱歉。”

笑着走过来的是——

“你——”夕里子怀疑自己的眼睛。

来者是白雪公主——不,川西绿。

“那边太冷啦!”川西绿说。“回到火边去,我把食物带来了。”

“食物?”

虽然不愿意,但真的很饿了,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

夕里子的膝盖突然不抖了,跟着小绿回到洞窟深处。

火堆前,有个瘦削的男人坐着。头发有点发白了,穿着厚毛衣和长裤,看起来四十多岁。

夕里子注视他一会,然后说:

“你是石恒先生吧!”

男人笑了一下。

“不愧是名探。一眼就知道一切。”他说。“来,坐在火边。吃点什么?”

“老实说,我饿坏了。”

“只有罐头而已。”

“只要能吃就可以了。”

夕里子难得如此坦白。

罐头并不难吃。石垣拿出一些即食的罐头食品,把盖子打开,用火温热。

当夕里子开始吃热腾腾的牛肉汤时,终于有重活过来的感觉。

“这个味道跟山庄的太太拿给我们吃的一样。”夕里子察觉到了。

“说得对。”石垣点点头。“园子几乎不懂烹饪,她通常使用罐头。”

“难怪她不让别人进厨房。”夕里子恍然大悟。

把半数罐头吃清后,夕里子的速度才放慢下来。

“好惊人的食慾。”小绿笑了。

“失礼了。”夕里子有点脸红。“我真的太肚饿了。”

“看来你没受重伤,好极了。什么地方痛?”

“全身都痛,不过不碍事。”夕里子说。“救我的是——”

“石垣先生,还有我。”小绿说。“你差一点冻死了。”

“可是,你从车子被拉上来后,躲到哪儿去了?”

“我爬到对面的斜坡,然后躲在突出的岩石背后。”

“为什么?你被救了哦!”

小绿摇摇头。

“我的第六灵感告诉我,那个山庄不能靠近。”

“嗬。”

一般的名探,不会有这种洞察能力。

“于是我在那边等到夜深人静,才跑到山庄的后院去看看。不幸脚下一滑,从悬崖掉下去……”

“她挂在这山洞上面的突出部分,失去知觉了。”石垣说。

“嚷?那么,这洞窟是在后院的——”

“对。在断崖的中间部分。洞窟的上面被岩石突出的地住,所以看不见。”

“这是——自然形成的?”

“嗯哼。大概是水分侵蚀的作用吧!现在地下水涸干了,变成洞窟留下来,洞窟很深,一直延伸到里头哦!”

夕里子先把罐头一一吃光,她要问的东西太多太多了。

“多谢款待。”夕里子叹一口气。

“活过来啦!”石垣微笑。“不过,你们也真是灾难重重哪。”

“我完全不明白……”夕里子说。

“当然了。只是现在一—我不能把一切告诉你。”石垣的神情有点悲哀。“现在我能说的是,你们必须尽早离开那个山庄。”

“有什么危险吗?”

“对,很大的危险。”石垣点头。“对了,我听这位小绿小姐说,你和一位刑警在一起。”

“嘿,不过不是为了工作。他——是我的男朋友。”

“根据我的直觉,你们的面相生得很好。”小绿说。

“谢谢。国友先生怎洋了?”

“不……其实有个年轻女孩,二十岁左右,她可能遇到了什么事,有没有听说过?我说得不清楚,对不起?”石垣说。

“二十岁左右的女孩?”

会不会是国友被吓晕过去的那一宗?

“来这里之前,听说警方恰好发现一名年轻女性的尸体。二十岁左右,还末查到身分。”

石垣的脸突然僵住了。

“是吗?她是被杀的吗?”

“详情我没听说,好像是被勒死的,手和脖子有被绳子绑过的痕迹——”

石垣立时苍白了脸。

“绳子的痕迹……原来这样。”声音变得细不可闻。

“你认识的人吧!”夕里子问。

过了一会,石垣缓缓地点头。

“恐怕是的……原来没有用啊!”

“她是谁?”

石垣没有作答。

“进去里头休息吧!”石垣站起来,“你睡一会比较好。太冷了,睡到天亮好了。”

“嗯……”

走进洞窟的深处时,石垣拿了毛毯过来。

“用这个吧!只要火不熄灭,这里头是很暖和的。”

“对不起。”夕里子目送石恒走进里头以后,说:“被杀的女孩是他的爱人吗?”

“多半是的。”小绿点点头。

“从这里到山庄去,有路吗?”夕里子问。

“好像没有。所以只能攀上外面那个悬崖。”

“哦……”

“现在不可能,天亮以后再想办法吧!”

夕里子点点头。

“我担心我姐姐和妹妹的事。”

“我了解的。”

“你说过——我的脸上有‘死相’。”

“嘿,不过现在没出现。我不太清楚。”小绿摇摇头。

“搞不好——”

“搞不好什么?”“也许是你一个非常亲近的人的‘死相’反照在你脸上也说不定。”

“不是太好的宣布。”夕里子苦笑。“总之,那个山庄是不寻常的。”

“对,充满‘死亡味道’。”小绿说。

“死亡味道?”夕里子喃喃地说。

绫子姐姐没事吧。若是珠美的话,一个人也可以保护自己。

虽然夕里子很担心姐姐和妹妹的事,但她心底却有安心的感觉。

绫子和珠美都很“幸运”。这是夕里子从多次经验中得来的结论……

“明天一起去调查吧!”小绿看着夕里子说。“睡一下比较好。”

“嗯……”

夕里子并不困,但她把毛毯摊在岩石的平坦处,躺下来。虽然比不上一流酒店,但一想到外边的寒意时,这里太舒适了。

“你呢?”夕里对小绿说。

“我今天白天一直在睡。”小绿微笑。“我去看火,不能让火熄了。没关系。”

“可是——不好意思。”

“没关系,闭闭眼睛也是好的。”

夕里子呼一口气,闭起眼睛。了无困意。夕里子担心绫子和珠美的事,怎么也睡不着。

可是,过了一会儿,夕里子就沉入深深的睡眠中……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怪奇山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