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奇山庄》

吸血人魔

作者:赤川次郎

这边厢,夕里子睡着了。那边厢,珠美突然睁开眼睛。醒来时心情并不愉快,因她是无辜被人用葯物弄晕。

她在黑暗的地下道被人追上,嘴巴被一块布掩住,鼻子嗅到怪异的味道,头昏脑涨。正觉得不妙之际,已经吸入葯物,晕了过去。

“啊……头痛。”珠美喃喃地说。“有没有头痛葯……”

这是什么地方?珠美终于发觉,这里不是自己的卧室,也不是酒店房间。

若是躺在床上的话,身体不会如此酸痛才对。

尝试移动时,不由“嚷”了一声。

脚很重。珠美望望脚的方向,脸都青了。被铁链锁住了,脚和脖子被铁环嵌住,锁的另一端镶上粗环嵌在石壁上。

就像从前的“铁面具”之类的故事中出现的脚镣。

“干嘛呀!把人搞错是狗!”

珠美气忿地说,然而没人听见,说也没用。

何等阴沉的房间,大概是地下室吧!寒气令人透骨心寒。

对。这里多半是地下道的阶梯下面吧!

面积如一般小客厅大小,一只电灯泡从天花板垂吊下来,发出柔弱的光。

房间中央有桌椅。毫无感情的木桌木椅。

珠美被锁在房间的角落,恰好在厚厚的木门对面。

“真是的!”珠美甩甩头,乱发脾气。“做出这种事——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她之所以如此语气强硬,多半是为了替自己增加声势。

敦子怎样了,她跑得掉吗?

因她跑在自己前面,如果顺利的话,应该逃得掉才是。

只要回到山庄,找到国友,然后带着警队蜂拥而至……

这样乐观的推想着,精神也抖擞起来了。

可是,到底这是什么山庄?

拥有这种地牢似的房间,还有秘密地下道……

那位太太一定是“变态”的,珠美想。抑或她对美女抱着恨意?

无论如何,被人锁着,不是太开心的事。

珠美试着拉拉脚上的铁镣,敲敲锁链,然而锁链硬得动也不动,只好作罢。

珠美靠在墙上叹息。

“呜呼哀哉!”

毕竟不应该上免费供宿这句话的当,珠美难得的反省起来。突然往旁边望望——

她的眼睛瞪得老大。

由于光线太暗,刚才完全没察觉到,原来房间的另一个角落,还有一名少女倒在那里。她和珠美同样的被铁链锁住,仰面躺在石地板上,一动也不动。

“绫子姐姐!”

不错。她是绫子!

珠美尝试向绫子那边靠近,可是锁链不能再伸长了,相隔还有二米以上。

“姐姐!绫子姐姐!”珠美大声疾呼。“醒一醒!我是珠美呀!绫子姐姐!”

可是,绫子没有醒来的迹象。

“真是!急死人了!”

尽管她有低血压很难睡醒,但在这种地方总不能安心睡觉吧!

“绫子姐姐!起来!这个睡包!你不是长女吗?振作些好不好?”

珠美大声怒骂,然而毫无反应。

“真是——无可救葯!”珠美叹息连连。

绫子睡得像死掉一样——像死掉一样?

珠美突然盯着姐姐。

“姐姐……”

不会的——那种事不可能的——

可是,在绫子苍白脸上,感觉不到一丝活气。

“姐姐……你没死吧!说呀,说你没死呀!’珠美战战兢兢地说。

绫子姐姐死了?不可能的事!

佐佐本三姊妹,生死与共!姐姐竟然一个人死去……

“姐姐!绫子姐姐!”珠美用挤出来的声音喊。

啊!死掉了!绫子姐姐死了!

“不要死!姐姐!我不要你死啊!”

珠美坐在原地,哇哇放声大哭。整个头伏在地面上,哭个不停。

哭着哭着,连自己也吓一跳,我竟然这么爱哭。

毕竟姊妹情深啊!

我能让绫子姐姐一个人孤零零地死去?我也马上追随她去—一两天内……但是,我有许多事情要做,一星期以后吧!……一个月?索性等她一周年忌辰结束以后如何?

既然拖到这个地步,不如等十年以后也可以吧!

总之,总有一天我也会跟着来的。珠美在心中随意堆砌一些追悼词,一边哇哇地哭个不停……

“怎么啦?”传来天上的声音。

绫子姐姐!难道姐姐“已经”变成天使,前来安慰我了?抑或是幽灵?天使和幽灵的差异很大,只是没有形象,轻飘飘这点好像十分相似。

“珠美——”

珠美慢慢抬起脸来。

绫子四平八稳地坐在地上,瞪大眼睛望着珠美。

“姐姐……”

“你哭什么?”绫子用平日那种满不在乎的语调说。

“你没死吗?”珠美呆了。“我喊得那么大声,而你一句话也不答——”

“你叫我了?对不起。”绫子甩甩头。“我似乎睡得很熟……啊啊——”然后打个大哈欠。

珠美不知是气是苦,心情复杂。起码损失了颇多水分和盐分,不知换成金钱值多少?她想。

“姐姐,你怎会在这儿?”珠美说。

“我吗?不知道。”绫子侧侧头。“记得我正在教秀哉功课的。”

“好特别的家庭教师!”

“晤……对了!我喝了什么饮料,跟着就打瞌睡了……”

“里面下了葯啊!”

“好像是……我还想睡。”

“别睡了!生命有危机啊!”

“生命有危险?”

“可不是吗?这样子被锁住,又不是拍电视。”

“不错。好冷啊!这锁好像是真的。”

“对呀!怎么办?”

绫子耸耸肩。

“还能怎么力?”

“你真散漫!”

散漫和有胆色不同。绫子无法相信别人会对自己抱有恶意。当然,绫子也不是小孩子,她知道世界上有各种多样的人,每天有形形色色的事件发主。

可是,她想像不到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没事的。”绫子说。“我们没做任何坏事,不会被杀的。”

珠美很羡慕姐姐的信念。

门外传来脚步声。

那脚步声从上面慢慢走下来,在门前停住。

门扉吱一声打开。

“嗬,你们醒来啦。”

站在那里的是秀哉。

“秀哉君……”绫子叹道。“是你做的吗?”

“我和妈妈做的。”

“赶快解开这把锁!”珠美眼角吊起,十分生气。“否则我把你的头颅拔掉,当足球踢!”

“你很精神。”秀哉笑了。“这么有朝气的人才有趣哪。”

“一点也不有趣。”珠美怒目瞪着他。

“秀哉君。”绫子说。“到底这是怎么回事?”

“老师很镇定嘛!”

“不是镇定,只是反应迟钝罢了。”绫子说。

“不必这样坦白呀!”珠美瞪着绫子。

“你们两个都跑不掉了。死了心吧!”秀哉说。

“要死心的是你!”珠美说。“我们这边有刑警哦。”

“总有一天,我会收拾那个人的。”秀哉咧嘴一笑。

“你想把我们怎么样?”

“我们不会杀你,只是要你们的血罢了。”

“你说什么?”珠美睁圆了眼。“你们要什么?”

“血。”秀哉说。

“你们在做捐血运动吗?”绫子问。

秀哉噗哧而笑。

“也许是吧!妈妈立刻就来,她来了你们就懂了。那么,拜拜啦!”

说完,秀哉走了出去。

“喂!等一下!你这小王八!”

珠美骂累了,连声喘气。

“他们来拿血吗?”绫子说。“我有低血压,不能捐血呀。”

“说得满不在乎的……”珠美叹道。“那一家人一定是吸血鬼!”

“吸血鬼?可是,他没吸血尖牙呀!”

“是不是同一个吸血族?”

“可是他们白天也醒着——”绫子认真地思考着。

“夕里子姐姐在干什么?竟不晓得可爱的妹妹遭遇如此不幸!”

珠美仰天叹息。

“珠美呀。”

“什么?”

“他们的饭食——有大蒜哪!”绫子一脸严肃地说。

珠美连说话的气力也没有……

“天亮啦。”国友喃喃地说。

在沙发上抱头苦恼的水谷,慢慢抬起脸来。

“时间差不多了……”

“是的。”国友木无表情地走近窗旁。

外面已经逐渐明亮起来,很讽刺的,今天似乎也是好天气。

国友轻轻摇一摇头。你是为了什么来这里的?什么也帮不上忙。

水谷也走了过来。

“看来上面好冷。”他自言自语。

“事实上两人都已筋疲力倦。

他们通宵达旦的在山庄内到处搜索。

夕里子、珠美、绫子,还有石恒母子……谁也不在山庄里面。发生了“什么”——那是肯定的了。

国友和水谷把家具翻倒、剥开壁布、掀开地毯,四处寻找有没有秘密出入口,或者是暗藏的房间。

若是什么也没有,若是夕里子她们平安无事的话,为了补偿这些损失,国友和水谷起码必须工作十年才行。

山庄里面混乱得宛如龙卷风经过一样。结果,仍然掌握不到任何线索。

两人的疲劳不是来自体力消耗,来自气馁和失望的更大。

如果夕里子她们是在外面的话,在如此寒冷的天气底下,肯定无法存活了。国友的伤心程度可想而知。

水谷也是……

“教师失职下班……”他自嘲地喃喃自语。“一个学生被杀,一个行踪不明,而我平安无事,应该怎样向学生父母解释是好?”

“我也一样,我是刑警啊。”国友说。“发生罪案,竟不能防患于未然。真是羞愧。”

“不,你可以在事后捉凶手,可是教师不能那样做。”

“不,我不仅是刑警,身为男朋友,也不能救自己所爱的女孩。”

“对教师而言,学生等于自己的子女一样,而我不能保护自己的子女。”

“老师又不是保姆。”

“刑警也不是——”

“刑警的责任是保护市民的安全。”

“教师也有责任去保护学生的安全。”

“但是和刑警不同。”

“一样的!教师不是仅仅教教书就可以的。”

“刑警也不单是捉到凶手就可以的呀。”

“总之,我是最差劲的教师。”

“不,身为刑警的我最差劲了。”

“那是主观的感受,客观地看,显然的——”

“不,我绝对是不行的男人。”

“不行的是我。”

在为“不行的男人”相争期间,两人觉得空虚起来,于是沉默不语。

过了片刻,国友叹道。

“且让我们两个都‘不行’好了。”

“好的……”水谷点点头。

两人不由自主地搂住对方的肩膊。那是令人感动的有趣一幕。

可是,当事人是十分认真的。必须事先说明。

“出去外面看看好吗?”水谷说。

“也好。”国友点点头。“想自杀的话,那个断崖是理想的地点……”

国友和水谷出到后院。

雪地上反照出来的光线十分耀眼。

虽然阳光普照,天气还是相当寒冷。天亮前的一刻最是严寒,乃是住惯在城市的人想像不到的。

“说不定她们躲在附近。”国友喃喃地说。

“不错。”水谷抬眼望晴空:“要不要大声叫。”

“好哇。”

是否还有精力大声喊,多少有点疑问,于是两人走向断崖方面,伫立于冰天雪地中。

水谷首先吸入满满的冷空气,然后尽力呼喊:

“喂——”

两三个回声在雪地上回荡。

国友不甘示弱,大声呼喊:

“夕里子——”

喊出爱人的名字,多少有点歉咎。可是现在不是拘泥小节的时候。

“佐佐本同学——”水谷也不服输地扯开嗓门。

“绫子——”

“川西绿——”

“珠美——”

名字陆续回荡,混入回声之中,不知不觉已分不清是喊谁人的名字了。

“夕里子——”

“国友——”

“佐佐本——”

“绫子——”国友喊了一半,停下来。“刚才你叫什么?”

“嘎?”水谷莫名其妙。

“你没叫国友吗?”

“我吗?没有哇。”

“那是我叫了?可是,我不会叫自己的名字才对—一”

就在此时,又有声音喊:“国友先生——”

国友的脸宛如双面人似的变来变去,从暗到明。那个差别不是由四十瓦特的灯泡变成一百瓦特,而是从深海的黑暗一下子变成如夏日夏威夷沙滩的灿烂。

“是夕里子!——夕里子,你在哪儿?”国友喊。

“我在下面哟!”

夕里子的声音听起来的确是从脚底传上来的。

有一瞬间,国友以为夕里子是从“地狱”喊自己的名字。但他立刻改变想法。

“夕里子的话,一定是上天国的!”

“我在悬崖中间!”夕里子喊。“放绳下来!”

“成功了!”

国友和水谷欣喜若狂。

“好极了。”

“找到啦!”

“万岁!”

两个大男人在雪地上抱着又奔又跳的情景,不宜被别人看见。

终于国友回到现状,大声回答:

“你等着!我马上抛绳子下来!”

“我去拿!”

话没说完,水谷已抢先冲回山庄去了。

水谷把绳索搭在肩上,以无法置信的速度跑回来。然后,国友把绳子抛向山谷。在下面的夕里子提出示。“往右一点!左一点!”

“好,就在这附近。”国友说。“我下来——”

“不,我来。”水谷早已把绳子绑在身上。

国友决定不在这个时候客套什么。他把绳子的另一端捆在树丛上,使出浑身力气去拉紧。

“ok!”

“那我下去先杷她吊上来!”

水谷说着,开始爬下悬崖……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怪奇山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