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奇山庄》

火烧山庄

作者:赤川次郎

“活着跑出来啦!”

从地下道出到外面时,珠美大喊大叫。

“好险啊!”夕里子紧紧抱住珠美。

“夕里子姐姐,多谢你!”

生存的喜悦,似乎也使珠美领悟到,是金钱不能换取的东西。

“我要付你多少钱?”——这句话问不出来了。

“夕里子。”绫子有点不满。“我也获救了,干嘛只是跟珠美拥抱欢呼?”

“不是姊妹吵架的时候吧!”国友笑了。

“向片濑道谢好了。”水谷搂着敦子的肩膀说。

“拜敦子想起那条地下道所赐。”夕里子说。“你们好好向她道谢。”

“不必了。”敦子也很高兴。“因为只有我获救,而珠美遭遇如此不幸,等于补偿啦。”

“跟着怎么办?”国友说。

现在,夕里子三姊妹、敦子、小绿、国友和水谷七个人站在后院里。

“好耀眼,如果有带太阳镜来就好了。”绫子眯起眼睛说。“说得轻松,差一点死掉了。”

“我知道……他们母子两人跑到哪儿去了?”

“从那条地下道一定有路出到山庄的。”夕里子说。

“一定有。”敦子点点头。“我想回去地下道时,结果出到别的地方,一定是跑到隐秘的旁道去了。”

“总之,那两个人可能已经回去山庄了。”与刚才意志消沉情形不同,水谷劈劈啪啪地弄响指头,非常兴奋,“让我亲手惩治她!”

不太像诗人的作凤哪,绫子想。

“我们人多势众,绝对输不了。”国友强而有力地说。

“石恒先生呢?”

“没见到他……”夕里子说,“刚才是一起走进地下道的,”

“会不会去了山庄?”国友说。

“那么,我们也去吧!”

“等等。”绫子说。

“怎么啦?”夕里子问。

“那两个人有病。不能恨一个有病的人啊!”

“姐姐,你差点被杀了哦!”珠美震惊地说。

“不,绫子说得对。”国友笑了。“身为刑警的我,必须冷静一点才行。”然后严肃地说。

“不能忘了,这里很危险。尽管对方是女人和小孩,可是事实上她们杀了好几个人了。”

“说得有理。”

“所以,让我和水谷老师进去,你们在外面等吧!”

“可是——”珠美似乎不服气。

“那样反而危险。”夕里子说。

“为什么?”

“在这个地方,外面不一定安全。还有,也许什么地方有秘密出入口呀。”

“晤……说得也有道理。”

“所以,水谷老师留在这里守卫!”

“我一个人去?不,不是害怕。当然我一个人也无所所谓。”

“不是一个,两个哦!”

“但是……哎,夕里子。”国友叹道,“你想,我是为了什么而救你的?”

“为了协助你查案呀,不是吗?”

国友狠狠地瞪着夕里子。

“不然还有谁帮你?”

“说得对……”国友勉强的点点头。“那么,水谷老师,这里拜托了。”

“好的。”

“老师被女孩子包围,真好哇。”珠美嘲笑他。

“这种时候竟然说出这种话来。”水谷半吃惊地说。

于是乎,夕里子和国友一同往山庄走去。

“等一下。”夕里子定过去,捡起一根木柴。“没带武器怎么可以。”

“好。进去吧!”

国友打开门后。山庄里头一片寂静。

“有点……恐怖。”夕里子边走边说。

“嗯。那边一—有死尸,小心。”

“哗!”夕里子发现金田的尸体,吓得跳起来,“这种事干嘛不早说!”

“对不起,我忘了。”

“重要的事可别忘才好。”

两人到休息室察看。

“这里没人……”

国友的话没说完,夕里子喊:

“瞧!沙发背后有人!”

看见什么人的脚,夕里子急急奔过去。

“是石垣先生!——石垣先生,振作些!”

石垣了无生气地躺在那里。国友急忙拿起他的手腕,确定脉博仍在跳着。

“不要紧,他还活着。”

“是不是灌了葯?好像没受伤的样子。”

“恐怕是的,现在只好让他躺在这里。尽快找到那两个人再说。”

咚咚咚……头顶上传来什么声音。夕里子和国友赫然面面相觑。

“她们在二褛。”

“走吧!”

国友率先上楼。二楼寂静无声。

只有紧的门并排着。

“不晓得声音从哪里来哪。”国友紧张地说。

“嗯。要不要分头去找?”

“不,这样太危险。一起行动好了。”

“也好。”夕里子微微一笑,握住国友的手。

“你是个了不起的女孩。”国友说,“来,顺序去找吧!”

从最里头的门开始,可是,门上了锁,一动也不动。

所有的门都是一样。

“喂!出来!”国友站在走廊中央怒吼。“我知道你们躲起来了!”

夕里子开始觉得危险。

这是女人的直觉吗?纵使不到超能力的地步,有时会听见预告危险的声音。

“我要破门而入罗!”国友大喊。“我们人多势众!你们了心吧!”

“国友——”夕里子搂住国友的手臂,声音很紧张。

“怎么啦?”

“有味道——这个味道。”

“什么味道?”

“是不是油烟味?”

国友的脸色一变。

“汽油啊!快走!下楼去!”

国友搂住夕里子,冲向楼梯方面。

可是迟了一步。两人来到楼梯口时,火焰已经爬上楼来了。

“畜牲!跳下去怎样?”

“不行啦!下面已经——”

楼梯下面是一片火海,有人洒了汽油然后点火。黑烟他们吹过来。

“伏下去!停止呼吸!”

“别胡说!”

那是圈套。先让他们上楼,再从下面放火。这么简单诡计竟然没察觉到……国友恨得咬牙切齿。

“下楼的只有这道楼梯吗?”

“对呀!或者从房间的窗口跳出外面——”

夕里子说到一半就神色大变。

原来这样!难怪所有房门都上了锁。因为进到房间话,就能破窗而逃一—

“我来破门而入!”国友冲过去。

另一方面,在外面等候的水谷等人,当然察觉了异变。

“有烟啊!”最初喊叫的是珠美。

“他们放火了。”水谷变了脸。

“夕里子他们放火吗?”问的是懵懂不知的绫子。

“必须快去救他们!”珠美说。

“你们留在这里。”水谷冲向后门。

他一打开门就“哗”一声打开。

放火的人似乎想得很周到,眼前的火焰墙壁怎样也穿不过去。应该还有别的入口才对!

水谷跑向窗口。但是当他撞破玻璃窗的当儿。火焰立刻迎面扑过来。

水谷绕到建筑物旁边,冲向正面玄关。

门烧毁了!这是木造山庄。火势以想向不到的速度开始包围山庄。

“国友先生!佐佐本!”水谷大声喊。

“哗!”

二楼伸出的凉台冷不防塌落下来,水谷拼命滚出雪地,只差一秒,就被压成肉酱。

“妈的!”

水谷再度冲回后院去。

“老师!”珠美脸色白如灰。“姐姐他们呢?”

“无法进去!喂!舀雪灭火吧!”

虽然不太有效,众人还是一齐开始舀雪,掷向火焰喷出的窗口。如意料一样——火势必竟压制不了——

不顾一切地用身体撞门的国友,喊一声“痛死我也”栽倒在走廊上。

“看来不行啦。”夕里子扶他起来。“房门太坚固了。”

“如果有枪就好了——”国友开始咳嗽。

迷雾开始充满整个走廊。

“还有没有其他办法——”夕里子也边咳边流泪。

并非伤心,而是烟雾的关系。

“我必须设法救你出去。”

“别说傻话。我们两个都能获救!生死与共!”

夕里子喊。“我最讨厌受不起考验的男人了!”

在这点上,夕里子对国友很生气。

可是,火舌已经爬上楼梯,逐渐蔓延至二楼了。两人被逼到走廊的深处尽头。

夕里子突然抬头望天花板。

“能不能从屋顶出去?”

“屋顶?”

“对。为了修理或除雪,有时不是出到上面去吗?说不定上面有出口——”

“可能。”

天花板的一角,有块四方形的镶板。

“让我骑脖子。”夕里子对国友说。“只好试试看了!”

“好!”

国友走到镶板下面,让夕里子骑脖子站在肩膀上。

“别放手哦——打开了!”

“就这样爬上去看看。”

“嘿,嘿——!”

夕里子推开那个掀盖,用手支撑身体,嘿一声爬了上去。

“屋顶有阁楼——好像是储藏室!”

天花板很低,必须弯腰才不至于碰到头。但是十分明亮,还有天窗!

“国友!有天窗哦!可以出去啦!”夕里子喊。

“好,等我!”

国友纵身向上跳,双手紧握在四方形洞口的边缘上,奋力爬上来。夕里子也使劲地拉他一把。

“行啦。”

国友终于爬了上来,叹一口气。

“打破天窗就能出去外面啦。”

“好。”

国友捧起那边堆积的木箱,摔向天窗的玻璃。玻璃粉碎了,上面的积雪也纷纷掉落。

“看来可以出到屋顶上啊。”

“是的。到了这种时候,只好纵身跳下去了。”

国友敲落玻璃碎片,将夕里子从天窗推出去。

当夕里子从冷空气中探出头来时,禁不住叹道。

山庄快要烧塌了。

水谷等人只能束手无策地呆然眺望……

“夕里子姐姐,怎会这样……”珠美颓丧极了。

“如果让我进去就好了。”水谷喃喃地说。

“不能放弃希望。”依然故我的是绫子。“他们两个都没做坏事,上帝不会抛弃他们的。”

“我了解你的心情——”

珠美的话还没说完,川西绿喊。“看哪!屋顶上!”

“真的!是姐姐!”

珠美跳起来。

夕里子和国友相继从屋顶的雪堆中爬了出来。

虽然建筑物本身已将倒塌,但此时还有个形状,真的不可思议。

“国友先生!”水谷大声说。“跳下来吧!房子烧塌啦!”

“可是,从那个地方跳下来的话,必死无疑!尽管是雪地上——”珠美说。

“虽然会受重伤,也许获救呀!只有那个办法了。”

珠美也了解。但是——上天会伸出援手吗?咱们接二连三的遭遇如此不幸!我会恨死上帝的!

就在这时候——一阵意想不到的声音接近头顶。

答答答答答——

珠美抬头东张西望,突然“哎呀”一声尖叫,吓得水谷魂飞魄散。

“怎么啦?”

“看哪!”

晴空里,出现三只黑影,有直升机飞来了。

“有人来救我们了!喂!这边啊!”珠美挥挥手。

直升机当然发现珠美等人了,立刻飞到山庄上头。

“屋顶上面哦!”水谷在猛风中大声叫喊。

不必水谷指示,直升机也认出夕里子他们了。有一架飞机把绳子放下来。

“有救啦,老师。”珠美紧紧捉住水谷。

“唔,太好。”

说完,山庄下面的柱子开始轰隆轰隆的倒塌下来。

“喂,房子烧塌啦!”水谷用尽声音高喊。

然后,山庄一下子烧塌了。屋顶已隐没在火焰中,火光和烟雾遮盖整个天空。

珠美栽倒在雪地上。爬起身时,但见国友和夕里子紧紧捉住从直升机放下来的绳索尖端。

“成功啦!”珠美拍掌狂呼。

直升机降下来了,夕里子和国友从离地两三米高的地方跳下,不,也许说是掉下来更正确。

“啊……我以为死定了!”

浑身是雪的夕里子站起来,感慨地说。

“姐姐。”珠美跑过来。“你们两个果然运气很坏嘛。”

“这是祝贺吗?”夕里子苦笑。“但是,石垣先生还在里面——”

夕里子望一望已经烧塌了的山庄,不禁摇头。

“那对母子也在里面?”珠美问。

“嗯……多半是的。”夕里子喃喃地说。

从直升机吊绳子下来的是三崎刑警。

“喂!大家平安无事吧!”

“三崎兄!”国友哑然。“你怎知道这里——”

“好不容易才找到的。”三崎气喘吁吁。“我猜到你也跟她们在一起……石垣呢?”

“大概一—在火堆下面。”国友叹道。“承蒙相救,多谢了。”

“我也是无心的。”三崎咧嘴一笑。“三部直升机,你想要花多少钱?”

又传来柱子倒塌的声响。

火焰和黑烟融化了雪,继续狂烧了一阵子,污染了整个天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怪奇山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