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奇山庄》

家庭教师

作者:赤川次郎

“说来奇妙。”夕里子说。“那男孩是否拥有超能力?”

“预知未来的能力吧!若是有就方便了。”珠美想了一下。“对!如果是我,首先叫他把彩栗的中奖号码告诉我!”

“死性不改!”夕里子大惊。“不过,我们足托他的洪福获救的啊!”

“不错……”

三姊妹为了庆祝平安无事—同时为了祈求那位替死的胖太太和司机的冥福—一起到酒店吃晚餐。

“难道真有那种事?”绫子说。“河能是巧合。”

“河是,那也巧合得太过分了。”珠美十分坚持的说。

“绝对是超能力!”

“不管怎样都好,总之吃吧!这里的食物很贵,不准剩余。”

“是—夕里子姐姐,愈来愈像家庭主妇了。”珠美嘲笑她。“太过家庭主妇的话,国友先生不会喜欢哦。”

“什么嘛!”夕里子气得瞪着珠美。

“算了,别胡闹啦!”绫子说。

国友者,夕里子的恋人,m警署的年轻刑警,当然独身末娶。

在旁人眼中,夕里子是男人作风,但在国友面前却十分女性化一这只是当事人的见解,旁人看来丝毫没分别。

“哎,不谈这个了。”珠美说。“一年快过去,我们打算怎样?”

“什么打算?”

吃完饭,正在等候甜品送来。夕里子说

“什么也没有计划。现在才打算去哪里是不可能的。”

“是吗?那多无聊。”珠美鼓起腮帮子。“我班上的女孩,大家都是去滑雪啦、溜冰啦、温泉乡了。”

“若是泡水洗澡,家里也有哇!”绫子提出毫不浪漫的意见

“偶尔三个人去旅行,姦不好?”珠美的提议也很健康。

明年珠美就是高中生了,不必担心她会迷路。问题在于长女绫子不爱出门。

“你们去吧!我在家睡觉。”

每次都是这佯。

“真是的!你是不是二十岁的入?”

“应该是的。我也不认为你才十五岁。”绫子难得的反chún相讥讽,

“唤,请给我一杯咖啡。”夕里子叫住一名侍应生。“总之,爸爸吩咐过,他不在家期间,三人耍一起行动。”

“那么,夕里子姐姐渡蜜月时,也叫大家一起去?”

“你就会说这种极端的话!”

夕里子和珠美针锋相对时,一名年约五十的绅士经过三人的桌旁,突然停下来。

“咦,你不是佐佐本君吗?”

“哎——”被喊的绫子愣住了。“我——我是佐佐本绫子。”

那名绅士笑起来。

“你连在大学上讨论课的教授的脸也不记得了?”

“啊。老师——对不起!”绫子慌忙站起来,不小心弄翻椅子,结果又是“哗”然惊呼收场。

“我是她妹妹夕里子。”夕里子叹气,然后自我介绍。“她是排行最小的珠美。请务必让家姐合格才好!”

“原来如此。你们就是鼎鼎大名的佐佐本家三姊妹呀!我是沼渊教授。”

对了,沼渊教授。终于知道了名字,绫子不由松一口气。

“请问——”夕里子说。“我们的事怎样子有名?”

“不,只是风闻而已……”沼渊装蒜。

“那就让我免考试进大学吧!”

珠美说出这句话时,被夕里子暗中捅了一捅。

“对了。”沼渊似乎想起什么似的。“佐佐本君,在新年期间,有预定什么节目没有?”

“有。”绫子答。

“是吗?那真遗憾。”

“我预定一直待在家里。”

绫子并不是故意开玩笑。

“哦?”沼渊忍住笑意。“其实嘛,有人托我找个好的家庭教师。”

“家庭教师?”

“是的。如果你有空,何不试试看?”

姐姐做家庭教师?肯定一天就被人赶走。夕里子想,这位老师看来是完全不了解姐姐的事了。

“可是—那不是大学为学生安排的工作吗?”想不到绫子宽然会说出这样一本正经的话。

“假期开始后,有人私下来找我介绍的。”沼渊说。

“对方认识老师?”

“从前教过的学生。那家孩子大约十三岁吧!”

“十三岁吗?”

“是个男孩子,看佯子绝不笨,因为时常生病的关系,迟了一年才上学。他们希望小男孩在家庭老师的督促管教后。能够好好应付学业。怎么佯?”

“我可以胜任吗?”

“没问题的,对方才十三岁哦!不过,现在已经年底了,

我也已跟对方说过,大概不容易找到老师了。”

“可是——假如让我来做的话——”

“你愿意吗?”沼渊问。“如果你肯接受就太感谢了。石垣一定也很高兴。”

“对方姓石垣吗?”

“嚼。父亲母亲都是我的学生,两个都是相当独特的学主。”

至于独特这一点。绫子也不逊色。

“真的愿意吗?”沼渊再问。

绫子转向夕里子。“怎么办?”

问妹妹也帮不上忙。

“一天可以拿多少?”夕里子问。

“晤,他说一天出一万元。”

珠美顿时眼睛发亮。

“姐姐!立即接受吧!”

“你别出声!”夕里子捅捅她。

“老实说,地点颇不方便。”沼渊说:“为了孩子的健康着想,他们住在山中。”

“在艾佛勒斯峰吗?”

“珠美一—那要住宿罗。”

“嗯。不过,那边是酒店,属于夏季的度假山庄之类,所以有许多房间。”

“正在经营中吗?”

“好像是的。我也好久没见他们了,详情不清楚,从电话中听说,冬季是关门的,所以很空闲。如果一个人去觉得胆怯。可以带朋友去。”

“若是姊妹又如何?”

“珠美!厚脸皮!”

“我想无所谓吧!”沼渊摇摇头。“对方表示热闹一点更好。对了,你们三个一块儿去如何?由我来联络好了。很漂亮的山庄,听说还有温泉哪!”

“全体免费吗?”珠美探前身体。

“你真厚脸皮!”夕里子骂道。

“当然了。对方靠父母的遗产,过着优游的日子,我想你们不需要担心那方面的事。”

夕里子有点犹豫。

当然,绫子虽然以家庭教师的身分受聘,总不能让她一个人跑到那种地方去。

不过,可以三个人去,而且全体免费的话一她觉得。一切太顺利了些。

珠美旱已蠢蠢慾动了。

然后是当事人绫子一—她想,只要夕里子决定了,她就去。

“那么,你们肯接受吧!”

沼渊打量三人的反应,察觉到夕里子似乎是最高决策人,于是直接问夕里子。

夕里子想了一下,答说:

“好的。那么,几时可以打搅?”

“好像愈快愈好。我叫他们打电话去府上好了。”

“好吧。”夕里子说。“还有一件事——”

“什么呢?”

“说不定还会多添一个人……”

珠美捅一捅夕里子。

“国友先生是不是?姐姐更加厚脸皮!”

关于那方面的直觉,珠美也拥有接近超能力之处

话说佐佐本家三姊妹一边慢慢享用饭后的甜品和咖啡,一边谈论突然从天而降的“好事”当儿……

有个男人含怨地仰望那间酒店的灯光,突然喃喃地说:

“呜呼……有人在那么昂费的酒店吃着热腾腾的晚饭,为何我耍在这里忍受寒风吹袭?”

这些不想被人听见的“自言自语”,谁知已传入某人的耳驳。

“别发牢騒了。总比变成尸体躺在这里的好吧!”

听见声音的国友回过头来。

“啊!三崎先生!”他慌忙说。“几时来到的?怎不事先说一声嘛。”

这位国友的“波士”的三崎刑警,即使在寒空之下,依然露出一副像扑克脾的脸孔。

“因你正在沉思之中,打搅了你不好嘛。”三崎一脸严肃地说。“是不是在想你那位可爱的女生高中朋友呀??”

“别取笑我了。我只是冷得难受罢了。”

国友竖起大衣的衣襟,拉起围巾。

“嗬,国友君,你有个那么大的女儿呀!”验尸宫走过来。听见三崎的话。“看不出来嘛”。

“去你的。不是女儿,是情人哦!”国友有点生气。“对了,受害人方面怎洋?”

无论风吹雨打下沐雹,一旦发生命案时,做刑警的不能不赶去现场。虽然昨天是圣诞节,但这跟刑警毫无关系。

这里是高速公路下面的一个小孩子游玩场,一片幽暗而寂静,周围围上铁丝网,摆满秋干、翘翘板、沙地等等传统游玩设备。

即使白天也没有几个小时受阳光照射的这个地方,在这洋的寒冬怎回有小孩子来玩?国友不解地侧侧头……

“死了。”验尸宫说。

“这我知道。”

“还很年轻,好可怜。”验尸官摇摇头。

“死因呢?”

“绫杀吧!颈项周围有清晰的痕迹。不过第一现场不是这里哦。”。

“这我知道。”三崎点点头。“死了多久?”

“嗯。大约半天——”

“半天?”国友不由反问。“即是十二小时?”

“对。起码十二小时或以上吧!如果运回去捡查,大概知道得更详细!”

“现在是——晚上九点。”三崎看看腕表。“这样说来,若是杀了就被放在这里的话,白天一整天都一直放在这里了。”

国友和三崎走近在风中轻微摇晃的秋干,秋干的铁环发出吱吱吱的响声。

那女孩坐在其中一个秋干上,当然已经死去了。若是那种只架着一块板的秋干。尸体很容易就会掉下来。由于那是用锁链吊住的小椅子形秋干,乍看之下,女孩看起来只是在打盹而已。

“三崎先生——”国友说“这佯子在暗处虽然看不清楚。若是白天放在这里的话,应该有人友现才对。”

“嗯,说的也是。”

“换句话说,死者是在别的地方被杀,入夜之后才搬过来的。不过在冬天,一到傍晚天很早就黑了啦。”

“如果有目击者就好了。”

三崎环视四周。

游玩场的一边是普通的马路,另一边是毗连的公寓。窗口虽然往这边开,却因高架的高速公路的影响,白天也几乎照不到阳光。现在各窗户当然全都拉上了窗帘。

“看来可以在那一带查访看看。”三崎说。

风更强了,国友差点喊出来—畜牲!怎么这么冷的!国友战战兢兢地审视被杀少女的脸。

虽是脖子被勒而死,却没留下太深刻的痕迹,国友不由松一口气。少女颇年轻,顶多二十岁左右。

她的眼饰不坏。毛衣外面是件相当暖和的短大衣,裙子是格子图案。

“不错的美人儿哦!”

“男人干的吧!”

“也许是的。她没穿袜子。”

听三崎一说,国友的眼睛往下看,果然,虽然好好穿上了鞋子,却没穿袜子。

“说不定是杀了她之后替她穿上衣服的,有可能忘了替她穿袜子。”

“不错。”国友点点头。

“身上有带什么吗?”

“什么也没有。”国友摇摇头。“多半是凶手丢掉了或者藏起来了。”

“三崎先生,找到这个。”

一名警官拿着一个塑胶袋过来。

“什么东西?”

“往有灯光照射的地方逆光一看,是个十字桀,连着链子。大概是挂在颈上的东西。只是链子断了。”

“不像是玩具。”国友一直盯着看。“是否和她有关?”

“不知道。”三崎耸耸肩。“其他好像什么也没有。喂。总厅的人还没到吗?”

一旦是凶杀案时,案件不仅由m警署承办,警视厅搜查一课也要出动。

“刚刚接到联络。”巡逻车的警官过来喊。“他们遇到交通意外,马路阻塞,无论怎佯响警笛也无法前进。”

“呜呼。”三崎叹道。

“大概三十分钟以后才到达——”

“知道啦!”三崎扬扬手示意。

国友把灯照在少女脸上。的确是相当漂亮的美人儿。从外形来看,多半是哪间大学的女生。由于脸上没有化妆,看起来很有书卷气。她的手白皙而丰润,好像不曾劳动过。

“是不是在寒冷的地方待过?”

“不知何时,验尸宫走到国友的身边来了。

“为何这佯想?”

“看看她的指尖。有点发红是不?那是冻疮。”

“冻疮?”

原来如此。仔细一看,好像是的。若是住在市区的话,这个时候还不至于长冻疮。

“柔软的手。”国友轻轻举起尸体的手。

当然又冷又僵硬了,活着时,应该是柔软的。如果吹寒风时,令人不由想用双手裹住来保护它。

国友把她的袖子挽上一些,看到手腕部位时,悚然一惊。

“这是一—”

“什么?”验尸育细着一下。

她的手臃上有磨擦过的伤痕。

“看来被绑过。”验尸官说。“这是绳子的痕迹。”

“做得好过分!”国友不由勃然大怒。

“仔细检查看看,有没有其他痕迹。”

验尸官说着,走向在稍远的地方、正在注视铁丝网的破洞的三崎。

国友在坐在秋干上的尸体前面蹲下。在尸体的左手腕上也发现同样的痕迹。

也许这少女被绑住手脚监禁在某个地方,也有可能被绑票了。当然没有呈报。她的父母希望在不报警的情形下解决,事件,也是可能的事。

但是,无论如何,那些伤痕太残忍了。

“好过分的家伙……”

国友忘丁寒冷,因激怒而心头火热。“我一定逮捕凶手给你看!”

说完,国友队下面把灯照在头往下垂的少女脸上。

突然—少女啪地睁开眼睛,咧嘴一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怪奇山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