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奇山庄》

美女凶兆

作者:赤川次郎

夜道像是永无尽头的黑暗隧道。

黑暗的深处,突然出现幻影似的亮光。

“这是高速公路休息站,要不要休息一下再走?”

握住驾驶盘的国友稍微回头望望后座,禁不住笑了。

当然,深夜的长途路程令人疲倦,而且年轻……

佐佐本家三姊妹,互相偎靠着沉沉入睡了。

“继续开车吗?”国友稍微放慢速度,看看前座的石垣园子。“还有多远的路?”

“嗯,照现在的车程来看,我想不必两小时。”园子说。

“不过,一直由你负责驾驶,是不是很累?不如到那边休息一下再走吧……”

“也好。”

国友不想勉强自己。怎么说,车上载着重要的夕里子—不,其他两个也很重要——他不想发生意外。

“叫醒她们也怪可怜的,不如迅速喝杯咖啡再上路好了。”

国友把车开到休息站前面。

虽然没有倦意,可是不在这里休息一会的话,待会上山道途中打起瞌睡来就糟了。

“那我也下去好了。”园子解开安全带。“有点饿了,随便吃点小食——”

冷不防后座有声音喊:“我也要!”

珠美揉着惺松睡眠说。“我的肚子也饿了!”

连忙说边打哈欠,国友因她的孩子气而噗哧一笑。

“珠美真是……”

靠在珠美身上的夕里子也被她吵醒了。

“怎么嘛,夕里子姐姐不也醒了么?”

“喂喂,别在这种地方吵架。绫子呢?”

只有绫子一个人“唯我独行”似的呼呼大睡。

“大姐不行。她有低血压,即使醒来三十分钟还是呆呆的。”

“是吗?那就让她继续睡好了!在车上会更暖一点!”

夕里子有点不负责任地说,不过还是把自己盖在膝头上的毛毯搭在绫子肩上,然后出到车外。

“哗!”夕里子不由怪叫一声。

空气奇寒,简直跟市区相差甚远。

“已经接近山中地带了。”国友说。当他说话时,口中呼出白色的气息,随风飘去。

“那边一定下雪了。”园子说。“来,进去里面吧!”

那是很小的休息站,当然没有太多供应,不过起码可以吃到热香饼之类的食物。

大家叫了热香饼和咖啡,急不及待的享用起来。

“嗨,石垣太太。”

柜台中一名穿围裙的中年男子见到园子就喊。

“喔,好久不见。”园子笑脸迎人。“几时从东京回来的?”

“两、三个星期以前就回来了。这里好冷咧!”

“住在东京比较舒服嘛!”

“穷人必须做事呀!”男人笑了。“待会上东京吗?”

“正要回去。”园子回答。

“是吗?那就跟你先生一起罗!”

突然,笑容从园子的脸上消失了。

外面的寒气使夕里子完全清醒过来,她觉察到了。

园子若无其事地问:“外子也经过这儿吗?”

“嘿。大约一小时以前吧!他说待会就要回去。你们不是一起上路的么?”

“嘎?不,当然在一起。只是一—他说明天才回去的,我吓了一跳而已。”

一听就知道是掩饰之词,夕里子想。为什么呢?

“也许他以为太太已经回去了。”

“对,可能他赶上前头了。”园子望望窗外。“又有客人来啦!”

那是为了转换话题,不言而喻。

夕里子飞快地望了国友一眼,国友一边喝着端来的咖啡〔更接近热水程度的咖啡),一边摊开桌面报纸上的体育版。

园子显然不知道丈夫去了东京的事,所以知道之后,她的表情顿时僵硬了。

可能她的丈夫有情妇?会不会住在东京,石垣先生不时去相会?

这个时间了,何以她丈夫匆匆忙忙的比妻子抢先一步回去山庄,理由也能理解了。

此外,园子在半夜开车,企图在今晚回到山庄,说不定是为了证实丈夫是否在家……

谁都知道,这只不过是夕里子的胡乱推测,可是这样子胡思乱想时,她却乐在其中,真是令人头痛的女孩!

刚走进来的客人相当吵闹。

从小型车陆续出来的,是一群年轻的高中生。

“好冷啊!”冲进店内的是……

“敦子!”夕里子瞪圆了眼。

“不是夕里子吗?”她是片濑敦子。“还有——国友先生也在!”

片濑敦子是夕里子的高中密友。两人想不到会在这个地方见面,意外得面面相觎之际,其他人蜂拥而至,差点把呆立在那儿的敦子撞个正着。

“哎呀!”

“怎么傻乎乎地站在这个地方?”

“吾郎!看,夕里子哦!”

“夕里子?——傻瓜,那个多嘴婆怎会来这儿——噢,真的是她!”

“多嘴婆冒犯了。”夕里子反chún相讥。

“姐姐,在国友先生面前哦!”珠美捅捅她。“百年之恋也完蛋了。”

“两三年之恋倒不要紧。”夕里子胡乱地说。

“意外极了。”敦子说。“夕里子,你不是说不会出门旅行的吗?”

“事情临时有变化嘛!”夕里子说。“你那边是什么团体?”

“文艺学会的合宿。”

“哦,是吗——水谷老师,你好。”

“哦,佐佐本呀!”

水谷是高中的现代国语老师。可是,任何新来的学生见到他,通常都说:“他是体育老师吧!”

的确,从外形来看,水谷身材高挑、结实,像运动员。

而事实上,他也是运动全能。

在学校颇受女学生爱戴,尤其是他才二十四岁,年轻而且独身!

“独身?”国友不由反问。“那个粗壮如猩猩的家伙竟是独身?”

“不是猩猩!”夕里子瞪他一眼。“他很英俊嘛,在学校非常受人欢迎哦!”

“是吗?”国友木无表情地望望他们的桌子。

“他是运动全能,教书又有趣,而且是诗人哦!”

“死人?”

“诗人。写诗的人,懂吗?”

“那个我当然懂。”国友气忿地说。“我也懂诗呀!‘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珠美格格声大笑起来。

“你知道吗?水谷老师是如假包换的诗人咆!他的作品时常在诗词杂志出现,还出过两本诗集哪!”

“哼,不错嘛!”国友把脸扭向一边。

其实没什么,他在喝醋而已。

片濑敦子向夕里子等人的桌子走过来。

“可以坐下吗?”

“当然,怎么不跟他们坐?”

“我被挤出来了。”敦子说。“美人命苦啊!”

“臭美!”夕里子用肘捅捅她。

“呃,绫子呢?”敦子问。

“她在车上睡觉。”

“嗬。不冷吗?”

“不知道。珠美,你去看看吧!”

“不去,这么冷。”

“你最年轻嘛!”

“这有什么关系!姐姐的脂肪比我厚。”

“说这种话是什么意思?那,一百元!”

“吝啬!好吧!”

珠美把一百元放进口袋,站起来。

话题又回到车上睡觉的绫子……

嘿……绫子打个哈欠,转动身体——结果咚一声跌下去。

如此一来,无论绫子怎么迟钝也醒过来了,而且——只觉奇寒无比。

绫子哆嗦着睁开眼睛。

“夕里子——珠美!”车上谁也不在。

好冷啊!

抬眼一望,车窗开着,难怪那么冷。

车子停了下来,国友和石垣园子的影子也不见。不过——那是什么灯光?

绫子终于察觉到,车子停在休息站的前面。

原来这样。大家都走进那间店去了,竟然把我一个人撇下不理了!

夕里子一定是说,姐姐反正低血压,不会起来的。

绫子的推理,有时也是很准确的。

“我也下去好了……”

绫子拼命甩甩头,隔着车窗眺望休息站的方向。

一只白手,从另一边打开的窗口悄悄伸迸来,绫子完全没察觉到。

那只白手伸向绫子的脖了,然后张开手指,企图捏住她……

“哈瞅!”

绫子打了个老大的喷嚏。白手立即缩回去。

“哎,这样下去会感冒的……”

绫子倏地望望另一边的窗子。

白手已经看不见了。

“必须关起来才行。”

绫子把那面车窗绞上来,然后准备打开车门出去——

“哗!”

有人把脸压在车窗上——珠美。

“别吓人嘛!”

绫子打开车门,瞪了珠美一眼。

“我没想到你起来了嘛!”

“你们只把我排挤出去……”

“别撒娇了,皱纹会增加哦!”

“多管闲事。”

两人吵吵嚷嚷地走进休息站……

“他是金田吾郎。”夕里子介绍。“哎,敦子,金田旁边的女孩是谁?”

“她?她不是我们学校的。”敦子说。

“可不是?我没见过她。”

“她是金田的女朋友。”

“嗬!文艺学会竟然有那样的合宿集训?”

“怎会呢?他们事先获得水谷老师的许可的。她是不是美人儿?”

“嗯。”点头附和的是国友。“当然没有你漂亮。”

“假惺惺!”敦子笑了。

“可不是?”

被夕里子和敦子瞪眼,国友慌忙移开视线。

“她呀,名叫川西绿。如果揭穿底细的话,就是水谷老师的表妹了。”

“原来如此。”夕里子点点头。

的确是美人儿。

说到美人,敦子也是相当的出众,可是川西绿却令人觉得冷冰冰的,甚至有点妖艳,那是敦子望尘莫及的。

“金田配不上她哪!”

由于桌子隔得远,夕里子任意批评起来。

“真愉快!”看到他们的情形,石垣园子微笑着说。“希望大家来投宿就好了。”

“如果事先知道,我们就不预约民居了。”敦子懊恼地说。

“何不取消?”

“怎么可以?人数这么多,不能那样做的。”

“说的也是。敦子就请享受孤独的滋味好了。”

“夕里子真是!你有了国友先生……”

“呀,我也是孤独的呀!你说是不是?国友先生。”

“饶了我吧!”国友可怜兮兮地说。

“夕里子。”终于清醒过来的绫子说。“下雪啦。”

真的。白色雪片在暗夜中随风飘流、飞舞。

“真的下雪了。国友打个大哈欠。“趁着还末积雪之前动身吧!”

“等等嘛。姐姐还在喝着可可。”

“啊,对不起。那我先去开引擎好了,慢慢来。”

“呃。”绫子说。“我把车窗关起来啦!”

走了几步的国友回过头来。

“车窗?”

“嗯。刚才是开着的。”

“怎会呢?应该是关上了的。”

“对呀!如果开着会知道的。”珠美说。

“可是……真的是开着嘛!”

“那即是说,姐姐一直开着车窗睡觉?”夕里子笑了。

“那样子,姐姐早就冻死啦。”

“你取笑人!但是真的一—”

“做梦罢了。”

“真的唷……”

不过,一旦别人说不是时,绫子不会强烈的辩驳。而且过了不久,她会觉得真的是自己搞错了。

国友耸耸肩。

“天气这么冷,小偷也不会出来啦。”

说着,往出口处迈步。

“还有,后面的行李箱好像打开了。”绫子又说。

“姐姐,你没事吧!”

“如果看到幻觉,看来病情非轻了。”珠美说。“什么原因?失恋吗?”

“不能取笑姐姐!”绫子瞪她一眼,喝一大口可可,立刻悲呜一声,大喊“烫死了。”

国友出到外面,被迎面吹来寒风和雪片弄得眯起眼睛。气温似乎比先前更低了。

他冲到车前。开了锁。手搭在车门上……然后不经意地绕到车后面看看。

行李箱被人开了细细的一道缝。

就如绫子所说的一样。国友用力提起盖子来看—只是装着行李而已。

如此看来,车窗也被人打开了?

国友开了车门,坐在驾驶席上。

十分钟后,夕里子等人也出到了外面。

“快上车!冻死了!”

珠美率先跑。夕里子和绫子在等石垣园子结帐。

“对不起。”川西绿开门出来了。“你是夕里子吗?”

“嗯,什么事?”

川西绿用奇异的眼神盯着夕里子,说:

“你的脸有‘死相’出现哦。”

“嘎?”夕里子不由反问。

“你会死哦!小心为妙。大概小心也没用了。”

说了这句话,川西绿留下呆若木鸡的夕里子,快步回到店里去了。

石垣园子走出来。

“久等啦。走吧!”

“嗯。”

夕里子催促着绫子,一同往前走。

那女孩是什么人物?

金田君怎么交了一个古怪的女朋友……

石垣园子坐前面,佐佐本家三姊妹并肩坐后面。

“那就起程罗。”国友发动引擎。

“夕里子姐姐,瞧,她在挥手。”

听珠美一说,夕里子连忙望向休息站方面。

她用手抹一抹铺满了雪的玻璃车窗,见到敦子在挥手。夕里也向她挥手。车子开上马路之际,夕里子见到一个像是川西绿的人影,出神地站在稍离门窗的地方。

那只不过是隔着玻璃所见的白色影子,可是,夕里子肯定那是川西绿没错。

然后,虽然不可能看得见,她却觉得川西绿在冷冷地讪笑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怪奇山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