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奇山庄》

惊魂雪夜

作者:赤川次郎

对夕里子来说,吃过旱餐兼午餐不久,很快就到了晚餐时间了。

晚上七点钟就座时,夕里子的肚子已在咕咕叫。

“要不要帮忙?”夕里子对忙着端汤过来的园子说。

“不必了。做莱的是外子,我只是端菜而已。”

“可是——”

“请坐吧!外子知道我叫客人帮忙,他会生气的。”

“是吗?”

夕里子只好依言就座。

“来,趁热吃了吧!”

说着,园子准备回去厨房。

“请问——”绫子说。

“什么呢?”

“秀哉君——他不一块儿用饭吗?”

“那孩子不必管他。有一阵子搞坏了身体,他有许多东西不能吃。”

“是吗?”

“还有些莱做好了,我去端来。”

园子出去以后,餐桌边留下夕里子三姊妹和国友。

“吃吧!”珠美马上开始喝汤。“晤!好味道!跟我家的汤大异其趣咧!”

“我做的不好吗?”夕里子瞪她一眼。

可是,喝了一口之后,她也同意珠美的话。

“姐姐。”夕里转向绫子。“怎样?家教方面顺不顺利?”

“嘿。”绫子点点头。“他赞我教得容易理解哪。”

“嗬,了不起。”珠美嘲笑。

“只是嘛……”绫子露出复杂的表情。

“发生什么事?”

“也不是的……总之,那孩子的领悟力很强。我只说明一遍,他就什么都懂了。”

“看起来很聪明嘛。”

“不过……似乎毫无反应。”

“怎么说?”

“我觉得他好像全都懂了。我所教的,其实他都懂了。”

夕里子点一点头。

在推理和理论方面的能力,绫子等于小学生的程度,但她的直觉十分敏锐。当事人完全不自觉,这种直觉,反而更加真实。

如果那是正确的话,为何特意把家庭教师请到这种地方来?而且带来如此浩荡的“同行者”。

而且全体免费住宿,应该花费不少才是……

“夕里子。”国友喊。

“嘿?你说了什么?”夕里子回过神来问。

“你的表情说了。”

“噢。”夕里子瞪眼。“你不喜欢我的表情?”

“不是的。”国友笑了。“当你脸上出现那种表情时,即是表示危险。”

“危险?”

“仿佛好奇心在燃烧似的。是不是讯号?每次当你插手任何案件时,就有那种表情。”

“可是——”夕里子低声问国友。“你不觉得有点古怪么?”

“噢……在这样的山中住久了的话,多多少少总会有点不对劲吧!不是吗?”

“不仅如此。你见过这里的男主人吗?”

“没有。”

“是不是?奇怪极了。为何他一次也不露脸?”

“不知道。”

“一定有蹊跷。我这样想。”

夕里子把汤喝得干干净净。

“不过嘛——”国友说。

“什么?”

“假如那碗汤有毒,你的性命就不保啦!”

“坏心眼!”夕里子捅捅坐在旁边的国友。

“当众调倩,好难看。”珠美嘲讽地说。“假如你半夜偷出房间的话,我会跟踪。”

“我才不干那种事。”

“对。夕里子姐姐没有那种胆量的。”

“你就会说!”

“我打赌一干元,看你敢不敢!”

“少来了。”绫子文文静静地说。“男女之爱是神圣的,不能当作赌博的对象。”

“新生儿吗?”珠美摇摇头。“绫子姐姐晚生了一百年。”

“唷,是不是电话?”夕里子说。

客人休息处那边,传来电话响声。

“我去接听。”夕里子急急走出饭厅。

电话响了。石垣园子在厨房,大概听不见吧!

“喂?”夕里子拿起话筒。

“夕里子吗?”哪儿听过的声音?

“怎么,是敦子呀。你怎知道这里的电话号码?”

“我在高速公路休息站那边问到的。”敦子说。“哎,我们能不能到你们那边投宿过夜?”

“唷?”夕里子大吃一惊。“敦子,你们不是住在民居么?”

“说起来过分!”敦子难得的勃然大怒。“昨晚我们到达时,对方说我们的预约取消了哟。”

“取消了?为什么?”

“不晓得呀。总之对方说,有人打电话来取消我们的预约了。”

“奇怪。谁做出那种事来?”

“谁也没做!可是预约取消了!”

“那怎么办?”

“已经有别的预约进来,没有空房啦。”

“那你们昨晚在哪儿睡?”

“我们在附近的民居打听,分成三批,好不容易过了一夜。可是今天到处爆满,被赶出来啦!”

“真是倒运。”

“于是我想到,你们那边可能还有房间——”

“晤……不过——?”

“只是问问看嘛,有几个同学坐别人的车回去了啦。”

“那么,现在几个人?”

“水谷老师、吾郎和川西绿。”

“连你在内,四个人罗!”

“对。男的跟男的,女的跟女的,有两间房就行了。水老师说,收费贵一点也可以。”

“哦。”

可是,夕里子总是提不起劲来。

虽然敦子她们如果来到这个山庄,肯定可以壮胆……

但她想说,你们还是回去的好。

“怎么啦?”有声音说。

赫然回头一看,石垣园子站在那里。

“这——”

没法子,夕里子只好说出情由。

“哦,那真可怜。”园子说,用围裙抹抹手。

“可是——太突然了,会麻烦你们,我叫他们回去东京的好——”

“我这边无所谓哦!这个时期欢迎利用。”

“但是——”

“让我来说好了。”园子拿起话简。“喂?我是山庄的——对,昨天见过了。我听说了你们的遭遇。这边无所谓,欢迎光临。”

夕里子微微听见敦子在另一端欢呼的声音。

“我来说明路线,请叫开车的人来听——啊。老师吗?——嘿,这里随时欢迎。现在你们在哪一带?”

夕里子耸耸肩。

对夕里子而言,能够和敦子一起是很开心的事,何况水谷老师也会来。

万一这个山庄发生什么怪事,多添一些伙伴总是安心一点。

“好,那就恭候大驾了。雪道湿滑,一路小心哦!”园子收了线。“他们在距离这里一小时的地方。我来顶备一点暖胃的食物好了。”

“对不起,为你增添麻烦。”

“没关系。来,莱都弄好了,趁热吃了吧!”

园子实在和蔼亲切。

夕里子回到饭厅去。

晚饭美味的无可挑剔,夕里子也难得的吃到肚子发胀。

跟着端出来的蛋糕、甜品,又是美味无比。

“这样吃下去,不胖才怪。”珠美低嚷起来。

“说得对。”

绫子的食量并不输给夕里子和珠美,却是一脸泰然。

“姐姐的胃口好大呢!”夕里子说。

“是吗?不过,食物拿了出来,不吃不好意思嘛。”

“到客厅去吧。”珠美站起来。“绫子姐姐,走吧!”

“待会才去。”

“为什么?还吃?”

“怎吃得下?太辛苦了,走不动嘛。”

说得这样满不在乎,正是绫子的作风。

“竟然白吃白住!不过分吗?”珠美也难得地表示歉疚。

“我到后面去看看。”夕里子站起来。

“这么晚了还去?”

“嗯。如果敦子他们来了,从那条路可以看见吧!差不多应该来到了。”

“好事之徒。”

“人家的事用不着你管。”

夕里子穿上厚外套和长靴,从后门出到外面。

好冷。

入夜后,冷得身体都冻僵了。

但在白雪的反照下,四周十分明亮。

走了一会,国友从后面追了上来。“喂,等我。”

“唷,老人家不是怕冷吗?”

“别笑我了。我睡醒啦!”

夕里子蓦地望向天空,喊说:“看哪!”

星空。可是,真的全是星星吗?

夕里子第一次看到星星如此互相拥挤的靠在一起,仿佛马上就要掉下来似的。

“好惊人!”夕里子只能发出这样的赞叹。

“真的,好惊人。”国友也有同样的感受。

两人不禁面面相觎,然后笑了。

“看来我们都不能成为诗人哪!”

“但是能够谈恋爱。”夕里子说。

“你说的话叫人心动。”

“唷,不可以吗?”

“不。”国友搂住夕里子的肩膀。“再往前走走吧!”

“嘿。”

两人沿着山庄漫步而行。

“不冷吗?”

“不要紧。”

“不耀眼吗?”

“晚上嘛。”

“可是—星光灿烂呀。”

“不错……是否应该闭上眼睛?”

“好哇。”

继续白天的缠绵。

夕里子轻轻闭起眼睛,等候国友的吻。

这回大概不会有雪球飞来了吧!

国友把夕里子一把搂过去——

“别动!”有声音说。

“哦?”

回头一看,又是秀哉。

“不准动哦!”

“为什么?”夕里子有点气忿。“小孩子,不应该在这种时候出现的。”

“你们过来我这边。”秀哉说。

夕里子和国友面面相觑。

“慢慢的、轻轻的走。”

没奈何,国友和夕里子往秀哉那边走过去。

“到底怎么啦?”

夕里子说着时,传来咚隆一声巨响。

回头一看,夕里子瞠目结舌。

刚才她和国友上演亲热镜头的地方,变成一个大洞!

“这里是悬崖的另一边。”秀哉说。“晚上,容易失去距离感,必须小心。”

说完,秀哉转身背向他们,回到山庄去了。

夕里子的脸色白如纸。

“国友先生……”

“对不起,是我不留心……”

两人不由紧紧相拥。

“那是什么灯?”夕里子突然说。

远处可见车灯,在山腰的路上缓缓前进。

“那不就是——”

“一定是敦子他们。”夕里子说。“不知水谷老师的驾驶技术如何?”

“他的技术很差吗?”

“也不是。”夕里子说。“他的执照才拿到三个月。”

“竟敢在雪道上开车?”

“敦子他们不知道嘛!保密哦!”

“不知道的好。”国友摇头叹息。

“不过,水谷老师的反应一向敏捷得很。”

“又是英俊小生、运动员兼诗人。”

“你喝醋?”

“嗯哼。”

“有趣。”夕里子终于从刚才的惊吓中振奋起来,挽住国友的手臂。

“水谷老师对敦子有意思哦!”

“你说片濑敦子?”

“对。她是大美人嘛!”

“话是这么说……老师和高中女生谈恋爱,很危险哪!”

“刑警和高中女生呢?”夕里子问,然后笑了。

就在这个时候。

“啊!”国友吃惊的叫起来。

夕里子难以置信地瞪眼注视。

车灯突然改变方向,朝着雪的斜坡滑下去——

“掉下去啦!”国友喊。

车灯转了两三趟,消失了。

山腰上,什么也看不见了。

“敦子!”

“快去救他们!”

国友和夕里子往山庄的方向冲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怪奇山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