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奇山庄》

庄主之死

作者:赤川次郎

三崎刑警坐在开了暖气的会客室,不由昏昏慾睡。

每到年底,总有睡眠不足的倾向。

刑警没有年尾大扫除,也没有新年的休闲节目。当然,若是没案件发生就可以休息,然而在这段朗间,案件总是频频发生。这几年来,三崎从末好好和家人一起过新年。他不能有任何计划,对妻子儿妇很多时都有所亏欠。

当然,三崎也想和普通人一佯迎接宁静的新年,但一想到受害人的悲惨遭遇,以及她家人的叹息时,他总不能若无其事的躲在暖被窝里看电视。

今天是十二月二十八日,其他的政府机构都已停止办公。

会客室的门适时打开,三崎赫然抬起脸来。

“久等啦。”进来一名五十左右,知识分子型的绅士。

“我是沼渊。”

“小姓三崎。”

为了掩饰自己睡过的事,三崎假装咳嗽,揉揉眼睛。

“打搅你休息,对不起。”

“哪里哪里……不知找我谈些什么?”

“你认识平川浩子小姐吧!”

“平川?是不是上我大学讨论课的平川同学?”

“是的。”

“那我当然认识。平川有什么——”

“其实,她的尸体被发现了。”

听到这句话,沼渊顿时脸都白了。那个样子不仅震惊。三崎立刻觉得全身发热,起了共鸣反应。

“平川同学……被杀了?”沼渊低声反问。

“你说的不错。据她父母说,老师替她介绍家庭教师的工作。”

“那是——事实。”沼渊摇摇头。“怎会发生这种事……”

“那家人叫什么——”

“平川同学的尸体是在哪儿找到的?”沼渊打断三崎的话。

“在东京都内高速公路下面的公园。”

“在都内?在市区找到的?”沼渊似乎很意外。

“是的。你知道什么吧!”

“不,我……”沼渊噤口不语。

“平川小姐的手、脖子有被绑的痕迹,背部也有被鞭子打过的痕迹。此外,她是被绞杀的。做出那种残忍的事的人不可饶恕。”三崎断然地说。“你知道的事,请毫无保留地说出来。”

沼渊脸色苍白,而且冒汗。

“好吧!”他抹去汗水。“我没想到会这样……直到昨天为止,我一无所知。”

“昨天为止?”

“是的。说起来真是……”沼渊深深吸一口气,企图使心情平服。“其实,昨天有个从前教过的学生来访。那是我刚刚升任副教授时的学生,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了。大家久别重逢,谈得很投契。我们一起在客厅里喝威士忌。不久,很自然地说起同窗的消息,那家伙在做什么,这家伙在那儿高就之类,总之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然后,突然的——”

“沼渊老师。”那位学生说。“我也四十了。同窗之中,据我所知,死掉的已经有四个……”

“是吗?那我就不知道了。”有点醉意的沼渊叹一口气。

“我不喜欢出席学生的丧礼。和你同期的有谁?”

“这几年间陆续离开的有几个,四十岁前后是危险时期哪。二十、三十岁时被社会榨用,忙忙碌碌,身心透支,可是工作量有增无减,只有责任迎面压来——”

“别说得那么悲哀好不好?”沼渊苦笑。

“却是事实呀,四十岁就死了……结果只是卖命工作,连喘一口气的时间也没有。山神、佐藤、石恒……还有一个是谁来着?哎,忘了。”

“喂。”沼渊说。“刚才你说石垣?”

“嗯。”

“石垣……是不是像哲学家的男人?”

“是的。大家都叫他‘苏恪拉底’哪。”

“我记得他。不过,看来你搞错了。”

“搞错了?”

“嗯,石垣没有死。你别说得那么可怜。”

学生拼命眨眼睛。

“他没死?老师,是不是弄错是他太太?”

“怎会呢?她也是我学生哦!我记得她比石垣低一班。”

“是的。她的丈夫死啦,半年前的事罢了。”

“不可能。沼渊说。“最近我才接到他太太的电话,当时也提起她丈夫的事。她说他身体很好。”

“那就奇了。我有出席石垣的丧礼,不会有错的。”

“丧礼?那是真的吗?”

“嘿。做太太几乎半疯癫了……那对夫妇本来就不太正常。他太太一定是患上神经官能症了,以为丈夫还活着。”

“神经官能症?”

“嘿,一点也不奇怪。当时她那种伤心法,并不寻常。”

“可是……她看来不像嘛。”沼渊摇摇头。

“石坦的太太,为什么事打电话来?”

“呃……她有个孩子,好像十三岁吧。男的。”

“我见过。”学生点点头。“眼睛大大的,大得有点可怕,脸上完全没有流露半点感情。虽是小孩子,但也十三岁了,起码知道父亲死去的意思才对。但他根本不伤心,跟他母亲的哀恸是两个极端,冷着脸坐在那里。从另一个角度看来,那也是不正常。”

“她打电话来,叫我帮她儿子找家庭教师。”沼渊说。

“她说温柔的女学生最好,所以我把班上讨论会的女孩介绍给她。”

听见这个,学生放下酒杯。

“那就更奇怪了。”

“为什么?”

“你想,石垣为什么会死?”

“不知道……”

“当孩子家庭教师的女学生,跟石垣有了亲密关系。石垣和那女学生殉情啦!”

“你说什么?”沼渊完全酒醒了。

“他先杀了女学生,跟着自己割腕自尽了。由于不是发生在东京,报纸好像没登新闻……我听参加丧礼的人说,整个房间变成血海啦。”

沼渊叹道:“难以置信。”

“发生这种事,他太太不可能又请女学生当家庭教师的。对不对?”

“可是——她实际上来托我了哦!”

“奇怪。不过,丈夫已经死了,也许不必担心发生偷情的事吧!”

“晤……”沼渊暖味地点点头。

可能是的。不过,丈夫即使不在了,又没理由非请年轻女学生当家庭教师不可,何以石垣园子特地来拜托沼渊这件事?

听了那些话,沼渊完全没有了醉意,当学生回去以后,他开始觉得不安。

如果石垣真的死了——那位学生不可能撒谎——明显的,这意味着石垣园子夫人不正常。

自己竟然让讨论会的女学生跑去那种地方……

“昨晚,我打电话到石垣园子告诉我的号码去了。”沼渊说。“可是,那个号码现在已经不用了。”

“原来如此。”三崎点点头,那个号码跟平川浩子的父母问到的号码相不相同?

“你有没有问过石垣住在什么地方?”三崎问。

“详细地点不知道,只知道是在长野县一带的山中。”

的确,那个电活号码是在那一带。三崎曾经叫人到那一带查过,还没有任何线索。不过,现在知道“石垣”这个名字了!曙光初现,三崎的疲劳也不翼而飞!

沼渊把石垣达夫——丈夫的名字,以及他妻子园子的事,尽他所知的说了出来。而且查到了昨天来访学生的联络处。

“知道这些资科,对我们的帮助很大了。”三崎合起记事簿。

“可是,我没脸去见平川同学的双亲了。”沼渊沉着声音说,蓦地抬起头来。“不好了!”

“喔?”

“其实——两三天以前,石垣园子又打电话来了。”

“什么?”

“当时她说,平川同学因为抽不到时间,所以不做了。”

“她说是平川本人自己不做的?”

“是的。然后问我可不可以推举其他适当的人。”

听见这句话,三崎差点从沙发跳起来。

“换句话说,石垣园子又来跟老师联络了?”

“也不是的。”沼渊摇摇头。“我已经推举别的学生了。希望她还没有去石恒那里。”

“她是谁?”

“也是我班上讨论会的学生,叫做佐佐本绫子。”

“佐佐本……绫子吗?”三崎记下来。“佐佐本?”

仿佛在哪儿听过的名字。

“马上打电话看看,那三姊妹可能一同前往石垣的山庄去了。”沼渊站起身来。

“请等一下。”三崎瞠目。“你说的是佐佐本绫子—是不是三姊妹的长女,次女叫夕里子,三女是精打细算的珠美——”

“不错。”沼渊点点头。“不可能——连那三姊妹也变成尸体被发现吧……”

“怎会这样!”

那三姊妹!偏偏她们又跑去那种地方……

三崎摇摇头。

“不……还没有找到尸体……还没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怪奇山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