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猫的圣诞节》

第03节

作者:赤川次郎

这里吗?……片山仰头望着一幢不太大却又盖得情漂亮的高级公寓。

一个人住在这里?乖乖!

边叹气地走入中廊,一位像是管理员的老人喊道:“等一下!你到那里?”

“我来找这里305号房的人。”

片山出示证件,老人以一副不太置信的眼光说!

“嗯!是真的吧!”

又盯着片山直看,“怎么看都像是推销避孕器的售货员呢!”

片山正慾还击,此时电梯的门打开,出来一位年轻的小姐。

虽然很年轻,却黑毛衣,黑裙子的叫片山不由得纳闷地多看几眼。

“对不起!”

片山开口道,“你是305室的——?”

“是又如何!”

女孩子驻足下来,望望片山,“喔!你是来换水龙头的吗!咦,我不是告诉你明天才来的吗?”

“我是刑警!”

片山字正腔圆地回答。

这女孩名叫竹本英子。

两人同往公寓对面的咖啡屋,刚一坐下,女孩便从皮包里掏出香烟。片山清清喉咙询问道“你今年几岁?”“我已经二十了!”

一边点着香烟说:“是不是看起来还很年轻?”

一边掏出学生证以证明身分。

的确是二十岁。

“这么说,你是坪内教授任课的那所大学的学生?”

“是呀!小组研讨会的时候啦!有时候也在床上哩的”片山目瞪口呆,只觉得无法跟着这种感觉走。

“坪内教授被杀了,你知道吗?”

片山注意竹本英子的表情,问道。

“当然,看电视就知道了。”

“你不吃惊吗?”

“会啊!所以我才穿这黑衣服戴孝啊!你懂了吧?”

“嗯……目前没有凶手的线索呢?”

“可能是他太太吧!”

竹本英子爽快地说。

“你根据什么这么说?”

“没有啦!”

耸耸肩,“我只是直觉而已!因为一般先生被杀,凶手多半是太太嘛!”

“如果事情都这么单纯,那我们警察可就轻松了!”

片山苦笑,“另外,你住的那公寓,是坪内先生买给你的吗?”

“那有那么好的事!”

竹本英子扬起笑声。

一副不像在服丧的样子。

“那是我老爸买的啦!老师他只是给我一些零用钱罢了!”

“只有这样吗?”

“是啊!我也不会那么缺钱用!即使老师不买什么给我,我还是喜欢跟他睡呢!他真是个好男人!”

“喔——”“他很寂寞!而且还说他太太不过是没什么感情的娃娃罢了。”

“和他太太的感情生活不好吗?”

“也不是不好,至少不至于吵吵闹闹的。”

实在是满成熟的女孩,而这一型的女孩,正是片山最不会应付的。

“前天晚上,你人在那里?”

片山再问。

“咦!你怀疑我干的?”

英子反问,但并不生气,反而一副好玩的样子。

“也不是!只是问问罢了。”

“我一个人在公寓里呀!只是我没有证据可以证明喔!”

的确令人怀疑——当坪内得知妻子不回家,要在母亲那边过夜,打电话叫情妇英子过去,是很自然的。

而英子把坪内杀了,一定有什么动机,因此有调查的必要。

“谢谢你的合作,如果需要,我们再跟你联络。”

片山把记事本放入口袋。

“刑警先生!”

“什么事?”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吧!”

女孩顽皮地望着片山。

“什么呢?”

“老师除了我之外,还有其他情妇哦!”

“你说什么!”

“是真的哦!本来我也不知道,就在最近一次我们在一起时,老师不小心说溜嘴的。他说“真正了解我的女人只有一个人!””“而那个人不是你,也不是他太太!”

“当然罗!”

英子点点头,“要我告诉你的话——”“干嘛?”

“去旅馆再谈如何?”

片山于是匆忙地逃出来!

真是人心不古哩!片山身有所感。

“我是坪内八重子。”

坪内的母亲这般年轻,叫人颇为吃惊。应该属于六十岁左右的人了,可是看起来不过五十岁左右。

不过,或许是因为头发染黑,又有丰满的圆脸蛋之故吧!

“您儿子的事,实在令人感到难过。”

片山恭敬地说。

“很对不起!”

“很抱歉这次事故要以杀人案来处理,可否让我问您一些关于阳一先生的事?”

“好的,我了解的。”

八重子点头。

片山重复着类似的问题,诸如凶嫌可能是和死者结怨的人……。

然而,几乎每个问题,八重子都是摇头表示没有。

“——老实说,关于阳一先生和民子小姐夫妻俩的感情生活是否很好,希望你能坦率地告诉我!”

片山最不擅长问这种纤细敏感的问题。而当事人不知是会感觉敏感,还是另有其他感觉,叫人很难臆测。

“我也这么想。”

八重子说,“只是……”

“什么?”

片山往前坐一些。

当然片山一直装作不知道民子所说的事。

“我想你已知道我儿子被杀那晚,民子来过我这里吧?”

“喔!是!”

“民子是来和我谈离婚的!”

“什么?”

片山这种惊讶法虽有些刻意,但不失为老套,还是可以通用。

“我也是很惊讶!因为我一直以为我儿子和民子感情还不错。”

“你问了她原因吗?”

“她说是因为我儿子有外遇。”

“也就是说,有其他女人介入?”

“是的,我问她是否弄错了,她又斩钉截铁说错不了……”

“然后你怎么说?”

“我没办法马上相信。”

八重子摇摇头。“总之,发生这样的事,固然是我儿子不好,而我这个做母亲的,也有责任!”

“或许吧?”

“我以前一直认为民子是一位好太太,而我儿子也很满意所以我便央求民子,等我好好问问我儿子之后再作决定。”

“那她为什么在这里过夜?”

片山问道。

“民子说她隔天早上必须起来打点一些事,所以必须回家去,可是,我们实在聊得很起劲,一看时间,已过午夜一点了。”

“原来如此。”

“所以,在最后一班电车也赶不上的情况下,便在我这里留宿了。”

“和阳一先生联络了吗?”

“我打电话了。”

到这里似乎和民子的话没什么出入。

“我儿子说不定是被夜行盗所杀。”

八重子说,“还好民子留在这里过夜,逃过了一劫……”

“是啊!”

片山叹息了一下,“阳一先生很少回这里吗?”

“是的,不常……或许工作也忙吧,从结婚以后,更少到我这里来,叫人有些失望呢!”

“是啊!”

片山点点头,“那么他每次来时,是否因为有什么困扰,或郁闷要表白呢?”

“也没有!”八重子清楚地说。

“也就是说他也没什么特别困扰的事?”

“我是这么认为的。”八重子肯定地说。

“你认为阳一先生的情妇,会是谁呢?”

八重子不假思索地说:“我确信我儿子根本没有什么情妇!”

“结果呢?变成怎样!”晴美问道。

“什么也没有嘛!”

片山有些暴躁地,将茶泡饭要口气吞下。

片山家里好像一天到晚都在吃茶泡饭,其实也不然,只是经常在饭后,怕没吃饱,再补上一碗的。

“凶器上有无线索?”石津问道。

石津也吃茶泡饭。只是石津总是吃三碗,而片山才吃一碗。

“没办法,上面只有他夫妻俩的指纹!而玄关上的锁也没被撬开的迹象。”

“也就是说凶手是凭钥匙进去的!”

“不一定喔!也有可能是忘记锁门了。”

“是啊!”

晴美点点头,“或许他想太太等一下会回来,于是门没上锁,后来又忘记去锁好了。”

“嗯。可是啊——”片山偏头说。

“别想了吧!”石津说。

“——什么?”

片山呆然若失地问。

“还是再吃一碗茶泡饭,别伤脑筋了吧!”

“我又不是你!”

“那你可想到什么?”

“我只觉有些怪怪的。”片山沉思地说。

“什么事怪怪的?”

“说不上来!反正怪怪就是了。”

“关于什么事?”

“我真的也弄不清楚。”

“随便你好了!”

换晴美发楞地说。

“找倒觉得那三个女的都很有趣——照年轻程度来分,是竹本英子,坪内民子,然后坪内八重子……每一位看起来都像好人,也就是说,都是善良的,应该不可能干那种事!”

“哥哥还是成长不少哩!”

“不少这两个字多余吧!”

片山脸一沈。“喂!福尔摩斯,你有没有想到什么?”

正专心吃着饭的福尔摩斯抬起头,好似在说真吵哩的叫了一声,“喵呜!”

“反正现在有一项事实!坪内有情妇。”

晴美说。

“嗯!就是那个叫竹本英子的大学生嘛?”

“而且,坪内夫妇的感情生活,一定也不尽理想,这件事他母亲居然会不晓得?”

“这位母亲的表现,也令人太觉得神圣了!”

“怎么说?”

“她直夸媳妇怎么好,怎么乖巧的,事实上内心怎么想就不知道了。”

“的确!我总感觉那位太太和母亲隐瞒什么事似的。”

“我有同感!”

“我也是!”

石津也加入话题,“不过,现在在谈什么?”

“我觉得他还有另一个情妇!”

晴美不理石津地说。

“就是了!我虽不认为那年轻女大学生在撒谎,却又无法让她说出实情!”

“你查过了吗?”

“当然罗!但是,查不出具体的姓名。”

“会不会是其他学生——”“对啊!不过,也没有结果嘛!”

晴美点头说:“照这样下去,仿佛在走迷宫呢!”

“别提了!课长那边才烦人呢!”

片山走仃福尔摩斯,“喂!这是保住你的铁饭碗的关键时刻了!你也出点力嘛!”

福尔摩斯似懂非懂地吃完它的饭,便悠哉地洗起它的脸来。

晴美往里头一探,说:“那些瓦楞纸箱要处理一下!”

内装左右邻舍的包里,洋洋地堆了四个大纸箱。

“还没回来啊!”

“还在旅行。再四天就回来了!”

“那要怎么办?”

片山不安地说,“那些东西堆在那里,叫我睡郝里?”

“没问题的啦!哥你睡这儿不就得了!”

晴美道,“要是地震倒下来了,一定很好玩!”

“一点也不好玩!”

“呀!你看?福尔摩斯它——”晴美笑出来了。

福尔摩斯正躲在瓦楞纸箱的角落,一会见探出脸来,一会见又缩回去。

“它在玩什么呀?”

片山苦笑道。

“等一下!”

晴美道。

“怎么了?”

“我啊——”晴美说,“想到怪怪的地方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毛猫的圣诞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