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猫的圣诞节》

第04节

作者:赤川次郎

坪内八重子进入这家百货公司的咖啡店,一副不安的样子,搜寻着店内。

“您一位吗?”

女服务生过来问道。

“嗯——还有一位,不过可能——”“好的!请往这边走!”

事实上还有许多空位置的,不过,在女服务生的安排之下,来到双人座的小几旁。八重子坐下来。

“嗯——这楼的咖啡店,只有这里吧!”

询问女服务生。

“是的。您点些什么呢?”

“喔,对了!我要柠檬茶。”

“是的。”

女服务生走了之后,八重子才松口气。

“到底是谁呢……”

八重子哺喃自语,边从手提包里拿出一封信。

一打开,上面龙飞凤舞的字迹,写着“我有关于你儿子的重要的话告诉你”。然后,指定这个地点和时间见面。

寄信人并未署名。

八重子看看腕表,离指定的时间还有十分钟。

坪内阳一的葬礼在一个礼拜前举行过了。此后,那房子要如何处理,而民子是回娘家,还是和八重子一起住,这些问题都待解决。

八重子也必须重新调整自己。

总之,往者已矣……。

一抬起头,便见到一位年轻小姐站在眼前。

“你好!”

那女孩说完,便一屁股往八重子对面的椅子坐下。

是高中生吧?看她水兵服装扮,实在是很像,而且,不会令人觉得怪里怪气的。

“是你写这封信给我的?”

八重子问道。

“正是!对不起的是,写得很奇怪吧。”

那女孩低了头道。

“那不要紧……你有什么关于我儿子的话,请说吧。”

“我叫宏子,今年十六岁。”

“宏子小姐……你贵姓?”

“我姓坪内。”

“你说什么?”

八重子扬起眉头,张大眼间。

“我应该是你的孙女。”

八重子听了女孩子的话,脸色全变。

“你说什么……”

只是重复这句话,“那么,我儿子的——”“我母亲,是他的学生,好像是大学时代的学生,可是当她生下我之后就死了——”“请等等!”

八重子颤巍巍地站起来,“你的话实在来得太突然,叫人一时想不透!”

“或许吧!”

女孩稍静下来。

“你说你是我儿子的——孩子,有什么凭证?”

“证据是吗!法律上承不承认我不晓得,但是——”女孩取出一张照片,摊在八重子面前。

坪内阳一褛着女孩的肩,怡然的笑着。

“这是我和他最后一次照的相。我想我的事情该作一番解决才行了。”

八重子颤抖着。

“等等!你再等一下!这实在太叫人意外了……”

“很抱歉!不过我想如果写信或打电话,都没有直接告诉你来得好……”

“是,是的。我知道了。你可否今晚来我家里,到时我们再慢慢谈。”

“好的。”

女孩率直地点头。

“你知道我家吗?”

“知道!我曾几度到你家门口呢!——那么今晚我过去打扰了。”

女孩一出去,八重子苍白的脸直盯着照片看。不多时,又站起来,女服务生送来的柠檬茶原封不动地,便急忙地跑出了咖啡店。

水兵服的背影,在人群中穿梭。

八重子拨开重重人群,直追那水共服的踪迹。好不容易搭了手扶梯,下到一楼,那女孩正往出口处走。八重子又犹豫了一下,于是更加紧脚步,急起直追。

女孩在百货公司后门,送货车的出入口处停了下来。

因为有大型送货车从地下室上来,女孩好似在等着通过。

当送货车通过女孩眼前,八重子突然用手伸向那女孩的背脊。

突然,有只猫扑向这只手,于是“啊!”的一声惨叫。

手指甲被弄斯了,渗着血迹。

而牢牢抓住这只手的人是片山。

“不可以的,这位太太!”

“你……”

八重子打开眼睛,朝水共服的女孩一望“如果哥没来得早……”

穿水共服的晴美抱怨着。

“要是你啊,准往送货车那边逃哩!”片山说。

“——我觉得奇怪的是,她称呼“阳一先生”总以“我儿子”来称呼。”

片山说道。“一般人应该会说“那孩子”或直接叫“阳一”啊!可是她却只叫“我儿子”,好像是刻意去叫的感觉。”

“也就是说——”晴美点点头,“阳一先生并非她的亲生儿子。”

“怎么看她都像只有五十岁左右,而她自己偏偏说六十好几了。事实上,她五十岁都还不到呢!”

“你几时知道的?”晴美问道。

“就在再度查访坪内太太之后……”

是民子说的。

为什么此时片山兄妹,民子,还有竹本英子共聚在这百货公司的咖啡店呢都是晴美提议来买东西这个具体方案呢!

“我实在搞不懂?”

晴美说,“民子小姐的说明,是满合理的,可是,这只是金钱的问题,你要是直说也无妨的,可是不然,你却要搬别人的东西回去交差,是不是还有其他理由呢?”

“会是什么理由呢?”

英子好奇地问心“是为了遮脸的——对不对呢?”

“什么?”

片山张大眼睛问。

“那时候民子小姐的确身体不舒服,在那椅子休息。而坪内阳一先生和他的母亲八重子相偕走来,被民子小姐瞧见了。”

“没错!”

民子点头说,“而且,看他们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母子,倒像是夫妇呢!——我急忙想找个地方躲起来,可是,已来不及了——”“结果,你就双手抱那些东西,好让他们看不到你,擦身而过!”

“然后,从后面跟踪他们原来他们到旅馆去,我就去调查户籍,才发现八重子小姐是他的后母,实际上才四十八岁。”

“你先生一直骗你嘛?”

“很让我吃惊!可是,我想我先生一定也很苦。”

“我说的另外一个情妇,就是他所谓的母亲啦!”英子说。

“我在迷惘之际,便决定把我先生另有一位年轻情妇的事告诉八重子小姐,可是,我做梦也没想到八重子小姐居然会把我先生杀掉……”

“可能她自己很没信心,因为她已人老珠黄,说不定那天会被抛弃呢!所以她把家里的时钟拨快一个钟头,好让民子小姐回不了家,然后她再潜入阳一先生家行凶。”

“真个靠双手把男人从其他女人那里抢来呢!大人实在好恐怖!”

英子缩缩头说。

“你今后可别再干和老师睡觉之类的事了!”

片山训道,英子吐吐舌头。

“是啊!你应该还是穿着水兵服的年龄嘛!”

伪装坪内的女儿,被八重子追的就是这位英子。“我也觉得好久没这么年轻了!”

晴美说道。

“你啊!和她可不一样!你只是背影和她像而已!”

片山的脚被踢了一下,眉头都皱起来了。

“实在烦你们很多!”

民子低头,“要是我不向八重子表白什么就好了……”

“也难为你了!要承认先生和婆婆是恋人,实在也够苦的!”

晴美叹了一口气,“对了,哥!我们再去买东西吧!”

“唔——我今天比较忙——”片山被晴美一瞪,叹起气来说:“好啦!”

而福尔摩斯这家伙,是在采购的时候,最不中用的一个哩……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毛猫的圣诞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