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猫的圣诞节》

第03节

作者:赤川次郎

“请别客气!”

井出町子说,“这里是包厢,你们的猫咪可以在这里安心吃饭!”

“喵!”

福尔摩斯附和叫着。

“它在说不好意思呢!”

晴美为福尔摩斯翻译著。

井出町子呵呵地笑起来那样子,真不失十八岁少女的天真模样哩。

只是,这位少女作东,招待晴美他们到这一流的豪华饭店来。

“让你破费真不好意思呢!”晴美道。

“没关系啦!要吃什么尽管点喔!”

如果是平时的晴美,大概不会这么客套,可是今天不同,光是同行的,除了哥哥片山,福尔摩斯不说,还有胃袋是常人三倍大的石津先生也到场。

所以,心脏再如何强的晴美,都要不安地说:“我是不很饿哩……”

而片山原本深恐石津肆无忌惮地点餐,后来看他点得满适量的,这才放心下来。

石津其贾并不是客气,而是看不懂菜单上的菜名,所以也就没有多点菜了。

“你常来这里用餐吗?”晴美问道。

“大概三天来一次吧!”

町子回答,“只是,多半是为了公务接待才来的。”

“今天也算是吗?”

“今天是我私人的接待,用的可是私房钱,而不是报公帐呢!”

“那真不好意思了!”

片山说。

“才不呢!其实大沼小姐她最高兴看到我在这种地方用餐呢!”

“为什么呢?”

“比较安全啊!她怕我那天真的被杀了,所以现在很神经质!而我平时,经常在拉面屋或汉堡店解决民生问题呢!”

“你真是位俭的社长哩!”

“我倒觉得这样我吃比较自然呢!因为那绕舌的法国菜虽然美味可口,可是我一个人享用,总览得太奢侈了。”

片山感佩这位认真的姑娘哩!

“公司近况并不好?”

町子说,“有一度还真正面临所谓危机呢!现在虽然好多了,但我还是不能大意。而我虽然被大沼小姐骂了好几次,还是想搭电车通勤。”

“可是,难道不怕万一……”

“对啊!记得第一次有人在楼梯上扯我的腿,第二次就是上次,电车门一打开,就有一股强大的推力要把我推出去呢……这些险境,都让我差一点送命呢!”

“这绝不是巧合或意外?”

“是啊!意外事件和有人故意安排,总是感觉得出来。这明明都冲着我来的!”

町子平静地述说,仿佛在说别人的故事哩!

“既然如此,为什么你还要搭电车通勤?”

片山问,“用家里的车接送,不就行了!”

町子摇摇头说:“在我当社长之前,我的确不知道什么尖峰时刻,因为我念的私立高中就在我家附近,而我当然也不会特地去搭乘那么拥挤的电车。可是从我当了社长,我便这样想了:先父是从极普通的职员干到社长的,而我却……至少这过程上可称为平步青云吧!”

“说得也是!”

“所以,我就想试着和一般职员一样搭电车通勤看看——结果真让我吃惊!百闻不如一见,那拥挤的情况,真是无法形容!”

“我和你同感呢!”

片山打从心里赞同。

“我想这些亲身经历过通勤地狱的职员,到了公司又得听命于出入都有私家轿车接送,毫不知他们通车之苦的社长,一定有许多苦水。所以,我才决定一定要搭电车来上班!”

片山可以很充分地了解町子的心情,她实在是十分用心,而这些想法也没错。

然而对公司职员而言,她不过是继承社长,即使町子再努力表现,去搭拥挤的电车,他们会理解她的用心吗?

不然!或许反而认为是在做秀,而收到反效果呢!

“另外——”片山边用餐边说,“合村副社长的儿子——”町子的表情立刻一变,让片山颇吃惊。她用很僵硬的表情询问道:“真也他怎么了呢?”

“你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吗?”

“知道啊!他和可奈子合开一家点心店,对吧!”

眼神低沉地道。

“你和可奈子是不是感情很好?”

“是的——因为我们都是独生女,就好像姐妹一样,一起长大的,可是……”町子停住不说。

“她是不是和你抢那个叫真也的男孩?”

晴美一说完,町子有些苦涩地笑道!

“正是如此。”点点头说,“可是,最后还是可奈子胜了,我也因此才下决心当社长。”

“为什么?”

“想忘掉真也啊!所以,我必须把自己没入忙碌的工作中……”

町子突然以令人惊讶地一副大人的表情说道。片山心想,当社长的女儿似乎也不容易呢!

“啊!i石津大叫。

“怎么了?”

“我的餐刀掉了。——我一直满专心在用的——”“你会不会错用了别人的,”片山道。

“我请他们换一支来!”

石津篱席。

“啊!石津先生!可以用那支电话叫服务生——”晴美话还没说完,石津已开这包厢的门了。

眼前站着一位年轻小姐,一撞见石津,似乎吓了一跳,片山瞪眼一看,原来是水田可奈子。

“喔!真是对不起!”

石津说,“一黠也不费事真不错!不愧是一流大饭店,我都没说什么,你们就送来餐刀了。”

“喂!石津!餐刀拿回来吧!危险呢!”

片山叫道。

水田可奈子回过神来,握着刚刚石津交给她的餐刀,往包厢里冲进来。

在这同时,福尔摩斯飞跃过来。

“啊!”

可奈子惊叫一声,餐刀应声而落。

町子站起来叫喊道:“可奈子!”

可奈子按着被福尔摩斯抓伤的手,跑了出去。

石津吓呆了,站得直直的。

“——刚才是谁?这女服务生太猴急了吧?”

呆呆地说道。

“——辛苦了!”

互道辛苦声此起彼落。这是负责清扫的一些妇人,一个个伸伸腰,捶捶肩,互相慰劳着。

公司职员都下班回家了。

“还不回去吗?”

有声音问起,那个女的便回答说:“我上一下洗手间!]“那我先走了!”

“辛苦了!”

待其他一起打扫的妇人都走了之后,刚刚那个女人小心翼翼地望望四周。

然后,她才又钻回公司里。

将刚才关掉帅灯,再打亮只限于走廊的灯。

从表面上看,这种怪异的人总令人感到伤脑筋。

女人全i急地沿走廊走。目标是“社长室”。

女人推开杜长室的大门,里面一片漆黑。

用手摸索壁上的开关,然后一按。

灯光一亮时,那女人立刻走近社长办公桌,想拉开抽屉时,却一副疑惑的样子。

“锁上了……”

喃喃道,便拉拉每个抽屉试试看。

全部抽屉都上锁了。那女人顿足。

“——你在做什么?”

一个声音传来,那女人吃惊地抬起头。

“我正想会不会让我抓个正着!”

大沼岐子说。“社长的抽屉连我都不会去看,我就想一定有人来动手脚,果然我的第六感没错!”

那女人直盯着大沼岐子看。

“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干这种事?”

大沼岐子慢慢靠近那女人。那女人却好像被结冻在那里似地,一动也不动地站在原地。

大沼岐子抓起她的手腕!“你怎么不说话?你说呀!到底是谁派你来的?”

女人突然向门口方向冲出去。

“别跑?”

大沼岐子用尽毕生力气,快速地赶上并抓住了她。

“放开我!”

“我不让你走!”

两人开始激烈地拉扯起来。

要逃走的那个女人是完全豁出去了。

所以拚命地甩开大沼岐子,往外飞奔。

当然头也不回地,那女人就这样跑掉了“——啊,有电话!”

刚要去上班的晴美,正一只脚踩在玄关的门上,要出门了哩!于是便驻足,回来接电话。

而片山则还在睡觉,他只要一有什么小事忙一下,隔天便起不来。

晴美没办法,对着睡眼惺忪的福尔摩斯说!

“要是你能帮忙接电话,那就太好了!”

便拿起听筒。“喂!片山公馆。”

“是晴美小姐吗?我是井出町子。”

“喔!怎么回事啊!”

“嗯——事情严重了!”

町子的声音非常急促。

“发生什么事!”

“大沼小姐被杀了!”

“被杀了!”

“今天早上守卫看到杜长室灯还亮着,便进去察看,结果发现大沼小姐已经躺在里面了……”

“怎么会有这种事……好,我知道了!你稍等一下,我叫我哥哥起床!”

晴美用“叫起床”这词,虽然词意如此事实上却不那么轻松。

必须要摇他,踢他,将棉被拿开之后,片山才会起床。

“喂喂?搞什么嘛……”

“不好了!有案子了!”

“再多的案子,说穿了还不是挺容易的……”

“在电话里啦你快去接嘛!”

“是课长打来的!”

“是井出町子小姐!她的秘书大沼小姐被杀死了。”

片山原本还在半梦半醒之间,这时不禁眨眨眼。

“那,那实在严重哩!”

“对呀!所以,你快去接电话嘛?”

“好,好的……”

片山爬向话筒,向町子再问一遍后,说了声“我立刻去!”说完便挂了电话。

“快点准备呀!”

晴美催促着。

“你不是要上班了?”

“我迟到一下没关系!”晴美说。

片山叹息道!

“还好我不是你的上司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毛猫的圣诞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