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猫的圣诞节》

第04节

作者:赤川次郎

“——头被重击!”

片山说,“可能是那办公桌的桌角。”

“你的意思是可能不是被杀!”晴美问道。

“还不知道啦!或许是争斗搏打之下的缘故吧。”

“一定是她发现有人闯进来,然后才发生争执的。”

“你别乱猜了,让我好好查查行不行?”

片山摇摇头,“女人家不要每次都想一个人做事!”

“那是因为男人不可靠呀!”

晴美果斯地顶回去。

这时町子仿佛见到倒地的大沼岐子再度起来。

“快!工作!工作!”

充满干劲地走动的情影。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町子咬着chún,泪眼汪汪,“没有她再来唠叨我,真叫我倍觉寂寞呢!”

“振作点!”

晴美拍拍町子的肩。

福尔摩斯喵喵地,在死者身旁走来走去地叫。

“什么事?”

片山蹲下来看看福尔摩斯道,“你发现什么了吗?”

福尔摩斯前脚直扯看大沼岐子的裙子边。

“——这是什么,污渍啊!是这个吗?”

“我看看?”

晴美也蹲下来。“好像不是油渍!”

“应该不会有污渍的啊?”

町子说,“大沼小姐对于穿着非常讲求干净,整齐。她的衣服上不应该有这种东西的。”

“这到底是什么污渍?——等等!”

晴美抓起那部分,尽量地问起来。“你闻闻这味道!”

“嗯!可是……好像是医院的味道呢!”

“对啊!是消毒水的味道!”

两人对望之后。

“很可能是打扫的人——”“可是,不是调查过她们了吗!”

“嗯!虽然没有一个有嫌疑的,可是,今天发生这种事,有必要再清查一次!”

“这些人流动率很大吧!”

“对啊!所以,并不太容易掌握……可是,人命关天,一定要把凶手揪出来!”

片山露出难得一见的决心,点头说。这引来自己的一个大喷嚏。

其实他并不是一个向命运低头的人。

这时,町子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响。

“又是工作?”

町子喃喃道,走去接电话。“——是的,我就是。——这样吗?——好,我知道了。八点见?”

片山突然觉得怪怪的。

那里怪也说不上来,丝是感觉怪怪。

“——那么麻烦你们早日逮捕真凶归案!”

町子低头道,又立刻没入忙碌的一天。

“我总感觉有个地方”片山偏首道。

“什么地方?是不是牙缝又塞进肉了?”

“好像是喔!——一定是她接的那通电话?”

“接电话又怎样?”

“没有啦——是没说什么事,可是我总览得就是那通电话有问题!”

这好像电视连续剧一样,又搬上片山家的晚餐桌上。

而他们又比连续剧里更需花费时间哩!

“哥,别半途而废了!你觉得有问题,可是没什么线索,也是枉然!”

“我懂啦!可是,事实如此,我也没法子!”

“哥!你看你又立刻打退堂鼓!喂,福尔摩斯!”

晴美忙叫住福尔摩斯,可是,福尔摩斯早已扑上片山挂在衣架上的西装。

“啊!”

片山咬牙切齿地大叫。

福尔摩斯直用脚爪抓着西装的口袋。口袋里却隐约传出一股声音。

“喂喂!你搞什么鬼啊?”

片山铁青着脸,跑了过去。

福尔摩斯喵喵地叫着。

“哥!你口袋里是不是装了什么?”

“有吗!……我口袋里是从不装重要东西的,顶多是收据啦或小册子之类的。”

片山一说完,似乎突然想到什么,弹了一下手指,“——是啦!是小册子!”

“咦!”

“是记事本!”

“记事本怎么了?”

“她——就是井出町子嘛!当她挂掉电话,并没拿记事本做任何记录,例如是几点,在那里,和谁见面等等的。——她每天日理万机,应该有随时记录的习惯,而且,这习惯不只是工作性的,应该是自然而然的。况且,大沼岐子又死了,没人帮她记录啊!”

“这么说,那通电话——”“好像在谈公务,可是事实上一定不是!也就是说我们当时在场,她并不想让我们知道她跟谁讲电话……”

“她想隐瞒对方的身分哩!”

“她不是说“八点”吗!”

片山看看手表。“现在七点半——或许还来得及?”

“她们可能约在外头见面呢!怎么来得及找!当时她没说出在那里嘛?”

片山点点头。

“先到公司看看!”

兄两人来到公司的大楼前驻足。

“——灯还亮着哩!”

“对了!我们走楼梯上去!”

两人外加一只猫,登登地爬上楼去。

“——我也觉得那里怪怪的呢!”

边爬楼梯,晴美边说道。

“什么地方?”

“水田可奈子为什么要行刺町子小姐?”

“她们不是——情敌吗?”

“可是,水田可奈子不是胜了,为什么还来刺杀町子!”

“嗯?有道理!”

“可能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

“自己是翰了呢!”

“——你说什么呀?”

片山一脸迷惑反问着晴美。

“我想我大概猜中八,九分了,她那百思莫解的心情,我想我也可以了解。当她发现自己所爱的人,远比想像里的差得多,她会多么震惊……。”

“也就是说……”

“嘘!”

晴美说,“有人!”

一看之下,有一个女人在楼梯间坐了下来,正啜泣着。

“——你怎么了?”

片山问道,那女人惊讶地抬起头。

“我是警察!你是——”“社长小姐她——”那女人说。

“咦?”

“小姐危险了!”

片山等立刻冲上楼梯。

“往那边?”

“真没方向感!社长室在这边啦!”

一阵激越的声音传过来。

福尔摩斯首当其冲,飞奔前去。

“在那边!”

片山等跑到社长室时,门恰好被打开,一个男的跑出来,原来是谷村真也。

“喂!别跑!”

谷村看到片山吓了一跳。

“混蛋!”

便冲往片山而来。

片山总以“君子不近危险”自勉,而现在是对方自己冲来,他也没办法了。

还好躲闪得快。

可是,也不太需要躲闪,片山脚一伸,便把谷村绊得狗吃屎。

谷村一定是运动神经不太发达!他连用手撑着都来不及,脸便直接贴在地板上了。

呜——地呻吟起来。

“哥!干得漂亮!”

被晴美这么一夸奖,片山得意洋洋。——只要他愿意,应该常有这种机会哩!

这时,从杜长室跑出来的是井出町子。

“来人啊!可奈子她——”片山等冲进一看,水田可奈子软绵绵地瘫在沙发上。

她的侧腹正渗出鲜血,今片山立刻脸色苍白起来。

“快打110!不!是119!叫消防车——”“我要叫救护车!”

晴美一说,便冲向电话机。

“——她为了保护我才被刺的!啊!该怎么办!你要振作点!”

町子哭出来地说。

“没关系,为了町子的事啊!”

可奈子摇摇头。“是我自己太傻了!看走了眼!”

正说着,刚刚在楼梯间的那女人进来了。

“咦?”

町子皱娥眉,望着那女人,“你不是……”

“你到底是谁!”

片山看看那女人,“你是不是在这里打扫的人?然后,又在巧克力里下毒的——”“很对不起!”

女人低下头道。

“是谷村要你这么做吗?”

“没错!可是……”

“我想到了!”

町子点头,“这个女人是谷村先生和水田先生发生车祸时的司机的太太。”

对啊!死的不只两个人而已啊!片山敲敲自己的头。

真是混蛋!自己怎么没注意到!

“谷村先生的儿子为了要让车子发生车祸,已经在那车子上动手脚,然后骗我说是小姐干的。所以,我会在车站的阶梯绊倒小姐,想要报仇。而——昨晚,和秘书小姐在这里争执之后,找才慢慢发现真相。小姐绝不是做那种事的人!”

“这么说,杀大沼小姐的是——”“我在和她争执后,拚命地逃走,之后的事情,我就一概不知了。”

“别担心!”

可奈子痛苦地喘着氟说。

“——大沼小姐顶多是筋疲力尽而已,而她被人用桌角撞死,一定是真也君干的。”

“你说什么?”

“那个娘娘腔,没出息的家伙,他想杀人,都会先向我打听打听的……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其实町子的选择是正确的——”“可奈子!别说了!”

“不,让我说!当他想进你公司上班被你拒绝了,他便怀根在心!之后一直想报仇。不过,那也好!”

“他并不是一个可以共事的人!如果你让他公司,一定会出很多纰漏的。”

可奈子微微一笑说:“你天生就有社长的气质哩!”

“我们先急救一下……应该没问题的,这不是什么大伤!”

晴美说道,“救护车马上来了!”

“对!你很快就会好起来!”

片山拭去额头上的汗,向町子问道:“你还要继续搭电车通勤吗?”

“嗯……不过,现在危险不都解除了?”

町子的杏眼望着片山。“片山先生可否永远做我的贴身保镖?”

片山脸上又一阵青一阵白的。

晴美苦笑地想,或许还得再叫一部救护车哩……。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毛猫的圣诞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