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猫的圣诞节》

第03节

作者:赤川次郎

“那么,你在案发现场——目击到杀人事件?”

“对,可是——”“你刚看到时,你以为那只不过一对情侣,就没去注意他们了!”

“从当时情况研判——”“那么,当时和你一起的同事都回家了吗?”

“可是那是场露天的公演啊!如果要全面搜查,光是入口就有四个——”“身为搜查一课的刑警,你的处置方法真得体嘛!”栗原即使在电话中,也和平时说话一样句句带刺。

“总之,课长——”“好了,够了!我正在旅行中。交由你全权处理,我应该可以放心!”

“是!”

“一切拜托你了。在我回去之前,希望水落石出才好。”

说得可真轻松!

片山忿忿地回到公园。

已是清晨时分。巡逻车,采访车一辆辆地排在公园前。

“现代人做案手法又变了,偏偏选公园作下手地点!”

在死者旁边说话的是法医南田大夫。

“我实在不喜欢接手杀人事件!”

片山嘟嚷地说,“怎么样呢?”

“嗯!这体吗!的确是死了,回天乏术!”

那当然。

“有无其他外伤之类的……”

“并没有!不过,照样子看,死者似乎未曾多作抵抗。”

这就有趣了。不抵抗,不正说明死者与凶嫌间的感情关系吗?

当然,也不能就此下断论。

被害者是一位年轻小姐。奇怪的是,夜里来到这公园,居然只穿薄薄的一件洋装。

“——哥!”

朝晴美喊的方向一望,看到河内佐知子站在不远处。

不多久她走过来。

“实在是太顷你们了!”

点头示意道。

“那里!这实在是件不幸的事……”

“是啊!到目前为止,还不曾有这种事呢!”

“总之,这也不是因你们而起!我们想看看死者的容貌,不知可否!”

“好的!”

佐知子有些紧张地点头答应了。

“那我们动手了。”

片山一说完,就听见有人跑过来的脚步声。

“啊!是佐佐木先生!”

佐知子说,“是我们剧团的经理。佐佐木先生,事情不好了!”

佐佐木调调气息。

“真叫人吃惊!他不碍事吧!”

“我先生并不太好,不过,他经常如此的。”

片山心想“咦!”因为那个佐佐木正和佐知子说着话,片山便把目光移开。

这家伙似乎有问题……。“我注意到一件怪事。”

佐佐木说,“仲道不知跑那里去了,那里也找不到人!害大家紧张得不得了。”

“对不起……”

插话的是晴美,“所谓仲道,——可是仲道希代小姐?”

“对呀,原本她是我们团员的。”

晴美缓缓地望向白布覆盖体的方向。

“被杀害的女孩,我觉得有点像仲道希代……”

“会吗?”

佐佐木眼睛一亮。“在那里?”

片山走过去,将白布一掀,因为自己实在很难承受,所以尽量不看。

“怎么样?”片山问道。

“哥!”

晴美说,“你掀到脚的部位了!”

片山急忙跑到另外那头。——佐佐木哑然失惊。

“是仲道啊!你怎么做这种傻事!”

“对啊,为什么选在这个地方……”

佐知子似乎说错什么似的。

“我再和你们连铬。”

佐佐木急急跑走。

“是叫仲道希代的人!”

片山拿出小记事本记下。

“对!”

佐知子发白的脸,点头说,“因为歌曲畅销,现在已是明星级人物了。不过,最近常在剧团露脸。”

仲道希代!——连片山都有些耳闻她大受欢迎。

可是这女孩死了,一定给剧团带来莫大损失。

这样一来,案情似乎突然有了重大突破。一想便令人联想到桃色纠纷,不过,团员可能对她的排斥也不能排除。

还是和金钱挂钩……。

“我想和你先生谈谈?”片山说。

“好的!”

“他一定十分震惊吧?”

“那是当然的……。老实讲,我们团里的赤字都是由这孩子的收入来填补的呢!”

“原来如此!”

片山点点头。

隔不到五分钟,佐知子偕同河内光明来到片山他们这边。河内懒懒地走过来,掀开死者的白布,哺喃地道:“你真的当成了体了……”

“你说真的当成体,是什么意思呢?”

河内似乎有难言之隐。倒是佐知子似乎想到什么问道:“是不是你叫这孩子当体的角色?”

“正是……”

河内似乎是咬牙切齿好不容易才出声,“没想到竟发生这种事!”

“体的角色是指……”晴美瞪眼问,“刚才您太太所说的,可是真的”“你究竟昏了头了!”

佐知子似乎责备丈夫地说,“你大可派她做其他事啊!”

“是这孩子自己要的!她说什么角色都可以,而时间紧迫,没有排演,只好充当体角色,我还问她要不要,她本人一口答应的……”

“纵然她本人答应,她可是明星级人物呢!要是大家知道怎么得了——”说至此,佐知子转移话题。“可是,事到如今,也不能多说什么了,这孩子毕竟也死了片山直觉佐知子的种种反应,大有蹊跷。这个叫仲道希代的女孩,似乎受了什么特别的限制。

“河内先生!”

片山叫住还呆然不知所措的河内,“她有无仇家?或者身为明星的她,可曾遭人妒恨!”

“大概没有,我想不会有那种事。”

河内好不容易定下神来,肯定地摇摇头,“她是个内外分明的女孩,虽然在外头是明星,在剧团里总以新人自居,努力不懈呢!”

本人虽然如此懂事,但周遭的人如何看待她呢?那可不是同一件事。

所谓明星,对本人而言,可能仅是明星而已,而对向往明星宝座的人,会对她恨得牙痒痒的,可是屡见不鲜的事呀!

“那么,原本体这角色,是派谁担任的?”

晴美问。

“并没有定下来。”

河内摇头。

“可是不是都由您决定的吗?”

“不是。我任由演员的自由意志去发挥,那也是本剧的特色之一。”

“原来如此!”

片山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那么——这女孩当时在那里演,你也一概不汁罗?”

“是的。从公演一开始,我自己也是剧中的一角……只是全剧的流程,还是有规定好的。”

“是怎么规定法呢?”晴美问。

“本出剧是由几个短剧及舞蹈组成,而这些短剧和舞蹈都散布在公园各处来演,不过,我曾叮咛演员太偏僻或相同的东西都不要演出。”

“这些就是你所决定的……”

“大体而言是如此。”

河内点点项。

“事实上,我曾询问我先生大概情况,再由我视情形去指示其他演员。”佐知子说。

“原来如此。这么说,体的角色,也是由你指示下来的!”

“不是,体的角色刚好没有指示谁去演,理由是从头到尾这都是一个人可以演的角色,而且又不用去吸引观众,所以我也没特别叮咛由谁演。”

“啊……”

这出戏和片山印象中的“戏剧”似乎颇有差距。

戏剧说明至此,而杀人事件仍摆在眼前!

“嗯——是否有那位团员和她较常接近?我想找来问一下话。”

“嗯……”

河内望向妻子,“你知道吗?”

“希代小姐自一入团就直接转入歌唱,老实说并没有和团内谁比较亲近!”

“可是,难道没半个——”片山正在发言。

“老师,行头可不可以搬回去了!”

有人问道。

一回头,原来是以一千圆价值出售一千圆入场券的武井那年轻人。

“啊,好!你搬吧!”

河内有气无力地说。

“对不起——死者是谁可查出来了吗?”

武井问。

“嗯!——是仲道小姐!”

武井颇为讶异,但不久又浮出笑容。

“真的吗?”

“当然没骑你!你自己看吧!”

武井走近死者,轻轻地掀开白布——哇地,武井居然大叫起来,这令片山等感到纳闷。

武井一叫,便当场痛哭流涕。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毛猫的圣诞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