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猫的圣诞节》

第04节

作者:赤川次郎

“那么,被杀害的是你姊姊?”

晴美反问道。

“是的。]北田由纪子——当然这不是她的鬼魂——沉着地回答着,“是家姊则子。”

在一旁的正是睡得香甜的小婴儿,名叫一郎。

“可是你们实在太像了!”

泰子一副仿佛在梦中看到这情景的表情说。

“我们是同卵双胞胎。我和我先生交往以来,她一直在国外留学,所以我姊姊和我先生彼此也没见过面。”

“这样子啊!”

晴美点点头。

“可是,为什么会有这种事?”

片山问道。

福尔摩斯依偎着片山或许该说片山依偎在福尔摩斯身旁。

“事实上,这阵子我照顾这小宝宝,睡眠相当不足,都快崩溃了——而四天前家姊返国来找我。”

“她来看小宝宝的吧!”

“是的!”

由纪子点点头。“家姊生怕我太劳累,便一一询问我生活点滴。而我平常也不是守得住话的人,一不小心便将我先生几乎每晚迟归,时常出差,经常不在家等种种心里的不平,都倾吐出来了。”

“那也不能怪你!”

“家姊听了之后,非常偾慨。可能她旅居国外多年,观念里认为家事或照顾下一代,应该是夫妻俩!一同分担的事。”

“原来如此!”

“她就说要向我先生提出意见看看……。我因为多年来积压下来的劳累,于是便同意照家姊的意见去做。”

“也就是说,她代替你去和你先生谈?”

“是的。”

由纪子点点头,“家姊在国外时,曾工读帮人带小孩,所以照顾起婴儿来,驾轻就熟。所以,就叫我回娘家好好度个两,三天假。而刚好选我先生出差回来的那天,我再回来。”

“那么说你回娘家去了!”

“是的。可是,昨天早上我接到姊姊的电话,说是有好玩的事情。”

“她是指骗你先生的事?”

“她假装成我,要对我先生教训几句,让我先生感到有些吃惊,然后重新再来,改掉完全以工作为中心的生活习惯等等。”

“原来如此。所以,她就表演了她的演技。”

“刚刚听了中里太太的话。我觉得有点惊讶!虽然我明白家姊那么做完全是为了我,不过,也实在有点过分。”

“对啊!可是,你先生他真的把你姊姊当成是你呢!”

“他这么误认,才叫我更觉孤单呢!”

由纪子叹气道,“还牺牲了我姊姊……可是——”看了片山一眼。

“她绝不是我先生杀的!他绝对做不出那样的事!”

如哭诉般地说。

“这点必须详加研究。”

片山说,“可是,毕竟找不到你先生出来作证”“是的。——他会跑到那儿去了呢?”

由纪子不知所措地将目光移到婴儿身上。

“今后,你有何打算?”

泰子问道。

“那屋子实在是……我想我会带孩子回娘家去,我先生若是知道我还活着,应该会回来的。”

由纪子一边说,又一边叹气起来。

“实在搞不懂!”

片山站在命案现场,搔头道。

“这里或许可以发现什么?”

晴美边绕屋子里转,边说。“则子假装成由纪子,迎接北田先生归来。而婴儿失踪的事,一定也是则子用来给北田先生棒喝的一招。”

“这一棒喝是不是敲得过重了?”

“或许吧!让北田先生濒临绝望边缘呢!”

“会不会北田先生一生气和妻子吵起来……”

“可是,如果发生争吵,则子应该不会保持缄默啊!”

“你的意思是?”

“想想嘛!她已经让北田先生很吃惊了。后来北田先生从泰子家再回来时,该是则子打开天窗说亮话的时候了嘛!”

“对啊!说得也是。”

片山点点头道:“可是,会不会则子说了,而北田根本不相信!”

“可是,夫妻毕竟是夫妻嘛!如果讲明了,还有什么不能证明她不是由纪子的!”

“是吗?”

“如果需要,一通电话可以马上联络到回娘家的由纪子,不就解决了!”

“说得也是!”

片山点点头。

“如果,则子小姐和北田先生解释之后,获得北田先生的理解……之后,会怎样呢?”

“天晓时!总之,有人来把她给干掉了!”

“是啊!可是——”晴美突然止住话语。

“怎么了!”

“喂,如果被杀的是则子小姐的话!”

“这不是已经是事实了?”

“不是啦!我是说别人知道则子的身分,而把她杀了!”

“是这样啊!——那就是说有一个怨恨则子,而且又知道这次事情的安排的人……可是,会有这种事吗?”

片山等人回到泰子家,针对这点,询问由纪子。

“——恨家姊的人?我想,应该没有。”

由纪子摇摇头,“家姊长年在国外求学,在日本根本没什么朋友,而且,她也才刚回国!”

“有没有人知道你姊姊代替你的事?”

“应该没有。”

由纪子说,“连我也是昨天早上才听我姊姊说的。”

说得也是。这时晴美的论调,不得不推翻。

突然门打开了。

“对不起!”

是石津的声音。

福尔摩斯立刻在眼前喵地叫了一声,害得石津吓得跳了起来。——他的“恐猫症”已经改善许多了,可是,还是因为没有心理准备,似乎又吃了一大惊:“怎么样?”片山问道。

“啊!你还在这里啊?”

“有什么事吗?”

“是的,事实上我是来传话的。南田先生说那位被害人的衬衫肩膀有缝线的痕迹正说着,石津突然望见由纪子。

“噢!你们有客人吗?”

然后,又楞了一会见……突然张大眼睛。

“鬼,鬼!”

高呼之后便住走廊飞奔而出。

“喂!等一下!”

片山忙从后全i追,“不是啦!你搞错了!事情是这样的——”飞奔至走廊的石津,突然停下脚步。害得从后急i追的片山,与他的背部撞个正着。

这两人同时跌坐在走廊上。

“你搞什么嘛!”

“片山先生!是你自己不注意看路!”

不甘示弱地顶回去。

“你们在干什么?”

不知从那里冒出一个男子,直挺挺地站在那里看着他们两人。

“喔——没——什么也没有!”

片山和石津立刻爬起来,拍拍长裤上的泥土。

“你也真是莽撞!”

片山将由纪子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石津,害得石津不断的拍胸。

“真叫我吓一大跳哩!如果你不告诉我那不是鬼的话。”

“问题是你等不及我一五一十地讲啊!”

“喂!石津先生!”

晴美出来,“你不是说有南田先生的传话吗?”

“喔,对了!我差点忘了!”

“你可真大胆呢!”

“不!不!就是那个缝线痕啦,南田先生说上面有血迹。”

“血迹!”

“虽然血迹并不多,可是检验之后,与死者的血型并不一样!”

“会有其他人的血沾在上面?”

晴美喃哺道,“怎么会这样呢?”

石津由玄关往屋里看,似乎非常赞叹的说:“实在是太像了嘛!”

“其他没别的了吗?”

“我想没有了。那么我先告辞了。”

石津走向走廊,又突然停下脚步,“啊!对了!”一声,便往回走。

“你又忘了什么啦?”

“刚刚片山追我的时候,我因为看见隔壁凶案的现场有人闯入,所以才停下脚步的片山和晴美立刻打开隔壁凶案现场的门。

“——啊!”

晴美高呼。

是北田呆呆地站在那里不动。

“对不起!这实在是——”北田低头道。

“北田先生,你太太她”“我都知道了。”

北田垂着头,“她的自杀都是因我而起,是我的责任。”

“咦!”

“她抚育孩子相当的辛苦,最后精神负荷不了才变成神经病,都是我没好好照顾这个家……”

“北田先生,是这样的——”“她先把孩子杀了,再自杀……”

“不,不是这样的——”“她告诉我说她并不是由纪子,而是由纪子的双胞胎姊姊,这让我更失望,因为都是我把由纪子害成这样胡言乱语的!”

北田抱着头,“后来我实在受不了了,就逃到外面乱逛一回,没想到回来之后,由纪子已倒在血泊中了!”

“请你稍停一下好吗?”

片山道,“你也听听我们调查的结果嘛!”

“没关系,你们尽管逮捕我!今天,我妻子的死——不,我妻儿的死,我会负全责的——”北田突然不语。

因为玄关进来的是由纪子抱着小孩子。

“北田!”

由纪子叫道.“由纪子……你不是——”“死的是我姊姊!”

北田愕然。

“那么说,你们真的是双胞胎姊妹?”

“很对不起!说来话长——”“算了!不必提了!”

北田站起来,往由纪子的方向一步步逼近。仿佛怕自己冲得太快,这些景象都会消失一样。

“那么,一郎,也还活着罗?”

“没错!他非常好呢!”

北田紧紧抱住由纪子,而成了夹心饼的孩子,哇哇地哭了出来。

“喂……不行啦!一郎在叫苦了!”

“喔,对了,我差点忘了……可是,这一切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北田回到客店,远远地望着妻子。

“北田先生!”

片山说道,“死者是您太太的姊姊则子。而她并非自杀,是他杀!——您是不是能回想一下当时的情形!”

“喔,实在没什么……”

北田努力地想,“——总之,等我再回来之后,她已经死了,而我也是呆若木鸡,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

“那你当时跑出去,是跑到那里去了?”晴美问道。

“我想去死。”

北田不好意思地抓抓头。

“还好我没有慌忙之下牺牲哩!”

“是啊!”

晴美微笑地回答。

泰子这时也过来了,看起来好像很轻松。

“今后,我会好好的照顾这个家的,”北田搂着由纪子的肩膀道。

“北田——”由纪子泪眼汪汪,“我有话要说,”“什么话?”

晴美会意,便慾拉着片山往外走时……“请你们留步!”

由纪子说,“我希望你们也留下来听。——是我,做了坏事!”

“由纪子……”

“北田!”

由纪子垂下眼皮,说道,“我,和别的男人幽会!”

北田楞了一下,惊讶地说:“真的!”

“我实在太寂寞了,才……可是,这些都是藉口!]“真的?”

北田再度重复地说。

“真对不起你!”

“反正——“和其他男人幽会”有两种可能,我想绝对是那男的来勾引你的!”

由纪子看看丈夫的脸,破涕为笑。

“——呀,这实在是——”走廊上响起人声。

“是你!”

泰子瞪大眼睛,“这个时间你怎么会在这里?”

“工作的缘故啦。——北田先生,恭喜你啦!”

泰子的先生中里说道。此时,福尔摩斯突然——“喵呜——”张牙舞爪地往中里的右手飞跃过去。

“哇!”

害得中里吃惊地往后退。

“福尔摩斯怎么了?”

晴美叫道。

此时,由纪子开口了。

“和我幽会的就是中里先生。”

一阵长长的沉默。

谁也不动地定在原地。

“是这样吗?”

片山道,“中里先生,你的右手似乎被针刺伤了呢!”

“你说什么?”

“你在北田先生跑出去后,溜到他家来,然后把由纪子小姐的姊姊则子小姐当成是由纪子小姐本人,再出手!”

“胡说!”

“当你要和她相好时,才发现她真的是别人,可是你还不罢手,而则子小姐对这种事绝对不允许,她一定怒斥你的举动。于是你便刺死则子小姐!而你要帮她将扯破的衬衫补好,却被针刺到自己的手了,对吧?”

“怎么会……”泰子仿佛做了恶梦般,喃喃自语。

而中里本人,则像是不打自招地脸色苍白,颤抖不已。

“那女人——真是太骄傲了!叫我帮她缝破绽的地方!”声音都发抖起来,“她怎么能这样待我!——而我用针去缝时,不小心刺到自己的手,那女人居然嘲笑我!”

“中里先生,你慢慢说吧!”片山拉住中里的手。

“她怎么可以嘲笑我!而且还说要把幽会的要领教给我太太!——偷腥谁都会有嘛!真是畜生!我可是一流人才!”

中里几乎叫了起来,泰子却哭出来了!

晴美也不想多说什么,只是把手搭在这位老友肩上……“早餐呢?”片山望着空空的餐桌说。

这是个美丽的星期天。

“啊!对不起?我忘了!”晴美出神地说,“——好讨厌,事情怎么会变或这样!”

“我了解你的感受……”

早餐省了吧!——片山无奈,将面包放入烤面包机里。

“这种事啊,让时间去治疗吧?”

片山正说着,玄关处门铃响起。

晴美出来应门,是泰子站在门口。

“泰子!”

“小晴!”

泰子开朗的说,“要不要去逛街?”

“好!等一下!”晴美飞奔入内。

片山叹气地望着福尔摩斯,想到今天的午饭大概没有着落了。

“喵呜——”福尔摩斯似乎同意地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毛猫的圣诞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