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色猫探案》

第三章 刑警与恋人

作者:赤川次郎

“今天,可不是太凑巧了吗?碰上这么个好日子……”

儿岛光枝很稀奇地打扮得珠光宝气,而且这么一席开场白,说得得意扬扬。一旁的片山,仍旧是那身显得有些邋遢的西装,听到这里禁不住偷偷地吐了一口太息。相亲在他,算是司空见惯了,但还是免不了觉得不自然,而且简直无聊透顶,尤其那些门面话,听得人浑身起鸡皮疙瘩,时间便也格外地难挨了。

这里是赤坂附近的k大饭店里的餐厅。用屏风隔开了一个角落,桌边端坐着片山等人马。片山这边,除了他本人之外。只有妹妹晴美,外加自称双亲代理兼媒人的儿岛光枝,对方可是济济多士呢。有双亲。兄、弟、妹各一,当然还有相亲者本人,六个人排排坐着,双方颇不平衡的。光枝姑姑好像也察觉到这一层,用她那一贯的得意扬扬口吻,数说着片山的老爸曾经是位怎样了不起的警官,还说明怎样英雄地结束了光荣的一生。如果她也懂得加上一些抑扬顿挫,那就成了精彩的说书人了。对方无疑已经听过不只一次了,还是装着第一次听闻的面孔,不时“嗯……”“是是……”应和着,故作惊叹的样子,辛劳之至。

有关片山的台词既毕,接着就是关于女方的说明。片山是差不多没听,不过想像里大概是:才色兼备,贤妻良母型,料理、茶道、和裁、样裁等无一不精,无往而不利,是一件宝,也是“招牌商品”。但是,如果把所谓媒人嘴的夸大其词部分扣除,那么剩下的无可置疑的部分,便是:她是个女人。

这位相亲对手芳名横泽几子,稍大的体格,面孔大体够得上普通标准。可惜的是一旁有晴美穿着明亮的柠檬黄连衣裙坐着,加上昨晚雪子的一个热吻的冲击留有余味,这一来她就不免有些许的吃亏了。姑妈的雄辩越发地热起来了,相反,片山的心情却呈反比情形,越来越冷,以致当双方家族的介绍到了尾声时,片山已经开始在打主意如何才能回绝这桩婚事。

接着是午餐的闲谈,不可避免地,话题落到有关片山的工作方面。手枪随时都带着吗?追到凶犯时的心情如何啦?诸如此类,根本是把电视里的警匪片当了真,叫片山倒胃口之至。

“刑警绝不是那种有声有色的工作。”片山说,“只不过是靠双腿跑,拼命地跑,这就是工作的绝大部分。而且这跑嘛,几乎都是白跑。”

“哎哎,真不得了哇。”

横泽几子无限同情地。

“那一定很累吧。”

“嗯,是很累很累。”片山装模做样地大摇其头说,“所以当刑瞥的,都老得特别快。”

片山以为这么说,一定可以使人家讨厌。不料横泽几子忽然亮起了眼睛说。

“我很会帮人家揉肩头和腰呢。您如果累了,我马上可以使您恢复。”

“好极了!”光枝姑妈兴高采烈地插了一口。

片山慌忙地说,

“总之,最糟的是生活起居不能规律……”

如果让这位女士来揉,折断一两根肋骨,恐怕是轻而易举的事。片山内心里恐怖起来了。

“碰上大案子,那时礼拜天啦,什么节日啦,全部泡汤。所以家人难受。”

片山若无其事地暗示了“还是拉倒吧”之意。不料对方竟然说:

“这么全力投入工作的男子,才充满吸引力啊。”

片山的防线那么轻易地就给突破,于是他只得撤退了。还是吃吧。他大咬特咬起来。

这以后,发言多半由光枝姑妈一手承当,有时片山成了运动方面的万能选手,有时则是悟性很强的读书家、勤勉的用功者〔如果三田村巡官听了,不晓得怎么说!〕,仿佛几十个人的长处集中在,一起穿上衣服在走动。

随便怎么说吧!片山想着,把一大把生菜沙拉塞进嘴里。

“雪子。”

“嗯。”

“西洋史的课,不去吗?”

“不想去。”

“以前,这一堂是必上的。怎么啦?不舒服吗?”

老实不客气地闯进雪子的房里来的,是邻房的波多野靖子。有点滑稽味的圆脸蛋,圆眼睛,戴着一副女秘书风格的锐角框眼镜,在不调和里显示着奇异的调和,颇能予人吸引力。

靖子把一本厚厚的课本抱在胸前,忧虑地往下看看身着一身睡袍高卧不起的雪子。

“告诉我,哪儿不舒服嘛?”

“没有。只不过是不想起来罢了。”

雪子懒洋洋地回答后,深深地吐了一口气。

“还没有从森崎老师过世的冲击恢复过来,是不?”

靖子在床沿坐下来说。雪子缓缓地摇了摇头答:

“我自己也不太懂。……好像不怎么样了,有时又好想哭。”

“我懂。”

靖子连连摇头。

“几点啦?”

“十点二十分。”

“反正也来不及了。你一个人去吧。抱歉。”

“好吧。”

靖子起身又说。

“好好休息吧。”

“谢谢。”

靖子走到门口又回过头。

“换了我,我就出去走走。躲在屋里,越发难过了。至少看看年轻男子的脸,也许会开朗些呢。”

拜拜,靖子扬扬手出去了。雪子木然躺着,看看贴在天花板上的亚兰德伦的海报。

“哎哎,烦死人!”

好像要杷心里的郁闷吐出一般地轻淬了一句,这才起身。

“对呀,今天是星期四……”

雪子看了一眼桌上的日历。方块型木头造的,须自己天天动手调整月、日、星期,那白色的“四”字,料想之外地竟使她感到眩目。星期四和星期六,她必前往森崎的房里与他同床。其他日子,有时也会一起睡,但星期四、六两天是特别的,双方都暗自订为尽情沉溺在对方的爱情的日子。也是这种搂抱在彼此的肌肤里的约定,使他们在那段时刻里越发地燃饶起来。

森崎是知识渊博的人。性方面也好洗练,他不会浮滥恣意,而这种方式也给了雪子从其他男子所无法体味到的绝妙悦乐。即令从来也没想到过结婚这么回事,但雪子爱森崎是确切的。

今天就是星期四。这样的他,竟尔化成一把骨灰消失了。这种慵懒的空虚,雪子发现到,正是在空荡荡的床上醒过来的空虚呢。

或许出去走走好些……正如靖子说的,出去走走,看看男人的脸,也许会好过些。西洋史的课,正讲到雪子所喜欢的法国大革命,不过缺了一堂,也不怎么样吧……雪子穿了一套平时很少穿的淡红的洋装。平时她的衣着都随便,她是想换换气氛。

“这个样子,得到一流大饭店才适合呢。”

瞧瞧镜子这么自语着,却忽地想起来了。那位刑警先生说,今天是他相亲的日子。记得是赤坂的k大饭店。雪子想了一会,决意似地在手提袋里塞进了一些必需品,就从房间里出来了。

走过楼下的讯问台,小峰老人叫了一声。

“哇,打扮得这么漂亮。”

“相亲呢。”

雪子朗朗地答一声。脚步轻盈地走出宿舍。倏忽间,仿佛觉得真的要去相亲了。

午餐毕,大伙出到庭院里散步。这也是相亲的正常程序,到了这一幕,两人才会单独相处。

“去吧,两个人去走走。”

光枝姑妈浮着浅笑说。

“嗯……”

片山兴趣索然,心想就在草地上溜几步算了,可是横泽几子倒适时地说。

“那条小径,不晓得通到哪儿?”

她指指消失在矮树丛里的碎石路。又不是我家的庭院,我怎么知道。

“我不知道。”

“走走看吗?”

“嗯……”

片山不乐意地迈出了步子。庭院里的小径嘛,总不会通到地下铁车站。一定是通到庭园里某个地点……总之,这条小径正是两人品头论足的地方,走到末尾也就是拿定主意的时候。

其余的家属和媒人满怀着期待、不安与好奇,目送两人在小径上消失后,在那里闲聊,打发时间。

片山老觉得这位小姐给她一种压迫感,不安地缄口不语。

“义太郎先生。”她突如其来地,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他吓了一跳,呛住了。

“啊,你怎么啦?”

“没,没什么。”

片山干咳了两声说。

“我很少被这么叫的,所以……”

“呀,凭我们两个。如果叫‘片山先生’,不是更怪吗?”

凭我们两个——以为我们是怎么回事了呢?

“请你叫我几子好啦。”

“嗯。”

“义太郎先生相信占卜吗?”

“呃?你说的是……”

“卜封啦。好比用扑克牌啦,花啦,还有水晶球什么的。”

“这个嘛……”片山支吾着。

“我好入迷呢。”几子不等片山回应就继续说,“昨晚,我用扑克牌卜了卜今天的运势。”

“是吗?”

“真奇异。”几子顿了顿说,“一连两次都是。会有决定未来的重大事件发生。我觉得这是一种启示。”

继女推拿师之后,这回是女巫师、女先知了。

“那发生了重大事件吗?”

片山故意这么问。

“当然!已经……”几子火般地亮着眼睛,定定地盯住片山说,“我相信错不了。”

片山看到几次她只差没有舔嘴chún的模样,几乎想撂下她逃走。他觉得自己好像会被她一口吞下去。

“看,刚好有长椅呢。”

设计这座庭园的人,八成也是个相亲的研究家,片山想,这么恰当其时地有长椅出现,而且是白漆有花纹,刚可容纳两人落座的小型长倚。一不小心就可能被挤下去,因此只好承受着几子沉重的重量感,在椅端稳稳地坐着。

“义太郎先生。”

“嗯?”

“请问。你希望娶的是怎样的女性?”

如果片山是个诚实的人,他便会回答说:“和你恰恰相反的。”如果他是不把撒谎当回事的人,便是,“像你这样的人。”但是,片山恰巧什么也不是。

“我没想过……”

他只好这么搪塞过去。

“好可怜啊!”

几子大模大样地叫了一声。

“你说可怜吗?”

“没有理想中的女性,这就是说,你过去很少接触女性罗。”

这是什么道理呢?片山弄不懂。不过他想告诉她,因为有晴美伺候他,所以不曾想过结婚的事。但是,对方根本不给他发言的机会。

“义太郎先生!我过去相过九次亲,可是……”

“九次?不是七次吗?”

“我是故意少说两次啦。这九次,可都是我回绝的。因为第一眼看到男方的脸的时候,好像……好像听不到心弦被拨弄的声音。当我想,我愿意跟这个男子过一辈子,这时候心里头应该会有某种感应才是,对不?”

“嗯……”

“可是今天,我看到你一眼就……”几子的嗓音忽然高了一个音阶……“感到了!我想,我命里注定要跟这个人结合。我那么明白地领悟到,有一条命运的绳子,把我们系在一块!”

几子的声音又再提高,使得片山不由地想到,这样下去,说不定会唱起《蝴蝶夫人》里的独唱“一个晴朗的日子”来呢。

“义太郎先生!”几子突然逼过来,“我们会幸福的,一定会。”

几子竟然整个身子挨过来。片山慌忙闪避,一不小心就从椅子上跌下去,屁股重重地坐在地上。

“哎唷……”

“义太郎先生,你还好吧?”

几子连忙扶起他。

“没,没事。”

这一瞬间,片山在脑子里盘算。西装的洗衣费,不晓得涨了没有。

但是,他得不到回答。当他再次坐下去的时候,从小径另一头传来了脚步声,几子总算稍稍地离开了片山,端庄地坐好了。片山松了一口气,可是一瞬间却又禁不住地倒抽了一口冷气。

从小径另一头走过来的,居然是雪子。

雪子像个成人那样地,让淡红的西装裹着身子,乍看给人一个能干的女秘书的印象。雪子的美丽,使得片山几乎忘了自我。在这骨节眼里,片山还会去端详另一个女人,实在匪夷所思,可是事实确实是如此。

雪子缓缓移着莲步,根本就对两人视而不见的样子,来到两人面前就站住了,取出手绢摊在那儿的一只木桩上坐下,把一条腿搁在另一条腿上。

她究竟想怎么样呢,片山愣愣地望着雪子。这不可能是巧合。对,昨天曾经告诉过她今天在这里相亲的事。可是,雪子又为什么在这里出现呢?

片山那么莫名其妙地望着雪子。几子当然不觉得有趣了。在这紧要关头受到干扰,已经叫她光火,而且怎么看都比自己漂亮的女人,在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 刑警与恋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色猫探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