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色猫探案》

第四章 终了和开始

作者:赤川次郎

“真不得了啦。”

雪子在睡袍上再披一件长抱,可是看来好像还是很冷似的。也许是因为脸太苍白的缘故吧。

走廓上有一大堆刑警和鉴定课的人员。几个记者被逐出,还是要挤进来。这里成了深夜的急诊处。

“真是……林兄会这样,太意外了。”

片山好像自语似地喃喃说。

“一直都是在一块办案的吗?”雪子问。

“不一定。是个好前辈呢。”

片山胸臆里思潮起伏。乱成一片,使他不知如何是好。林承办的是森崎教授凶杀案,怎么会来到女大学生凶案现场呢?这不可能是巧合吧。难道接到了特别的命令吗?这一点,只有问三田村课长。可是打了两次电话部没人接。三田村几年前死了卧床多年的老妻后,过着独居的日子。到哪儿去了呢?天快亮了。过一会儿再打打看吧。

还有。林是干练的老手。能够杀他的凶手。究竟是个怎样的人物呢?

“只要林兄能说一声有关凶手的事。不晓得多好……”

片山不觉地又发了牢騒。

“是来不及说的,是不是?”

“是说。看到凶手,可是就只有这些……”

片山说着又叹息了一声:

“想封锁,可是不知道凶手是怎么个人。封锁也不管用的。”

“可以确定的,是个男子是不是?”

“不错。”

陡地,片山脑子里闪过了一个奇异的想法,真的是男子吗……废话!当然嘛。女人怎么会把女人杀了,再分尸般地……不过。锐利的刀不需要太大的力气。并且凶手和被杀者之间也没有性行为。这么一来,岂不是凶手末尝不可能是女人吗?

如果凶手是女人,那么林遭毒手,也就可以理解了。因为即使是像林这种干员,碰到女人,说不定也会有放松的一瞬。

“你怎么啦?”

雪子忧虑地看着片山问。

“哦?没有。没什么。”

“好像心事重重嘛。”

“嗯,是有种种想头……”

片山支吾其词。这想法太奇特了,还是暂时搁在自己一个人心里吧。

还有一桩令人担心的事。是晴美。如果晴美的男朋友真的是林,那么林被杀的消息,可能给她造成太大的打击。片山希望能够亲口告诉她。而且应该在新闻报道这事件以前告诉她才好,他想。

“我想先回公寓一趟。”片山向雪子说,“也许得在这里待一段时间。这一身衣服,恐怕不太妥当。”

“嗯……可是你可以走开吗?”

“没关系。马上赶回来。”

“那我就乖乖地回房间。躲在棉被里颤抖吧。”

雪子好不容易地装出了笑。

片山向附近的一个刑警说了一声,离开了女生宿舍。首先到停在后门的巡逻车上打电话找三田村。响了好久都没人接。正要挂上时。传来了声音。

“我是三田村。”

“我是片山。一大早就打电话,很抱歉。”

“没关系。出了什么事?”

片山一时不知如何措词。

“……是林兄,被杀了。”

“在哪里?”

“羽衣女子大学的学生宿舍。好像是大学女生杀手干的。女学生也被杀了一个。”

“你说林吗?伤势呢?”

片山干吞了一口口水说。

“过世了。”

缄默片刻。

“和林太太联络了没有?”

“还没有……”

“我绕过去告诉她。我马上出门。”

“是。”

这种艰难的任务。三田村是从不派给人家的。

片山让凌晨的冷峻空气震颤着身子。出到大街上。等了约五分钟才叫到计程车,直驱公寓。靠在座席上,心情便自然而然放松,睡意便也跟着袭上来。他这才想到。昨晚是没有阖一下眼睛的。

原本应该是爱的一天,却成了料想不到的一个晚上。片山苦笑了一下,轻轻地闭上了眼睛,很快地就落入睡眠里。被司机连叫了多次,好不容易地才醒过来。虽然只是假寐片刻,感觉却好过多了。看看表。还六点差几分。该如何向晴美说呢?沉重的心情,左思右想,揿了一下玄关的门铃,没多久晴美就起来了。“呀,是哥哥。”

“回来啦。”

“这么早哇。”她诧异地问,“不是吵了架吧?”

“还说呢。在那个女生宿舍,又有女学生被杀了。”

“天哪!”

“换个衣服,得马上走。”

“吃点什么吧?”

“不用啦。”

“不行。马上烤烤面包。还有火腿蛋。好不?”

“好吧……”

妹妹马上忙碌起来。片山看在眼里,觉得好难过。

“那昨天晚上,没有和她在一块吗?”

“是在一块,可是……”

“没什么,是不是?”

“嗯。什么也没有。”

是差一了点。几乎想这么说的,可是片山连忙缄口了。

“是这样的,晴美。”

“晤?”

“你……你认识林先生是不是?”

“林先生……嗯,认识。他不是来过几次家里吗?他怎么啦?”

妹妹口吻是若无其事的,但这种口吻到底有什么含义呢?片山迷惑着,还是不顾一切地说出来了。

“他被杀女学生的凶手刺了一刀。”

“哎唷。”

晴美回过了头。

“……死了。”

片山侧开了脸,不过仍暗地里察看妹妹的动静。妹妹静静地摇摇头说。

“好可怜……记得家里有太太和小孩是不是?”

“嗯。”

“真可怕。哥哥也要小心呢。”

“嗯……”

晴美把面孔转回平底锅了。片山一时茫然若失。

“原来不是他。”

片山禁不住地在嘴里自语。那么在新宿看到林,完全是巧合吗?

心里起了对林的愧疚感,不过也觉得放心了。可是。他想了想还是不能放心。这么一来,晴美的对手究竟是谁,岂不是又坠入五里雾中吗?

热的火腿蛋和吐司。外加一杯咖啡,人完全清醒过来了。换上西装,正要出门时妹妹叫住了他。

“哥哥。”

“嗯?”

“不要勉强去抓犯人。”

“咦。你怎么啦,我是一个刑警呢。”

“死了就什么也不是啦。”

“我不会有事的。”

“小心!”

跨过门时他又问:

“福尔摩斯呢?”

“还在睡吧。可真是只奇怪的猫啊。昨晚一直不肯睡,自己玩火柴盒。”

“不是叫夜猫子吗?它们是深夜族。那我走了。”

就在这时,福尔摩斯从里头出来了,看到片山,伸个大懒腰。

“我想得太简单了。”三田村一脸严肃地说。

死尸虽然已经运走了,可是大量的血渍,还像刚刚流出来一般地鲜明。

“课长,林兄怎么会在这里呢?是不是奉了命令?”片山问。

三田村沉沉地点了一下头。

“是我要他每天晚上来这里监视的。凶手是个极聪明的家伙。如果让很多的刑警来埋伏。他便可能不敢现身,所以我要他独自一个在这里守候。”

“没有换班的吗?”

“我也提了。可是林坚持要一个人。他说请交给我,我便告诉他高兴怎么干便怎么干……。如今想想,好像是太勉强,才会落到这个下场。太累了,反而给凶手可乘之机。”

“唉,如果我和他轮班……”

“那说不定被干掉的是你啦。”

“嗯……”

“不管怎样,损兵折将,在一个主管来说。比溜了人犯是更大的失败。现在只有更下工夫,一定要把凶手绳之以法。”

“是。”

一个刑警前来报告。封锁网里还没有出现可疑人物。

“知道了。封锁网可以解除了。大家去彻底搜查这一带吧。也许有什么遗落的东西。”

“是。”

“绝对不许遗漏。”

“是!”

三田村闭上了眼,用手指头压了压太阳穴。

“您还好吗?”片山忧虑地问。

“没事。头有一点痛罢了。”

“还是休息一会吧。对啦,请走这边。”

片山敲了敲雪子的房间。

“谁?”

“是我。”

门马上开了,穿上毛线衣和长裤的雪子走出来,不由分说地就抱住片山接了一个吻。片山慌了,连忙说。

“哦,哦,等等……”

“唷!”雪子发现到在一旁惊异地瞪圆眼睛的三田村,说,“对不起。”

三田村绽开了笑。

“不不,没关系的,请不用客气吧。小姐。”

片山干咳了一声。

“这位是三田村课长。他有点头痛,想请你让他在这里休息休息。”

“好的。请,请进。”

“刚才的冲动,头痛好像好了。”三田村瞥了一眼片山又说,“可是这回血压好像升起来啦。”

喝了雪子沏的红茶,三田村似乎很开朗了。

“不晓得有没有线索?”雪子忧思地问。

三田村说。

“很遗憾。还一点也没有。”

“嗯……好可怕。大家都在吵着要搬出去啦。”

“难怪的。如果我也有女儿在这里,我会马上要她接回家里。”

“可是我真不懂。为什么大家都要让凶手进房间里呢?事情一连地在发生啊。”

三田村点点头说。

“这一点,确实叫人猜不透。片山,卖春集团的事,有没有查到什么?”

“没有,还——点头绪都没有。”

“晤……真没办法。”

“这么说,被杀的女生还是把凶手当做客人,让他进了房间的罗。”片山说。

“要不然,还会有什么情况呢?”

片山禁不住地思考起来。雪子却独语似地说,

“换了我,这样的时候绝不会再干下去的。至少非要凶手落了网。”

“所以我判断,凶手一定是不像凶手的人。”

三田村说着又加了一句。

“谁看了,都不会以为是个变态的人。不过事实上,变态者乍看也都不像是那种人的。看样子,想请个假也不容易了。”

三田村说到此,深深地吁了一口气又说。“杀森崎的凶手是抓到了,可是这边的,非早些破案,报界恐怕就要来个总攻击啦。”

“阿部校长家,有没有找到什么?”

“还没有。不过这边只是时间问题吧。他们会招的。”

听口气,好像认定森崎凶杀案已经破了似的。其实。片山仍然觉得还有不干净的什么。

“真感谢你的款待啦,小姐。”

三田村说着起身。

“不,不,哪里的话。”

“以后,我会让他们严格戒备。请你放心好了。”

“谢谢您,我会放心地睡觉。”

三田村又转向片山,

“你也参加这里的埋伏吧。”

“是。”

“可不能光是警戒这位小姐呀。”

三田村轻轻地笑了笑,自顾离去。

“……这位警察先生人真好哇。”

“嗯,人是挺可怕的,可是确实是个好上司。是我已故的老爸的最要好朋友,我很小的时候起,就受他的照顾了。”

“原来如此。看来的确是个可以信靠的人。真了不起。”

“喂喂,你可不要见异思迁啦。”

“傻瓜。”

雪子笑着把chún儿凑过来。让彼此的chún瓣交叠着,雪子悄悄地低语说。

“晚上,还是要值班吗?”

“这个还不晓得呢。在这里埋伏,也是轮班的。不知道会轮到几点的。”

“空下来的肘候……”

“一定来。”

“可是,在这里真讨厌。有人干扰,而且会有不少刑警在守着。”

“对呀。”

“咱们去找个旅馆吧。不过,我可不喜欢那种不干不净的。”

“那就帝国饭店吧。”

“也不用那么高级的。……找个跟你的薪水相称的吧。”

这真是狠狠的一记呢。片山只有苦笑了。

不晓得是不是三田村有意安排的,片山轮的班到十点就结束。片山答应雪子,一下班就去接她,因此他心情轻松愉快之至。

白天,又搜查富田在教师宿舍里的房间。是希望能找到杀害森崎的证据,却徒劳无功。阿部和富田两人依然坚持原来的供述,不承认行凶。片山觉得实在不可解。这两人和死掉的今井,似乎是凶手无误,可是他们只承认订了杀人的计划,却不肯承认杀了人。这真是奇怪的事。要撒谎。也该撒得漂亮些啊。

其实,片山觉得这两个人都不像是会撒弥天大谎的脚色。他们所说的。是不是真的呢?如果是,那么凶手是另有其人,并且密室之谜便也依然不可解。

礼拜六了呢……入夜后,片山依照指示,到一个能看到后门的隐秘地点去埋伏。他突地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四章 终了和开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色猫探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