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色猫追踪》

第四章:凶手也惘然

作者:赤川次郎

1

“令妹怎么样啦?”相良坐在受理柜台,一见片山就问。

“托福,没什么了,不会留下后遗症。谢谢你的关心。”

“哪儿的话。发生这种情形,我也有责任……”相良搔搔头。“万一令妹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们都会内咎的。”

他把晴美当成家族的一份子似的。

“休息两三天就没事的。她说抱歉不能早日上班。”

“你有个好妹妹!”

“是吗?”片山苦笑。“对了,我想知道一下,从两年以前开始来这里讲课的讲师有几位,可否请你查一查?”

“好的。给我十五分钟时间。”

“拜托!还有,昨天那个教室怎样了?”

“检查完毕就上锁了。要不要看看?”

“好。”片山直接奔去晴美送去急救的医院,所以没看到现场。相良从柜台下面的抽屉拿出一串钥匙,选出其中一条来。

“就是这条钥匙。”

“谢谢。钥匙是谁保管的?”

“所长和我。这束钥匙通常放在这个抽屉里。”

片山绕过柜台内侧,窥察那个抽屉。

“很不容易看出是抽屉呢!”

“那是故意这样制造的。”

“昨晚的凶手是否拿到这串钥匙?”

“大概是吧!除非我和所长是凶手,那又不同。”相良笑着说。“不过,没有寻找的痕迹,其他抽屉都关得好好的。也许凶手知道钥匙摆在这个抽屉里吧!”

片山依照相良的指示来到烹饪教室。锁匙洞里还有取指纹用的白粉。没有使用铁丝之类撬开的形迹。看来凶手是偷到钥匙,不然就是手上有配匙。

进到了里面,还有些微冲鼻的臭煤气味。片山开始厌倦了。连晴美都险些丧命,他又兴起辞职的念头。但是必须等这些案子解决以后才说。

一连串的案子错综复杂。替金崎泽子报仇的凶手,以及对抗凶手的凶手,把警方搞得团团转。

一切起于两年前金崎泽子被杀,然后是误杀德田律子,山室、大町、泉田连续被杀,以及杀害凉子及晴美未遂……没有一桩获得解决。似乎捉到线索,中途又被切断了。

也许先找出包起金崎泽子的男人团体比较好办。但是即使知道是谁,依然不容易替金崎泽子和德田律子立证。刺杀凉子的买凶死了,现在唯有寄望能够找到谋杀晴美的物证。

最大的困扰是不知道杀死山室、大町和泉田的凶手是谁。凉子的告白不可信,这个可从不是凉子下毒毒死泉田的点看出来。

除了谁是凶手的问题之外,还有“怎样杀”的问题。山室被杀时,当时靠近他的位置的听众全部经过调查,完全找不出动机,也跟金崎泽子没有任何关连。

大町的个案不难。但他用打字机打出的三个字母──lys,究竟什么意思?是不是指出凶手的死亡传讯?抑或他的手指偶然碰到?

然后是泉田。怎样把砒霜放进他的红茶里?照晴美所说的话,那是完全不可能的。若是自杀,却找不到包砒霜的纸或容器。此外,又从泉田的公事包找到练习题的复印本,表示他准备上课。如果存心自杀,何必预备讲义?

结果是一无所知。片山不由叹息。他伸手碰到口袋里的信封,里面有福尔摩斯爪上黏着的汽车漆料──这是目前唯一的“物证”。

“对了,当时福尔摩斯在场!”片山自言自语。福尔摩斯应该看到袭击晴美的男人。即使没有看到他的脸,若是直接再见到他,一定可以感觉出来。

片山回到柜台。相良说:

“查到了。这是做过两年以上的讲师名单,有些现在已经不干了,我还是列在里面。”

“谢谢你的帮忙。”

总共七个人的名字,比预想中的少。片山记下名单,离开文教中心。

回到警视厅,片山先把漆料交过去分析,然后前往目黑的s公寓。

“又是你呀!”土井绢子仍旧是睡意惺忪的脸。“小猫咪呢?没来啊!有何贵干?”

她说了一大堆无聊的话,才把片山请进去,点起香烟。

“那个相机怎样了?可以借给我吗?”

“不可能的。”

“吝啬鬼!别忘了,你的薪水是我们缴的纳税钱!”

“有一事相问。上次你把你跟金崎泽子合拍的照片送了给我是不?那是谁拍的?”

“嗄?”

“不是你,也不是金崎泽子。有第三者按快门。他是谁?”

“那是……啊,那是自动装置的……”

“那个相机没有自动装置!”

土井绢子气忿忿地说:“好吧,我说!是泉田那老不死!”

“哦。泉田常常去找她吗?”

“是吧!那是我第一次遇到他。”

“后来你就跟泉田……”

“在她被杀之后。他来我的酒吧喝酒,然后带我来这里……”

“泉田先生也真可怜。”片山漫不经意地说。土井露出莫名其妙的表情。“你不晓得吗?”

泉田被杀是昨天下午的事。像土井这种晨昏颠倒的人,也许根本不看报纸。

“昨天下午,泉田先生与世长辞了。”

土井绢子惊愕的张大嘴巴。“不会的!”

“很遗憾,是真的。他喝了有砒霜的红茶。”

土井缓缓吐一口气。“真的吗?自杀?”

“好像是他杀。还不清楚。你晓得他会为什么事有自杀的动机吗?”

土井踌躇一会才说:“他……他很懦弱,外表看不出来吧!他曾内咎地说过,金崎泽子被杀是他们造成的……”

“他们?是不是指共同包起金崎的那班人?”

“你倒消息灵通。是的。只是他没什么钱,所以出钱最少。他说其他三个都是每个月来五次,而他只有两次什么的大发牢騒哪!”

“其他三个?你知道是谁么?”

“不知道。他说答应过绝对不能讲。”

──四个人包起金崎泽子。那么,剩下一个而已。

“泉田有没有提起杀死她的是其中的哪一个?”

“他也不晓得,因此大家互相猜疑的样子。”

“你有见过其他三个的任何一个来找金崎么?”

“没有。我不喜欢理人闲事的!”

“全体集合了!”片山说。栗原抬起脸来。

“哦?总共七个是吗?”

“是的。他们都在埋怨说自己非常忙碌。”

“我应该讲些什么?”

“什么都可以。只要让福尔摩斯分辨他们的脸孔。”

粟原勉勉强强的站起来。“是些什么人物?”

片山把记事本递过去。栗原逐个逐个看。

“唔。和尚?和尚教什么?”

“般若心经。”

“和尚多爱女色。可疑!”栗原淡淡地说。“还有呢?美容体操老师?常年接触女人身体,是色情狂也不足为奇。舞蹈宗师?宗师嘛,肯定喜欢玩女人啰!诗人?最会花言巧语追女人!吉他手。借口个人指导,对学生手多多啰。法语教师。法国人的人生目标还不是骗女人?最后是书道家。捉笔难,捉女人的手就容易啦。唔,这个也可疑!”

“照你这样说,每个都是色情狂了!”片山不由喷饭。

“不。有一种职业的人绝对不是──警视厅的厅长!”

片山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对等着的福尔摩斯招招手说:“跟我来。”

片山和福尔摩斯走进一个幽暗的小房间。拉开窗帘是个大窗,可以看到邻室的模样。那是一片魔术镜,从对面望过来是一面镜子。隔壁房间集合了那七名讲师。栗原走进去,开始亲切地跟他们聊天。不见声音,不晓得他在说什么,只知他讲得很快,不让对方有插嘴的机会。

“我们很像电台的唱片骑师!”片山暗笑。“福尔摩斯,好好观察吧!告诉我,他们之中是谁偷袭晴美?”

福尔摩斯把前肢搭在窗框上,伸头去看隔壁房间。它的眼睛逐个遂个的追踪七个男人的脸。

片山目不转睛地注视福尔摩斯的神情。“怎样?知道是谁了吗?”

看过一遍之后,福尔摩斯回到椅子上,抬头瞟了片山一眼,然后在椅子上蜷成一团,闭起眼睛。

“结果还是不行?”栗原愁眉苦脸地说:“我可冒了一身冷汗哪!”

“对不起。”片山搔搔头。

“他们唠唠叨叨的回去了!”栗原苦笑。“没法子啦,名侦探也不是万能的!”

“唉!”片山叹一口气,俯视旁边的福尔摩斯。

“咦,福尔摩斯也来探病?”晴美从床上坐起来。

“已经醒了?”片山巡视病房一圈。“石津那家伙呢?他说过好好看守的……”

“他在呀!”晴美说。

“片山兄!我在这儿!”

声音从下面传来,石津像爬虫似的从床底下爬出来。

“你在下面干嘛?捉蟑螂?”片山看得眼都大了。

“不,小心起见。一有敲门声就迅速躲在这里,趁来者不在意就冲过去。”

“趁其不在意是不错……可是,床会被你弄坏哦!”

“没关系。我又没有上床!”

“什么!”片山大怒。石津慌忙分辩。“不,不是那个意思。我发誓,没有动过晴美小姐一根手指!”

晴美吃吃地笑。“哥哥,这个人胆子小,你别吓他了!”

“他敢乱来,我叫福尔摩斯咬他!”

石津赶快退到房间角落去。

“医生说,明天就可以出院了。”晴美说。

“是吗?那就好。”

“发现什么了没?”

“真丢脸!”片山苦笑,把七名讲师请来给福尔摩斯辨认的事讲述一遍。

“这样的。不过,福尔摩斯也会有不懂的事呀。”

“我知道。”

“那么还有什么不服气?”

“唔,怎么说呢?”片山稍为沉思。“看它的样子不是不知道,而是知而不讲。”

“你想得太多了。”晴美笑着。

片山盯着脚边闭目养神的福尔摩斯,觉得它对这件事似乎装着漠不关心的样子,变回一只普通的猫。难道纯属巧合?当然她对抢救晴美的事帮了大忙,可是对其他事情的进展表示不关心,为什么?它不是普通的猫啊!

“这个家伙好像同情金崎泽子,帮她完成复仇心愿,因此明知凶手是谁也不表示意见,不是吗?”

“福尔摩斯,真的吗?”晴美凝视它。它什么也不答,仅仅沉默着打呵欠。

2

晴美在星期三出院,星期四开始上班。她的身体已经完全复原,只是担心文教中心的情况。继命案之后又煤气中毒,中心成为新闻界的谈论目标,她认为学生的缺席人数必然不少。

事实令她讶异不已。不但学生没缺席,而且新的报名人数增加。居然有些年轻的女学生用羡慕的语气说:

“听说你遇到惊险事故,不要紧了吧?”

搜查方面依然没有进展。漆料分析的结果,虽然找出车子的种类,可是不属于那七名讲师任何一个。大概凶手是使用租车吧!至于调查那七个讲师的人际关系,也因他们借词侵犯个人隐私权而无法顺利进行。

另一方面,刺杀凉子的流氓身份已经揭晓,可是查不出是谁买凶叫他做的。杀死山室、大町、泉田的凶手还是捉不到。虽然凉子杀山室和大町的可能性存在,但在她恢复意识以前根本无法确定。

德田律子被杀不过十天。通常凶杀案的搜查有时需要花几个月甚至几年时间,现在的情形特别在于还会有牺牲者出现。换句话说,那是包起金崎泽子的“第四个男人”。加上他可能是杀死德田律子和意图谋杀凉子的凶手,造成事态更加复杂。

“身体怎么样?”快十二点时,相良出来说。

“已经生龙活虎了。”晴美微笑。

“不要勉强自己,疲倦了就早点回去休息吧!”

“没关系。这里没有我不行啊!”晴美故意一本正经地说。相良笑了。

“对啦,户村老师昨天来过电话,把课挪到今天。”

“今天才星期四呀。”

“他说明天很忙,没有空。”

“有没有通知学生?”

“我已经通知了。请放心。”

“对不起。”

“还有,两点半钟那课的学生说他没空,今天缺席。”

“知道了。”晴美记下来。适时十二点的铃声鸣起,学生陆续走出来。幸子也出来了,把手放在晴美肩上。

“加油吧!正在担心万一你请长假怎么办。”幸子露出美丽的笑颜。“一起吃午饭好吗?”

“辞职?”晴美的视线从碟子转到幸子身上。“为什么?”

“发生这么多事,虽然学生人数不减,毕竟是这个中心的不名誉,不管原因若何,终归是主管的责任。”

“可是所长你何必引咎辞职……”

“也不是什么悲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四章:凶手也惘然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