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姊妹和蓝胡子》

09、打赌

作者:赤川次郎

“假的……”山野圆说。

早餐桌上一片沉默。

国友等大家吃完早餐后,才把事情告诉山野圆。

三人组的志水亚季子、矢口初枝和阿圆,跟国友等人同桌。当然绫子没有亮相。

国友对仓崎绢代和落合贵子说夕里子感冒了,在睡觉。

“国友先生,是怎么一回事?”绢代问,“他们没来维也纳吗?”

“好像没来,起码加山纪昭没来。”

“竟然死了——怎会是这个结果!”

山野圆一副茫的样子。

“是他杀,背部被刺中。目前正在凋查凶手是谁。”

“不用侦查了!”突然矢口初枝昂声说道。“是那个女人干的!所以逃到维也纳来了!”

“那个女人……你指佐佐本绫子?”志水亚季子问,“但她为何杀他?”

“那就不知道了。不过,一定是她!”

国友和珠美飞快地交换着眼色。

“找到她!替你的男朋友报仇吧!”初枝的手搭着阿圆的肩膀。

阿圆还没有从最初的失魂落魄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她机械地点点头。

“珠美,”国友说,“带点食品给夕里子好吗?不多吃点东西的话,感冒不会好的。”

言下之意是重新提醒珠美一句,别让绫子出来。

“嗯!我得收服务费。”

珠美准备起身——但是又不动了。

从珠美的位子可以看见咖啡室的人口。她看到入口的门开了,绫子正走进来。

莫非是幻觉?珠美擦擦眼睛。干真万确,绫子环视一下咖啡厅,她找到珠美,毫不迟疑地走了过来。

“国友哥……”珠美指了一指。

“早!”绫子笑嘻嘻地说。“我不懂德语,叫不到房间服务员,所以下来吃早餐。”

所有人都呆若木鸡(除了国友和珠美外),注视着站在眼前的绫子……

“国友哥,拦住她!”

珠美喊叫的同时,矢口初枝大喊一声:“男人灾星!”随后,便把椅子往后踢倒,疯狂地扑向绫子。

“住手!”

国友企图分开她们两个,但动作快捷的初枝已骑在了绫子身上,有力的手臂已向绫子扬起。国友抓住初枝的手。

“住手!冷静点!”

皮肤白皙的女招待瞪大眼睛注视着她们,然后向贵子说了什么。

“她问你们在干什么。”贵子说。

“你就说,她们好久不见了,正在庆祝重逢,所以如此喧闹。”

听了珠美的话,贵子点点头,用德语说了一遍,女侍应摇摇头说了几句,便走开了。

“她说什么?”

“她表示惊奇,说‘原来日本女人也会相扑’。”贵子说。

“早!”

仓崎拉开窗帘,阳光照进房间,夕里子睁开眼睛坐起来。

“睡得很熟。”她擦擦眼睛,叹一口气,“现在是什么时候?”

“快10点了。”

“这么晚了!”

“绫子和你到哪里都能睡好。”仓崎笑着说。“已准备好早餐。不妨冲个淋浴,清爽清爽。”

“谢谢!就这么办!”

仓崎走出房间。

夕里子甩甩头,打个呵欠。

仓崎说他有房子,夕里子还以为是公寓,实际上是单门独户的堂皇别墅。

夕里子在特大号的床上美美睡了一觉。她想到国友一定在担心。但目前总不能从仓崎身边离开。

姐姐是否真的“杀了”那个叫加山的人?还有,为何仓崎和绫子一起踏上旅程?总之。现在“清爽清爽”再说!

“晤——”夕里子舒服得伸着懒腰。

30分钟后,夕里子在气氛凝重的饭厅里喝咖啡。啃着美味的法国面包。

“今天天气晴朗。”仓崎望着外面说,“有没有想去的地方?我带你去。”

夕里子笑笑,说道:“我不是来观光的。”

“是吗?不过。不在这里也可以交谈。对吗?”

“说的也是。”

“今天很暖和。若是刮风便冷了。这种天气没理由不出去。”仓崎愉快地说。“要不要去中央坟场看看?”

夕里子看着仓崎。

“地下坟墓、中央坟场。你很喜欢墓地。”

“也不是。”仓崎笑了。“夏天时游客如过江之卿,全都拥到贝多芬或舒伯特的墓前留影。不过。冬天时游人稀少又宁静。你看过叫《第三个男人》的电影吗?”

“嗯!电视上看过。”

“最后一幕的林荫大道,就是在中央坟场里面拍的。”

仓崎突然像在注视远厅似的。“等待的男人,以及不看他一眼便过去的女人——恋爱中的人总是在等待。”

夕里子从仓崎的话中,听出一种苦涩的味道。

“你在等待什么人?”

听见夕里子的问话,仓崎的目光回到她身上——不可思议的眼神。

“可能是你。”仓崎说,“怎样?去不去?”

夕里子举起咖啡杯回答:“喝了这杯就去。”

中央坟场大得几乎叫人惊叹。

坟场里树木茂盛,墓石整齐的并排列在树林间。

每一座墓碑都有雕刻,精致、小巧、传神,完全可以作为艺术品来欣赏。

枯叶在脚下沙沙作响,偶尔有令人缩起脖子的冷风吹过。每当枯叶悉寨响起时,便有小如胸坠的松鼠走过。

“的确是很好的地方。”夕里子说。

“倘若可以埋葬在这个地方,便可以安息了。”

“仓崎先生——你为何跟姐姐一起来这儿?”夕里子说。

“晤——”仓崎和夕里子并肩走着,“一言以蔽之——殉情吧!”

“殉情?”

“你听你姐姐说过吗?是说她杀了一个姓加山的男子。”

“嗯!但是——这件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仓崎有点痛苦似地闭上眼睛。

“是我不好。假如不是我趁着醉酒提出那个荒唐的建议的话……”

“啊?”

“大约一个月前的事。天一亮,我就到一家会员制的俱乐部喝酒。是的,对于不需要工作的人而言,是没有白昼或夜晚之分的。”仓崎耸耸肩,“那时——那里有个董事模样的男人,带着三名年轻人来了。但其中一个比我大。那个董事模样的男人,看起来是他们三个的重要客户似的。三人仿佛极其虔诚地倾听‘董事’的侃大山……”

“只要拼命地追呀追的,没有女人不上钩的!”

已经醉了的“董事”,发出给周围的人添麻烦的刺耳声音。

仓崎瞄了那个令人烦躁的客人一眼。然而对方完全没有觉察。

通常能在意别人眼光的人,从一开始便不会做出给人添麻烦的事。

那个董事说的全是对女人可以“随心所慾”的风流史——这些“风流史”早已说明他的斤两有多少了。当听众的那三个人似乎感兴趣地点头附和。其实仓崎一看便知,他们都不胜其烦了。

侃大山大约持续了30分钟。其间他们喝得更多,没多久,那名董事已鼾声阵阵地睡着了。

“真受不了!”三人中年龄最大的男子说。“陪这家伙喝酒,每次都谈这个。”

“已经听腻了。”

“你才听几遍?最多七八次吧?我已听了二十几遍了。”

“但是——”另一个年轻点的看看睡着了的男人,“他真的这么有魅力吗?”

“听一半或十分之一好了。何况他用的是银弹政策,有钱能使鬼推磨,女人都是爱钱的。”

那年龄大的又叫了一杯威士忌。

“没钱能做什么?”

“怎么啦?加山,你不是有女朋友吗?”

“嗯!但一想到结婚,就令人心灰意冷。”

“晤!她是朴素了些。有谁看上她了吗?”

“不是这个意思……还不至于像永野兄那样婚外恋就是了。”

“胡说!没结婚的人搞什么婚外恋?”叫永野的年长男人说,“阿东,你怎么样?”

那个稍微瘦削的男人似乎有点神经质,一直沉默寡言。他耸一耸肩。

“初枝嘛,很爱吃醋……而且,结婚前已那么胖,以后变成怎样就不敢想象了。”

“原来如此。彼此都有各自的烦恼。”永野拿起酒杯笑了,“拿出自信来。只要自信,女人便会投怀送抱。”

看样子,永野对女人相当自信。刚才他嘲笑睡着了的董事,其实他自己也向其他两个说些相似的东西。

“是那样吗?”加山叹气,“我不了解。”

“女人就是女人。”

出语惊人的是叫阿东的瘦削男人。

那时候——连仓崎自己也不晓得为什么要这样做——他拿起酒杯站起来,走到那三个人的桌边。

“什么事?”永野抬起头来。

“哦!我就坐在那边,你们的谈话,即使我不想听,也钻进我耳朵去了。”

“啊!打搅你了。抱歉!”

“不是的。这位仁兄的声音有点刺耳倒是真的。”仓崎瞄了一眼睡着了的男人,咧嘴一笑,“可以坐下吗?”

“请!”

永野早已从这人的服装和态度得出结论,应对这个人尊敬。

“失礼。我是——”他想拿出名片来。

“啊!我没有名片,因为没有必要。”仓崎拒绝了,“你们好像认为女人个个都一样,我却不赞成。”

“哟!”

“你们是在同一家公司上班?”

“是的。”

仓崎点点头。“怎样?想不想赌一赌?对你们而言,其实没有任何危险。”

“怎么回事?”

“即使我赢了,你们也没有任何损失。我只是要你们对女人的看法改变而已。假如你们赢了的话——”

“可以得到什么?”永野似乎很喜欢赌博,他不知不觉地向前探着身子。

“一亿元。”仓崎说,“如果三个都成功的话,我付每位一亿元。”

永野、加山和阿东三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永野脸上浮起鄙夷的笑容。

“开什么玩笑!”

“真的。不信吧!”

仓崎叫女招待把电话簿拿过来,当场打电话给与他交易的银行的分行经理。

“对。现金一亿。马上替我拿到‘××俱乐部’来。30分钟可以送到吗?拜托了!”

永野等人半信半疑地听着仓崎打电话。

“假如——真的要赌的话,你要我们做些什么?”

“说服一位女士。”仓崎说。他注视着他们三个人茫然的面孔,“而那位女士由我指定。如果你们能在一个月内征服那位女士成为自己的人,一亿元就是你们的。”

“寻开心吗?”加山说,“是不是叫我们说服一位80岁的老太婆?”

“我是认真的。”仓崎说,“我还没决定是哪一位,不过我会挑一个又年轻又可爱,以一般标准来看是有魅力的女人。”

永野的眼睛在闪闪发亮,似乎他的内心已作出决定来。

“只要把那女士占为己有便行了?”

“为避免误会,让我把话说在前头。”仓崎竖起指头,“假如使用暴力侵犯对方的话,这场赌博便无效。必须是那位女士爱你们并心甘情愿地委托终身才行。”

“这种事有个人喜好问题。”阿东咧咧嘴笑了。

看来他并没有当真。

“那你们就多留意对方的喜好吧!”

阿东听了仓崎的话,悻悻地皱起眉头。

当然。他们并没有立刻作出决定。

20分钟后,一名银行经理在部下的随同下来到俱乐部。

“久等啦!”经理擦擦汗水,“在这里,方便吗?”

“嗯!”仓崎点点头,“在他们面前,替我把一亿元拿出。”

“是——喂,帮帮忙!”

经理吩咐部下,打开他拿来的箱子。

票面都是一万元的钞票,总共一亿元,堆起来会像小山一样。

见到眼前逐渐加高的钞票,永野、加山、阿东三个人的表情逐渐变化。

每个都决定干了,似乎不需要任何劝告。

钞票全部堆放好后,仓崎逐个地在永野等人脸上扫视一遍。三个人都用发亮的眼睛直直地盯着仓崎。

“可以吧!”银行经理提醒一句,仓崎点点头,对他说:

“辛苦你了。这些钱拿回去,再替我存入我的户头。”

“是!”

那人似乎已习惯了顾客的怪异要求。

“于是,你挑选了姐姐?”夕里子说。

中央坟场不见人影的林荫大道。确实就是《第三个男人》内的场景。

“对。若是很简单地决出胜负的话,赌博便没趣了。我在想,有哪个合适的女子呢?就告诉那些家伙,一星朗内把作为目标的女子告知他们。在那段期间,大概永野之流会调查我的来头。”

“那么——为何选中我姐姐?”

“我曾听国友提起过你们的事,于是便想起她。万一不行时,我还想选你。虽然有点对不起国友。”

夕里子杏眼圆瞪:“我对其他男人不会正眼看上一眼的。”

“那真冒犯了。”仓崎笑了,“至于最小的妹妹,怎么说都太年轻了些。”

“若是珠美的话,她一定要求你分一半财产给她。”

“所以,剩下的只有你姐姐绫子了。我听国友说过她的事,于是便想法去接触她。”

“你见过我姐蛆?”

“绫子不记得了。我去她的大学,装成是讲师跟她搭讪。我说我对大学还不太熟悉,请她带路。她的确很热情。”

“可不是。”

“花了两小时时间,终于到达要去的教室时,两个人累得脚步都有点不稳了。”

“可以想像得到。”夕里子点点头。

“但我因而有了自信,人选非她莫属。于是我通知了他们三个。”

隔了半响,夕里子说:

“姐姐突然被追求的理由,我明白了。但是为何到了要杀加山那个人的地步?我可以想像出原因。请告诉我当时的情形,你也在场吗?”

仓崎看看手表。

“已经中午了。我们该出去了,走路也累了吧!”

“我不累。你年纪比我大。”

“哈!好厉害的嘴巴。”

“说‘蓝胡子’散步一下子便累了。成何体统!”

“可不是。我却没有‘蓝胡子’的过人精力呀!”

两人往大门走去,不时穿过林间小路。

“假如我不做那件傻事便好了。”仓崎摇摇头说。

“听说他们三个都把工作抛在一边,天天往我姐姐那里跑。”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一亿元现金,恐怕一辈子也不可能赚到。

“其中以加山最拼命,”仓崎说,“从外表是看不出来的。但他跑得最勤。想方没法要获得令姐的好感!”

“可是姐姐不理睬他……”

“对。我只给他们一个月的时间,只剩下几天了,加山大概以为再拖下去的话,可能会被其他两个抢先下手吧!”

“于是他不顾一切地想把姐姐占为己有——”

“他以为对方会乖乖就范的,于是强行向令姐施暴。”

“他完全不了解我姐姐的为人。”夕里子说,“不过,我想知道当时的情形。当时你和他们在一起吗?”

仓崎突然停步。

北风吹过树林的枯枝,发出飒飒的响声。

树林中没有其他人影。

“仓崎先生——”夕里子困惑不解。

仓崎陡地看着夕里子。

“夕里子——”

“啊?”

仓崎向夕里子扑过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姊妹和蓝胡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