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姊妹和蓝胡子》

15、蓝胡子的城堡

作者:赤川次郎

“这就是……”夕里子说。

“对。这就是我的城堡。进来吧!”

仓崎用力去推那道沉重的木门,却因肩膀的伤口而呻吟着。

“又出血了。”

夕里子用身体去顶那道门。门发出“吱吱”的声音,镶着铁框的大门打开了。

“来,进去吧!”仓崎催促着。

好一座城堡!

由许多厚石垒砌而成。果真是地地道道的“古堡”。

进到庭院,下面是石板路。往里便是居住的城。

“你——住在这儿?”夕里子问。

“也不常住,管理维修很不容易。不过,是随时可以在这里过夜的。”

仓崎的肩伤似乎很痛,他皱着眉头。

“你总不肯治疗一下。”夕里子说。

“这倒没关系,治不治疗都无大区别。”仓崎说,“你饿吗?我想厨房应该有东西吃的。不过,多是火腿、奶酪之类。”

“现在有什么吃都行。”

夕里子环视客厅,真不晓得能否叫做客厅。

一个被冷冷的石壁包围的房间,像一个特大的冰箱。

“里面会不会比外面更冷?”夕里子说。

“啊!等一下。我现在打开关键。”

仓崎把墙上的杠杆推上去时,“喀嚓”声在客厅里回响。

“现在水管内有热水经过。这种古老的建筑物,暖气也起不了太大作用,需要等一点时间才暖,就穿着大衣好了。”

夕里子在沙发里坐下。

暖炉是发黑的石块砌成。挂在暖炉上面的画。是一名美貌女子的肖像画。

“无名画家的作品。”仓崎仿佛留意到夕里子的视线,“原本就挂在这座城堡里,她大概是城堡主人的太太吧!”

“她有一张阴郁的脸。”

“对。也许在哀叹自己的城堡给外国人买去了吧!”

仓崎笑一笑。

大概感到伤口作痛,仓崎的笑容马上消失了,皱起眉头。

“伤口不要紧吧?”夕里子说,“是不是还在出血?”

“别管它!不至于死的。”

“怎么说这种话!让我看看。”

夕里子把仓崎空着袖子的外套脱掉,看见血已渗出了白衬衣了。

“果然还在流血。热水在哪儿?”

“呃——”

“洗洗伤口,换换新的绷带。在哪儿?”

仓崎有点犹豫的样子,他终于慢慢站了起来。

“那就去浴室好了,那里有绷带之类的葯品。”

“扶着我。”

“不,我能走!”

仓崎一步一步地走去。

出了客厅。走过微暗的走廊,迈上楼梯。他呼出的气息凝成白色细雾。

在楼梯上。仓崎不得不扶着夕里子的肩膀,艰难地走着。

“不要紧吧?”上完楼梯时,夕里子问道。

“嗯!那道门就是了。”仓崎说。

沉甸甸的门紧闭着,仿佛拒绝别人进去似的。

夕里子使劲地打开那道门。

“右手边有开关,高了一点。”

灯亮了。

“现在比较暖和了。”夕里子说。

“在下面开了暖气,这里也会有热水经过——进去吧!”

是卧室。夕里子有点犹豫。可现在总不能走回头路。

卧室不太大,但和酒店的房间相比,要宽敞得多。

有天棚,世纪风格的床靠在墙边。

床两个人睡绰绰有余,还很高,大概是个旧古董。

“浴室在里头。”仓崎说。

“知道——你呆在这儿。”

夕里子打开卧室里面的那道门。

浴室的设计很现代化。光线明亮,瓷砖光可鉴人。

里面有硕大的镶镜盥洗台和足以容得下夕里子的大浴缸。

夕里子打开葯柜。找出绷带和纱布。她在脸盆里盛了热水,把毛巾浸在水中。然后端到卧室。

“对不起!”仓崎说。

仓崎坐在高高的床上。

“那里太高了。请坐到这边的椅子上来。”

仓崎顺从地走过来。

“脱走外衣——又出血了吧?”

“不是很多。”

“幸好子弹给拔了出来。必须消毒才行。”

“嗯!”

涂消毒液时,仓崎发出像是呼吸的嘘声。夕里子噗嗤一声笑了。

“别笑!”仓崎难为情地说,“真的很痛。”

“我知道。不过,感到好笑的时候必须笑才是。”

夕里子仔细地用热水擦洗伤口。

“不要动——缠绷带时动来动去的话,待会绷带会松的。”

夕里子从仓崎的肩膀到胸部绕了几层绷带,并紧紧系住。

“真会包扎。你学过吗?”

“家里我手最巧了。”夕里子说,“姐姐总是慢条斯理的,妹妹脑筋来得快,只是粗手粗脚的。”

“是吗?你们没有母亲吧?”

“由我代替。我垂垂老矣!”夕里子笑说,“这样可以啦!我绑得很紧,请不要动。”

“谢谢!”

仓崎轻轻地伸上衬衣的袖子,从衣橱里拿出大衣披上,然后回到椅子上。

“你——为何对我如此细心?”仓崎说,“我这么野蛮地带你来到这里。”

“但你让我开车。”夕里子说,“真是少有的经历,竟然在逆行车遣上横冲直撞。”

当然,并非由夕里子一个人驾驶来到这里的。在夜道危险上,改由仓崎驾驶。

“尽管如此——我是个受伤的人,你若想逃走,完全可以做到。”

“是的。”夕里子说,“可是,还有姐姐的事。”

“绫子小姐?”

“姐姐以为自己杀了人,但这决不是事实,姐姐不可能杀人。”

“呃——我也没亲眼见到她杀人。”

“案件审讯时,需要你做证。万一……”

“万一?”

“万一——你想寻死的话,请你把你想告诉我的一切写下来留给我。”

夕里子直盯着仓崎。

“原来如此。”仓崎微笑,“我明白绫子说的‘只要有夕里子在,我们家就不会有问题’的意思了。”

“这是赞美吗?”夕里子苦笑着,“对了。若是可能,可以在遗书上写‘我杀了加山纪昭’吗?这样姐姐的嫌疑便可以洗清了。”

“也许这是个好主意。”仓崎抬一抬眼,“但凶器是什么,这个细节你有没有听过?”

夕里子做梦也没想到,姐姐使用的杀人凶器竟是“拖鞋”!她又不是在打蟑螂!

仓崎慢慢站了起来。

“怎样?快去楼下拿东西上来吃好吗?否则挨不到明天了。”

“好。”

夕里子也有点饿了。

“你听国友说过我的事吗?”仓崎说。

“只听过‘蓝胡子’的故事。还有,他和你是老朋友的事。”夕里子说。

两人在厨房里。厨房几乎跟卧室一样大。

“那边有奶酪,大块的,用刀切吧!”

“嗯!简单真好,火鸡和奶酪,若有面包更完美了。有酒吗?”

“你能喝吗?”

“一点点也可以的。”

“那就请你把杯子拿出来。”

在大托盘上摆着切成片的奶酪、火腿和面包,夕里子端着上楼。仓崎拿着葡萄酒和玻璃杯,在后面慢慢跟着。

“噢!很暖和。”

来到卧室,夕里子松了一口气。

她切开面包,夹上火腿和奶酪吃起来,是极其简单的食物。

“来。喝点酒。”仓崎往杯里倒酒。

“一点点便够了。”夕里子急忙说。

“应该不是太差的酒。”仓崎说。

“我分不出酒的优劣。”

夕里子喝了半杯酒。舒了一口气。

“我和绢代——”

“什么?”

“很早的时候。死了母亲。”

“是吗?”

“绢代是个坚强的女孩。母亲死时。我哭了,但她没有哭。”仓崎的眼神仿佛在注视远方。“我18岁。绢代l4岁。从那天起,绢代代替母亲,克服重重困难,直至今天。”

夕里子慢慢喝着葡萄酒。

“令尊还健在吗?”她问。

“我们没有父亲。”仓崎摇摇头,“先母始终没有改嫁。我和绢代是同母异父的兄妹。”

“我不知道。”

“当然,这是一宗‘家事’而已。每个家都有许多不同的故事。即使有些家庭父母健在,但也不一定比我们幸福。”

“你说得对。”

“我一定在寻求失去的母爱,虽然自已没有这个意思——”

“所以跟年纪大的女性——”

“有钱的未亡人?”仓崎自嘲地笑了,“说来很有讽刺意味。每次要结婚时,犹豫不决的总是我。对方说:‘不管世人说什么,都与我无关。’她们这样说,我不能反驳。对不对?的确,错不在我。当时做梦也没想过,她们竟然这么快便死了。”

“要是连续三个的话,别人想毕竟有些‘怪异’了,也是可以理解的。”

“那我理解。但是,‘蓝胡子’成为报刊传媒的报道热点时,反而激起了女性的好奇心。聪子死后,我被新闻界纠缠不休,想到女人便更怕了——但是女人却来了。到底有多少女人寄信寄礼物来想引我的注意,你大概想像不到吧!”

“嗬——”夕里子甩甩脑袋。怎么搞的,有点迷迷糊糊的困意。

“那你不是‘蓝胡子’。你没杀你的太太。”

“你怎么想?用你的眼睛来看的话。”

“我——”夕里子打着呵欠,“糟了——怎么突然——是不是疲倦了?”

“哦!眼皮快粘起来了。”仓崎在笑,“你一直处于紧张状态,又无执照驾驶。喝了酒,想睡是自然的。不妨在这张床上躺一下。”

“对不起!呃——请叫醒我。”

“嗯!别担心!”

夕里子爬上床躺了下来,呼了几口气,就这样睡着了。

仓崎注视着夕里子喝过的酒杯——

“葯力会在一段时间内存效的。”他念叨着说,“抱歉!”

他对着夕里子这样说,当然夕里子已不可能听见了。

仓崎弯下腰,轻轻把嘴chún贴在嘴巴微张、沉沉睡去的夕里子的面孔上。

他直起身时。仓崎的脸变得极其严峻。

他的眼睛转向床头上雕刻着天使的座钟。

“没时间了。”仓崎低声说,“我没时间了。”

然后,他开始脱去熟睡了的夕里子的衣服。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姊妹和蓝胡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