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姊妹和蓝胡子》

16、黑暗中的枪声

作者:赤川次郎

“姐姐!”珠美拼命摇醒睡着了的绫子,“姐姐!”

“晤!晚安!”

“别睡了!起来!”

珠美硬推绫子的手臂。把她弄醒。

“我的手臂快给你拽断了。”绫子埋怨着。

“现在不是争吵的时候。快穿衣服!这关系到夕里子姐姐的性命呀!”

“夕里子的——性命?”绫子舌头有点不灵活,“干么不早点叫醒我?”

“叫醒你容易吗?”珠美叹气。

房门打开,国友探头进来。

“准备好了没有?”

“啊!”绫子推起毛毯,“进女士房间时,请敲门呀!”

“绢代偷偷从房间跑出去了。”国友顾不上绫子的抗议,“好像去什么地方,大概是她哥哥的城堡。我们跟在她后面。绫子留在这儿,不好吗?”

“当然不好啦!”绫子好像终于清醒了,“保护夕里子是我的责任。我身为长女,万一妹妹有什么事……”

“好了,好了,快去换衣服。”珠美打断她的话。

“我到大堂等你们。”说完,国友出去了。

“快!”

在珠美的催促下,绫子终于换好衣服,带着尚有几分迷糊的神志走出房间。

“去哪儿?”

“不知道。国友说仓崎绢代一定是去见她哥哥了。”

“嗯!”

到了大堂,国友站在面前,说。“绢代刚刚叫了出租车。”

“是去城堡吗?”

“应该是,虽然她对我们说她不知道。”

“怎样跟踪她?”

“没问题。我们也有车。”

绫子还是迷迷糊糊的。

“久候了。”落合贵子走过来。“她已经走了?”

“不,还在大门。谢谢你的通知。不然现在我还在呼呼大睡。”

“我犹豫着要不要叫醒你。但因绢代小姐不像是会独自去侦探那样的人,所以我猜她一定是去她哥哥的城堡了。”

“她不可能不知道城堡的地址。”国友说,“出租车来了。”

“晤!我们走。”国友说,“我租了车。”

珠美边走边问国友。“租车一天要多少钱?”

夕里子缓缓甩甩头。

不知是什么粗糙的东西沙啦沙啦地摩掌着夕里子的面孔。是什么呢?

我——怎么啦?

好像还没有睡醒似的——对,真的睡着了吗?

很奇怪地——夕里子想起自己在什么地方睡着了,虽然尚未完全清醒过来。

在仓崎的城堡吃晚餐、喝匍萄酒,然后突然困了。

是有点怪异。不自然的睡眠——难道酒里放了东西。

睁开眼睛。视线有点模糊,影像也不清楚。为什么?

她用力甩甩头,面孔周围的白色物体在晃动。

终于能清楚地看清四周了——怎么不是躺在床上,而是坐在靠背很高的椅子上?这里是什么地方?

好像是卧室,但不是仓崎的。一定是以前的原来模样。大概是几十年或者几百年以来就没改变过。

有暖炉,里面真的有火苗在跳动,木柴发出“劈里啪啦”的迸裂声。

床比仓崎房问的小,但也有镂花缤纷彩带装饰在床的四周。令人想到这里多半是女性的卧房。

房间点着蜡烛,光线幽暗。这个房间多半连电线也没拉。

可是,为什么把自己带到这样的房间来?

夕里子的神态清醒时,发觉自己好像穿着紧身的服装,自已的打扮——

“啊?”

她忽地站起来时,对面有一位“新娘”也跟着站起来。她给吓了一跳,不由得把手贴在胸前——

对面的新娘也把手贴在胸前。

“是我?”

原来那是镶嵌在墙壁上的穿衣镜,如今夕里子看着的就是自己。

夕里子身穿婚纱!

嫁衣!戴在头上的花环、绵长及地的褛花裙裾。

纯白的裙子,腰有点紧,勉强还算合身。步履有点蹒跚,拉起宽大的裙摆一看,足蹬银色的高跟鞋。

无论怎么说,这大概是仓崎替自己穿上的。换句话说——为了替她穿上嫁衣,必须先把她身上的衣服脱去才行。想到这里,夕里子羞红了脸。

房间的门打开了,仓崎走了进来。

“呃!你睡醒了。”

夕里子转过身来,险些扭了脚脖子。真是的!她从未穿过这种鞋。

“美极了!好美的新娘子!”仓崎说。

“搞什么名堂!”夕里子发出决不像新娘子的叫声,“你给我吃了*葯。”

“晤!不过,请原谅!为了替你穿上这个行头,相当不容易。”

仓崎穿着深胭脂红色的合身燕尾服。

“我没叫你替我穿这劳什子。”夕里子反chún相讥。

“我想让你穿穿看。别担心!虽然帮你脱了衣服,但我绝对没做越轨的事。”

“谁说这个——”夕里子满脸通红,“伤口,不要紧吗?”

“来,走吧!”仓崎伸出手来。

“去哪儿?”

“当然是到神面前去。”仓崎说。

楼梯好像走不完似的。

一袭婚纱。无论如何也抵挡不住可冻僵人的寒意。

夕里子穿着高跟鞋走下已磨损的石阶,不得不集中精神,免得跌倒。如此才暂时忘掉一点寒冷。

台阶通往地下室。

蜡烛火苗映照着螺旋状石阶。不知来自何处的冷风,仿佛随时可以把蜡烛火苗吹熄。

究竟下了多少层?

楼梯大概不会很长,但因踏每一级神经都特别紧张的缘故,就觉得非常之长了。

终于踏在平坦的地面上了,夕里子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她在冻僵人的寒意里竟冒出了汗珠。

“辛苦你了。”仓崎微笑,“来,到这边来。”

这次不必走太远。

尽头有一道门,仓崎推开,里面是个小礼拜堂。

石造的墙壁和天花板不加任何装饰,十分朴素。正面是木雕的基督像,左右各有木头长板凳。

“到这里干什么?”夕里子问道。

“当然是结婚。”

夕里子震惊、惶惑。

“慢着。我怎么——”

“不用担心!我活不久了。只要你和我结婚,我死后,你就可以得到我的遗产了。”

“遗产?”

“对呀!当然,光是在这里起誓还不算结婚,只要你做我的妻子几天,我们便正式办理结婚手续。”

仓崎的表情是认真的。

是——仓崎的财产。

跟打赌的一亿元比起来,那应该是个天文数字。

为什么我没察觉呢?

为那一亿元——那笔没有保证的钱,可能不至于杀人,假如目标是仓崎的财产的话,那将是具有何等诱惑力的数目啊!

它具有让凯觎者不惜杀人的价值。

“你的答复是——”仓崎问夕里子。

夕里子慢慢仰起脸来,盯着仓崎。

蜡烛的火苗在晃动。

夕里子双手搭着仓崎的两肩。

“真的把财产留给我?”她问。

“嗯!当然。”

“那——结婚吧!”夕里子说,“抱着我。”

“好!”

仓崎用力抱着夕里子——分开后,仓崎说:“那么,你在这儿等我。我上去拿戒指。我忘了拿来。”

“赶快回来,趁我还没改变主意。”

“知道。”

仓崎在夕里子的额头吻了一下,便走出小礼拜堂。

夕里子呼了一口气。这里点燃着许多蜡烛,比较暖和。

夕里子走近以基督像做装饰的祭坛,注视着它——

忽然察觉那张雕像后面的墙上,有个四方形的刻痕。是什么入口吧?入口的高度。让人只要低低头就能钻进去。

她绕到雕像后侧。试着推推那面蠕璧。传来咔嚓咔嚓的石头摩擦声,一个入口突然显现在眼前。

冲出一股尘埃的味道,里头漆黑一片。

夕里子从就近的烛台拿起一根点燃的蜡烛,从入口走进那黑暗中。

是狭窄的房间。在墙壁上一悬挂着化成木乃伊的尸体。开了黑洞的眼睛仿佛在住视着夕里子。那副尸骸穿着白色的婚纱。

随着蜡烛火光的移动。发现尸体不止一副。左右墙壁上各有三副,而且全都穿着婚纱。就如大衣似的挂在墙上。

这是令人不寒而栗的情景。但是,这六副尸骸……

“想做第七副吗?”

入口传来声音。夕里子回过头去。

“绢代小姐!”

仓崎绢代站庄那里。左手拿着点燃的蜡烛。右手握着枪,枪口对着夕里子。

“蓝胡子的第七位新娘——不是很罗曼蒂克吗?”

在两根蜡烛的映照下,尸骸宛若复活了似的看着夕里子和绢代二人。

“这些尸体是旧东西吧!”夕里子说,“不是最近才死的人。”

“对。你的胆子挺大。”绢代摇摇头,“这是这座城堡的纳骨堂。大概曾经是城堡主人的家族吧!瞧你穿着婚纱,很适合蓝胡子的城堡。”

“是你!”夕里子说,“杀死你哥哥的太太,是你吧!”

绢代的眼睛闪着阴森恐怖的目光。

“哥哥是我的。他只属于我!我不交给任何人!”

她尖厉的声音震得烛光摇晃,绢代缓缓叹口气。

“没想到连你也被哥哥的财产迷惑了。我有点失望。”

夕里子摇摇头,“这是误会。我已察觉到,有人潜伏在这里。所以,当你哥哥抱着我时,我在他耳边低语。我说让我单独留下,躲藏的人一定会出现的。”

夕里子又说。“我也很失望。你的目的是你哥哥的财产吗?”

绢代笑了一下。

“天下哪有这样的事!这是诱饵。大概没有人不为这个诱饵动心。说老实话,你想怎样?你想跟我哥哥结婚,是不是?”

“不是。我相信金钱不能换来爱情。”

“是吗?——那些簇拥着我哥哥的女人!我岂能把哥哥交给她们!”

绢代向前一步。夕里子后退。

“杀我吗?你想你哥哥会怎么想?”

“不用你操心。”

说完,绢代继续用右手握怆,伸直拿蜡烛的左手,把火苗移近最前面的尸骸的裙子。裙摆被点着了。立刻燃烧起来。

“你想干什么?”夕里子有点惊恐了。

“在这个狭小的地下室,一旦尸体逐个烧起来时,空间将充满烟尘,没有了氧气,你就死定了。我只要出去关起这道门就行了。即使事后发现——大概不会被发现的——大家也会以为是你带进来的蜡烛误燃造成的。”

右边的尸骸也着火了。火焰像发光的纸一般在招展,裙子和里面的尸骸燃饶着。烟雾和尸体燃烧发出的异味呛得夕里子不停地咳嗽。她想跑到前边去,却被对准自己的枪口逼住了。

“想跟我哥哥结婚的女人,非死不可!”绢代说。

夕里子痛苦得蹲下去。就在这时候,有一个男子的声音:

“怎么啦?”

男人向里面窥望。

“喂!好难闻的气味!”

“这个不重要。”绢代说,“怎样?”

“嗯!干掉了。”男人说。

大慨是永野吧!夕里子想。那三个男人中剩下的一个。原来如此,永野和绢代是同谋。

“干掉了?”绢代的脸色变得苍白。

“嗯!我一刀刺中了他。”永野兴奋地说,“瞧!这些血!”

他的两手满是鲜血。绢代俯视着永野的手——

“全是我们的了,你哥哥的巨大财产……”

“你——杀了我哥哥。你杀了他!”绢代的声首尖厉而颤抖。

“对呀!计划不是这样吗?是你一手策划的。”永野边说边后退。

“你杀了我哥哥!你做的好事!”

绢代已经忘记夕里子的存在,逼着永野走出小隔间。夕里子低着头,憋住气穿过燃烧着的尸骸,穿过呛人的浓烟,冲出礼拜堂。

激烈地咳嗽,猛流的眼泪,她总算获救了。

“你这个——凶手!”

绢代边狂喊着边扣动了扳机。枪声响起,永野按着腹部呻吟。

“不。住手!为什么要这样——我不是照着——事前商量好的一去做的吗?”

从他按住腹部的指缝间,血涌了出来。

“我——喜欢我哥哥啊!”

绢代再次扣动扳机。子弹击中永野的脖颈,鲜血立时喷了出来!

永野踉跄着倒在石地板上。夕里子看见永野哆嗦着,颤动着,最后终于一动也不动了。

这时,声音传来:

“绢代!”

“哥!”

仓崎久士慢慢走进礼拜堂。他的手按着腹部——血在流淌。

“你还活着?”

“嗯!这家伙刺得不准。”仓崎笑道。

“哥哥!”绢代奔上前去,紧紧拥抱着他,“我不想——把你交给任何人!”

“我知道,我知道!”仓崎温柔地拥着妹妹。

“哥——对不起!”

“没关系。都过去了。我不会再离开你的,我们永远就这样在一起。”

这时。夕里子才看到仓崎抱着绢代的手里握着一把匕首,她不禁屏住呼吸。沾着血污的那把匕首,多半是永野用来刺杀仓崎的。

“哥!”绢代把脸埋在兄长的胸前,“我很幸福!就这样永远地——”

她的话中断了。刀刃从绢代的后背贯穿了心脏。

绢代咕噜着,身体弯成了弓状。

夕里子把高跟鞋脱掉,站起来。

绢代的身体瘫软下来,在仓崎的臂弯中瞪现着天花板。倏地把头歪向一边。

“仓崎先生,”夕里子一步一步走上前去,“你知道,杀你太太的是绢代小姐——”

“嗯!”仓崎把妹妹的尸体横放在冰冷的地面上,“第三个——聪子死去时,我知道绢代那晚在附近,于是知道了。我不能再让她继续犯罪。为了躲避她,于是藏身在这个城堡及奔走世界各地。”

仓崎皱着眉头,在木板凳上坐了下来。

“你的伤势必须——”

“不要紧。”他摇摇头,“然而这次……我回到日本。因情绪狂躁而提出那个赌注——是我不好。那个永野,我若死了,财产就归唯一的亲人绢代。于是永野接近绢代。”

“绢代小姐听了他的话,装作上当!”

“绢代的目的是使我成为‘她的所有’。即——在这里杀了我,然后和我同归于尽。为了不失去我,她不惜杀了三个女人,结果我还是跑掉了。对她来说,她只有这样做。”

“结果,永野被利用了。”

“可怜的家伙!”仓崎望望永野的尸体,“其他两个大概也逐渐察觉到永野在干什么。杀死加山的,我想多半不是绫子。我之所以把绫子带到维也纳,是想把绢代引出来。她是我妹妹。我不想把她交给警方。”

“仓崎先生,再不止血的话……”

“夕里子。”仓崎的声音渐渐失去气力,“你明白吗?绢代爱我,我也爱绢代。我们是为了死在一起而到这里来的,你因此而成为诱饵。只是绢代真心嫉妒你。我知道结果会变成这样。”

“拜托!不要说了。现在要求救——”

“可怜的绢代!”仓崎抓着夕里子的手,“一个人死太寂寞。我必须跟着去。你明白吗?”

夕里子迟疑片刻之后,点点头。

“谢谢!”仓崎痛苦地叹一口气,“我有一个要求。把绢代拿着的枪递给我,好吗?”

夕里子从绢代的手里把枪拿下来,递给仓崎。

“你是很出色的女孩!”仓崎说,“最后还有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夕里子把脸凑上去,仓崎用沾满血满的左手把她的脸拉近自己。

二人的嘴chún接触了。夕里子闭起眼睛接受他的吻。

分开时,仓崎咧嘴一笑,说。“不要告诉国友。”

夕里子点点头,一粒泪珠沿着脸庞落了下来。

“你走吧!让我和妹妹在一起。”

“嗯!”夕里子站起来,提着脱下的高跟鞋,说:

“那——我走了。”

“晚安!夕里子!”

夕里子走出礼拜堂。迈上石阶。

不知从哪儿传来脚步声,接着有人喊:“夕里子!”

“原来你在这儿!”

“国友!”

夕里子冲上前去,扑进国友的怀抱。

同时,在远处的地下室响起枪声……

“夕里子!”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姊妹和蓝胡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