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姊妹和蓝胡子》

06、绫子的电话

作者:赤川次郎

“夕里子——”国友慾言又止地说。

“啊?什么?”

夕里子停下拿食品的手,看看国友。

“不……没什么。”

看着夕里子一言不发,国友想宽慰宽慰她,叫她放心,绫子一定不会有事的,然而却看见夕里子面前的碟子渐渐空了。当他猜出夕里子之所以一言不发,是因为专心进餐的缘故时,便也决定沉默。

国友、夕里子、珠美。还有仓崎绢代和落合贵子五个人,正在酒店的餐厅吃晚餐。

正餐是给穿着华丽的人吃的法国大餐。这里是咖啡室,不过,著名的维也纳香肠大得叫人瞠目结舌。

“好怪异的故事!”落合贵子说,“假如那三个人的事是真的……”

“看来不像是撒谎。”珠美说,“她们看起来很单纯。”

“珠美——总之,姐姐不可能做出那种事的。”

“对。我也非常了解绫子。”国友点点头,“但三个男人突然同时接近绫子是为了什么?”

“毫无头绪!”夕里子摇头,“不过,替我们预订酒店。又先付酒店费的,我想肯定是仓崎久士,姐姐做不出这种‘安排’。”

“也许是的。”

“换句话说,仓崎久土知道我们随后追来了。而且他们不想潜逃,甚全替我们安排酒店和巴士。如果他想对姐姐下毒手的话。他完全不需要做这些事,只要马上离开维也纳便行了。”

“不过,他也可能是为了防止我们乱跑,才特意安排咱们住进酒店的。”落合贵子说,“我们在这里等待他们联系的时候,说不定他们已跑到很远的地方去了。”

“这个可能也是有的。”夕里子点点头,“可是。我们对姐姐的行踪一无所知,便只有在此等待这一条路了,不是吗?”

“机场、火车站、巴士终点站,还有出租汽车公司要查起来也真不容易。”国友用餐巾擦擦嘴,“呃——我想要咖啡。那个——”

“bitte!”贵子叫女招待加咖啡。

“bitte吗?”珠美说,“我学会一句德语了。”

“还有一句可以记住。”贵子说,“‘ahs0h’这个讲法,德语也是‘ahsoh’(是吗)。”

“真巧,好玩极了!”

见到珠美欢快的情绪,夕里子不禁无可奈何地笑了笑。

不过,夕里子也不悲观。

她相信姐姐最后一定会平安无事。这是直觉,也是坚定信念。

“姐姐!”珠美望望咖啡室的入口,“汉堡包三人组来了。”

夕里子回头看看入口,见志水亚季子、矢口初枝、山野圆三个。目不转睛地盯着玻璃橱内的蛋糕。

“怪可怜的!”珠美说。“是不是没有买蛋糕的钱?”

“国友,请她们吃蛋糕和喝咖啡吧!”

夕里子的话使国友笑起来。

“可以吗?”

“嗯!她们追情人追到这个地方来,我想她们不是坏人。”

落合贵子等她们就座后,仔细听她们要的东西。

“好像只叫了饮料。”她说。

“对不起!那就请告诉招待,蛋糕由我们付费好了。”

“你真是有趣的女孩子。”贵子愉快地说。

“frauleiin(小姐)!”她叫女招待。

贵子解释一番,丰满而白皙的女招待笑了一笑。便走开了。

“我最喜欢吃这种蛋糕。”贵子说。

“我也想吃。”珠美说,“一块多少钱?”

“别担心。已经叫了。”

蛋糕摆在三人眼前,看见蛋糕比在日本时吃的大两倍,她们现出惊讶的样子。

女招待指了指夕里子等人。

三人面面相觑。

“她们会吃吗?”国友问,“她们好像蛮固执的。”

三人吱吱喳喳地交谈了一会,不一会,忽地站起来的,是在飞机上恐吓珠美的矢口初枝。她向夕里子等人走过来。还假咳了一声。

“谢谢!”

说宪,鞠个躬。走了回去。

夕里子等人面面相觑……

“各位,”国友喊。“到这边来坐吧!反正我们寻找的对象相同。如此互相戒备也于事无补。”

于是,三个女孩各自端着咖啡和蛋糕,跟着向夕里子等人旁边的桌子走过来。

其他客人好奇地注视着这个“大迁移”之举。

“见我姐姐?”夕里子大惑不解。

“对。这种事确实不寻常。”

所有人都一时无语,因为烦恼,也因为大家吃着香甜的蛋糕。

“所以,我们三个说好了,”亚季子说,“佐佐本绫子是‘女蓝胡子’。”

夕里子等人望来望去。

男蓝胡子和女蓝胡子——他们两个在一起时,会干什么?

夕里子不再去想。

“那么,那个叫仓崎的跟绫子小姐一起来了维也纳?”志水亚季子问。

“嗯!那你们的男友是为了追踪绫子小姐而来到维也纳的。”贵子说,“但还没有确定,是吗?”

“是……”

“不过,他们三个真的被绫子小姐迷住了。”初枝说,“哎——他们竟擅自请假去见她。”

“女人的战争啊!”回到房间时,珠美说道。

“什么?”夕里子躺在沙发上。

“众星捧月啊!国友哥真吃香!”

“油腔滑调。”夕里子在叹气,“到底姐姐去了哪儿?”

“可以肯定的是,姐姐不是被胁迫带走的。”

“嗯——说的也是。不过,她的行动动机常人不能理解啊!”

“有道理。”珠美点头,“问题在于仓崎久士和大姐是什么关系,这是其一。还有,三人组的男朋友,为何突然都对姐姐着了迷?”

“难以理解。”

“我想可能他们有什么意图吧!”

“意图?”

“对。现在令年轻男人动心的,不是爱也不是情,而是‘钱’。”

“钱——这种人的确存在——”

“绝对没错!一个或两个的话,可能是坠入爱河。可是三个的话,目的就是钱了。”

珠美说的的确也有道理。

“若是这样便无法解释了。跟佐佐本家的长女在一起,怎么能得到钱呢?”

珠美也叹口气,说:“问题就在这里。”

“何况那三个男人是否真的来了维也纳,谁也不清楚。只是有人打匿名电话这样说罢了。

“那三个女人也够冒失的了。”珠美耸耸肩,“那么,我先去洗个澡!”

“嗯!”

珠美走进卫生间,传来哗哗流水声。

夕里子盯着天花板。来到维也纳,下步如何行动呢?

姐姐——跟我们说点什么,拜托!

起码应来个电话——但在外国。姐姐会不会打电话?

“光是傻等也不是办法。”

话没说完。房间的电话铃响了起来,吓了夕里子一跳。

“喂——哈罗?”

沉默。

“姐姐?是不是姐姐?”

“夕里子——你果然来了。”

听见绫子的声音,起码可以证明她还“活着”。夕里子心头的大石头可以放下了。她咚地坐在了地毯上。

“姐姐,怎么啦?你现在在哪儿?”

“一次问几个问题,是你的坏习惯。”

“养成我这个坏习惯的是姐姐你呀!”夕里子反驳,“珠美和国友也来了。”

“是吗?到哪儿观光去?维也纳是个好地方。”

“是吗?”夕里子说,“假如姐姐平安无事的话,我也想到处走一走。”

“拖歉!是不是为我很担心?”

“不担心,可能吗?”

“我也有许多苦衷。”

“那就解释一下。”

“我不想让珠美和国友知道。夕里子,现在可以出来吗?”

“现在?”

“对。”

“好哇!你在哪儿?”

“一个人来,必须是你一个。”

夕里子飞快地看了看浴室那边。

“嗯!”她说,“我答应,一个人来。”

“谢谢!约个容易找的地方吧!就在圣士提凡教堂好了。”

“圣士提凡?啊!是不是那个最著名的教堂?”

“从你那儿徒行,不用十分钟便到。”

“我去那边就行了?”

“嗯!我等你。一个人来,拜托了!”

“姐姐,发生了什么事?现在跟谁在一起?”

夕里子一个劲儿地问个不停,可是,电话挂断了。

一个人去?

夕里子望望卫生间,然后看看电话。通知国友才是!

可是,姐姐嘱咐说要我一个人去。

她没犹豫太久——姐姐的事由我负责好了!

夕里子穿上大衣,戴上了手套,然后把一本在机场拿到的维也纳市区地图塞进大衣口袋,走出房间。

大概事后会受到指责吧!可是,现在确实要到见到令人牵肠挂肚的姐姐了。

夕里子这样告诫着自已。便离开了酒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姊妹和蓝胡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