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姊妹和蓝胡子》

07、大教堂的地下坟墓

作者:赤川次郎

走到外面时,才领教了风的寒冷,毕竟是东京无法相比的。

夕里子竖起大农的衣领。依据市区地图,从酒店沿着奥贝尔林克大街走来,很快便看到堂皇的国家歌剧院了。

“应该是——右转。”

有个十字路口,是由路面与地下通道形成的。夕里子乘快速的电动扶梯到达地下通道,来到歌剧院旁边。

那里是维也纳最繁华的凯伦娜大道,在夕里子眼前延伸。现在商店已经关门了,但是还有许多行人在观看灯火通明橱窗。

这不是适于散步的夜晚。但是除了游客外,看得出还有不少当地年轻人出来闲逛。

对。很快便是圣诞节了。

穿过这条凯伦娜大道,便是圣士提凡教堂了。

维也纳旅游指南登载的宏伟的大教堂。

当走到宽敞的教堂前广场时,圣士提凡教堂便耸立在眼前了。

黑魑魑的外观,绝对称不上美丽,然而它那高耸的尖塔和倾斜屋顶。浮现在灯光映照的夜空中,已足够巍峨得叫人惊叹不已了。

夕里子吃力地才推开那道笨重的门扉,步进里面时,不禁感到茫然。

真大啊!姐姐在哪个角落等自己?

祭坛不止一个。到底可以容纳多少人?如今还有为数不少的游客在里面参观。

里面的空气也冷冰冰的。当然没有外面的寒风那么冷,然而羽绒大衣仍抵御不了那刺骨的寒意。

总之找找看好了。幸好姐姐属于那种一直都静等不动的类型。所以不必担心彼此到处寻找而错过了。

夕里子慢慢迈着步子。高高的天花板、精致生动的雕塑大大小小的管状风琴映入眼帘。

由于脚步声很响,夕里子不由自主地放轻了脚步。

有捐款才心安理得点燃的红蜡烛排列井然。黄色的火苗在欢跳着。

绫子姐姐在哪儿?

在这里,呼出的气息也似乎是白色的。

夕里子停下脚步,回头看着。

她感觉到有视线在盯着自己。是不是心理作用?

若是姐姐的话,她不会到处走动做这么劳力不讨好的事。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挡住夕里子的去路。

是日本人,一个高大魁伟,给人高雅印象的男子。

难道他就是——

是不是仓崎久士?夕里子见过绢代给她看的照片。

但画面不很清晰。

穿长黑大衣的男子走到角落的一道楼梯旁。

夕里子迟疑一会之后,紧跟在这个男人的背后走过去。

石楼梯好像是通往地下室的。地下室内有什么呢?

当夕里子到达地下室时。她大惑不解。左右都是架子。并排摆着大大小小的瓶瓶罐罐,当然都很古老了。

地下室通向更深处。虽然还亮着灯,却给人一种异常幽暗阴森的感觉。

“那些瓶瓶罐罐嘛——”突然传来说话声。“装着哈布斯普鲁克家历代皇帝的心脏。”

那穿黑大衣男人仿佛影子般站在那儿。

“你是佐佐本夕里子小姐吧!”

“是的——仓崎久士先生吗?”

“对,我是仓崎。”

仓崎应该还很年轻,但他看起来比国友苍老多了。

也许是灯光的关系,面孔看起来分外苍白。

真是意外。夕里子以为仓崎久士是个很有自信的,至少是个对女人有吸引力的男人。

可是。站在眼前的男人距离“蓝胡子”的形象相去甚远。给人的只是一种温和的、有些“柔弱”的印象。

当然,不能以貌取人。然而总的来说,仓崎久士最初在夕里子眼里是一个缺乏活气的男人。

“这里是katac0mbe。”仓崎说,“即古代地下坟墓之意,最近才发现的。其实是修复在二次大战时期被毁坏的圣士提凡教堂时偶然发现的,已四十几年了。但对这间大教堂来说,终究是‘最近’的事。”

“是吗?”夕里子说,“不,我不是来听历史讲义的。姐姐在哪儿?”

仓崎笑了一声。

“你是个痛快的女孩。”

“你妹妹也来了维也纳。”

“我知道。”仓崎点点头,“绢代也够可怜的……”

夕里子有点纳闷。

“什么意思?”

“这并不重要。你是单独前来的?”

“我一个人。”

仓崎点点头。

“你姐姐,在这里面等着,进去吧!”

他的视线移向旁边。

夕里子走下楼梯,跟仓崎站在一个好像小房间的地方。从这里往转右,再下几级石阶,穿过一个天花板很低、像似洞窟的地方。

仓崎仿佛无意一起去似的,他退后让出一条路给夕里子。

夕里子步下石阶。

是地下坟场——katac0mbe。

这个名称,在历史教科书上才有,但亲身走进来,却是平生第一次。

虽然有灯光照明,却因通道不完全是直路的关系,在明亮和黑暗的交替中往深处延伸。

“姐姐!”

有点回音,但因地方不大,并不使人感觉恐怖。

没有“音响效果”……

把突出的岩石削成墙壁和架子,里面散乱地堆积着人骨——包括头盖骨、手骨、脚骨以及不知什么部位的骨头。

即使看到的是普通骨头这时也会令人毛骨悚然。这些架子往左右排列着,不知究竟收藏了多少人的骨头。

没有棺木——不,只是摆在另一边而已。虽是贵胄的遗物,却不是看了令人愉快的景致。

“姐姐——你在哪儿?”

对,现在只是想见到姐姐,其他的什么也无所谓了。

“姐姐——回答我呀!”

又走了一会,通道宽了些,但四周一片黑暗。夕里子喊着“姐姐”。开始觉得可能受了仓崎的欺骗。

就在这时候。

“夕里子!”

突然,听见姐姐的声音,夕里子吓了一跳。

“姐姐!”

不错,是绫子。她穿着皮大衣,所以看起来成熟多了。不过,肯定是绫子本人。

“你没事啊!”夕里子说,“干么跑到这种地方来?”

“我只能这样做。”绫子说,“我不是写了留言吗?说我来维也纳。”

“你什么也没写呀!”

“那是我忘了。但你也竟然知道了!”

“我们是姐妹嘛!”夕里子说着,“不过,你为何来维也纳?是不是那个仓崎胁迫你来的?”

“不是!”绫子摇头,“他不是坏人,别误会他。”

“可是——”夕里子没说下去,“算了。总之,如果姐姐爱上了仓崎久士,这是你的自由。但是你明明白白地告诉我或珠美一声,谁也不会把姐姐关在家里的。”

绫子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

“我,爱上了仓崎先生?”

“还问别人!是不是这样?”

“不是,不是!我们一起旅游,他真是绅士,连手也没握过我的。当然,如有必要是会握的。就像这里的石阶,不是很容易绊倒人吗?在这上面走时,他会握住我的手——”

“这些不重要。”夕里子被弄糊涂了,“那你没有跟仓崎久士恋爱?如果这样,你为什么离开日本?”

“为了你们。”绫子说道,“因我不想让你、珠美或爸爸留下痛苦的回忆。如果在日本告诉你们的话。你们一定会阻止我,所以我接受仓崎先生的建议,来了维也纳。在这里说清楚的话,你们就阻止不了我啦。”

绫子是认真的。可是,这更叫夕里子迷惑了。

“为什么说在日本,姐姐会给我们留下痛苦的回忆?”

“因为——你们不希望看到我以杀人嫌疑被捕吧?”

“姐姐,你说什么?”

夕里子以为听错了。

“姐姐,刚才你说——‘杀人嫌疑’?”

“嗯!”

“姐姐为什么……”

“因为我杀了人嘛!”

绫子的语调就如到附近的超市买了不同牌子的牙膏回来,当被问到“为什么”时,她回答“因为这家超市大减价嘛”的调子”。

“杀了人?”

夕里子惊讶得呆若木鸡。

“是。所以。别再找我了。”绫子点点头,“我会把骨头埋在这个国家的某个地方。这里有点挤,能找个宽敞一点的地力。就好了。这样。你们不至于因为亲人中出了个罪犯而受世人指责,将来你和珠美出嫁时也不会受影响,将来进坟墓时——”

“等等!不要说几十年以后的事了。”夕里子连连摇头。这是噩梦?

“听我说,姐姐!”夕里子一字一字地说。“姐姐杀了谁?为什么杀了那个人?”

“他名字叫——”说到一半,绫子侧侧头,“叫什么?”

一般的人会忘记吗?夕里子一边感到烦躁,一边也因绫子仍是老样子而松了一口气。

“啊!想起来了!他叫加山。”

“加山?”

“加山——纪昭吧!是不是记性很好?”

加山纪昭——夕里子想起了。

那奇怪三人组之中,温柔的山野圆的情人!

“你杀了他——在哪儿杀的他?”

“日本。”

“那我知道。为什么杀他?”

“我也说不清楚,突然来了三个男人,争先恐后要跟我好!三个啊!”

“我没有心情表示佩服。然后呢?”

“加山是其中的一个。他每天跑到大学来,三人之中他最缠人。我有这种魅力吗?”

“有。然后呢?”

“然后,他突然袭击我。”

“那个叫加山的?”

“对!当然。我不喜欢暴力。不会乖乖就范的。就在挣扎时——我杀了他。”

绫子的语调,就像在附近的超市……不。总之是“家常便饭”的平淡语调。

“若是那样……不是正当防卫吗?不会构成杀人罪的。”

“夕里子,你不懂。在日本,这种情形叫作‘防卫过当’,是不能叫正当防卫的。”

“所以——”

“无论情况如何,我致人死命乃是事实。我必须一辈子偿还——”

“傻瓜!”夕里子摊开两手,“根本没有这个必要!而且——你真的杀了人?是不是只有你这样认为?那个加山什么的女友山野圆也来了维也纳。你说那个加山被杀的事,报纸都没有登出来。”

“是吗?奇怪。”绫子侧侧头,“那是还没发现吧!尸体还没送到吗?”

“没送到?”

“我在邮局寄出的。”

“寄尸体?”

“开玩笑。”

这个时候还开玩笑,夕里子真不了解姐姐了。

“姐姐,”夕里子说,“听我说,这件事一定另有隐情。我会调查,弄个水落石出。”

“夕里子——”

“相信我。不要再想去什么地方寻死了。我们不是从来都把案子破了的吗?”

“嗯……”

“相信我!刚才的事,不能告诉任何人。万一有不了解姐姐的人听见的话,一定以为姐姐真的杀了人。”

“但我真的杀了人嘛!”

“别说了!答应我,绝不能告诉别人。”

“可是……”

“答应我!”

“别露出凶神恶煞要吃人的样子来好不好?好吧!我答应你。”

“好!那么……”

夕里子话还没说完,灯突然熄灭了。

四周一片漆黑。夕里子抓住姐姐的手臂。

同时传来“砰”的一声响声。响彻整个地下坟墓。

是枪声!

“什么事?夕里子。”

“我怎么知道?”

正在这个时候——

如豆的光亮晃动着接近二人。

“你,绫子!过来!”

是仓崎久士的声音。他手里拿着小小的手电筒匆匆走过来。

“有人偷袭!快跑!”

“可是——看不见呀!”

“抓住我的手!别松开!”

“夕里子!”

“姐姐!”

两个声音彼此应和着。

“噔噔噔”的脚步声在远处的黑暗中响起。

然后……地下坟墓沉入无边的黑暗中。

过了几分钟,脚步声渐渐近了。

“夕里子!”

“夕里子姐姐!”

是国友和珠美的声音。

“回答我。”

“灯在那里……”

“对。开关在哪儿?”

“不知道呀!”

“这么暗,怎能知道灯的开关在哪儿呢??须打开灯才行——这个是吗?”

“咋嚓”一声,地下坟墓里的灯亮起来了。

“直觉很准。”珠美说,“说的话乱七八糟。”

“这个不重要——夕里子!”

两人走进坟墓深处。

“啊!吓人的骷髅!”

“我们在找活着的人。”国友走在前边。“夕里子!”

两人忽地同时停下脚步。

“姐姐!”珠美大吃一惊。

“好吗?”绫子平静地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姊妹和蓝胡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