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系列》

十一、出差

作者:赤川次郎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玛莉问道。

在回教团途中的公车内。老样子没变,全车空空如也。玛莉和布斯捡了最后面的座位。肆无忌惮地讨论起来。

“那种人管他去的!”布斯不耐地说,“你想晚饭会吃什么?”

“喂,兄弟。”玛莉叹口长气,“人家非常认真在跟你说话呢!”

“我知道啦,但又不是你把阿部夫妇杀了的。”

“废话。可是我不明白,那两人为什么被杀?难道是为了隐瞒他们是教祖双亲的事实?这点我也知道呀!”

“是啊。”

“当然,中山先生嘱咐我不能跟外人谈论教团内的事,我基于受雇于人的情况之下也打算遵照指示。但我不认为那两人知道什么足以遭致杀身之祸的秘密。”

“你偶尔也满清醒的嘛!”

“少挖苦人。我曾经见过阿部百合,她吵嚷着要钱。教团的人或许会保持沉默也说不定。如果教团的人犯下杀人罪,事情曝光,自己也必须偿命。”

“那么,就不会那么辛苦啦,而且……”玛莉把话吞了回去。

“而且什么?”

“没什么。”玛莉摇摇头。

布斯知道玛莉的心事:她不愿去想教团内究竟有什么非杀人不可的秘密。

无论如何,玛莉在该地工作,前来圣地朝拜的信徒都是些纯正的老百姓,假若教团真的暗地从事某种阴谋,玛莉不就成了“同犯”吗?玛莉不想去相信“有隐情”。

“这可能是个绝佳的机会”布斯想:玛莉十分信任中山那家伙,对他把持着‘爱慕’的心,虽然年纪相距颇大。印象却极深刻。

当揭开中山其实是玩世不恭的流氓面目。玛莉必会冲口说出布斯等待已久的一句话:‘再也无法相信人类!’

布斯的目的就达成了。

“喂。你也得提高警觉!”

玛莉站立起来。车站快到了。

“比起我,你不会被人怀疑。”

“放心,交给我来办!”

没问题,我会竖起耳朵窃听一切内幕,但是只告诉你对我有利的事,可爱的天使小姐!布斯脸上泛起一抹邪恶的笑容……

“真好吃!”加奈子松了口气,“好久没吃洋芋片了!”

“洋芋片并不是很贵的食物。”玛莉不解地说。

“教祖可不能随便买东西来呀,好无趣哦!”加奈子说明给她听。

这是真教祖的寝室。

这间房间远比当初玛莉她们住的地方更为豪华宽敞,布斯羡慕得要死,到处窥探,以致被玛莉责备。

“呵呵”

加奈子笑了起来,“这支拘真好玩,东张西望时,好像喜欢找东西的欧巴桑!”

‘欧巴桑?’布斯的自尊心受到凌迟。黯然地坐着不说话。

“可是工作很忙很累。”玛莉说。

“是啊,比起偶像明星多彩多姿的生活可真枯燥。既不能唱歌,也不可以跳舞。”

“走路方式、说话技巧……”

“学这些挺累人的!”加奈子躺在暖厚的床罩上。头靠着枕头。“不过抓到要领之后就轻而易举。”

“你的爸爸妈妈好可怜……”玛莉犹豫一下,还是说了。

“听水科小姐说你见过我妈妈?”

“嗯,她误以为我是你呢!”

“这么说你该了解它是个怎样的母亲,她死了我也不想哭。”加奈子干脆地说。带着冷漠,“最后还不是要钱,不管她做什么。”

“可是……你爸爸……”

“爸爸倒是‘有些’可怜。”

加奈子抬头仰望悬垂于半空中的精美饰灯,“他生来缺乏谋生能力,个性内向。和霸道的母亲结婚之后,愈来愈渺小。在外头,为了舒解压力,养成挥霍无度的习惯。借了许多钱,结果无法收拾就抛妻弃子。爸爸很儒弱,大概吃了不少苦。”

“我来泡茶?”

“麻烦你。”

玛莉遇上了“真正的教祖”,不知不觉中竟像个婢女服侍她来。

“我妈妈供养野口,带他回家……对我爸妈来说,彼此的关系是夫妻,或许很难论断谁好谁坏吧!但是对女儿的我来说,他们是非常差劲的父母。”玛莉在一旁只有点头赞同的份。

“野口现在在教团内工作?”

“是的,中山先生教了他许多。中山先生笑着说无事务经验的人反而好教且值得教呢!”

“是吗?他一定很怀念那段吃软饭的日子。”

加奈子笑了笑,“说起来你做我的代理也不容易。”

“职衔虽是代理,我却觉得自己做不来。幸好很少出现在信徒面前,否则准会露出破绽。”

“到如今你还是这么客气!”

“天使太过自满会受到责备,是会被扣分数的。”

“啊?”

“喔。我随便说说。”玛莉急忙地说。

“奇怪。”

加奈子深深地叹了口气,“自己处在这个位子这么久,却从来没考虑过有什么问题,我是个普通女孩,并未拥有超能力。”

“可是你有种魅力,令人慑服,不敢侵犯的神秘感!”玛莉由衷地说。

的确,即使是周遭环境已有万全准备予以烘托,加奈子本身依旧有种吸引人的谜样魅力。

“谢谢,可惜我还是喜欢自己是个平凡人。”加奈子说着微笑起来。

“发掘加奈子的是中山先生吗?”

“不是,中山先生是事务局长,带我来这的是一位留着胡子,头发半白的绅士,虽然我不知道他的名字。”

“会是谁呢?”

“大概是教团的最高负责人吧。自从他带我来这的以后,我再也没见过他,一切都由中山做主。”

玛莉略微思索一下,说:我不十分了解这个宗教。有件事想请教你,加奈子前任的教祖是谁?”

“我也不知道。”加奈子摇头:“总之可以确定的是:那个人是本教的开山始祖。根据教规,当新教祖产生的时候,以前的一切全都必须遗忘.所以倘大的总部,前任教祖的相片一张也找不到。”

“要是有个铜像就好了!”

“我想可能也是依据教规,在前任教祖过世同时,找到我来继任吧!”

加奈子面对着玛莉,露出微笑。“我本来也不愿接受,因为总觉得在欺骗信徒。我只不过是个普通的高中生,承受不起大家向我合十膜拜。那段时期有着深重的罪恶感。”

“我了解。”

“后来我反省,扪心自问,如果我改走其他道路,还能够像在这使成千上万的群众欢喜?就算是空洞的宗教。但若是可以满足信徒的需要。使人心灵平静的话……宗教不都是样子吗?”

玛莉虽然不尽同意加奈子的观点,然而本来的宗教并不是相信就能“得到某种东西”的,因此加奈子的话颇能引起玛莉的共鸣。

“我觉得受宠若惊和不安。让我过这么奢侈的生活。信徒之中甚至有倾囊而出,仅为了到总部向我膜拜的人,光靠同情,是不能使他们的生活过得快乐的。”加奈子放一片洋芋片到嘴,“忙是很忙,但是并不好玩。”

敲门声打起。

“谁?”

“是我,中山。”对方回道。

“我该走了。”

玛莉起身,顺便催促伙伴:“布斯,走吧!”

玛莉打开门,中山看见她时,眼睛瞪得大大的:“你们……怎么在这?”

“是我叫她来的。”

加奈子也站了起来,“跟中年人无话可谈嘛。”

中山笑笑地说:“看样子感情不错,我就放心多了。”

又如释重负似地说,“玛莉,我也有事找你,吃完晚餐到我房来一趟。”

“是的。打扰了。”玛莉正想出去。

“下次记得买棉花糖哦!”加奈子的声音追了出来

解决过晚饭,玛莉与布斯打开门正想要出去的时候,加东晃男正好要进来收拾碗盘。

“辛苦你,小推车还在面。”

“我去拿!晃男说

“奇怪。”

玛莉和布斯一块儿走着,“白天跟加奈子有说有笑,现在却闷闷不乐。”

“人类真是善变的动物。”布斯说。

“你怎么这么说。”

“他一定是饿昏头了。”

“又不是你!”

两人来到中山的办公室。

“哪位?”

“玛莉,请问找我做什么?”

“你等一下!”中山的回话有些不安。

两、三分钟之后。门打开了。

“告辞了。”一位年轻女孩神情怪异地快步离去。

玛莉见过她,它是在教团组织下某个部门担任领导的非常可爱的女孩。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请进!”中山强堆笑脸,“刚好有事和她讨论。”

“什么讨论,猜都猜得出你在干什么!”布斯说,“跟小女孩亲热。”

玛莉稍微踢了布斯一脚,这种事不明说玛莉也晓得。可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特别喜欢中山先生。是呀,没我的事。就算他……

“你说有事找我,到底是什么事?”玛莉故意避开中山的凝视。

“哦……事情是这样子的,明天起教祖要出差到东京三天。”

“要我留守?”

“不,没有这个必要。”

中山从自己的椅子站起,催促着说:

“来,坐在沙发上谈!”

可是玛莉犹豫不前。刚刚中山大概和那女孩在沙发上……想到这,就坐不下去,“怎么啦?”

“没事……只是想站着。”

中山注视玛莉片刻,说:“好吧!”

点点头。“那么我也站着。”

玛莉将视线转移到中山脸上。

“教祖要到东京参加一场大型宴会,到时候会有大批新闻及报社记者到场采访,如果这又出现一个教祖,反而不好。”

“那我……”

“你与教祖同行。”

玛莉怔了一下。

“可是……”

“当然,我希望你以今天外出时的装扮随行。水科小姐几乎认不出你呢!”

“我去做什么?”

“教祖身边有个女仆照顾她的生活起居,住宿也安排好在五星级大饭店,这些你都不用操心,你只要在幕后伺机行动“以防万一”便可以了。

”万一?譬如说……”

“你多少听过传闻吧?教祖的情绪并不稳定.有时感情爆发,变得歇斯底里。谁也控制不了。”

“可能是疲惫的缘故,她今天很亲切呀!”

“话是不错,”

中山表示同意,“可是这次宴会对于教团非常重要,不仅有政治家,连外国使节都将齐聚一堂,到时若有个差错我们就毁了,”

“累的时候。教祖会籍酒*醉自己,而且……也会找男人狂欢作乐。”

中山低下头,“我们必须步步为营。新闻传播媒体越是注意我们,教祖失态的举动越容易曝光,造成丑闻。所以找希望万一教租出了事,你能够立刻代替教祖上阵。好吗?”玛莉眨眨眼,望着布斯。

“谨遵吩咐。”玛莉回答,“因为这是我的职责所在。”

“明天吃完早饭就出发,水科小姐也将同行帮忙。”

“是的。”

“你的房间和教祖相邻,若被媒体记者逮到马脚时,千万不要说出教团的秘密。”

“嗯。”

玛莉说。“就是这些?”

“就是这些。”

“那么我告辞了。”

玛莉离去之前突然又问道:“中山先生。”

“有事吗。”

“你说过要调查阿部百合和她先生殉情的真相,查到什么了没有?”

中山有些口吃地说:“不,还没有……这阵子太忙,何况警察也认为两人是自杀无误”

“哦。”

“你”

“没事了。”

玛莉拉开门,“打扰。”鞠了个躬。

“玛莉。”

中山往前移两三步,“我和刚才的女孩子……”

“为什么告诉我这些……”玛莉的表情僵硬。

“哦突然不安起来……”

“不要说了,你没有必要向我解释啊!”

中山深深望着玛莉,说:“有,我不想被你嫌恶。”

玛莉有些动摇,默默地把门关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使系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