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系列》

十二、理事长

作者:赤川次郎

玛莉楞楞地坐着。

已经快十一点了。深夜的十一点。

玛莉现在的位置,是教团总部的饮茶室,同时也是接待工作上住来客人的地方。

每天晚上九点以前,饮茶室还有个女服务生帮忙供应茶点,过了九点,女服务生下班,谁都可以自由使用茶壶,冲泡咖啡或者砌茶。可说是二十四小时开放。

饮茶室如今只有玛莉一人,按照平日习惯,早就该回房睡觉了。何况明天又得出发到东京。

然而怎么也睡不着!

刚才离开办公室,中山所讲的一句话。像空谷回响般地在内心中荡漾,“不想被你嫌恶……”

我这种小孩算什么?以他的立场来看,只不过跟女儿的年纪相仿。不,还更年轻。

我……也没有特别对中山先生抱持着异样的感情。

“待得太久了。”玛莉喃喃自语。

离开吧,等这次出差回来,带布斯离开这,再继续我们的旅程吧。虽然布斯一定会抱怨。

在过于舒适的地方居留久了,绝对不可能有任何研修成果。这的工作或许对神只有助益,也可以作为自己留下来的藉口。

可是玛莉真的不想离开,她无法背叛自己的本意。

脚步声。玛莉不愿让人看到她,匆促站起来。

“我以为是谁呢!”迎面而来的是野口,“原来是你。”

“啊,还在工作?”玛莉瞧着野口。“令人刮目相看。”

不相信地摇摇头。

野口一副西装笔挺的模样,相当像个上班族。

“心情很好。”

野口显得有点难为情她笑着说:“以前我认为工作很傻,没想到还满有乐趣。”

“太好了!”玛莉咯咯她笑了起来。“这么晚了还有工作吗?”

“不,昨天起我就没做杂务了。”

“那么做什么?”

“嗯…“

打口尴尬地说:“重要人物的秘书……

“秘书?”

现在只是跑跑腿。等我熟悉工作,进入情况之后才正式处理业务。”

“了不起!恭喜你!”

“谢谢……都是你的功劳。”野口说,“我才能获得理事长秘书的这个职位。”

“理事长?”

“嗯。他不常来这,大部份时间都待在东京。只是偶尔来巡视。”

“理事长……是谁?”

“你不知道?他叫做前田洋市。”

“前田……怎么样的人?”

“我想想看,年纪大约有五十五、六,是个温文儒雅的绅士,蓄着胡子。”

胡子……让加奈子当上教祖的,想必也是这位前田理事长吧?

“他现在在总部?”

“嗯。明天返回东京。”

“哦……”

玛莉沉思片刻,然后突然脱口而出:“对了,有人要我传话给你。”

“谁?”

“一位名叫浦本的警察。”

玛莉把事情转述给野口听。只见他蹙着双眉。

“我不想见警察。”

“见不见是你的自由。反正我已把话带到了。”

玛莉说,“晚安!”

野日三步并作两步离去。

玛莉正想返回房间之际,注意到有人站立在暗处,怔了一下。

“不好意。”

那个男人开口道。“刚刚听到你们在谈论我。所以没有出声。”

那人从黑暗中缓缓而出,在灯光照明下,可以清楚地看到,是个半百年纪的绅士。嘴巴上的短须非常帅气。

这个人……

“我就是前田洋市。”

男人解释道,“你叫做玛莉?”

“是的,请问”

“我从中山那听到你的事。”

前田说,“可以的话,给我喝一杯咖啡的时间?”玛莉也想和眼前这个人谈谈,他或许能够提供自己一些资料。

“那么,我去泡”玛莉站起来。

“别客气,我自己来。”

前田抢先一步到炉边,冲了两杯咖啡。

“应该由我来做才对……”

“没这回事。你又不为我做事,是我邀你的。”两人靠着桌子坐下。

“中山对你赞不绝口,说你非常勤快。”

“真的?”

玛莉胸口跳得厉害。很单纯,但却是无可否认的事实,只要中山高兴。玛莉也高兴。

“我问过教祖。”玛莉说,“发掘现任教祖的是前田先生。”

“对,是我。”

前田点点头,这件事绝属偶然。加奈子虽然毫无背景,但是我相信她可以胜任教祖的工作。”

“地做得相当称职呀!”

“唔…”前田的回答有些暧昧,“事实上,信徒不断增加,我却十分惶恐。”

“可是我认为很棒!”

听到玛莉的话,前田似乎极感兴趣。立刻问道:“哪里很棒?”

“这个宗教从不对外宣传‘信者必得救’或是‘信教者能够发财’等八股广告词,我十分欣赏。我认为为了利益才信教是一种错误的想法。”

“嗯。不过我们也没有拒绝教徒捐款,全靠信徒帮忙,才能建造这座圣地呢!”

“是的。说句老实话,总部是过于豪华一点。但这若是太寒伧了,像座破旧工厂或废墟,恐怕也吸引不了信徒。”

“是呀!”前田微笑。

“我想请教您一件事。”玛莉不暇思索地说。

“说。”

“或许会触犯教团禁忌也说不定……请问。前任教祖是个怎么样的人?”

前田慾言又止,这话题果然碰不得。

“如果您不便回答就不要回答.我并不是很想知道,千万别在意。”

“不。告诉你无妨。”

前田说,“但是他的名字我不能说。前任教祖是自从这个教团草创以来,即呕心沥血与它共同奋斗的人,个性耿直。”

“过世了?”

“嗯。在逝世前不久离开了教团。”

前田额上挤出皱纹,难过地表示。

“方针不同。随着信徒的急速增加,我向他建议引进现代科技管理,包括电脑化,也因为如此才建构这栋总部。然而教祖反对我的提案,他想采取更直接的方式换句话说,在各地盖小教堂,再出教祖巡回布道。”玛莉点点头。

“这座圣地落成的时候,教祖非常生气,因为‘它只不过是在夸示财力罢了!’我没有让步,我说教祖若想在一年内藉着到各地布道得到更多信徒是不可能的事。要向人们传达你的理想有很多管道,电视、录影带、以及录音带等都是……教祖明知道我的话有道理,可是,这是与创教宗旨抵触的想法,却根深蒂固留在他心。有一天他终于消失了。”

“出去了吗?”

“是的……我拚命打听教祖的下落,当我发现他的时候,教祖已经奄奄一息了……”

“于是……”

“如果教祖尚残留些微力气的话,一定会指任继承人。可惜教祖虚弱得无法开口,正当我不知如何是好之际,现今的教祖突然出现眼前。”

“前田先生当下就作决定?”

“差不多。”前日点头,“那时恰巧总部在召开信徒大会,教祖无论如何都必须亲临会场主持仪式,丝毫没有犹豫的余地,所幸其他干部一致同意任何加奈子为教祖。”

“原来是这样。”玛莉赞同地说,“我认为这是个明智的抉择。”

“谢谢。你这么说让我放心不少。”

前田一口饮尽变凉的咖啡,“耽搁你宝贵的时间,明天你要随教祖同行?”

“是的。”

“那么早点休息吧!晚安。”

“晚安。”

玛莉弯下腰,走回自己房间。走了几步猛然回头,前田已不见踪影。

与前田聊天之后,玛莉不安的情绪平静了许多。不,原本就不该有理由焦躁慢慢踱着步的玛莉,暂时停止行动。

玛莉正前方有个人。虽然只是背影。但一看就知道是谁。

中山听到脚步声回头探视。

“我以为你跑到哪去了呢?”放下心中的大石头似地说。

“我在饮茶室。”玛莉走到中山面前问道,“找我有什么事吗?”

“不……没什么事。”中山似乎难以启齿。

“我想睡了。”

“啊,应该的。哎呀,我到底在说什么!”中山懊恼地说,“总之,我做了一件丧失颜面的蠢事。”

“你是指哪件?”

“刚才的女孩那件事。”

玛莉脸部的表情顿时失去知觉。

“这是中山先生个人的私事……和我扯不上什么关系。”

“不,有关系。”对方立刻答辩。

“对我绝对有关系?”添加上一句:“为什么?”

“就像我曾经说过的……”

中山有些觑意,“在你看起来或许会觉得很傻,而且我当你父亲绰绰有余。”

“中山先生……”

“拜托你别再用那种眼神看我,请你笑一笑!”

玛莉望着极为难为情的中山,因他拙朴的表现而不禁莞尔。

“哇。终于笑了!”中山夸张地喊道,“这样子我就能安心睡觉了!”

“中山先生真有趣。”玛莉说,“明天一块儿上东京吗?”

“当然。怎么样,工作结束之后约个会?”

“可以吗?”

“可以呀,只要你改变发型,谁也认不出你是教祖的替身。”

“我是代替教祖跟中山先生约会?”

“才不是呢,教祖是教祖。你是你!”

“我只是个流浪孤女。”

“你是你,这就够了。祝你有个好梦。”

“晚安。”玛莉把头压得好低、好低。

中山离去又立刻折回,在玛莉还弄不清楚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吻了她。

然后,迅速离去。

玛莉呆呆地,无意识地站着……浑浑噩噩地打开房门,游晃到房内,“哦!”布斯抬起头,伸伸懒腰。“回来啦?”玛莉似乎没听到布斯的声音。

“喂。明天几点要起床?”布斯问道。

玛莉突然间清醒过来,瞪着布斯。

“吵死人了!”

大吼一声,跑到浴室。

布斯被这情景吓了一跳。

“怎么,天使竟也会歇斯底里?”

委屈地喃喃自语……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使系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